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安 铺保平成 三闾大学 »

界化陇 公路车站

  晨起,衡阳客车七点二十分出吉安市中心汽车站,车票与吉安县汽车站联售,加之随后永阳镇上搭车几位,客车已是座无虚席。车票新近涨价,后上车乘客还以旧价付票款,与售票员一番争执商讨,依然分文不可少。如今全程票价一百一十六元,十几日前忽然涨价二十元,几近四分之一。涨价原因,除却通涨严重,油价高企之外,内里似乎还有些不可告人的隐秘。检票进站时候,每人派发本地产井冈山泉矿泉水一瓶,名为免费,实则不过与铁路动车上那相似勾当一般无二。或者许多人无所谓折价最少五元以上一瓶矿泉水,而且是劣制矿泉水,同座那瓶水里发现有可疑悬浮物只能丢弃,但是对于许多周遭乡村过来的百姓而言,他们是无论如何舍不得花这笔不多的冤枉钱的。有些良心,体恤些民生,票价哪怕少涨上五元钱,也可多积些阴骘。

  出吉安县,西南越清浅禾水。禾水与泸水在吉安合流,向东入赣江。由吉安向西,即溯禾水,一路相与委蛇。永阳镇上,客车再入319国道。敖城镇后,国道修路,暴土扬尘,颠簸以后,再见禾水。只是禾水不复清浅,浊绿流缓,仿佛止水。路在水北,水在路南,水南无数山。山上植被蓊郁,林树如水,自山巅缓流山下。林树流至水面上,树叶半浸水中,如探身饮江水。
  国道以后还有多处修路,路旁又有吉莲高速公路工地,行走很是艰难。不过这自吉安连通莲花县再经茶陵县至衡阳的高速公路与铁路双线,却是满车本地人的希望,因那之后,总可多些选择,不用再只受吉安衡阳客车独断怨气。

  客车中停永新县汽车站,客车乘客彼此片刻忙碌,加水放水,然后再踏旅途。重回国道西去时,禾水河水复清。过龙田乡,越禾水之支流琴水。其后文竹镇,最是热闹市井,肉菜杂货,各色摊贩自镇中绵延侵入国道,全然不顾往来汽车搅扰,任凭喇叭摁得震天价响,客贩间也依然自顾自为五分一毛的争执不休。
  文竹镇后,三板桥乡即属莲花县辖。禾水一路相随,三板桥后弃而南去。棠市村中,禾水之源。将近莲花县界,国道忽然逆角折向东北去。折角处,320省道向西,三叉路口处,本地人称井头。转入省道不多远,即是赣湘省界,界化陇。

  “明天”,十月十六日,“上午,他们到了界化陇,是江西和湖南的交界。江西公路车不开过去了,他们该换坐中午开的湖南公路车。他们一路来坐车,到站从没有这样快的,不计较路走得少,反觉得净了半天,说休息一夜罢,今天不赶车了。”

  界化陇,如今在地图上已无从检索,即便资源丰富的网络上,也难得只言片语信息。重走三闾大学之路,最是悬心的就是界化陇,之前许多想象,或者也如其他大多城乡一般,早已今非昔比。却不想,却不想,却不想到时才知,界化陇几乎依然七十三载前界化陇,方鸿渐一行所经历的一切,我几乎依然可以看见,以致我强烈地相信,他们曾经真实在那里,这里那里。



  21.         09.29 界化陇 江西湖南省界

  下车处,公路有道明显的砂石与水泥分界线,那即是江西与湖南省界。界化陇,如今地名写作界化垅,不过“垅”“陇”音义皆相通,左右地名常用,其实也并无差别。



  20.         09.29 界化陇 江西界 原江西公路车车站



  28.         09.29 界化陇 江西界 原江西公路车车站

  东侧过来,是江西界,原本不开过去了的江西公路车车站,就在路南。还在那里,只是后代加以整修,改成过去常见的斯大林式车站,如今私人承包为饭店。



  22.         09.29 界化陇 湖南界 原湖南公路车车站



  19.         09.29 界化陇 湖南界 原湖南公路车车站

  西侧是湖南界,湖南公路车车站在路北,一栋老旧砖楼,虽然已经废弃,但悬着的“界化垅汽车站”灯箱依旧还在。



  23.         09.29 界化陇 湖南界 民国湖南公路车车站旧址

  方鸿渐一行那时换坐中午开的湖南公路车车站,紧临在西侧,不过已成废墟。

  这是片荒山冷僻之地,车站左右面公路背山,有七八家小店。他们投宿的店里,厨房设在门口,前间白天是过客的餐堂,晚上是店主夫妇的洞房,后间隔为两间暗不见日、漏雨透风、夏暖冬凉、顺天应时的客房。店周围浓烈的尿屎气,仿佛这店是棵菜,客人有出肥料灌溉的义务。店主当街炒菜,只害得辛楣等在房里大打喷嚏;鸿渐以为自己着了凉,李先生说:“谁在家里惦记我呢!”到后来才明白是给菜里的辣椒薰出来的。



