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流彭镇 卷三大吉片 四月二十三 »

磁器口断章

  所谓磁器口,曾经古镇,东临嘉陵江,南接沙坪坝,西界童家桥,北靠石井坡,据传始建于大宋真宗皇帝咸平年间(998年-1003年)。又传大明建文皇帝帝曾隐修于镇上宝轮寺,故又名龙隐镇。满清初年,因盛产瓷器并为转运枢纽,而名磁器口。因为嘉陵江畔上重要水陆码头,曾经乡谣“白日里千人拱手,入夜后万盏明灯”,一时繁盛“小重庆”。



  22.         11.16 重庆 磁器口 高石坎

  嘉陵江在东,故而磁器口地势西高东低。最繁华处在镇东码头左右,如今辟为旅游景点,更是人如蚁动。
  正街向西接高石坎,地似其名,石坎绵延,愈行愈高。



  21.         11.16 重庆 磁器口 高石坎

  高石坎左右,也欲作为文化艺术街经营,故而临街两侧大多是些经营古玩旧物的店铺。凡老街古镇之中,大凡提及文化,便总难免如此。不过经这几十年历次浩劫,哪还有那许多文物来填这如欲壑般的市场?曾经庙堂上的,早已为权贵瓜分;曾经草野间的,几次成泥,几次成灰?于是凡此店铺,也大多成为各种高仿低制的伪赝器物的集散地,总不过那几样东西,天南如此,海北亦如此。即便再无知的游客,看得久了,也会心生鄙薄不屑。由是观之,也可见管理者的愚昧无知,全然不知文化为何物,附庸些肤浅的符号便以为是文化。
  只可惜,扯着文化幌子的店铺,门可罗雀。游人不屑,土人无睹。还不如转角处,老者随意支起小摊,售卖些零散杂物,还总有左右往来的百姓光顾。



  20.         11.16 重庆 磁器口 高石坎

  走上石坎还有几次转折,左右已再无游客。
  正是午后,渐转晴时。忽然有阳光穿透窄巷,瞬间温暖。



  28.         11.16 重庆 磁器口正街

  折回下坎,回到正街上。
  走在这家门前,忽然听见屋里有老妪痛苦地呻吟声。不知何故,又不敢冒然进屋探看,直等到走过一个本地少年,拦下结伴入内,也算互有照应与见证,以防不测。就在门内那贴着“寿”、“禧”的窗后,昏暗中一张小床上躺着位老太太,不住哀号,却听不懂说些什么。几番询问,似乎已神智不清,忙走出来试图再寻帮助。探问间,高石坎方向过来位中年妇女,正是老太太的女儿,说她因为脑卒中之类疾病确实已然恍惚,日日如此,并无大碍。说话间,我能感觉出她的无奈与憔悴。
  人之垂老,可怜可悲。



  30.         11.16 重庆 磁器口正街

  修表铺,在我眼里,是老街旧巷中最具有文化意义的商贾之一,远胜过那些所谓古董铺子千倍万倍。
  零散在柜中台上的许多老旧机械钟表,仿佛是对那个过去不甚久远的,精致唯美的工业时代的最好怀念。
  我总记着两年前,太谷老城东大街修表铺子(帧22/帧23)里,冬日熏暖阳光下的工作台,以及老旧的却依然走时准确的怀表。
  他提醒着我们,已经渐渐被我们遗忘了的那个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精工细作。



  29.         11.16 重庆 磁器口正街

  有位穿着颇显贫寒的老人,拿着块旧表询问店主是否可以维修。店主略作检视,或者也因为那块表尚不值一修,所以婉拒了老人。老人便站在街旁,反复端详着手里的旧表,依依不舍地念念有词。
  很多时候,某件东西的价值,只有当局者清。老人手里的旧表,不论其他,最起码跟着他几十年光阴,日日抬腕相见的那份感情,便是店主无法估量的。这几天我也因为旧表的事情伤神,家里有一块瑞士罗马(Roamer)表,祖父的旧物,已经坏了最少二、三十年光景,表盘都已经氧化发乌。我却在寻找可靠的修表师傅,试着能修复那块手表,哪怕再高价买到同款旧表,更换整个机芯也是值得的。一文不值或者价值连城,其实不过一念之间。
  所以,或者谁知道可以信赖的修表师傅?



