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伊水伊阙龙潭土家 卷一 »

湘渝边地

 2011年10月02日  雨 冷

  又一日阴雨,雨水连绵,绵延晨昏。



  09. 涟源火车站   10.02 湖南 涟源 涟源火车站站台

  晨到涟水水畔涟源火车站,那一片是涟源老城所在。并列三桥越涟水,正中新桥,南北干道交通路过其上。新桥桥下,涟水北岸,一片繁忙农贸市场。昨日下午在三角坪邮局,假期缘故,没有买到明信片,打听涟源美食,知那桥下有美味烧卤猪蹄。傍晚找过去时,天色已晚,秋雨又落。公交车过新桥时,见桥西那旧石桥,旧石桥外涟水蜿蜒。老民宅依涟水而建,墙与岸齐。水宅浑然,烟雨朦胧中,宛然水墨。
  几番询问,才在桥下农贸市场北首看见三四家卤菜摊,唯有一家生意火爆,老板娘手挥大砍刀剁砍着硕大的猪蹄。名为猪蹄,实际向上相连着小半只蹄膀,大者粗看来,以为囫囤整条猪腿。生意着实是好,摊主五六岁的小女儿收钱拌菜也忙得不亦乐乎,而且摊案上只剩下剁去其上大半的纯粹猪蹄半只。本以为难享口福,还好老板骑摩托又载来纸箱一只,一多半熏卤豆干上,赫然两只整猪蹄。
  略小只称来,四十元,价格比较我想象的便宜。依然是老板娘将猪蹄挥刀剁块,老板切两块钱豆干一并辣椒及各色调料拌上,然后小女儿利落收钱算帐。回桥上随意找家饭馆,坐定后迫不及待大快朵颐,味道难说有特别之处,辣而且咸,却实在有悍匪食肉的豪迈气。吃食之类,味道只是其一;形制吃法,相佐着何时何地,也是其一。
  自入江西鹰潭以后,连续七日,赣菜湘菜,餐餐辛辣。我并不畏辣,所以吃饭时也无特意叮嘱少辣。只是乍然如此,日复一日,于是这两天咽喉奇痛,若言水土不服,这可谓典型。

  咽痛难忍,在火车站买得来吉首的K9069次车票以后,在站前广场旁找到一家诊所,开了两盒抗生素。K9069次由广东肇庆发往吉首,买票时票面显示无座,也无空调字样,情知是慢而破旧的绿皮火车,果不其然。八点四十四分由涟源火车站发车,匆忙找到补票处所在10号车厢上车,车厢里过道连接处上都挤满了人,闭热昏暗。十年前可以在这样的列车里煎熬上一夜,现在却畏之如虎,只想赶紧补上卧铺离开。却不想,补票员所在的小隔间里始终无人,挤到相连的餐车里打听,说是人在检票,还需要等他回来。
  左等右等不见人影,车已经停冷水江站。餐车工作人员驱赶称要在硬座车厢里等候,实际是要把餐车座位再索钱售出。无奈,忍气吞声花三十五元买张所谓的茶座,才可以安坐餐车中。而这以后,补票员才自卧铺车厢中姗姗而来。

  涟源至吉首,铁路376公里,慢车要走上五个半小时。列车过冷水江,铁路即与资水相盘桓,一路风景无异前几日山路汽车上。过新化以后,列车北上越雪峰山,至溆浦一段,隧道接踵相连,走得最是艰难。过琅塘镇后,平口镇至烟溪镇前,资水因下游安化县五十年代修建柘溪大坝,聚此段资水于雪峰山山谷中而成柘溪水库,转折处,水如平湖。湖畔山峦间,水云自其中蕴蓄升腾而起,宛若炊烟。天际雨云淡墨,低垂四野。

