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界化陇 公路车站涟源 国立师范学院 »

平成 三闾大学

  晨起,雨住,却依然浓阴欲雨。

  解放西路上的衡阳汽车西站已经拆迁,只有再去昨天到停的中心汽车站。往来衡阳与邵阳之间的旅客许多,所以客车不再固定发车时间,改作随满随走的流水票。
  西越蒸水,蒸水桥上,彤云密布,秋意郁浓,水畔枯草芦花。几日前在南城宁都,依然暑热似盛夏,倏忽间,夏而秋深。
  车走衡阳邵阳间315省道,过英陂村后,右转东北走未竣工连接线上衡邵高速。衡邵高速在Google Maps中未有标注,携带地图中图例也是建筑中高速公路,应是新近通车。

  从界化陇到邵阳这四五天里,他们的旅行顺溜像缎子,他们把新发现的真理挂在嘴上说:“钱是非有不可的。”

  方鸿渐一行五人十月十六日夜宿界化陇,明日出发,且游且走四五天至邵阳,应是十月二十一日。依然以国道省道及旧县城为旧时路线参照,五人应是沿今315省道西略北向过衡阳县与后置邵东县,然后再转折西略南进邵阳。虽然衡阳至邵阳我也走高速,但高速与旧道距离不似昨日茶陵至衡阳般遥远,还是大体相当。
  衡阳县北,再过蒸水,水天外略有天光,江水因此波光潋滟。彼时高速在省道迤北,两道之间多林山,彼此不相望。高速路基也高,俯看路北坪冲,几家黛瓦白墙,几庙旱地水田,鸡鸭犬牛芜杂其间,浑然似不知今昔何年。冲也坪也,若是大些,也可充盈至远山间。远山外,山峦层叠,北也如此,南也如此。雨云流笼山上,山之青黛颜色,愈远愈淡,直至天地一片空濛。
  或忽然,空濛间有人家屋上飘袅起炊烟。这样多雨天气,炉灶里定然是潮湿柴禾,于是飘袅起炊烟如雪。如雪炊烟,是墨色间最后的一缕留白。

  衡阳之蒸水,源出邵阳邵东,自衡阳至邵阳,亦自溯蒸水而上,愈远衡阳蒸水愈小。山谷间最后再越蒸水时,已似涓流。应是山路高处,或入雨云忽然而微雨,若不是车窗上凝集的水珠,几可以忽略的微雨。
  自水东江镇出口后,高速西南转向,与省道交错而其后即在省道之南。省道略北向去邵东县,高速不复经过。或已略下得山来,道路渐缓而雨亦渐止。越邵水支流槎江之后,甚至略有晴意。再过邵水,客车折入潭邵高速,不多时间,午前十一点半车停邵阳东站老站。



  34.         09.30 邵阳 邵阳汽车东站外

  三国吴宝鼎元年(226年),吴分零陵北部为昭陵郡,郡治于今邵阳城区。西晋太康元年(280年),武帝平定东吴,为避父司马昭名讳,改昭陵为邵陵,移郡治于资江北岸。唐时设邵州。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于邵阳置湖南省第六行政督察专员公署。邵阳因邵水而名,邵水蜿蜒邵阳城,北向入资水。邵水与资水,共绕邵阳城。



  35.         09.30 邵阳 邵水入资水处 水府庙

  三闾大学之行一路走来,途经的地级市中,邵阳是见而即觉其老的。从汽车东站,搭摩托再过汽车西站,直到两水交汇处的水府庙,许多城区仿佛依然觉睡在过去的某岁某年。
  明天即是假期,邵阳汽车东站前满是赶着回家的旅客,熙熙攘攘,刺耳嘈杂声更似许多心切归家的焦虑。以站内车次表来看,邵阳至涟源每天仅四班客车,上下午各两班,下午一点二十分与三点二十分。路程标示为77公里,以为不远,本想买三点二十分车票好多些时间在邵阳,却不想向售票员打听才知道不足百公里却需要行驶三个小时。赶紧买两张一点二十分的车票,座号已是后半。



  37.         09.30 邵阳 邵水入资水处 水畔

  未进水府庙,明显新筑,只是在邵水桥堍旁走下水岸。河风裹胁着水腥气吹来,已经明显感觉到冷,却已是秋深。在水府庙街对面的饭馆草草午饭。近旁下河街口,房屋老旧,等饭前略进去走走,南向折入永庆街,老旧更甚那日吉安仓口。



  000.         09.30 邵阳 邵阳汽车东站



  01.         09.30 邵阳 邵阳汽车东站

  回汽车东站,运营涟源线路的客车归属娄底。买票时见标示为空调大巴,实际却是满载也有二十八人的老旧中巴。距发车时间还久,车上已满坐,还有不少没有买到这趟车票的旅客在车下与司乘相商,甚至车站工作人员也领着亲朋要求搭乘,暗自庆幸午前到时即立即买票的正确。将出站时,三点二十分车次客车进站,发现才是空调大巴,或者轮开如何,不知道如何买到,抱着行囊挤坐在中巴仅在容人立挺坐正的车座上很是难受。
  车站的规距,出站例检时是严禁超载的,可客车刚出车站转弯,久已等候在站外无票的旅客即蜂拥而上。令人咋舌,额定二十八人的中巴车里居然挤进整整二十人,后来在新邵县里又塞进两人,客车几乎超载百分之百。虽然这已严重影响安全,但我却心思泰然,一者好运气有车厢略后临窗的好座位,总幸运过那些将站着颠簸三个小时的旅客;二者诸人归家心切,总不好谴责如此危及安全而让人不得回返;更重要的是,也算是补上了方鸿渐、赵辛楣与李柔嘉第二天从溪口去金华时所经历的遭遇。