  23.         11.16 重庆 磁器口横街

  磁器口东,北向的磁器口横街。街中不似高石坎坎坷,却也有石阶起伏。
  卖橘子的小贩远远走来,我已经退回石阶上等候他出现在我欲想的位置上。在老街旧巷里,我总喜欢有鲜艳的色彩出现,比如之前衣着鲜艳的孩子,比如这两篓皮色鲜艳的橘子。
  仿佛那鲜艳如同好心情,能感染一直落寞寡欢的老街旧巷。

 外两帧

  去年秋深初冬在重庆市区,除却在磁器口这半卷,其他都在十八梯左右。
  所以这半卷最后离开磁器口后的几帧,便无所适从。姑且系于此。



  34.         11.23 重庆 民生路 若瑟堂

  七星岗上,民生路旁,若瑟巷里若瑟堂。
  若瑟堂,天主教重庆总教区主教座堂,始建于满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
  到时已近正午,教堂里空无一人。只是在门前坐在两位老妪,戴着老花眼镜,艰难地读着手中新近油印的福音单张。看我出来,其中一位问我福音中的某字怎么读,然后索性让我通篇读给她们听。于是就在教堂檐下,静静读来。虽然无所谓读的是什么,却也有别样的安宁。



  35.         11.23 重庆 轻轨

  中午搭轻轨去大坪。轻轨车厢里,一对恋人坐在我的对面。
  北京的地铁越来越挤,燕麦进去,麦片出来。很久没有坐过那么空荡的车厢。
  那么安静。

重庆十八梯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Nikon FE
Arsat H 50mm F2
Kodak ProImage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Nikon FM2
Voigtländer Ultron 40mm F2 SL
Kodak Eastman Plus-X 5231
Kodak D-96 / Stock / 21°C / 5'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 2.06K
  • quote 9.走两步
  • 从我们学校走到磁器口大概20来分钟吧 现在的磁器口全是卖吃的或是纪念品的 没有一点生活气息
  • 2017/4/4 10:54: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泥巴病人
  • 许多次的旅游之后,越来越发现走走看看需要的是沉淀厚重的内心,或者是关于这个地方的小小故事,于是开始对旅行谨慎起来,害怕哪一优美的景色被自己埋没,你很懂生活,或许。
    胡成 于 2011-8-22 22:38:34 回复
    旅途中,大约所有的地方都像一所老宅子,组团的游客只是从宅门前匆匆而过,然后称赞那宅门再留影纪念便罢了。我很害怕这样的旅行,我希望推开那扇门,再推开一扇门,或者探听那门后人们的故事。无论这是否有意义,但最起码这很有趣。
  • 2011/8/22 20:05: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月亮了
  • 记得在重庆8年,孤单寂寞或者高兴快乐时,总是邀请三五好友去磁器口吃毛血旺或鸡杂。无比怀念当中。
    胡成 于 2011-8-22 15:34:34 回复
    在重庆八年?抗战还是上学?八年时间真的很久,足够对一个城市留下终身不忘的记忆。花上八年的时间在重庆,值得。
  • 2011/8/22 14:39: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jeala
  • 现在的磁器口已经很商业化了。。。。。。
    胡成 于 2011-8-20 22:06:35 回复
    确实如你所言,很商业化。不过本就是嘉陵江边上一处水陆码头,商铺云集也是古已有之。我在之前的游记里说还是喜欢磁器口的,因为商铺之中毕竟还是以传统食肆为主,便不觉得唐突。最煞风景的是那些自以为是的酒吧咖啡馆,还好在磁器口他们只是角落,不像南锣鼓巷、宽窄巷子那般喧宾夺主。若是能像曾经的磁器口,闹中取静的再多些茶馆就好了,可惜地价腾贵,取费低廉的茶馆生存不起,政府又不是扶持,也只好如此了。
  • 2011/8/20 21:44: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思维依旧跳跃,这两天看你文章从这里跳到那里
    胡成 于 2011-8-20 10:20:37 回复
    这不是前两天翻出四卷旧卷,扫描整理出来以后,发现有些场景其实已经写过,只好先补上再说,也顾顺序因为已经乱了。
  • 2011/8/20 1:11: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朵朵
  • 我06年去过一次重庆,瓷器口的印象很民国,站在绵延起伏的石阶上,望着蜿蜒深幽的街,脑中浮现的就是一双绣花鞋这种戏码,只是人太多总是不断被身旁往来的人潮推到东推到西,如今回想起来真遗憾没有停留更长的事件。
    隐约记得那里有一个陶瓷陈列馆
    胡成 于 2011-8-19 19:08:42 回复
    中国的这些地方,都是去的越早越好,那时候他们都还是不施脂粉的天然萝莉。现在可好,或者徐娘半老,或者妖冶风尘,甚至有些天不假年,已经香消玉陨。可惜呀,可惜这一切也便如生命般永无轮回,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
  • 2011/8/19 8:50: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娃娃鱼
  • 偶觉得轻轨里的小帅哥不错
    胡成 于 2011-8-18 23:19:47 回复
    那个小帅哥长得很像RAIN,所以才拍的,可惜太近了实在没办法拍正脸儿。
    听说你在安县很无聊?天天穿着睡衣上上网?
  • 2011/8/18 23:03:0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