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青海 卷十三 伏俟城青海青海 卷十四 伏俟城 »

棉花片 八月初七

  宣武门外,棉花片数帧,前年季夏,已然旧影。

  二十四部正史,除却后妃节妇,独有一女将名垂青史。《明史》,卷第二百七十,列传第一百五十八:

  秦良玉,忠州(即今忠县,原属四川,今属重庆)人,嫁石砫宣抚使马千乘。万历二十七年,千乘以三千人从征播州,良玉别统精卒五百裹粮自随,与副将周国柱扼贼邓坎。明年正月二日,贼乘官军宴,夜袭。良玉夫妇首击败之,追入贼境,连破金筑等七寨。已,偕酉阳诸军直取桑木关,大败贼众,为南川路战功第一。贼平,良玉不言功。其后,千乘为部民所讼,瘐死云阳狱,良玉代领其职。良玉为人饶胆智,善骑射,兼通词翰,仪度娴雅。而驭下严峻,每行军发令,戎伍肃然。所部号白杆兵,为远近所惮。

  崇祯三年(1630年),大明社稷危殆,“永平四城失守,畿辅震动,诏天下勤王,各方将领自保不暇,逗留不前,独秦良玉慷慨誓众,率翼明捐资济饷、裹粮率师,昼夜兼程,再次驰援京师。崇祯皇帝优诏褒美,晋封都督同知,挂镇东将军印。召见平台,赐彩帛羊酒,并赋四诗旌其功。 ”其中有句:“蜀锦征袍手制成,桃花马上请长缨。世间不少奇男子,谁肯沙场万里行。”

  秦良玉勤王驻兵之处,即今宣武门外,骡马市大街迤北,四川营胡同。后世蜀人又在近旁,即原棉花上七条一号筑四川会馆,因是旧京最早四川会馆,俗称四川老馆。传民国时候,老馆曾悬门匾:“蜀女界伟人秦良玉屯兵遗址”,馆内又有秦良玉祠,内祀神位,上书“明太保秦良玉之位”,神位后龛装秦良玉戎装画像,可知秦太保其时在旅京蜀人心中之重。

  天下兵马勤王,大明朝国库空虚难以给养,于是勤王兵马粮草还需自给。秦良玉于今四川营胡同驻兵屯田,兵卒女眷即在营房周遭遍植棉花,纺纱织布,或制战袍,或市售以资军饷。后世棉花田渐成巷陌,于是得名“棉花胡同”。巷陌之初,或依秦良玉之兵营走向,故而宣武门外棉花胡同非一条而是一片,分头条、上二、下二、下三、上四、下四、五条、上六条、下六条、上七、下七条、八条、九条共十三条胡同,相对排列。清人曾有《四川营吊秦良玉驻兵遗址》一首于是处凭吊:

  金印夙传三世将,绣旗争认四川营。
  至今秋雨秋风夜,隐约钲声杂纺声。

  民国以后,又有许多梨园名角,聚居棉花片中。棉花头条有张云溪、棉花上二条有刘雪涛、棉花上四条有张君秋、棉花五条有叶盛兰、棉花下六条有萧长华、棉花上七条有裘盛戎、棉花八条有马富禄。如此许多,纵是那民国国土仅存着一处棉花片,也可存留下一缕不断的梨园香火。



  11.         2010.09.04 棉花下三条

  佳笺细楷,时光在此舒缓书写了四百年。却不想,那批卷的独夫,一笔圈阅,便断送了这时光的一切前程。
  钲声纺声,西皮二黄,就此死寂,并将永远死寂。



  02.         2010.09.04 棉花下二条



  10.         2010.09.04 棉花下三条



  07.         2010.09.04 棉花下六条



  08.         2010.09.04 棉花下六条

  以此几张旧影,纪念最后的棉花片。
  并纪念时光。

Yashica Mat-124G
Yashinon 1:3.5 f=80mm
Shanghai GP3
Kodak D-76 / Stock / 20°C / 8'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7.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我家娘子本来也是一户独处石库门,后来狗皮倒灶的分进了6,7家,一声叹息。124g镜头吃了天光就完,还不带例外的。
    胡成 于 2012-1-17 19:33:21 回复
    看来你家娘子也是大户人家出生,是不是书中说的那种上海的金枝玉叶?可惜呀,一切都毁了个彻彻底底,人非物也非。Yashica Mat-124G除了价廉,再无一点好处。
  • 2012/1/16 11:56: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上海南京路的冠龙也向西搬迁后改成了徕卡展示中心……