  25.         09.29 界化陇 湖南界 饭馆

  界化陇,依然荒山冷僻之地。湖南界内,路南正对着新旧湖南界界化陇汽车站,迄西还是一排七八家小店,还是依然“厨房设在门口”,依然“前间白天是过客的餐堂”,只不过晚上无须再作店主夫妇的洞房,餐堂后大有住房,店主居住以外,兼作往来旅客住宿。找间小店坐下,点了道肉炒鸡腿菇,店主还是“当街炒菜”,炒菜还是依然的辣。

  小店店东侧,一间新砌平房里,几台老虎机,闲坐着几位家长里短的土人。相与攀谈,才知那平房原址,民国年间是家名为东方旅社的客栈。那时在东方旅社与江西公路车车站之间,曾有关城碉堡,据称与左右道路均是彼时进驻莲花的国民革命军第六十三师师长陈光中将军率军所筑,残存在七十年代尽皆拆除,以至如今省界界碑亦无存。界化陇所在,控两省咽喉,随想也知旧时其地之重要,控扼之处筑城称关城隘,素有兵卒相守。非乱世之时,因交通之便,“经商者踵至穷乡僻壤,遂成闹市”。江西界内,路北有新筑诊所,其处曾是青楼,也可想见旧时浮华,实在与后世今时荒山冷僻之地大不同。



  27.         09.29 界化陇 湖南界 民国西南旅社旧址

  湖南界内,路北向西,公路渐成下坡。距湖南界界化陇汽车站约百米外,两处新筑砖楼之间,有残存木构门脸砖石楼一栋,是民国年间的西南旅社。楼门紧锁,锁锈斑斑,看来闭门已久。楼东楼宇间有窄巷,可到楼后。楼后山间,一片空场,水泥新铺了地面,几只芦花鸡散放其间。
  或者,方鸿渐一行五人曾经那天就投宿这里。而那片空场,孙柔嘉就坐在空场上的竹躺椅上,翻一本若有若无的书。

  饭后,四个男人全睡午觉,孙小姐跟辛楣鸿渐同房,只说不困,坐在外间的竹躺椅里看书,也睡着了。他醒来头痛,身上冷,晚饭时吃不下东西。这是暮秋天气,山深日短,云雾里露出一线月亮,宛如一只挤着的近视眼睛。少顷,这月亮圆得什么都粘不上,轻盈得什么都压不住,从蓬松如絮的云堆下无牵挂地浮出来,原来还有一边没满,像被打耳光的脸肿着一边。孙小姐觉得胃里不舒服,提议踏月散步。大家沿公路走,满地枯草,不见树木,成片像样的黑影子也没有,夜的文饰遮掩全给月亮剥光了,不留体面。

  若可踏月散步,无论如何我要夜宿在界化陇。只惜今日初三,又是浓阴,无望踏月。



  30.         09.29 莲花至茶陵客车上

  左右打听,吉安还有一班发往邵阳客车路过界化陇并可到衡阳,可惜傍晚五点半才从吉安发车,到界化陇在入夜九点,到衡阳在午夜。只有中转茶陵,再转道衡阳,其实也在路线之上,只不直达而已。不过界化陇村中相询许久,也都不知各地班车首末车具体时间。只才十一点半,见有一辆株州运输公司的莲花发往茶陵的县际客车,拦下向司机打听,说是茶陵去衡阳末班车只在下午两点,而界化陇至茶陵还需近两个小时,所以只有搭他的客车才能赶去衡阳。无奈,加上吃饭的时间,也只在界化陇逗留一个小时,实在不舍。
  略可安慰的是,天空愈发阴沉,实在也是不宜拍摄。且出界化陇后不久,即是一阵山雨。界化陇村南,百米外可见垄茶高速工地,衡茶吉铁路工地也在不远,或者就在以后不久,左近交通将愈发的便捷。只是愈发便捷的交通并非对所有人所有地均是福祉,比如界化陇,以干道咽喉而繁华的界化陇,在交通疏离以后,愈发边缘,愈发冷僻。



