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卷一上海 卷三 老城厢 »

上海 卷二 老城厢

 2011年09月19日  多云 风

  又在老城厢。

  大明嘉靖年间,沪上为御倭寇之患,筑城以自保,范围大抵在今人民路与中华路所包围的椭圆环形区域之内,上海人今称此区域为老城厢。原开六门的上海老城厢,一如北京的四九城,老房旧宅里有城市中最根本的百姓市井,却也一样败落了,拆迁工地秃鹫一般四下扑来。

  昨天开始降温,除却阳光下依然炙灼,气息却是真正的秋天了。高远的蓝天,流云仿佛水面的涟漪,荡漾着上海城空上的光线,忽明忽暗,仿佛一张暗夜里看着电视屏幕的面孔。
  这是一年里最好的时光,凉爽比七十三年前来得要早。

  七十三年前的今天下午,方鸿渐拿到了去宁波的船票,原本明天出发的日子,却因为轮船公司的缘故延宕至二十二日。
  “在西洋古代,每逢有人失踪,大家说:‘这人不是死了,就是教书去了。’方鸿渐虽然不至于怕教书像怕死,可是觉得这次教书是坏运气的一部分,连日无精打采,对于远行有说不出的畏缩,能延宕一天是一天。但船公司真的宽限两天,他又恨这事拖着不痛快,倒不如早走干脆。”
  今天下午,我忽然觉得在上海的时间未免有些太短,只是老城厢里匆匆行走一半,便用去了整整一天。可惜我的行程没有决定一切命运的作者随意安排,无可延宕。

  坐过一站,在大兴路下车。然后是一日路线。其实半日,近午时候才开始。



  000.        凝和路



  00.        凝和路



  01.        北梅溪弄 与 梅溪弄 路口



  02.        望云路



  03.        梅家街 与 东梅家街 转角



  04.        引线弄 与 大夫坊 东梅家街 天灯弄 路口



  05.        大夫坊88弄 门前



  06.        和顺街 与 大夫坊 转角



  07.        和顺街 东段 与 巡道街 路口



  08.        药局弄79弄 弄前



  09.        乔家路 与 光启南路 路口

  大兴路折向黄家阙路、尚文路、白漾四弄,过河南南路,白漾二弄、黄家路、凝和路。以凝和路为轴,左右里弄往复折返,俞家路、乔家路、金家旗杆弄、乔家栅、梅溪弄、北梅溪弄、过蓬莱路后望云路、净土街、亭桥街、西唐家弄,光启南路回乔家路,向东踅进梅家街、灵济街、赵家宅路往返,折向东梅家街,在大夫坊、天灯弄与引线弄路口沿大夫坊北走,和顺街、抚安街,巡道街、面筋弄。
  巡道街,只观街名即知是街曾在城墙根下,因兵卒巡道之用而得名。过巡道街,就出了老城厢曾经城墙处。于是折返,依巡道街向南,弯进药局弄,几次蜿蜒又回乔家路,然后再从光启南路路口折向黄家路过中华路,出了老城厢曾经的城墙。



  10.        董家渡 路口 德兴馆

  已是下午三点,在董家渡路路口德兴馆午饭。老街老店,有些其实难符。面条芯硬半生,入口颇有些不清不愿的纠缠。也无所谓了,进那饭馆纯粹只是因为看见依然还有老国营饭馆的踪影,服务员们聚谈一处,见有人来,收款的已是老年的男服务员才款款走进收款台,有些不耐烦地爱搭不理。店外的董家渡路熙熙攘攘,店内因为过了饭点儿冷冷清清,三两位食面吸溜着面条,佐着服务员们的高声谈笑着的家长里短。店外店内,恍惚互无搅扰的两个时代。



  11.        南硝皮弄



  12.        王家嘴角街



  14.        洗帚弄



  15.        外仓桥街



  16.        外仓桥街



  17.        蔡阳弄



  18.        蔡阳弄 与 王家码头路 路口



  19.        竹行码头街

  从董家渡路开始,已是老城厢旧东南城墙外。最初倭患不断时,那里在城墙外无凭无据,必定萧条。不过,只要有些太平些年月,繁华便又掩袭上来。小石桥弄、糖坊北弄、糖坊弄、南硝皮弄,是最浅显的街巷名称,这可以让人知道现在走在哪里,以及走在过去的哪里。府谷街、西钩玉弄、篾竹路、赵家湾街、王家码头路、外仓桥街、洗帚弄,走到大前天初来老城厢并且感觉到老城厢之老时的起点。还是蔡阳弄,汇康弄、牌楼弄、定福弄里返返复复。从蔡阳弄到王家码头路,那日右转,今日左转再折进竹行码头街。中段废墟边缘,286号门前蔽日的丝瓜棚下,有一张安静的圆桌,虽然下午圆桌上还没有本应有的一壶茶,但仍然是极从容的场景。这种场景在北京胡同中常见,从容是需要清寂与疏朗的,里弄的居住密度远大于胡同,所以才会是里弄中的罕有。可是,竹行码头街里的这份疏朗,却是因着拆迁的缘故,所以那左右的断壁残垣,窘迫着从容。