  列车餐车里,乘警乘务员与餐厨一干人等,聚在一处抽烟喧哗。如此示范,乘客效尤,吞云吐雾,此起彼伏。加之餐车厨房煤气总有泄露,餐车里更是乌烟瘴气,以致列车员自己难以忍受,不得已打开车窗透气。数日阴雨,气温徒降,寒风灌进车来,瑟瑟发抖。希望无恙,万不愿在旅途中染疴。
  溆浦溆水后,见沅江,知已入湘西。
  再过锦江,车停麻阳,乘客下车大半,因为假期,车上许多为去凤凰的旅客。看麻阳车站站台上熙熙攘攘,真不知道他们其中有多少会在凤凰遭遇惨痛,那里险恶之深已似沱江水。
  此沱江非蜀地沱江,而是流经凤凰之湘西沱江。麻阳北上吉首,再越沱江,待见峒河时,终入吉首。

  吉首,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州府。吉首晚至满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始置县,设乾州厅,治乾州,隶辰沅永靖道。民国元年(1912年)废厅,设乾县,因与关中乾县同名,次年四月改乾城县,属辰沅道,县治仍乾州。1953年乾城县改名吉首县,县府驻地所里取苗语汉谐音更名吉首。吉首多苗民,与相邻重庆秀山人文风土皆相近,即念经此而由湘之西入渝之东。
  出吉首火车站时,雨势正浓。生平从未有哪次旅途,有此行遇雨之多。
  却不愿阻雨,无论阴晴,明日启程。

 2011年10月03日  雨 冷 午后转阴



  11. 吉首      10.03 湖南 吉首 人民北路

  晨起微雨依旧,自来湖南,霪雨日复一日。年初也是雨入长沙,似乎总也无缘得见三湘阳光。

  走到吉首汽车总站也即南站,昨日在站内汽车时刻表中见有花垣流水线,也便没有细问,不想买票时才知搭乘花垣方向客车却在西站。峒河南岸汽车西站极小,只发保靖与花垣方向两趟班车。阴雨清晨,去保靖的乘客许多,花垣方向进站时只有两人。线路老板见西站人少,打电话让火车站候客客车空两座过来,才意识到在西站侯车是个错误。待那客车赶来,想也知仅空后排中间两座。不抱希望地与车右靠窗两位乘客商量,可否换座因为游客想沿路拍摄,均被以晕车拒绝,无奈只好下车,宁可晚走可不能空走。
  保靖与花垣方向客车都是加座成十四座的依维柯汽车,游客绝不会跳过矮寨与德夯而径直去花垣,于是要候满整车着实不易。直到下趟客车压过来,车上也只有乘客十二人,无可等候,八点半终于出西站时,已枉自苦等一个小时。

  连日阴雨,一路河水重见汹涌,再不似赣地梅江时清浅,峒河亦复如是,浊浪滂沱。
  湘西渝东,相阻于武陵山。武陵山,云贵高原云雾山之东延,千里群山,横亘湘、黔、鄂、渝边境。海拔虽然不过千米,却坡陡谷深,极难逾越。客车方出吉首西站向西,即自319国道爬坡。远山依然笼雨,云似曳纱,自山树林木间宛转流过。便如此,溯峒河而上,一路风雨。
  平滩村后,国道越峒河,北向入矮寨镇。自矮寨以后,一段十二里公里,惊心动魂,可堪荡气回肠。矮寨公路今属319国道与209国道复线,却始筑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前方抗战吃紧,为后方战略物质运输之故,蒋总统中正先生直接过问修筑湘川公路,以越这天险武陵山。路至矮寨一段,所阻之山,高程近五百米,纵深却不足百米,几如石笋。两千民工,历时七月,终以十三道锐角急弯,二十六段几近平行,上下重叠之山路,贯通湘川公路前后。为这十二里山路,两千民工牺牲两百余人,虽距前方千里万里,却同为殉国烈士。



  12. 矮寨镇     10.03 湖南 矮寨镇 湘川公路路旁 吉首至花垣客车上

  虽然雨中,矮寨镇上却依然集市,集在镇中,市在路旁。村民与客车彼见惯见,所以互相熟视无睹,客车甚至懒得鸣笛,只见缝穿针,鱼行而过。过那集市,即上十三转矮寨公路。
  险,险,险。
  二十六段山路,宽仅容两辆小车交错,遇有大车上下,相向车辆必须弯角处等候。路旁落石无数,水浸车磨,路面已成碴石。几次转折,已在雨云间。偶可俯见山下矮寨,仿佛垂直车窗下,人有将坠山崖的恍惚。

