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rsat H 50mm F2暖泉华严寺 »

张大复

  梅花草堂笔谈·节录

  童子鼻鼾,故与茶声相宜;水沸声喧,致有松风之叹。梦眼特张,沫溅灰怒,亦是煎茶蹭蹬。舟中书。 煎茶

  数朵蔷薇,袅袅欲笑,遇雨便止。几上移蕙一本,香气浓远,举酒五酌,颓然竟醉。命儿子快读《酒经》一过,并书中郎所作《醉乡调笑引》于末。吾观画工写生,大都于梅花下着水仙,盖其臭味则有然矣。 读酒经


  月是何色?水是何味?无触之风何声?即烬之香何气?独坐息庵下,默然念之,觉胸中活活欲舞而不能言者,是何解? 独坐

  高峰禅师云:“一盏孤灯照夜台,上床别了袜和鞋。三魂七魄梦中去,未悉明朝来不来。”予年来颇学上床法,殊恨未能。夜过景德寺,有妪诵此偈者,不觉唤醒前念。顾视沟中,卧一醉人,鼻息如雷,大笑云:“如此方是上床法也。” 上床法

  一鸠呼雨,修篁静立,茗碗时供,野芳暗度。又有两鸟咿嘤林外,均节天成。童子倚炉触屏,忽鼾忽止,念既虚闲,室复幽旷。无事此坐,长如小年。 此坐

  小饮周叔明第,雨霰纷集,默念畴昔,此时便著屐登山去也。归拥牛衣,寒灯无焰,展转久之,及遂酣卧。远鸡乱啼,纸窗如昼,启扉谛视,则雪深半尺矣。昨岁孺和卧病,予亦倦游,窗外玉尘,无情照管。曾作调《瑶华》相视,检之箧中,墨痕未旧,忽忽又一年往矣。头颅如许,半事无成,言念童游,犹如昨梦。偶检中峰语录,有《雪夜示众》一偈云:“冻云四合雪漫漫,孰解当机作水看。只为眼中花未瞥,启窗犹看玉琅玕。” 雪夜

  夜微雪,小坐东楼下,令阿昌读东坡《乳泉赋》,并后题云:“轼在海南作此赋,未尝示人。即渡海,亲写二本,一以示秦少游,一以示刘元忠。建中靖国元年三月二十一日。”读毕,周行回廊间,檐溜滴沥,星芒刺人,盆梅点雪,白石几番作鹅黄色,欣然久之,不就寝。五更后,寒透重绵,足趾欲裂。 夜雪

  邵茂齐有言:“天上月色,能移世界。”果然,故夫山石泉涧,梵刹园亭,屋庐竹树,种种常见之物,月照之则深,蒙之则净;金碧之彩,披之则醇;惨悴之容,承之则奇;浅深浓淡之色,按之望之,则屡易而不可了。以至河山大地,邈若皇古;犬吠松涛,远于岩谷;草生木长,闲如坐卧;人在月下,亦尝忘我之为我也。今夜严叔向置酒破山僧舍,起步庭中,幽华可爱。旦视之,酱盎纷然,瓦石布地而已。戏书此以信茂齐之语,时十月十六日,万历丙午三十四年也。同游者,朱白民、邵茂齐、顾僧孺、茂齐之弟仲范、严叔向、沈云父、予子桐、侄槚。 月能移世界

  钱仲侯报我,山中桂发,始知秋老。吾窗前一片月,俱在屋外,庭中亦有木樨一株,干不暇枝,叶如卷耳,向人愁缩,了无吐粟意。年来贫病相习,未尝作厌离之想。入秋已还,伸脚偃卧,辄思异境,得之欣然。邻鸡破梦,悒悒不乐。 秋老

  空翠莽庭,秋蛩四壁,容膝之座,顿尔虚闲,白日沉彩,云情暗淡,身忆香山旧房诗云:“远壁秋虫声络丝,入檐新影月低眉。床帷半故帘旌断,仍是初寒欲夜时。”暗步徐吟,黯然欲涕。而龚季弘适来相诣,张灯小坐,为设枯鱼干豆,数酌而罢,觉一饱之味无余,率尔之欢易尽。 率尔

