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青海 卷十一 西海郡故城青海青海 卷十二 西海郡 伏俟城 »

跨年 2012

  2011.12.31

  12:00    百子湾路

  2011年的最后一天,仍然没有收到那枚已经寄出20天的Carl Zeiss Jena Biotar 58/2镜头,请希腊卖家代为查询寄出方ELTA,答复始终是:According to ELTA Customer Service, the parcel has left Greece on the 15-Dec-2011. It left Greece with the flight: 3224 GRATHA - CNBJSA A. 只是,相关运单号与航班号却不能从中国邮政得到任何信息,我越来越觉得我可能永远也收不到那枚我寻觅许久的镜头。
  但是我总需要有一枚新镜头记录新年。
  国内二手摄影器材交易网站找到一套Zenit E,标配Helios-44-2 58/2镜头,正是Carl Zeiss Jena Biotar 58/2的复制品,恰巧卖家也是熟悉的器材商,单独购下镜头。与之前一天才从美国寄到的Fujica ST801一起,跨年2012。

  在大成国际东配楼三楼的食堂吃饭,去年上半年在大成国际中某公司工作半年,那食堂是极熟悉的。没有任何美味,但足可以果腹。
  下午去幸福大街。



  16:10    幸福大街 7-Eleven

  幸福大街北口的便利店,买了一瓶三得利乌龙茶,一瓶橙汁,一角起司蛋糕,四块雀巢雪滋。



  16:17    幸福大街 7-Eleven

  便利店大妈从监控中看见我在拍照,气势汹汹地跑过来喝止。我怒斥她态度恶劣,店家禁止拍照以为可以如何,实在是最愚蠢的思路之一,既然难防小人,何必视君子如小人?



  17:25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003449从建行里偷拿着送过来的橙子,先供财神,然后人吃。



  19:18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背身的坐着的,观马胡同爱吃牛肉串串的大叔,和他的朋友们。



  21:03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九点,那边最后一桌。



  22:34    大北窑桥下

  十点,店里出来,一个穿着红色羽绒服的姑娘,哭着从门前走过。她提着一只白色的印着京东标志的塑料袋,哭泣的张皇无措,有些漠无目的向前走去,或者在等着谁。我觉得她很可怜,人不应当在新年前夜哭泣。希望她新年快乐。



  22:36    东大桥路 南口

  本来聚集在世贸天阶准备跨年,可是LED天幕下面太过黑暗,临时决意转战三里屯。新年来临前的工体东路拥堵不堪,停车走到三里屯Village时,距离2012年,只有最后10分钟。

  2012.01.01



  00:01    三里屯 VERO MODA

  Village后广场前黑暗的大屏幕前,许多人聚集在那里。包括我,我们以为新年前大屏幕或者会亮起来,引导人们高呼新年快乐。新年到了,大屏幕依然没有亮起,人们嘘声一片。这让我想起那个我们总用来笑话别人的笑话:有个人站在大街上抬头望着天,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停下来抬头望着天。我咆哮着要把广场上第一个抬头看着大屏幕的人打死,可是,那个人也许只是单纯的喜欢新年来临前抬头看着一张黑暗的大屏幕而已。不过我却很快乐,我因为我们终于参与到现实中的一起抬头望着天而快乐,我们难得在大庭广众之中做一回傻瓜。
  然后大家开始散去,在散去的人潮之中,我手机上可能有些慢的时间提醒新年到了。
  那一刻正站在这里,那就拍一张这里吧。



  00:08    三里屯 酒吧

  然后从三里屯派出所前面那条黑暗的小路走回新东路,路旁一间酒吧,有姑娘在门前兴奋地打着电话,说着新年。
  我忘了这张拍摄速度是1/4秒还是更慢,有些模糊,正仿佛暧昧的夜。



  00:31    团结湖路 金鼎轩

  在团结湖的金鼎轩。我以为我只知道地坛南门的金鼎轩,我以为我从来没有去团结湖的金鼎轩。别人说我其实去过我便忽然想起,那年夏天。有个姑娘,那天生日,因为没有吃着细面条,独自生气。



  01:42    进门

  从团结湖的金鼎轩步行回来。1点以后,金鼎轩里忽然食客爆棚,候座的食客中,美女如云。我觉得这世界就仿佛无数叠在一起的切片面包,各自彼此独立。
  过甜水园街,棕榈泉后的邮政快递旁,一间台球厅。忽然前后跑出来两个女人,跳上一辆路旁等候着的汽车,另一个男人已经追出来,却没有拉住车门,汽车仓皇而去。男人看见我在兴趣勃勃看热闹,有些尴尬,避开我继续无措地拨打电话。不知道他是遇见了仙人跳,还是遇见了仙人跳。既然世界可能将在今年毁灭,一切就算了吧。
  到家已近午夜2点,这是去年以及今年回来最晚以及最早的一次。