  初上矮寨公路转折时,可见天上径直搭架在雨云间的矮寨特大悬索桥。虽然我并不总赞同大肆改变自然环境的大型现代工程,但还是不得不承认矮寨特大悬索桥是震撼人心的工程,尤其是在这雨天,若在那桥上,真真是云间漫步,如在仙境。检索资料,矮寨特大悬索桥为钢桁加劲梁单跨悬索桥,悬空三百三十米,全长两里有余,直越矮寨大峡谷,投资愈七亿人民币,占所在吉茶高速公路百分之十五。不过,我是无论如何没有勇气走这悬索桥的,此生不管何时再走吉茶,我只行湘川公路。
  不过矮寨公路确是危险,某处转折后,一辆轻载下山货车,应是刹车失灵,径直冲下。司机还算冷静,打轮擦撞上崖壁,总算停下,救已救人,若是冲至转角处,只有落崖一途,迎面客车怕也亦幸免。
  矮寨公路,南入西出,其后排碧乡左右,海拔八百米,似是最高处。其下多在七百米左右蜿蜒,直到麻栗场镇下山。其时,雨亦止。其间所见,新奇处,红英村与排达鲁村之间名大树坪处,路右一畦水稻田中,居然有泉眼,泉水沽沽而出,漫溢着流向谷下。实在罕见,左右稻田岂非永远丰收?



  13. 水田      10.03 湖南 麻栗场前 下矮寨公路

  麻栗场下山后,风景便归平淡,于是神思涣散,昏昏欲睡。却难以入睡,感觉瑟瑟发抖的寒冷,强自清醒。见兄弟河,将入花垣。兄弟河桥,接连三块危桥指示牌,这一路过来真不知道侥幸多少艰难险阻。
  十点半至花垣县,自吉首而来恰两个小时,庆幸矮寨公路上没有堵车。花垣县,大明洪武三十年(1397年)置镇溪军民千户所,分镇溪崇山一百二十四寨为十里,自高岩河分界,下四里今属吉首,上六里为今花垣县域,旧称“六里苗地”。满清雍正八年(1730年),设六里同知。雍正十年(1732年)改六里为永绥厅,治吉卫吉多坪。嘉庆七年(1802年),厅治迁花垣。民国二年(1913年),改永绥厅为永绥县,属辰沅道。1953年9月,永绥县改花垣县。花垣县城,海拔三百米左右,在兄弟河西,花垣河南。



  14. 花垣河     10.03 湖南 花垣 四方井大桥桥上 俯瞰 桥下

  吉首客车停花垣汽车总站,汽车总站却无茶峒方向客车。依指示出站向过四方井大桥,再西折入转建设中路,团结茶峒通村客车停在边城广场对侧路口。这两日晨起空腹吃药,未近中午已然饥饿。客车泊处许多餐馆,除却西南人百吃不厌的粉店,就是“大碗饭”招牌。略看一眼,其实就是自助取菜后管饱的木桶蒸饭,实在想吃,却担心错过茶峒客车,作罢。其实事后得知实在多余,花垣至茶峒客车片刻即可满人,空车至发车,不过几分钟,一路又见对开客车无数,晚至六点仍然有车,平白错过花垣大碗饭。

  依然319国道,在建吉茶高速依然左右,除却小寨村前一段山路,其余可谓坦途。一个小时左右,正午至茶峒镇中边城车站。



  15. 清水江桥    10.03 湖南 茶峒 清水江桥 湖南一侧



  16. 清水江     10.03 湖南 茶峒 清水江 湖南一侧

  茶峒镇隔清水江,也亦花垣河与西岸重庆秀山洪安镇与贵州松桃迓驾镇相望。迓驾镇中心在洪安镇西南较远,茶峒镇与洪安镇一桥相连。2008年,因为附庸沈从文《边城》一书,茶峒镇改名边城镇,但实际上左右百姓依然以茶峒相称。而且对岸洪安镇也自称边城,“边城”一词更似泛指而非专名,所以这急功近利的地名更改,非但没有卓显本地,反倒渐将抹杀茶峒之名。



