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卷三 老城厢上海 卷四 老城厢 »

上海自然博物馆

 2011年09月20日  阴 雨

  如果错过了现在的上海自然博物馆,我想我也许会后悔一辈子,事态就是这么严重。
  那日午后忽然落雨,细密老城的雨,无休无止整个下午。其后影像是在两天后补拍,故而有阳光,彼此感觉温暖。



  32.        上海自然博物馆 底楼入口

  听说上海自然博物馆要建新馆搬迁,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现址在延安东路上那栋英国古典风格的原华商纱布交易有限公司大楼中的旧馆就要闭门关张了。



  33.        古尸展馆 顾从礼

  还是五块钱的门票,直奔二楼左侧的上海地区古尸展馆,这是我之前对上海自然博物馆极有兴趣的原因所在。可惜,现在古尸展馆中只有明代男尸两具,同时出土自斜土路与打浦桥顾家墓地之中。外侧一具颇有名望,见诸史典。顾从礼,字汝田,祖籍青浦崧泽,曾任中书舍人,官居太仆寺丞、光禄寺少卿。其人与上海老城厢大有渊源,明时“因倭乱,始议筑城”,“从礼出粟四千石,作小南门”。老城厢六门,顾氏捐资修筑其中一门,可谓慷慨。卒时,顾从礼得享高寿八十有四。



  34.        古尸展馆 无名氏

  发掘顾氏坟茔时,顾从礼是与其妻合葬墓,其妻尸身亦保存完好。不过在古尸展馆中,另一具却是家族中不知姓名的男性,奇怪为何要生生拆散老夫妇二人?以中国传统道德观之,展览古人尸身实在是大大不敬。时常我在拍摄老人时,会遭到拒绝,原因是老人自己觉得自己老得脱了相,那是不好看的。尸身保存再好,也总会狰狞过老时相貌千倍万倍,何况还是衣不蔽体,任人观瞻。可是,这总是种存在。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若换作我也无妨。天天躺在那里,听各色各样的人品头论足,只是要盖好腰间的那块布,中间无须品评。若是听得好话,心中暗喜;若是听得恶言戾语,算了还是忍着吧,他们不过只是以为他们胆量足够大并且有气魄对古人大不敬,其实无须骂将回去,只要微微睁开眼睛,那展馆就又可以扩容了。
  这是我自己的意想。对于逝者,注视着他们时我总觉得他们会突然睁开眼睛。有时候我希望如此。



  35.        灵异

  两天后再去上海自然博物馆时,行走的顺序与第一次相反,最后才到古尸展馆。古尸展馆外,一部电旧的电梯早已停止运行,电梯门外一把年岁同样老旧的木椅,坐在上面休息片刻,稍动变换下姿势,木椅便会吱哑作响。
  后来胶卷冲洗出来,忽然发现那天当我坐在那里的时候,相机自己拍摄了一张。搭在膝盖上的Nikon FM2相机是有快门锁的,绝无误触快门的可能。我想这肯定是哪具古尸见着如今还有人在用胶片相机拍摄他们,心生好奇,于是走出来把玩相机,然后打开快门摁下。虽然身在同样的空间,却不在同样的时间,所以我一无所知。



  37.        上海自然博物馆 二楼门厅 恐龙馆外

  在古尸展馆里我还是镇定自若,回到隔壁恐龙展馆,馆里昏暗如夜,唯一活着的生物,一位工作人员一袭白衣站在隐蔽处,代替尸体们冷不防地吓我一跳。



  21.        楼道

  不过让我更没想到的是,地狱居然在楼上。



  30.        无脊椎动物馆 无脊椎动物展区



  31.        无脊椎动物馆 鱼类展区

  三楼无脊椎动物馆,光线明亮,屋厅的吊扇兀自嘎叽嘎叽旋转。一九七二年布展的展馆,各种原本就是奇形怪状的蛔虫蚂蝗血吸虫、虾蟹龟鳖蛇鱼鲎在福尔马林里浸泡了四十年,褪尽了颜色,苍白臃肿,肥大狰狞。比如那条四十多岁的带鱼,如果在菜市遇见我真不知道我们是谁打算吃了谁。那不是无脊椎动物馆,那分明就是生化危机成果展。四十年前这个展馆是要告诉我们人是怎么来的,可是四十年后这个展馆分明是要告诉我们人是怎么没的。
  屋外雨声无休无止,妥贴周密地裹紧了整栋老旧的洋楼,裹紧了楼内的毛骨悚然。



