« 门礅 南大吉巷11号双流彭镇 卷二 »

双流彭镇 卷一

  成都近郊,双流县彭镇,明时肇建,一时水陆要冲。

  民间传说,彭镇因有清一代四川三才子之彭端淑归隐于斯,故名彭家场。民国元年(1912年)七月,设镇而更名彭镇。
  彭端淑,字乐斋,号仪一,眉州丹棱(今丹棱县)人,生于满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卒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寿享八十有一。乾隆二十年(1755年),乐斋先生出署广东肇罗道署察使。二十六年(1761年),其随船督粤西粮运,行至南海,不慎坠水,虽然得以侥幸脱险,却以为凶兆。加之官场险恶,萌生退意:“人于宦途不满意,辄以咎人,此谁挤之者!今不葬鱼腹,天于我厚矣,复何望焉。”遂致仕归蜀,隐于成都白鹤堂,执掌锦江书院(今成都石室中学)。
  传说之中,称彭端淑在锦江书院期间,常至彭镇杨柳河畔,念景色秀美,而举家迁徙,定居于此,遂后人名是名是处彭家场云云。其实当为附会。“锦江栖迟二十年”(《戊戌草·寒食》),乐斋先生自入锦江书院,前后执教二十载,直至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病逝于成都南郊白鹤堂,并未有迁居彭镇之事。

  有此传说,也是仰慕乡贤之故。乐斋先生一生,为官清廉有善政,为师勤勉有高足,张翯、钟文韫与三才子另一李调元皆出其门下。著录等身,存世有《白鹤堂文集》四卷、《雪夜诗谈》二卷、《粤西纪草》一卷、《曹植以下八家诗选》若干卷、《蜀名家诗抄》二卷以及《晚年诗稿》、《碑传集》、《国朝文录》、《小方壶斋舆地丛书》、《广东通志》等等。
  其中以《白鹤堂文集》最为著名,所录《为学一首示子侄》(即《为学》)一篇,更是收录在小学课本中的传世名篇: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
  吾资之昏,不逮人也,吾材之庸,不逮人也;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与庸也。吾资之聪,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弃而不用,其与昏与庸无以异也。圣人之道,卒于鲁也传之。然则昏庸聪敏之用,岂有常哉?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贫,其一富。贫者语于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钵足矣。”富者曰:“吾数年来欲买舟而下,犹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贫者自南海还,以告富者,富者有惭色。
  西蜀之去南海,不知几千里也,僧富者不能至而贫者至焉。人之立志,顾不如蜀鄙之僧哉?是故聪与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聪于敏而不学者,自败者也。昏与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与庸,而力学不倦者,自力者也。

  蜀鄙之僧,归来不知几年?乐斋先生,逝去却已愈两百余载。两百余载,也可沧海桑田。曾经杨柳河畔老彭镇,渐次远离喧嚣,寂然落寞。在繁华背后,只空余几条老街旧巷。

  九月廿六 阴 微雨

  老街旧巷,以永丰路为主,路旁皆是商铺,茶馆食肆服装铺,路呈东南而西北走向,西北口处与马市坝街交汇,路口空场上肉摊林立,四角茶食生意兴隆,最是热闹所在。
  马市坝街西南而东北走向,东北口外便是杨柳河,虽然河水湍急,但村民言仍是小水。马市坝街与对岸布市街有水泥石桥相连。水泥石桥桥身桥栏柱头上,有水泥大字“人民桥”字样,布市街一侧桥栏柱上有“一九七一年七月一日竣(工)”字样,其他桥栏柱上更有“备战、备荒、为人民”、“提高警惕,保卫祖(国)”、“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字样,虽然最下字迹剥泐,但时代印迹依然强烈如奔流河水。老街之中,也是时常可见诸如“毛主席语录”字样,仿佛整个彭镇老街在那之后,便自昏昏然睡去。

  马市坝街东侧房屋纵深三两进,后门处亦有一小街相连永丰路与杨柳河畔春波路,春波路旁起首一家棉花铺,弹花机轨花机齐全,停留在小时候记忆中的买卖,如今已极难见。棉花锦旁一爿小铁匠铺,铁匠收工,正光着膀子擦拭汗渍,身体精壮。铁匠铺再旁62号,便是彭镇镇中最著名者,观音阁茶馆。





  20. 21. 茶馆      11.02 彭镇 观音阁茶馆

  从后门进茶馆坐下,一盏花茶,五块茶资。茶馆里依然泥地不墁砖石,年深日久,泥色已是黢黑。四周墙上处处可见几年前电影摄制组绘制的毛主席画像与语录,生硬突兀,地震蝗虫摄制组三大害,果然厉害。递茶送水的年轻女子善解人意地和我说如果拍照的话应当来早一些,人都要走了。细问方知,上午九点到十一点才是最喧嚣时,今天又是双数日子逢集,可惜我来之晚矣。不过倒也略安慰,即便是我早来,如此阴郁天空,仅凭屋上天窗采自然光的茶馆里,暗如黑夜,也是拍不了什么。







  23. 26. 25. 牌局      11.02 彭镇 观音阁茶馆后门外

  后门口处,借着天光,两桌牌局鏖战正酣,川中常见的川牌,本地人也叫长牌的。一桌四人,三人一局,败者不战下局。四人之中,两位老者年已逾八旬,虽然没有彩头,却也认真。



  30. 牌局      11.02 彭镇 观音阁茶馆后门外

  其中一位自始自终黑沉着脸,败一局后用川音斥责些什么,我以为是制止我拍照,对家解释说其只是输牌不甘心,我方释然。



  31. 剃头铺     11.02 彭镇 观音阁茶馆后门外

  后门外,倚檐搭一凉棚,棚下一张木椅,几件家伙事儿,便是个简单的剃头铺子。生意却是很好,虽然已近晌午,仍然有左近村民过来,闲着一旁,等着理发。
  剃头师傅身上有些残疾,贸然拍摄,难免会觉得太不尊重,也便作罢。





  33. 34. 牌局      11.02 彭镇 观音阁茶馆后门外

  还是回转身来,蹲在门外看那桌看不懂的长牌牌局。
  给老者递上一枝烟,本想借机攀谈几句,却不想老者心思全在牌局之上,混然忘我。
  牌局未了,胜负未卜,对面黑衣老者也不再絮叨。几个人默默地出着牌,牌似叶落,默默地再归拢于桌上。
  阒寂无声。

  未完,待续

双流彭镇

卷一 卷二 卷三 鞠老汉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Fujifilm Neopan 4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3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1.nancy
  • 四川的老头都喜欢抽自己的老烟叶,还不太看的上你的香烟呢:)
    胡成 于 2011-8-7 22:03:50 回复
    老辈人现在还抽老烟叶儿的人,还是为了省钱。以前我姥爷也抽旱烟,那时候很喜欢看他装烟锅儿。很久远的记忆了。
  • 2011/8/7 0:55:14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