  17. 洪安汽车站   10.03 重庆 洪安 洪安汽车站外

  仅以道路两旁建筑相较,洪安略好过茶峒,于是在洪安找旅社住下,左右略走,一碗浇辣肉卤的抄手果腹,再回茶峒。茶峒洪安,隔清水江有渡口,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九月湘川公路贯通前,两省两地或全依此渡口渡江。



  18. 老街      10.03 湖南 茶峒 茶峒中心卫生院街道门诊室

  两岸近渡口处,互有老街。相较老街,茶峒较多且开发较早,故而旅客多在清水江左。不过,老街老矣,街面修饰新且千人一面,并无可观。
  留我在这湘渝边界,也并非茶峒洪安边城老街,实在是因为如今茶峒花垣三中院内茶峒国立师范学校旧存。

  起因与涟源国立师范学院相似,因抗战烽火,前方广大国土沦陷,湘西后方遂成避难之所。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国民政府决定于抗战后方成立二十所战时国立中学,以收留苏浙沪皖诸地流散学生。其中国立第八中学校址湘西,其中初二部与高二部即在永绥。民国三十年(1941年),为充分利用国立第八中学师资,国民政府遂在茶峒设立茶峒国立师范学校,依师范学校编名,也即为国立第九师范学校,由永绥分部校长苏稼祥先生出任茶师首任校长。民国以后,茶师由国立转省办,更名“湖南省立茶峒师范学校”,1953年再更名为“湘西第二民族师范学校”。1962年春迁并吉首民师,1962年更今名花垣县第三中学。
  与学校假期留守教师与左右老者几番相询,大略得知茶峒国立师范学校旧事及遗存如下。

  花垣县第三中学校门南向,门临溪涧,1952年至1955年转省立师范时,曾拆近旁城墙以墙砖修砌南院墙,原门在今门迤南。
  如今校内主体建筑,大多为五十年代所筑,直到去年才得到相关部门拨款,所以现在维修新建工程正在进行。民国三十年国立茶师建筑遗存,除却校外西侧女生宿舍,后被政府征用,如今是茶峒书画院所在以外,校内今存三处:



  2-11. 澡堂      10.03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原茶峒国立师范学院澡堂

  一为校门内道左澡堂。澡堂正在施工,除囫囵模样外,细节难辨民国踪影。只是南北两厢内,两侧低,中间高且略弓起,水槽相隔,一望可知是浴室所在。东侧通间,不知曾为何用,如今隔断为三间,为施工工人居所。西侧出檐廊,廊下北侧单有一屋,门南开,入后可通北厢浴室,南厢浴室西开门通廊下。南北厢浴室分别男女学生使用,却因为如今改建甚多,实在难以分辨如何使用。要重新粉刷内里墙壁,铲去的泥坯下,露出老旧糊墙的报纸,有日期的赫然是1984年4月10日。



  2-09. 图书馆     10.03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原茶峒国立师范学院图书馆 或 老师宿舍

  二为校门内前方道右山丘下图书馆,或言教师宿舍者。图书馆楼门紧锁,窗户糊堵,加之四周泥泞,难窥如今内里面貌。



  2-06. 音乐教室    10.03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原茶峒国立师范学院音乐教室

  三为图书馆北石径向上,主体建筑下半坡上音乐教室。音乐教室历七十载,至今仍为花垣三中音乐室。



  22. 音乐教室    10.04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原茶峒国立师范学院音乐教室 室内

  透过窗户,依然可见内里民国教室模样。音乐室仅有东南角一门,南墙窗下有钢琴一台,今时之物。室内北侧,三排石阶,每阶上有木制矮长凳。观之可知,为歌诵时气息通畅,民国音乐教室学生多半站立上课。其时景象,想来仿佛教学唱诗班模样。遥想彼时抗战正酣,后方学生于此,挺立胸膛高歌抗日曲,歌声必然唱彻山林。如今却是一片死寂。



  2-07. 大会场     10.03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大会场



  2-08. 教学楼     10.03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教学楼

  死寂的,还有音乐教室再上,五十年代修筑的几排教学楼。那教学楼似乎自修筑时起,便再无修葺,颓毁倾圮。走木制楼梯向上,楼板摇晃,转角处遗矢化蛆,惊心继以恶心。许多建筑外,文革标语绘画依然如新,行走其间,恍若隔世。