  焚香啜茗,自是吴中人习气,雨窗却不可少。 雨窗

  夜来听柳州韩生放明月,满饮数杯,陶陶然。顾蔡与呼之,疾出,闲步冰壶中,戏捉枯树影,惜不借韩生杓作倾泻状也。已过小楼,食雀李数枚,再饮酒一升许。风来吹面,薰薰有暖气,疑是海棠乱开,垂柳指鞍时。酒归月下,昔人当不妄作。 月夜

  夜偕张仲看月,知足下亦看月也。某语仲月色冷淡,其他似孺和。仲问两人何似?当似梨花溶溶,不妨清冷。《三花赋》已就,便请佳笺细楷与之。 与李知老书

  此张大复非彼清初作《如是观》之张大复。
  张大复,生于大明嘉靖三十三年(公元1554年),卒于大明崇祯三年(公元1630年),字元长,号病居士。
  张大复祖居昆山兴贤里片玉坊梅花草堂。草堂与娄江靠得很近,原先共有七间房屋。草堂的西侧,自北宋起一直是县儒学的所在。《梅花草堂笔谈》中反复提到的苏斋、息庵、闻雁斋、梅花草堂等,即是指这处由其曾祖张唐文创下的微薄家产。张大复很少外出,一直蜗居于此,“块处一室,梦游千古,以此终其身。”

  以此终其身,淡淡几字却有浓到化解不开的愁怨。年仅十七岁即以文名苏州的张大复,其后却屡遭命运戏谑,直至三十四岁方才勉强考中秀才。“刚肠难忍英雄泪,死地谁堪儿女怜”?不料想才著青衫几月,同样一生功名困顿的父亲张维翰便猝然因病辞世。所谓福祸相依,福不足以慰藉此生,祸却痛到肝肠寸断。
  万历二十三年(1593年),四十岁,磨尽了功名志向的张大复西宾于乡绅周元裕府上。“四月一十六日夜,里社送神,观焉,眼迷炬,翌日发肿。”二十天后,勉力前往春秀考场的张大复,“甫就位,不辨天日”,及顾、沈二堂役送其“归至草堂,先母忧惶,不知所措,先世长从外入,面予无言。先叔父多好言相慰藉,予尔时已不复作全人想矣”!世长,即张大复之弟。云“先”世长,是为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他的这位爱弟却于中年之际撒手人寰。而在此之间二十年里,他更是妻亡母丧,又遭江湖游医铁鞋道人诳尽家财,眼疾未得治愈反更加剧,终至彻底失明。

  失明之后,除了短时间在朋友的衙署里担任幕僚,他常常闲坐在小西门城墙上,日出日落,云起云散,孤独的消磨着漫无边际的时光与烛火风中的残年。
  或者搀扶着继子张桐,与旧友再做些唱和往来,把四十岁之前设馆、作幕、出游的见闻通过口述,抄录在那十四卷的《梅花草堂笔谈》中。

  以前我坐在灯下,佳笺细楷抄写他的文字。今夜倚靠在床上,用键盘再摘录下这些。
  我能在他的文字中看到他,看到他的日子与心情。

  后记·《四库总目提要》所载其书其人:

  《梅花草堂笔谈》,十四卷,明张大复撰。大复字元长,昆山人。是编为其《梅花草堂集》中之一种,据《江南通志·文苑传》,乃其丧明以后追忆而作也。所记皆同社酬答之语,间及乡里琐事,辞意纤佻,无关考证。第十三卷中有论孟解十二条,以释家语诠解圣经,殊属支离。二谈轻佻尤甚。如云《水浒传》何所不有,却无破老一事,非关缺陷,恰是酒肉汉本色如此,以此益知作者之妙。是何言欤?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7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