  一堆人全上了车,真料不到小车厢会像有弹性,容得下这许多人。这车厢仿佛沙丁鱼罐,里面的人紧紧的挤得身体都扁了。可是沙丁鱼的骨头,深藏在自己身里,这些乘客的肘骨膝骨都向旁人的身体里硬嵌。罐装的沙丁鱼条条挺直,这些乘客都蜷曲波折,腰跟腿弯成几何学上有名目的角度。



  02.         09.30 山路 邵阳至涟源客车中

  客车出邵阳,依资水东岸一路北上。“邵阳到学校全是山路”,果不其然,而且所走207国道多处修路,道路坑洼,又有单边放行,忽然便知何以不足百公里需要三个小时行走。离资水入山以后,许多道路走得很是惊心,国道狭窄,山左谷右,两车交汇时外车车轮几乎将出路基。危险的是失修坍塌,路基多有滑坡,即见着一辆货车倾覆谷间。
  这总略好过七十三载前,那时“得换坐轿子。他们公共汽车坐腻了,换新鲜坐轿子,喜欢得很。坐了一会,才知道比汽车更难受,脚趾先冻得痛,宁可下轿走一段再坐。一路上崎岖缭绕,走不尽的山和田,好像时间已经遗忘了这条路途。走了七十多里,时间仿佛把他们收回去了,山雾渐起,阴转为昏,昏凝为黑,黑得浓厚的一块,就是他们今晚投宿的小村子。”
  方鸿渐一行五人一日轿行七十多里,恰是半途,夜宿不知荒山哪村中。明日,十月二十二日,“轿夫说今天下午可以到学校了。”
  我到微雨中的涟源时也是下午,却比他们整整早到了二十二天。拜现代交通快捷所赐,不过凡事得失相互,收之桑榆,失之东隅。节省了这许多时间,却也失却了许多经历。二十二天,几次慵懒也便又还将回去,经历却是得之即是一生,所以某些方面而言,实难说这快捷便是一定的好事。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七月,留美博士,曾在上海创办光化大学的嘉定廖世承先生,在香港接教育部部长陈立夫先生电报,聘请其国立师范学院筹备委员会主任,请即赴湖南内地择址建校。后经自长沙迁至安化蓝田即今涟源的长郡中学校长鲁立刚先生推荐,在与诸筹委反复考察蓝田李园一带之后,遂决定国立师范学院择址蓝田,并得李园主人辛亥革命元勋李燮和先生、李云龙先生兄弟出让大批房屋创办校舍。于是仅以三月时间,国立师范学院即在蓝田创办成立。11月12日,开始新生报到。12月1日学院正式开学,12月5日正式上课。国立师范学院由此在蓝田六载,直至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春,湘桂战起,长衡沦陷,蓝田形势殆危,国立师范学院被迫西迁溆浦。在国立师范大学赫赫煌煌的教授名单之中,即有时任国文系主任的钱钟书先生之父,钱基博潜庐先生。国立师范学院创办是年之秋,钱钟书先生自法国回国,被清华大学破例聘为教授,次年即转赴国立师范学院任英文系主任。《围城》一书中的三闾大学,那“在平成县乡下一个本地财主家的花园里,面溪背山”的三闾大校,考据种种,实在就是彼时的蓝田国立师范学院。



  03.         09.30 涟源 涟源一中 南门

  “花园”,即是在今涟源一中南门外市委大院中的李园;所面之溪,升平河;所背之山,光明山。在国立师范学院搬迁以后,校址历办有湖南省立十五中、涟源一中,如今依然是湖南省涟源市第一中学所在。



  DP.         09.30 涟源 涟源一中

  搭摩托至此,涟源一中南门。明日长假,下午学校即已经放假,去时又晚,学校内已是清寂无人。
  正对着校门,一道缓坡向上,即是光明山。虽然名山,其实并不为高,实在一丘而已。空气中有浓烈花香,浸在湿润空气中的花香,是缓坡下一株桂花。
  落花如茵。
  那天路上,“方鸿渐在轿子里想,今天到学校了,不知是什么样子。反正自己不存奢望。”去时我有着同样的困惑,却不料初遇着落花如茵。



  DP.         09.30 涟源 涟源一中 三闾钟楼

  天已将墨,只是校园内草草走走。自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国立师范学院迁址,如今已愈六十七载。六十七年风霜雨雪,世事动荡,已经再难找寻丝毫曾经国立师范学院的踪影。
  校门内左转,路北是一排教学楼。沿楼外东侧转折过去,路左一株百年香樟,香樟西外曾是国立师范学院院门。路右,依铁栅围墙复建有国立师范学院钟楼,门上匾额:“三闾钟楼”。
  三闾。三闾大学。
  我终于找来了。

三闾大学

2011.09.22/23 上海 - 宁波:大菜间
2011.09.24 宁波 - 金华:欧亚大旅社
2011.09.25 金华 - 鹰潭:有美玉于斯
2011.09.26 鹰潭 - 南城:个末那亨
2011.09.27 南城 - 宁都:双铺房
2011.09.28 宁都 - 吉安:铺保
2011.09.29 吉安 - 界化陇 - 衡阳:公路车站
2011.09.30 衡阳 - 邵阳 - 涟源:三闾大学
2011.10.01 涟源 - 国立师范学院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无觅
  • 2.06K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终于到了!为方鸿渐和胡兄长吁一口气。
    胡成 于 2012-3-1 14:05:11 回复
    盲人摸象走的头一遭,实在太过匆忙,有机会还想再走一次,慢慢悠悠。
  • 2012/3/1 14:02:02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