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末关中影映尘落 »

青海青海 卷十六 伏俟城

  续接前文

  回到石乃亥乡招待所,对镜才发现眼下已被蚊虫叮咬肿胀,因为不敢片刻除衣,连冲锋衣也已湿透,T恤如水洗。洗衣洗脸,已经是下午两点,和礼拜结束马家祖孙三人一起午饭。午饭照例还是德清的手艺,高压锅焖煮的米饭,一道羊肉西葫芦,一道鸡蛋西红柿。
  饭后天似再有晴意,不愿错过伏俟城上可能的美丽景致,于是在德清的诧异不解中决定再回伏俟城。
  刚走过乡政府,一个骑摩托过来的藏族老人,或者是看出我眼中的意图,主动停下来问我去哪里。他正要去铁卜加,于是最快的一次去到伏俟城。



  000. 伏俟城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北城角外



  01. 伏俟城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北城角城墙上 西瞰



  03. 黄花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外 伏俟外城



  04. 校车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外 铁卡加公路上

  清晨在铁卜加公路旁等候顺风车来伏俟城时,见到一辆皮卡从环湖西路石乃亥方向过来,本还以为是前天晚上搭车回去的那辆,近了才发现驾驶室内是三个藏民,车斗里有货物密密麻麻,以为是群羊,到眼前才发现挤坐着上百个藏族小学生,居然是本地的校车,想想在北京天天看见的那些,真是云泥之别。车驶过去,满车斗的学生都微笑着和我挥手致意,在那天那个清冷的清晨,实在是一个温暖的开始。下午站在伏俟城墙上,又看见他们回来,还是远远的挥着手,我匆忙拿起相机想拍下他们,可是相机却没有过卷,再拍下时,他们已经走远。
  中午时候,我在伏俟城东门外又看见那辆皮卡载着孩子们回来。远远的,我们彼此望见,于是再次挥手问候。相距遥远,却能听见孩子们快乐的说笑,直到他们消失在公路尽头,消失在伏俟城外城的外面。



  08. 伏俟城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北端 东南瞰 伏俟外城

  片刻阳光,转瞬又是浓云阴沉。几次想走,几次不舍,总寄希望与云缝中闪现的阳光可以持久。



  05. 夯土台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

  太阳将去的西天,却是云生之处,转晴已无可能。索性坐在城中祭台遗址那夯土高台上,静听伏俟城中呜咽风声,以及不绝于耳的蚊虫嗡鸣。

  六点,站在西侧城墙上,看那城外连天草场,期许或者可以有一瞬阳光再将我的身影投入伏俟城。
  忽然看见东侧天际,青海湖上,一道彩虹瞬间腾空而起,彩虹之上,有龙卷风般白云相连。我这厢天上雨云更浓,却还有悠哉阳光远去天涯,涂抹青海湖上彩虹。
  知我伏俟城上苦候一日,与我瑰丽景致相酬。匆忙在西城墙上拍摄一张,奔下城墙,穿越二百米伏俟城,爬上东侧城墙时,本为可以近观彩虹,彩虹却倏忽淡去。
  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



  09. 雷雨云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外 铁卡加公路上 西北天际



  10. 雷雨云     06.28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外 铁卡加公路上 西北天际

  东北彩云方才散去,西北雨云即袭掩而来,不知还有多远,雷声滚滚却似已在耳边。
  无遮无挡的草原上,如孤身雷雨中实在是性命有虞,再不敢怠慢,即便雨云下的伏俟城有万种风情也无心观瞻,站在路边,亟盼可以搭车回返。
  越是焦急却越不见车来,或者是之前三次太过顺利,应了凡事事不过三的谶语。雨云已在眼前,两辆毫无希望的汽车过后,终于看见一辆单人骑行的摩托。中年藏民停车有些犹豫,走过停下才看见他后座上绑着口装满货物的编织袋。我已经放弃,但是他却把编织袋用力往后推腾出些刚可容身的座位,让我挤坐其中,载我回返。

  入夜以后,渐有雨落。
  日晕风,月晕雨。果不其然,已过午夜,不但雷雨之中,风更是吹得屋外铁门声响不绝。
  只怕明日难去伏俟城。

  一夜风雨,醒来时却是若无其事的晴朗。甚至于太过晴朗,蓝天上看不到一律云彩,未免太过单调,于是上午就闲坐着,坐待云起。

  青海湖畔的天空总是不乏云层,尤其夜雨之后。石乃亥西的那两道山,马能或者瓦音的,仿佛连绵山中看不见的地方,会有如火山般的云山,可以汩汩喷发云朵。不到中午,天上就已经满了,满是云朵,或许今天值守云山的是个顽皮的孩子,不留意就多了。



  12. 德清      06.29 石乃亥乡西北 铁卡加公路上

  等不到两点半后的午饭,和德清说要再去伏俟城。德清无奈,只好让我先走,待他给来加油的藏民加完油,然后骑摩托送我。刚走到石乃亥民族寄宿小学门前,德清的摩托就赶了上来。