  25.        脊椎动物馆 远眺外滩



  23.        脊椎动物馆 鸟类展区



  26.        脊椎动物馆 哺乳动物展区 猴



  27.        脊椎动物馆 哺乳动物展区 猴



  28.        脊椎动物馆 哺乳动物展区 狗



  29.        脊椎动物馆 哺乳动物展区 猪

  四楼脊椎动物馆里长毛的动物们温存了许多,不过仿佛要扑过来累累似婴孩的猴子白骨、因岁月久远而破损如鬼魅的标本、以及为证明蝙蝠因超声波辨物而刺瞎双眼挑破双耳的实验老照片,还是需要不菲的心理担当。灯光昏暗,只有我一个人魂魄般游荡。不过若是更换着眼点,会发现其中趣味,仿佛着着一场七十年代的原景重现。一切都是老旧的,真实的老旧而非作旧,用来展示动物应用成果的药品物品还是七十年代的产物。你本来是要去看动物世界,上映的却是探索发现。

  这一切让我爱极了现在的上海自然博物馆,各种各样的意外仿佛一部情节迭宕的小说。若是让我推荐上海的必去之处,自然博物馆会是我的首选。

  两天后有阳光的日子,将要离开上海,下午再去了上海自然博物馆。在上海的日子里,除了老城厢,重访的也就只有自然博物馆。干尸和蛔虫蚂蝗血吸虫、虾蟹龟鳖蛇鱼鲎以及动物们都还在,看来他们果然是不能复活了,这让我有些伤心。
  或者在人们都散去的夜里,他们会像电影里那样复活然后四处走走。
  只是不要走丢了,下次再回上海的时候,希望你们都还在那里。
  安然无恙。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Agfa Vista 4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14.鸢羽
  • 很小的时候,大概是1997年,我七八岁的时候,去过,对马门溪龙记忆犹新。记得那个骨架那么高大,好像有10层楼那么高。
    2009年又去过,门票5元,可以消遣一下午。那骨架却比记忆里的小很多。
    不知道此地现在还在否?
    胡成 于 2013-9-23 23:46:16 回复
    两年前还在,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说要搬迁说了好多年,希望能一直落空最好。
  • 2013/9/23 3:12: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杨虎刚
  • 我在东莞时看到过古尸,但是没这么白,上面介绍她活了60多岁。
    胡成 于 2012-2-7 21:50:29 回复
    我印象中在我小的时候,经常会看到有流动的古尸展,现在想来可能是些不法商人用此以人们的猎奇之心牟利,实在无良,大逆不道的事情。馆藏古尸里,长沙的湖南博物馆是必定要去的,那里有最著名的辛追夫人。
  • 2012/2/7 21:42:3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杨虎刚
  • 请问什么时间开放,我不是上海的,本周六,日有展出吗
    胡成 于 2012-2-7 21:42:39 回复
    上海自然博物馆位于上海市黄浦区延安东路与河南中路交界处,乘坐地铁10号线到豫园下车步行,或者公交127、55、123、71、17、66路可以到达。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延安东路260号
    门票:普通票5元,学生票2.5元
    开放时间:9:00~16:00(周一闭馆)
  • 2012/2/7 21:36: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午后阳台
  • 哈哈哈,我神经比较大,不至于影响人生观,我每次去看恐龙都能获准买一个恐龙玩具,我的目的很明确的~~不过古尸馆我是从不敢进的。
    胡成 于 2012-2-7 13:33:04 回复
    每次看恐龙都能获准买恐龙玩具,怎么听着像是你们家里人逼着你去的呀,用玩具作诱饵。是不是你在的内心深处你其实非常害怕恐龙,然后潜意识曲解了你的记忆,你才觉得是自己要去看恐龙的呀?嗯,我觉得差不多就是这样,你得去看看心理医生。