  02:53    这里

  睡觉前,屋子里唯一散发着足够拍摄所需光线的物体,除了无聊单调的白炽灯。



  11:55    水碓子中街 大家肉饼

  新年的第一顿午饭,一份红烧狮子头盖饭和一个韭菜鸡蛋馅饼。过去的一年,关于所有饭店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菜单上不断用新价格代替旧价格的补丁。其实毁灭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与高科技,只要物价飞涨一如去年般继续。



  12:22    715路公交车 双井桥东

  午后去五棵松,买了一片49mm口径B+W UV-Haze滤镜。



  14:43    五棵松摄影器材城

  以及,三盒Kodak Tri-X 400胶卷。



  14:53    五棵松摄影器材城

  胶卷涨价的速度,远超基础生活必须品,以至于我总是有强烈的难以遏制的屯积胶卷的冲动,虽然我保持乐观,但是我仍然觉得胶片时代将更加急速的离去。



  16:30    23路公交车 虎坊桥路口南

  在虎坊桥南坐上一辆空荡荡的23路公交车,只走出一站,车门便坏了不能继续前行。站台上等到下一辆23路公交车,却是挤得密不透风。回来路途实在太远,榄杆市下车,再去幸福大街。



  17:21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新年第一夜,店里没有什么客人。



  17:25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一天前的去年复活的北冰洋汽水。无论这个时代是更好还是更坏,怀旧总是最能引人共鸣的情绪,其实我们只是在怀念离我们越来越远的青春。
  北冰洋汽水去年销路极佳,厂家必然大赚。虽然我没有小时候在北京喝过老北冰洋,但是哪座城市曾经没有如此瓶装的汽水?所以我知道这必然不是曾经的口味,相较而言,西安一直卖得很好但是更便宜的冰峰汽水,才更有过去的味道。
  在我的城市,这种汽水的牌子是“天兵”。那时候不仅只是汽水厂生产这种瓶装汽水,大些的厂矿也都有自己的汽水厂,灌装以后当作福利分发给职工。五年级的时候,在发电厂的叔叔刚领回一箱,我站在旁边正垂涎着,怎么就那么巧,一只瓶盖因为汽水气压过大,炸起划出一条弧线正打在我的右眼上。眼睛外面,一道圆形的瓶盖花纹的伤。第二天,右眼眼前忽然一片白翳,只有光感却看不清任何东西,吓得我大哭起来,还好可能只是纱布压迫的时间太久,后来视力恢复,不过那次真是吓坏了我。很久以后,我仍然不敢直视任何汽水或者啤酒瓶,生怕悲剧重演。



  19:47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马拉多纳。



  19:49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马拉多纳和梅西。新年第一夜,店里一直没有什么人,我有些无聊。



  21:03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还好,又是那么巧,有朋友过去。很多年的朋友,七十年代网站已经十年了,我们认识也都快十年了吧。



  21:44    幸福大街 福缘串串香

  又买了一瓶乌龙茶。旁边小超市里有个漂亮的姑娘,我总是去她那里买乌龙茶。所有的乌龙茶都被我一个人买完了。
  别人在酒店柜台里存酒,我在酒店柜台里存了两瓶乌龙茶。



  22:51    广渠门内大街 6号台球会馆

  饭店关门,回来有路上我提议打会儿台球。进广渠门内这家地下一层环境尚可但球案糟糕的台球厅时,只剩下最深处墙角这一张球案,球案旁墙上,是Paul Hunter的照片。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网络图分辨率不足,照片几乎如马赛克拼缀而成,只是模糊轮廓。仿佛魂灵。
  检索过去的日记,还有2006年10月Paul Hunter离世时拷贝的新闻:

  SINGAPORE (Reuters) - Paul Hunter, the British snooker player dubbed "the Beckham of the baize", died after an 18-month battle with cancer late on Monday, aged 27.
  The three-times Masters champion is survived by a wife and daughter, the sport's governing body World Snooker said.
  "Paul was a man who had everything going for him, an outstanding talent, good looks, fame, riches, charm and a beautiful wife," World Snooker Chairman Rodney Walker said on the governing body's Web site.
  "This shows us just how quickly life can change.
  "It's a bitter blow for snooker but most importantly for his family and our thoughts are with them."

