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青海 卷十七 伏俟城青海青海 卷十八 伏俟城 石乃亥 »

新年风俗志

  唉哟,这冷冷清清的春节哟。

  书架里一本薄册,一九八九年上海文艺出版社影印一九三五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娄子匡著《新年风俗志》。仔细想想,买那本书的时候我才十三岁,那时候的春节还是一个盛大的节日。到这会儿,书桌的三个抽屉里已经塞满了各种花炮,他们将会在这些夜空以及夜梦中盛大绽放。
  是,现在我虽然不再是十三岁,可也不会像遗老怀念儿时的鲜衣怒马,怀念的跨度没有那么久远,不至于让我错记了春节的感觉。我确信,那个时候的春节确实是热闹的,所有人都在期待的——如果我可以把我知道的每个人算作所有人的话。

  人生中会有很多困惑,没有答案。关于春节,这算是其中之一。明天就是除夕了,可这夜清静的就像所有人被夕除了个干净。甚至没有一声鞭炮的声音。卖鞭炮的摊贩还有一些,可是却很难再找到卖花炮的地方。现在,就是这一刻,孩子们都在做些什么?



  《新年风俗志》,共二十七篇,其中有安徽寿春一节:

  驱邪降福:正月初一日鸡刚在啼叫,人们都就要起床,梳头洗面以后,焚香拜天地、家堂;燃放爆竹。在自家门前,插那桃符在门的边旁,这,就是驱除恶鬼的俗行。
  财神酒:初四日那天是接财神的一天,谨备三牲和别的菜蔬,叫做“财神请酒”。菜蔬之中,必须有鱼头、茨菇、芋艿这些东西,“鱼头”是“余头”的含义,“茨菇”是“时至”的意思,“芋艿”是“运来”的命义,都是取吉祥的意义。当天还要大家把香火去灼神的面庞,叫做“火财神”。
  五忙日:初五叫做“五忙日”,忌着去动土,动了那必须灾祸来到。
  太平团:初七拿饴糖掇炒米做成圆的团,叫做“太平团”,据说吃了就能够一年太平。有的拿去馈赠别人家,叫做“饷太平”。也就是“想太平”的意思。
  迎九娘:初九日妇人们相聚起来,大家去迎九娘神,迎来了就问她来年的蚕桑怎样?流年怎样?财运怎样?……?一切杂琐的事情。
  闹元宵:十四到十六这三天,叫做“灯夕”,门前挂灯结彩,庭中敲锣打鼓,这叫“闹元宵”。要是不去这样一闹,说是必须遭火灾的。
  走百病:那天城里的乡下的男女们,都跑出了家,叫做“走百病”。
  咒百虫:十九日,女人们要把炒米撒在墙壁隐僻的地方,咒喊着蜈蚣,蛇,蝎……,叫做“咒百虫”。

  有意思是的是娄子匡先生写于民国二十二年(1933年)自序中的一段话:

  中国底旧历新年是最有情趣的一个季节,现在是快将似鸟兽虫鱼的隐去了,这更引起多少人底去思呢?我现在把它缩印记述起来,不敢说是复古恋旧,但却像嚼橄榄儿的尝它后味,这后味是引人探求的啊!

  七十年前娄先生感叹春节的情趣已经淡去,顾颉刚先生代作序言中也提到:

  希望政府里的人,对于这种看似浅薄而实在于国民精神有大关系的节令娱乐不要摧残。

  如果二位老先生魂魄得见今时今日的春节,不知做何感慨,不知尚能识否这是传统的旧历新年。

  上面的那样风俗,我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相信娄先生当年调研非虚,怎么只在在这短短的几十年后,再听起来就仿佛是听见三皇五帝时的传说?
  顾先生的话,话里话外,七十年前的政府好像是有些对这种节令娱乐进行了某些“摧残”,不知道是不是像禁令燃放鞭炮一样。可是,问题在于,春节并不仅仅只是燃放鞭炮一条而已呀。

  或者是我们的风俗与农耕文明联系的太过紧密,正如顾先生言语间多多少少有些的轻忽态度,这些风俗是“看似浅薄”的。随着越来越多的人远离农耕,比如寿春新年里的蚕桑百虫,真的早已似“鸟兽虫鱼的隐去了”,哪里还得见?确也无法固守着这些风俗,缘木求鱼并不能得着鱼。
  坐在这个清冷的除夕前夜,我悲观的,不得不承认,春节确实已经绝决地在离我们远去,无可挽留。