  • 2012/2/7 9:23: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以前古尸馆有个优势,就是常年恒温,夏天有空调,90年代初也只有些电影院有此待遇,乃是团长最喜爱的地方,他有个亲戚在自然博物馆工作,会给他一些进场的券,古尸也就成了他的好基友。那时候当然我还不认识他,记得自己去的时候这里有5-6位古尸吧,印象最深有三位:房间正中平躺着哈密古尸,是位艳丽的年轻女子,身材相当好,一头长发洒在地上,灯光照在尸蜡上仿佛银河般璀璨;靠墙还有楼兰古尸,一个干瘪的老太太,裹在已经褪色但仍看得出花纹的袍服里沉睡;地方官泡在香醇的福尔马林岑克尔溶液中,那话儿在液体中起伏,尸斑将他点缀得宛如一头畅游大洋的蝠鲼。我时常觉得他们大概是白骨夫人的三位一体,迷失在我们这个无趣的时空。
    胡成 于 2012-2-7 13:29:43 回复
    哦,原来你和我说的就是你常写到的团长呀,嘿嘿,你写的古尸展馆比我看到的有意思的多,可惜呀,不知道那些白骨夫人的化身,是不是被那只臭猴头给祸害了。现在再也看不到了,也不知道以后的新展馆还会不会展出。要是还有的话,一定专程再去拜访一下。
  • 2012/2/7 9:08:2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朱子风
  • 嘿嘿,其实我让哥哥你多拍两下都行,就是您自己得悠着点,留神别闪了腰。另外刚才我突然想起来,自然博物馆这二位在之前的笔记里不是一个是顾师傅一个是小顾师傅,是爷俩啊。怎么现在顾师傅还是顾师傅,小顾师傅却成了无主男尸了呢?
    胡成 于 2012-2-7 0:08:16 回复
    我也经常这样,在线写东西,不小心倒退或者浏览器崩溃,再重写的时候,基本上与之前写的就已经是完全不同了。你居然两次写的几乎完全相同,果然年轻记性好。
  • 2012/2/6 23:58: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朱子风
  • 啊啊,没事我让哥哥你多拍几下都行,就是您自己得悠着点,当心闪到腰。另外刚才我突然想起来,自然博物馆这二位在之前的笔记里不是叫顾师傅和小顾师傅么,是爷俩啊。但是这回怎么顾师傅还是顾师傅,小顾师傅变成某无主男尸了呢?
    胡成 于 2012-2-6 23:39:33 回复
    所以你得管我叫叔,你要是小屁孩子的时候见着我,一定就会乖乖叫叔了。无名氏从顾家墓地里刨出来的不假,可万一要是倒赘的女婿呢?再说了,即便也姓顾,也依然无名呀,还是叫无名氏好了。虽然他肯定没有顾从礼老先生的官位大,但也许辈份更长他才是老顾呢。我是严谨的人。
  • 2012/2/6 23:26: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听霜
  • 这大半夜的,看见前两张,心惊肉跳的……怕是睡不着了,下次得标注下“恐怖慎入”哈。
    另,“键”误了可能,该是想说“臆想”吧。
    胡成 于 2012-2-6 23:36:32 回复
    我觉得以我的性格而言,若是在标题里附注的话,我会写上“欢喜快入”,看着别人吓一“拘灵”,我肯定可高兴了。意想那个,我也没用本意假想,我自造着想着是意念想象的意思,不过你说的臆想也是另一种现成的用法,从善如流,改之。
  • 2012/2/6 23:06: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大头陆
  • 哈哈,同楼主一样,我老觉得蜡像馆在夜深人静时分必定人声鼎沸,蜡像们在紧闭的门那边开着疯狂的派对.自然博物馆也不例外,两具古尸在闭馆之后的黑暗中沿着展厅行走,交换着今日观者中的奇闻轶事,继而躺倒睡去.
    我决定尽快选一个雨日再游自然博物馆,等待天旋地转的那个瞬间~
    胡成 于 2012-2-6 23:32:23 回复
    落雨,最好是雷雨,电闪雷鸣的时候,独游自然博物馆,最有气氛,可惜我去的时候已经过了盛夏,雨下得慵懒,更没有闪电。你若是遇着那里的宝贝儿们都活过来了,替我问问他们还记不记得我。我感觉吧,因为我这篇图文,多少能给自然博物馆带去些生意,若是因为这原因去的,可以在顾老先生耳边念叨两句我,简直感激不尽了。