  他的小女儿,今年已经6岁了,不知道什么模样了。



  22:56    广渠门内大街 6号台球会馆

  自从去年郭同学回了湖南,我刚才恢复一些的手感又再归生冷。和崔同学的5局,1比4惨败。输球了总是要找些借口。



  23:09    双井桥西

  回来,清冷的夜。
  即便末市,总未至末日。
  所以,2012,还是新年快乐。

Fujica ST801
Helios-44-2 58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355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10.
  • 孤单的味道
    今年也接近岁末
    胡成 于 2012-9-15 18:34:25 回复
    是呵,一年一年过得太快了,人生苦短呀。
  • 2012/9/15 10:09: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原本我早已对这种跨年毫无兴趣,但是这篇里扑面而来的暖调却又染了下眼球,毕竟是新年。
    胡成 于 2012-1-17 19:12:32 回复
    唉呀,惭愧惭愧,我还是第一次想起用这种方法记录一次新年,为此还特意买了这枚镜头,希望能有些暖意。快是农历新年了,龙年吉祥。
  • 2012/1/16 11:46: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半盒彩锦
  • 福缘味道怎么样呢?!
    胡成 于 2012-1-12 21:35:45 回复
    挺好的呀,我经常在那里吃,有机会我请你尝尝。
  • 2012/1/12 11:28: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沈蚊
  • http://www.elviscai.com/
  • @胡成,现在还是菜,空有装备木有进步……Orz
    胡成 于 2012-1-12 21:35:06 回复
    得了,你就不用跟我谦虚了,记得最后一次和你打球的时候,你已经大有进步了。想来我们真是好多年没有见了,有时间你找家台球馆约我吧,我认切。
  • 2012/1/12 11:06: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继续晚睡晚起,坐吃等死

    NND,各种羡慕嫉妒恨
    胡成 于 2012-1-5 10:16:13 回复
    这样就赚得少,而且会越来越恐惧朝九晚五,其实也不好。
  • 2012/1/5 0:35: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大头陆
  • 去天坛时正好遭遇为31日晚上高端跨年活动热火朝天的灯光布景搭建场面,张张照片都有照明灯和粗电线的存在,简直拍到骂粗口。
    或热闹欢愉或孤独寂寥度过一夜,一年年便也就这样过去了。
    博主新年好!末日年也要多拍好照片。
    胡成 于 2012-1-5 0:14:38 回复
    大头陆新年快乐。下次再来北京的时候,我带你去寻几条寂静的胡同。
  • 2012/1/4 21:01: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什么时候买的车。

    “马拉多纳和梅西。新年第一夜,店里一直没有什么人,我有些无聊。”

    嗯三天里一直窝在家里玩ipad上的实况足球,阿根廷队,梅西
    胡成 于 2012-1-5 0:11:33 回复
    那些明显是从后座的角度拍摄的呀,所以,我哪里有买车呀,我连开车都不会。对于我这种自由职业者而言,放假不放假没有什么区别,继续晚睡晚起,坐吃等死。
  • 2012/1/4 20:00: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jerry
  • http://ozyzxq.wordpress.com
  • 当我看到马拉多纳,就猜下一照片你会写:马拉多纳 和 梅西。
    果然,没有猜错,哈。看来新年我应该运气不错。
    胡成 于 2012-1-4 11:23:58 回复
    店里只有两个这种10号阿根廷球衣的瓶起子,幸好,要是有第三个我还真不知道他该是谁,而且估计你也就猜不出来了。新年快乐!
  • 2012/1/4 10:58: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nancy
  • 真没想到你也不免俗的去过跨年啊,呵呵,人多热闹点也好,嘻嘻。早知道你会打台球,怎么也得在重庆跟你交流一下哦!
    胡成 于 2012-1-4 10:04:24 回复
    没有盛大的跨年活动,如果有像纽约时报广场那种,我肯定年年都会去。今年北京在天坛里面弄了个,不过却是官老爷们的私家酒会,普通百姓是被禁止入内的,徒添恶心。怎么着,都憋着要在台球上切我呀?台球这种事情,是需要慢慢找手感的,一年打不了一次,还是算了吧。
  • 2012/1/4 0:03: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沈蚊
  • http://www.elviscai.com/
  • 哦哦哦,偶最近有时候也会去广渠门那边打球呢~~
    胡成 于 2012-1-3 22:35:50 回复
    你厉害了吧现在?刚开始的时候都不会打球呢,现在再和你打球,估计切我跟切菜似的。
  • 2012/1/3 22:14:1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