  13.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门外

  德清跟我一起走上伏俟城,告诉他那个就在他身边却对他完全陌生的千年故城。



  14. 夯土台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



  15. 德清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上 俯瞰铁卡加公路

  招待所里加油的生意很忙,德清不能离开太久。领他走到内城夯土台,匆匆说与他知我了解的种种,然后他便独自回返。



  16.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外



  20.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外



  23. 曼陀花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东城墙外

  一夜风雨,城外黄花更盛,曼陀花也更猖獗。

  阳光没有那么灼热,因为夜雨,空气中蒸腾了太多水汽,蓝天变得没有那么通透,地平线上也有了颜色的污渍。
  奇怪的是,昨天那密密麻麻的蚊虫,那日忽然全部不见。回想起来前天也并没有什么蚊虫,似乎只是昨天才见。有些诡异,更有些不期然的忐忑。


  实境音频:伏俟城的风声。

  云层渐掩阳光,伏俟城中东风呼啸。



  27. 麻雀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夯土台上

  作伴的只有几只麻雀,发现祭台被挖掘的剖面上那许多孔动中,与我齐高的一孔中有三只嗷嗷待哺的小麻雀。叼着虫儿回来要给雏鸟喂食的麻雀见有人在洞前,不敢过来喂食又不忍离去,只在我左右盘旋,然后落在前后的土台上,焦虑的看着我。
  在伏俟城的日子,总是只有我一个人,那天德清上来也是不久离开,于是我恶作剧的逗着麻雀,去而复返。还好,不会伤害那些无助的鸟儿,我更害怕麻雀失去耐心放弃雏鸟。



  30.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南城墙上 东南瞰 伏俟外城



  31.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南城墙上 东南瞰 伏俟外城



  32. 城垣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南城墙上



  33.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城墙上 南瞰 伏俟外城

  城上巡城,再从城外巡城,回到公路上才是下午四点半,却等候最久才遇到辆藏民的摩托车回到石乃亥乡。



  34.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城墙外 东瞰内城



  36.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城墙外 东瞰内城



  37. 伏俟城     06.29 石乃亥乡 伏俟城 内城西城墙外 东瞰内城

  晚上客房大多住满,除了几位误闯至此的游人,还有些当地政府指派过来低价记账住宿的差旅住客。去他们房间聊天打听,才知道就是我那几天总在环湖西路与去铁卜加路口处那些搭帐篷工人的领导。他们从海南州上来,负责为附近草场喷撒农药已根除曼陀花。曼陀花是当地藏民的称呼,工头们更习惯称之为狼毒花。狼毒花是草场退化的标志,有毒并且阻碍牧草生长。那些天来经常会用曼陀花做我的前景,似乎有些不辨良莠。
  还知道了比如伏俟内城东城墙外,那越来越多成片的黄色小花,是一种类似豌豆的有臭味的小豆子开的花,他们称之为臭豆子花。

  未完待续


Lomo Lc-a
Minitar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6.cw
  • 呵呵,我第一感觉就是 胡成 是 胡适 的谁呀,或者两人气质上有些像吧?且都是徽州人吧?
    胡成 于 2012-1-24 22:09:11 回复
    折杀我了,可不敢这么说。胡适之先生是徽州人,我可不是,皖北民风彪悍,与皖南徽州的温婉大相径庭。胡适之先生于我,只可高山仰止,心存敬畏,万不能并论,太过亵渎。
  • 2012/1/24 13:59: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看着非常闲适的风景,怎奈路途却多有坎坷,炎热蚊虫和交通不便。所谓心在天堂,身在地狱?
    胡成 于 2012-1-24 22:05:18 回复
    心在天堂,身在地狱,这句说得好,极切合许多旅途中的状况。其实未必地狱,只是我们越发的娇惯罢了。今年的旅程或者会更艰苦一些,但想来风景或者更好。
  • 2012/1/24 0:29:2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朵朵
  • 我联想到胡汉三~~~~
    胡成 于 2012-1-21 15:46:55 回复
    小朵朵,你这是典型的没事儿找抽型的呀,咱能联想点好的不能呀?
  • 2012/1/20 12:25: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朵朵
  • 油~~~~我对胡兰成一点好感也木有
    胡成 于 2012-1-19 12:27:21 回复
    朵朵呀,深合我意。
  • 2012/1/19 8:27: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朱子风
  • 暑假也曾经和同学结伴游青海,只不过受时间限制,又碍于同伴不能随自己的性子乱晃,一趟旅程下来只不过聊胜于无罢了。这次兄长来陕没能得见,太遗憾了啊。另外,楼上那位将兄长与胡兰成相提并论,正值新年将近,我就祝兄长新的一年也能有个投怀送抱的张爱玲吧。
    胡成 于 2012-1-19 12:26:45 回复
    这次去关中,身不由己,所以实在是没有办法。小朱同学果然上路,这个祝福我深以为然,有投怀送抱的张玲,我一定专程去西安再请你吃饭,算是还愿。
  • 2012/1/18 23:48: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自来水
  • 文字清新,一见如故。
    你的名字让我想起民国的胡兰成,也是写得一手好字。
    胡成 于 2012-1-19 12:24:10 回复
    确实,不仅你,很多人都会从我的名字联想到胡兰成。不过,嗯,不过说实话,我真的一直不太喜欢这个联想。嘿嘿,要是能联想到胡适就完美了。
  • 2012/1/18 21:35: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