    胡兄,我看到的消息是曾经要拆东四八条,开工一阵子后被迫暂停,不知是否还会借机死灰复燃,消息来源:http://jiangchenming.blshe.com/post/1969/50400
    胡成 于 2012-1-12 21:33:41 回复
    冠龙这牌子是个念想,仿佛一个时代,改成如今一味媚富的徕卡,实在让人伤心。看到那篇文章,原来说的是东四八条拆迁的事情,我在http://blog.hucheng.com/articles/437.html这篇文章里提到的玉河工程拆迁,和东四八条几乎是在同样的权钱交易中牺牲的,其中有个链接,细看就能知道始末。一帮不肖子孙。
  • 2012/1/12 9:45: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朵朵
  • 匆匆的来mark一下。。。
    葫芦娃葫芦娃。。。(我是来搞笑的咩?)
    最近忙死了,这么多篇都没看
    新年快乐~~叔
    胡成 于 2012-1-11 22:03:43 回复
    等你忙完了,得空再过来看看呗。新年快乐!
  • 2012/1/10 15:40: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若为老舍先生的故去道歉,则等于承认匪行的非合法性,因此无异于与虎谋皮。君不见多少文攻武卫活得个个乐呵,没有清算,没有负罪担当的意识和勇气,和靖国神社门前的老皇军有得一拼。

    另:前几年还要拆东四,也不知现在动手了没。
    胡成 于 2012-1-11 20:46:32 回复
    死不悔改。然后,上行下效。东四不知道具体要拆迁哪里,但是零零碎碎的拆迁一直没有停歇过。原来购买暗房药品的化学试剂公司,就在东四灯市西口附近,如今也要拆迁了,不止民宅,没落的国企同样在劫难逃。早晚一片废墟,然后一片浮华。
  • 2012/1/9 14:34: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上海的新旧石库门也大抵如此,最初都是私产或企业营造供职员租住的住宅,一门一户或二户,ooxx后就成了八九户住一门,连停汽车的汽车间都住进人。
    胡成 于 2012-1-9 11:53:04 回复
    每次想到这些,我就会想到《四世同堂》里的祁老爷子,以及老爷子几代为之奋斗的小羊圈胡同里的那进宅子。那宅子躲过了小说结束前所有的劫难,但是之后呢?化私产为公产,牛刀小试,进而再消灭一切私权。胡同或者里弄的消亡,其实也就是我们之于我们的国家没有丝毫权利的写照。小羊圈胡同还在,改名小杨家胡同,是之为“雅化”,哈哈。里面还有老舍故居,也好意思,谁又曾为老舍先生的故去道声歉?
  • 2012/1/9 9:08: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最近北京清华那厮臭名远扬矣。
    胡成 于 2012-1-8 20:56:53 回复
    哪厮?最近倒是从访问统计关键字报表里看到不少以吴宓与恶词相连的检索,莫非是他?但又因为什么旧事重提,我不知道。
  • 2012/1/8 20:41: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子风
  • 有关于那已经和即将变成一片片废墟的胡同,虽未眼见却也已经听过不知道有多少了,甚至都开始麻木。然而将它们带向死亡的不仅仅是拆迁通知、挖掘机和铁锤,恐怕连这些院子的主人自己都着急像要换上几套高楼大厦上的房子。等到老辈子的人也已经死去,楼房平地而起,也就彻彻底底万劫不复了吧,这也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拍几张照片就能改变得了的吧。
    胡成 于 2012-1-8 20:54:11 回复
    胡同里的四合院,最初都是私产,后来几乎是强逼性质的,房主被迫以极低价格将房屋分散出租给其他人,我之前有详细讨论过这件事情,我认为这是胡同以及其他许多老城死亡的开始。几十年过去,四合院原本的主人或者早已在各种运动中死去,四合院原本出租的房屋也便成了公产,住户由房主的房客,变成了公家的房客。公产房与私产房并存的胡同,每次拆迁,坚守到最后的,都是私产房主,公产房主没义务也没必要抗争,因原本的租房而得到与房主同样的补偿或者新的私产,自然开心高兴。如果胡同里的四合院,依然是最初买下那四合院的主人在居住,是疏朗的四合院而不是挤作一团的大杂院,并且一草一木都有着本家几代人的生活记忆,他们会迫不及待的去住那骨灰盒一般的格子高楼吗?根上就坏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 2012/1/8 19:52:2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