  所幸的是,“却像嚼橄榄儿”,吃尽果肉只剩橄榄核儿,那还是一只橄榄,那只橄榄并不能因为失却了果肉而变身为一枚杏仁或者山里红。橄榄核儿,就是农耕文明遗传给中国家庭的核儿,核儿心的价值观:在一起。
  所有人在一起,这个家庭所有的枝枝蔓蔓结着果儿的人们,一代两代三代四代。如果有,甚至是百代千代的祖宗牌位。生与死的,所有人在一起。

  这么想想,我也就心安了。清冷便由他自去清冷吧,下午在外地最后回来的叔叔一家也到了。明天除夕夜,我们所有人可以又在一起。
  我们都回来了,怒马鲜衣。
无觅
  • 2.06K
  • quote 6.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新年快乐哟,大年初一总是要来踩一脚,哈哈
    胡成 于 2012-1-23 22:10:47 回复
    多谢多谢,我也是大年初一一大早就去你那儿踩过一大脚,新年快乐,龙年腾达。
  • 2012/1/23 21:52: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大头陆
  • 即使年不再有年味儿,所有人又能在一起,便是好的。
    博主新年好!本命年多拍好片儿^_^
    胡成 于 2012-1-23 19:58:50 回复
    谢谢大头陆,也祝您龙年万事如意,大头大吉大利。
  • 2012/1/23 17:55: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明天就是除夕了,可这夜清静的就像所有人被夕除了个干净。甚至没有一声鞭炮的声音。卖鞭炮的摊贩还有一些,可是却很难再找到卖花炮的地方。现在,就是这一刻,孩子们都在做些什么?”


    你们那里不放花炮烟火?不可能的。
    胡成 于 2012-1-23 19:57:37 回复
    可以呀,我只是说很少再有孩子们在外面燃放花炮了,尽管可以。因为种种原因,管制、危险,独生子女的不合群与更多的安全顾虑,越来越没有孩子们在春节前许久便将城市充满硫磺味道了,唉。
  • 2012/1/23 17:41: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话说本命年一到,赶紧换上大红裤衩子,那叫一个紧,看来最近又肥了……Orz
    胡成 于 2012-1-22 23:41:18 回复
    今年咱哥俩儿一同本命年呀。朋友也帮我买了红裤衩,不过被我落在了北京,想穿也穿不了。哈哈,还好我不信这些,总之希望我们今年都能平安顺利吧。
  • 2012/1/22 23:25: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祝胡兄新春快乐,阖家幸福!今天去爱人娘家祭祖,拍了全家福,正好用完M3里最后一张Trix,很巧。今年胡兄如果还有南下计划,一定告知,上回来忘了问老兄是否爱酒,有机会喝上几瓶。
    胡成 于 2012-1-22 23:38:23 回复
    大尉兄龙年吉祥,今年有没有打算生个龙子?祭祖?听着很好奇呀,本来是家家应当有的平常事情,可是我居然从来没有见过,我们只是年前扫墓而已,家中从来没有祖宗牌位。可能三代以上才进得城来,也没有什么族谱保存下来。全家福应当用你的Rolleiflex呀,Leica的35mm底片会不会太小了?今年北与西北的计划制订了不少,南下的计划暂时还真是没有。不过很不争气的是,我不能喝酒,唉,我从小就很喜欢看别人豪饮的场景,可惜我自己却滴酒不沾,遗憾,遗憾。
  • 2012/1/22 23:16:0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子风
  • 我发现“艺文志”部分,兄长基本上都是用“xx上有一本簿册”开头的,这到底是有多少本簿册啊。其实不只是新年,这些风俗习惯我们已经失去太多了,但是即使仅仅只剩下这一次难得的团圆,也该要知足了。一年里这样的团圆又能有几次呢?最后还是祝兄长新年快乐,健康平安。
    胡成 于 2012-1-22 22:36:01 回复
    是呀,经你这么一说,我打开艺文志瞄了一眼,果然河水香茶那篇几乎是同样的开篇。不过确实是薄册,想来可能是十几岁的时候没有钱,淘书只能买些薄册的缘故吧。其实春节对我还好,虽然我离开家已经十几年,但我每年都会回来两三次,待上一两个月是最少的,哪怕是在开始的时候,买张站票站一晚上也要回来,我想我还是很恋家的。新年快乐,龙年如意。
  • 2012/1/22 14:43:4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