  24.        王家嘴角街



  25.        王家嘴角街



  26.        北施家弄146号

  再回王家码头路,右转向王家嘴角街。王家嘴角街旁已拆迁过半,没有走到尽头,过荷花池弄以后、再次右转进北施家弄。弄口一片废墟的北施家弄逼仄湫隘,里弄里却有两栋毗邻的恢宏三层建筑。人去楼空,建筑外墙上生满藤蔓青苔,空气中有着浓烈的阴郁。建筑对侧的铁篱后是所学校,正是课间,操场上学生们的欢声笑语弥漫过来,弥漫进里弄却瞬间被那阴郁冷却,只仿佛是荒茔上的夜哭。
  有些心惊地从两栋建筑之间的窄径穿过,窄径罕有人行,遗矢遍地。出来又在竹行码头街上,依然紧临着街中段的那片废墟。废墟那头是那张从容的圆桌,这头不远处是大前天初来竹行码头街时的所在。于是路线再次交迭,向前是花衣街。



  27.        万裕街36号



  28.        老硝皮弄



  29.        蔡阳弄

  天色已晚,云层愈浓,北风愈烈,开始感觉到冷。从万裕街进万裕码头街原方向回返,除却半路徘徊一条未曾走到的老硝皮弄,其余与来时路同。



  30.        凝和路 与 乔家路 路口



  31.        凝和路



  33.        凝和路



  34.        凝和路



  35.        河南南路

  凝和路是老城厢东半最繁华的菜市,傍晚时候,人潮汹涌,举步维艰。举步维艰,却走得心平气得,因为那正是我最喜欢的市井。天已将夜,相机中最后几张胶片拍摄得仓皇无当。好不容易走回蓬莱路,距可以搭来时公交的河南南路蓬莱路车站已不远。
  不紧不慢的,忽然听身后有声音渐近,关于怎么以鱼做菜的食经。走过我时,看见说话的是两位不惑年纪左右的男人,一位推着自行车,一位拎着几塑料袋蔬菜,看起来是下班回家路上,顺道从凝和路菜市里采买些晚饭的食材。买菜的男人细致地解说着他的食经,一条鱼不同部位怎么搭配着做出三菜一汤,鱼头鱼身要如何如何,鱼尾要如何如何云云。
  我忽然觉得生活的温暖,这或者就是我在寻找的上海吧,每个人都在努力细致生活着的上海。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8.映霜寒
  • http://snapf.com
  • 董家渡南码头也是我常去之处,但却总记不得那些几步路长的弄堂名号。胡兄踱走之时估计打字打的也是飞快,哈哈。
    胡成 于 2012-2-23 13:46:46 回复
    所以直到现在我还在用老式的Nokia E71,全键盘的手机打字实在很快,可惜Blackberry前景堪忧,会让我少了种选择。
  • 2012/2/22 11:16: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南弄堂之于北胡同
  • 在上海待了半年,那是07年的事了,看见过大部分的弄堂,没有系统的整理过,现在片子不知道去了哪里,搬家的麻烦。丢了,看了这些想起现在的北京的胡同,胡兄有时间可以一起看看。
    胡成 于 2012-2-8 22:07:00 回复
    越早的弄堂保存的越好,可惜可惜,丢了可惜,以后的影像一定要多做些备份,如果是胶片的话哪怕胶片丢了最起码还可以有些数字文件。弄堂我其实只拍过这一遭,胡同却是经常拍的,隔三岔五,只要在北京的时候。不知道您看到那些没有?所有的老城都是我所爱着的,胡同却是我的心头爱。
  • 2012/2/8 20:25: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yui
  • 很喜歡你的照片。老城廂是我小時候生活過的地方,很高興有人拍出了它的魅力!
    胡成 于 2012-2-5 9:47:01 回复
    我在上海只是走马观花,有上海人能说我看到些真正的老城厢,真的非常开心。小时候在老城里生活,在人与人之间而不是建筑与建筑之间长大,总是种难得的经历,而且也是以后生活在城市中的人越来越难得的成长记忆。楼下的Cliff也是上海人,上海老城厢他拍的更多也更好,您也可以看看。
  • 2012/2/5 9:38: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尝只一口,胡兄大哭不已。大尉夫人问曰:“既是大尉下厨,必然难吃,胡兄何故哭耶?”胡兄曰:“吾非为大尉而哭。上高铁前,尤金史密斯曾托梦曰:‘大尉言过其实,不可大用。’今果应此言。乃深恨己之不明,追思先贤之言,因此痛哭耳!”