  • 2012/2/6 21:00: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从此心安
  • 写得太美了。
    胡成 于 2012-2-6 18:25:43 回复
    文字是当天晚上在网吧里写的笔记,您能感觉好我有些难以置信,谢谢。
  • 2012/2/6 17:57: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朱子风
  • 记得小时候每次去北京都一定要去的两个地方,一个是自然博物馆,一个是北京动物园。当然北京自然博物馆没有古尸这么重口味,最多也就是个“人之由来”。可是后来我发现,自己还是喜欢活得比喜欢死得多一点,于是就不再去自然博物馆,但仍旧是每次都会去动物园。现在别人问我,你去过几次北京啊,我只要数一数我一共攒了多少张北京动物园门票即可。唉唉,这么一说,怎么我也觉得自己老了。
    胡成 于 2012-2-6 18:24:54 回复
    北京自然博物馆,是在动物园对面的那个吗?我从来没有进去过,印象深刻的只是门前有只体量猥琐的恐龙模型。动物园我也不爱去,小时候去动物园就盼着有人能掉进狮虎山里,可以看老虎吃人什么的,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好运气。剩下的就只能闻闻各种动物各种屎尿味儿,各种不爽。还有,以后你要是再敢当着我说我老了,我一板砖拍死你,然后弃尸狮虎山。
  • 2012/2/6 15:49: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午后阳台
  • 小时候每个月都会缠着爸妈去自然博物馆看恐龙,那里比上博有意思多了。
    胡成 于 2012-2-6 9:25:12 回复
    嗯,那个,你知道那些恐龙是复制品吗?楼下的大尉和我说他的朋友,从小也和你一样喜欢去看恐龙,结果长大以后忽然知道那些都是复制品,都是假的,人生观世界观遭受毁灭性打击,从此再不相信真善美。
  • 2012/2/6 9:11:3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我觉得馆长可以效法腊肉,把自己也放进古尸馆的小玻璃盒子,上面贴个标签“馆长在充电”,有在馆内不听话的小朋友,就和他关一块儿。
    胡成 于 2012-2-6 9:23:06 回复
    其实这件事情大尉你就编复杂了,我觉得最好是把古尸的上下眼睑做成感应可控的,许多人参观的时候喜欢俯下身去,仔细观察。然后,控制装置感应到人脸凑近时,突然睁开双眼,估计一定很有趣。万一有观众经不起考验当场暴毙,那就收起来腌制做旧,随便写一个出土地摆在边上供人参观,如此循环,古尸馆内一定生意兴隆,自然博物馆复兴指日可待。
  • 2012/2/6 0:47: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那珍贵的总鳍鱼,原是一国总统赠品,现在尾巴烂光,一罐子浑黄得像是鱼汤,看了直犯恶心。

    海龟和玳瑁的标本也非常恐怖,皮早就皲裂开来,变了质的填充物滋啦啦弹出来。唯一更换过的就只有那几只眼珠子,安装的位置也不对,要么像是辛普森家里的角色,要么就是阴森森直勾勾盯着访客,仿佛嘴里在默念:今夜留他在这里,替我的身,替我的身!
    胡成 于 2012-2-5 22:49:14 回复
    我觉得如果上海自然博物馆的馆长出来解释,说“如今信息时代我们其实已经无意于展示你们从网络上轻而易举可以看见图片的各种生物,而只是想展示时间”,那么我一定会接受并且为这种言论起立鼓掌,在那里真的有在任何博物馆里都没有的感受,以至于忽略博物馆之为博物馆的本身。或者有一天外星人大规模虏掠地球人然后在某星球上也建立一座地球生物博物馆,然后几十年过去那博物馆里站着各种支离破碎的人类尸体,那就更有感觉了。
  • 2012/2/5 21:53:0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