  DP.         09.29 界化陇 湖南界 老妪

  旧西南旅社对面,独居的老妪,土屋地上一口土灶,几把柴禾缭绕着她的午饭。土屋门槛低矮,路基已高出一米有途。邻居老妪走过来,两人土语不知说些什么。邻居蓝衣老妪说今年七十四岁,一般而言皆指虚岁,所以算来,老妪恰是方鸿渐一行五人来时那年,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生人。不知道他们是否曾相见?不知道,我更不知道的是,七十三年前与七十三年前,这一切困窘,可有丝毫改变?
  不如都散了吧。



  31.         09.29 腰陂镇 莲花至茶陵客车

  县际客车进高陇镇候客,再回公路时见前有也至茶陵的客车,为争取前客,超车后一路疾驶。水泥省道崎岖,又有许多减速坎,客车颠簸,人“有如赌场中碗里的骰子”。继若干年前在江苏句容赛车般的农用车里,又一次感觉到自己的胸的存在。出高陇镇以后,有高陇水远远相随。
  腰陂镇前,过不知何名细流时,见路西北有古桥,桥上正有一对父子,父牵子推着一辆满载着不知何物的架子车。虽然阴郁,远空恰有云薄处,正隐现天光。光耀着桥上父子,自出吉安以后,难得又见如此画意景致。
  腰陂镇上再停片刻,不多久后,北向南过洣水,茶陵县城就在洣水之南。客车过茶陵汽车站,一恍惚间感觉极像河北鹿泉汽车站。进汽车站时,还不到下午一点,穿过车场刚找到衡阳方向客车,车已将发。询问司机,才知道茶陵去衡阳最晚三点半还有客车,被那莲花到茶陵的司机有意无意地欺骗,本可以在界化陇再多逗留一个小时,悔之晚矣。



  32.         09.29 茶陵 茶陵汽车站

  茶陵至衡阳客车上,只有五六乘客。也听来茶陵那司机说去衡阳客车不走高速,见乘客又如此之少,以为会走国道,却不想仍然直上衡炎高速。
  若以国道省道及旧县城为旧时路线参照,方鸿渐一行五人初时应是北出茶陵至攸县,再西去衡东县,然后西南向入衡阳。高速方向虽然也大体如此,但越岭穿山,更为平直快捷。以洣水为参照,方鸿渐一行五人走在洣水之北,我在洣水之南。
  客车过高速攸县以后,雨势渐大,远望群山空濛,草市镇上,与洣水最后一相逢。两山山隙间,江水一现,水上雨若雾霭。然后就此一别,客车向西入衡阳,洣水向西北入湘江。
衡阳雨,淅沥不休。无处可去。

  夜宿界化陇,“那一晚,山里的寒气把旅客们的睡眠冻得收缩,不够包裹整个身心,五人只支离零碎地睡到天明。”

三闾大学

2011.09.22/23 上海 - 宁波:大菜间
2011.09.24 宁波 - 金华:欧亚大旅社
2011.09.25 金华 - 鹰潭:有美玉于斯
2011.09.26 鹰潭 - 南城:个末那亨
2011.09.27 南城 - 宁都:双铺房
2011.09.28 宁都 - 吉安:铺保
2011.09.29 吉安 - 界化陇 - 衡阳:公路车站
2011.09.30 衡阳 - 邵阳 - 涟源:三闾大学
2011.10.01 涟源 - 国立师范学院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无觅
  • 2.06K
  • quote 3.妖怪
  • “以致我强烈地相信,他们曾经真实在那里,这里那里。”
    我还强烈地相信,那辆三摇两晃的汽车在过减速坎的时候就会现出它七十三年前前面咳嗽后面喘气儿的老模样儿哈哈哈。。。
    胡成 于 2012-3-12 21:49:34 回复
    嗯,这种彼此可以穿越时空错身走过的感觉真的很神奇,会像毒品一样成瘾,成瘾地引诱着我不断去寻找这种感觉。
  • 2012/3/11 19:40: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edus
  • 是的,我是上饶的,上饶很多好玩地方,有名的有婺源、鄱阳湖、三清山,都不错,有机会一定来,呵吼吼~
    胡成 于 2012-3-1 14:00:57 回复
    哦,原来婺源划归上饶了呀,这个还真是不知道。我从金华坐火车去鹰潭的时候路过上饶,不过因为小说中的路线没有经停上饶,我也就没有下车,得空一定去。
  • 2012/3/1 10:31: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edus
  • 貌似要出江西了,欢迎来上饶
    胡成 于 2012-2-29 16:13:14 回复
    可惜呀,出了界化陇就直接依着他们的路线去了湖南。而且这是去年秋天的行程,也来不及了。上饶是个好地方,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您是上饶人?
  • 2012/2/29 16:00:5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