  是夜将宿重庆,却不得不在清水江东,湖南界内网吧写游记,因为重庆界内洪安镇中,所有网吧尽皆关停。毫无疑问,这是如今仿佛欲再演文革的薄氏重庆政府所为。山雨几日,清水江水水清不再,泥沙俱下。水面也宽至平日两倍,浊水汹涌,近观颇有些惊心。却无足虑,防川无足虑。
  已是入夜八点,清水江两岸暗似混沌未开,桥在眼前却不见桥,将要过桥走回重庆界,实在有些惊心。虽然一草民耳,草民之口似乎依然甚于川。
  病了。

 2011年10月04日  雨 冷

  连日阴雨,气温徒降,又是数度风雨兼程,终于感冒。畏寒,一夜辗转。
  决意逗留一日,病卧羁旅。

  近午时方才出门,茶峒搭客车再回花垣。本欲再走矮寨公路,计算自茶峒始全程往返需六个小时,担心难归,在茶峒汽车站中片刻犹豫,当前一班吉首客车发车出站,再候下班更将迟滞,作罢回返。



  20. 客车      10.04 重庆 洪安 至 贵州 迓驾 客车上

  回洪安汽车站转上迓驾客车,既然在湘渝黔三界处,索性黔之东北一走。迓驾,归辖铜仁松桃。客车西出洪安,沿319国道桐木坪处左转入X574乡道,二十分钟即到迓驾镇中。迓驾镇偏僻且小,全无可观。略走几步即回下车处,来时客车仍在,车窗上更换了松桃方向标牌,车内无人。犹豫间,近旁面包车中土人若干皆称此后再无回洪安客车,只有包车下山。此行首次遇土人行骗,却拙劣以至可鄙。再向松桃方向客车询道,恰巧来时售票员正在那车内闲聊,于是告诉我原车即可回返,然后一同上车把方向标牌更正为花垣方向。那一干人等,仍在近旁,全无愧色。



  21. 迓驾      10.04 贵州 迓驾镇中 客车上

  久候乘客,直等回两辆松桃客车,延宕至洪安时,已是下午四点。晨起,天光即亮过前几日阴雨天气,再回洪安,终现晴意,阳光隐现,气温回暖,这实在大有利于我的病程与行程。



  23. 音乐教室    10.04 湖南 茶峒 花垣三中 原茶峒国立师范学院音乐教室

  又回茶峒国立师范学院,坐在音乐教室坡后石台残存柱础上,静候云中日落。

  昨夜自清水江左回江右,细雨。江左江右,暗夜全无半点光亮。心知桥下江水滔滔,却不闻其声,左右看只有无尽的黑仿佛正急不可待吞噬一切,于是心渐悬起。
  共悬起的心一并匆匆走回洪安镇里,街边找到最后一家开门亮灯的餐馆,坐定。
  在边城如墨的阒寂雨夜,和老板娘有一搭没一搭说着话,眼见着炉火红暖着门外正用菜籽油炒蛋饭的老板。
  一切,渐自和缓。

 2011年10月05日  多云

  睁眼,一缕阳光恰在枕侧,温暖似有呼吸的阳光,仿佛醒来时看见已负气出走多日的爱人忽然又安睡身旁的面孔,愉悦支使着身体只想拥抱她,却可惜她只是一缕不具躯壳的阳光。
  迅速起床,打开所有窗帘。收拾停当出门在洪安汽车站搭客车去秀山,其时未到八点。依然西出洪安,与昨日去迓驾折入乡道前同走319国道。却与昨日迓驾客车清冷不同,一路许多村民北篓搭车,以致不多时车厢过道内便挤满,客车只好罕见的无奈拒载更多村民。因为背篓占地,所以车内并无那日邵阳至涟源时超载之甚。
  在西南山地谷间,背篓实在是件神奇物件,背负柴米油盐一切日常所需自不必说,而一个人由生至死,似乎都难离背篓。婴儿裹紧包被,塞在背篓里,在母亲背后摇晃着长大。大些的孩子索性直接站在背篓里,精神的时候东张西望,困倦的时候随意倚靠着篓壁睡去,背篓上宽下窄也无法蜷缩在篓底,于是大些的孩子小脑袋露在篓外,随着母亲的走动东摇西摆,真担心母亲不留意会把孩子的小脑袋甩脱了出去。再大些,十几岁的姑娘自己也要背起小背篓,比如今天出洪安时路旁上车的女孩子们,比母亲背的略小几号的小背篓,却同样背着和母亲一样大的心愿与希望。等到嫁娶了,身后背篓里的希望落实成实实在在的孩子,于是故事翻回第一篇,如此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参照地图,才略听懂上车村民几乎都是要去雅江。此雅江是迓驾镇旁雅江镇,非川西甘孜雅江县,秀山所辖。心知雅江镇上必有大集,果不其然,雅江镇上客车几乎空去一半。今日九月初九重阳日,不知集市与此可有关联。