    胡成 于 2012-2-5 0:22:55 回复
    大尉,你应当弄个小集子,把这些话都抄录整理下来,名字就叫《大尉噫语录》,我觉得比出本摄影作品集更可观。事已至此,不论你做的菜好不好吃,我都有义务说不好吃了,否则那顿饭未免会太过平淡。
  • 2012/2/5 0:13:0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朵朵
  • 对于这个我出生成长的地方,时常感到既熟悉又陌生,在那些明明是幼时记忆中的上海风情中总是夹杂着与之不相符不协调的景象,有时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新上海人、有时是因为不断有非上海籍的政府思路,然而我分明又看到那些突兀逐渐变得缓和,抗拒变得融合...回想起来上海这个移民城市总是在吐故纳新,看似开放而繁华,其实一直是以隐忍的姿态做着自我修正与修复。既然迎面而来的一切如潮水般势不可挡,那就继续隐忍前行吧。
    胡成 于 2012-2-5 0:17:17 回复
    看来在面对自己的城市的时候,再萝莉的姑娘都会有着大叔般思辨的一面。该说的你都说到了,很缜密的思维。确实如此,隐忍与修复是不得不,被动式的,修复后便会有瘢痕,其实也就是异化的过程,直到瘢痕多得看不到本来的面目。可是这改变也是不得不,现代社会的融合与一体化,改变一座城市的速度远超过古时候的战争或者瘟疫,再加上在这么一个不保护城市多元性却反而破化的国家,更是无可挽留。
  • 2012/2/4 21:48: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一定来吃啊!烫一瓶黄酒,好好吃好好絮叨絮叨,说到手艺嘛,无耻地透露一句:夫人做的哪有我做的好吃啊!嘿嘿~
    胡成 于 2012-2-4 23:58:17 回复
    这一顿我是吃定了,正好还可以看看你富可敌国的相机收藏,各种Leica,各种Rollei,各种德国造。我觉得吧,你这海口一夸,我越发的觉得你做的菜吃不得,我们还是尝尝嫂夫人的手艺好了,哈哈。
  • 2012/2/4 17:25: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小时候住的部队大院就在大兴县黄村,后来父母去延庆培训,我也被带去住了一阵子,就记得满地的柿子熟了掉沟里烂掉没人吃。后来坐火车回北京路过大兴,看到水塔都被拆掉了,楼很多,里面就不知道如何了,大院也搬到别处去了。

    以后胡兄再来沪,我来做炖鱼头汤和红烧甩水招待!:D
    胡成 于 2012-2-4 17:07:26 回复
    得,我提到的两处地方你老兄还居然都生活过。说到杮子,我们这边也是,秋天往郊外农村走走,杮子也是落得满地都是。去年在关中,似乎也是如此,我特意问老乡,说杮子是无关紧要的东西,只有农忙完了,人们得空了才会去采摘,如果落地了农活仍然没有忙完,那也就随他去了。可是,城市里的杮子卖得多贵呀?下次再去上海,一定去你新家作客,哪儿也不去吃了,就尝尝你的手艺,行不行呀?不会拿嫂夫人的手艺顶缸吧?
  • 2012/2/4 13:05: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大兴街这路名颇有意思,因这一代话语里“大兴”有蒙人和虚假山寨之意,以前总觉得这儿的店铺出售的东西十分可疑。

    说到这鱼,我喜爱头尾,鱼头不必说,鱼尾最喜那道红烧的“甩水”,放进嘴里可劲儿嘬,进去一大片,出来十几条,胶质全滤进嘴巴里,好不快活。
    胡成 于 2012-2-4 9:01:13 回复
    原来“大兴”在上海的语境里还有这么一说,若是对我而言,只会想起北京的大兴县,就像最近常窜的崇文门外磁器口一片的胡同里,有条延庆街,也是街名与县名相同,都是些吉利字眼。大尉兄是会吃鱼的,我不会吃鱼,也不太喜欢吃,所以也不知道头尾的妙处,只懂得哪里肉厚吃哪里。
  • 2012/2/3 17:34:1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