  雅江镇后,中坪乡。司机忽然停车,一位老翁牵着他的孙女匆匆由国道对侧跑过来,十几岁的姑娘迅速跳上车坐在车左,老人赶近车前在旁路摸索着挨个车窗找他的孙女。司机迟疑着确定老人只是送人以后,关车门缓缓启程。老人在我身前的车窗外看见了孙女,目光中充满焦虑与不舍的挥手示意和孙女告别,小姑娘却只是引首眺望着车前,没有再看一眼老人。
  有些心酸,这或者就是如今中国农村的整体写照。老人们故土难离或者难离故土的,只能在生之处老病离去。而年轻人却对外面有着无限憧憬与无限幻想,甚至急不可待,不愿意或者不得已的早早结束学业离开故土,飞蛾一样扑向村外的光明。
  希望那光明是阳光,温暖和煦。而非烈火。

  秀山外,石耶镇,镇旁河水与宁都外江水同名梅江。过石耶镇,秀山城在梅江蜿蜒之间。
  满清雍正四年(1726年),雍正依云贵总督鄂尔泰奏议,撤土司制,设立府厅州县,遣流官治理,是为改土归流。此后,乾隆元年(1736年),秀山始置县。秀山多矿藏,富锰,或因此以资源致富,秀山县城观之极为整洁宽阔。客车九点半到秀山汽车站,至酉阳客车为流水线。因为酉阳火车站距县城过远,所以近途至酉阳乘客依然选择公路,所以候满一车并没有耗费太久时间,十点即走。秀山至酉阳,依维柯客车车资二十八远,本应是走319国道,因为包茂高速已全程贯通重庆段,所以时常往来的客人均知惯例,即每位乘客再加四元钱,然后车走高速。虽然我更愿意走国道,但实在不能拂逆众意,只好随此。
  湖南界内,包括在建矮寨特大悬索桥之吉茶高速,均属包茂高速,新建但未全程贯通。高速路旁难见风景,加之车速也快,有风景也是一闪而过,所以不多时便觉困意袭来。客车进漫长黑暗,仿佛永无止境的秀山隧道以后,仿佛入夜,自是沉沉睡去。

  直到高速公路酉阳出口,出高速向北,一段319国道与304省道复线正在修路,灰土遮天蔽日。所幸没有颠簸太久,十一点客车停酉阳南站。
  在酉阳南站直接转乘至龙潭客车,南出酉阳走去时旧路,依然一段扬尘颠簸国省路,回返至高速公路酉阳出口处,酉阳向北,龙潭向南。国道风景果然胜过高速千百回,客车在山间,路旁百米深涧,虽然海拔不过六百米以上而已,山水却大起大落。板溪隧道,依然漫长,隧道东口急转而出,迎面进隧道汽车忽然出现在车前,让坐在副驾上的我看得惊心动魄。隧道前后,却是两番天地,涧上突转涧底,国道随水盘桓谷间。
  午后至龙潭镇。之后半卷,龙潭镇中。
  不再细述,且待后文另表。



  2-22. 老街      10.05 重庆 龙潭 永胜街中集市



  2-13. 桐君阁大药房  10.05 重庆 龙潭 永胜街中集市旁



  2-14. 桐君阁大药房  10.05 重庆 龙潭 永胜街中集市旁



  2-21. 孩子      10.05 重庆 龙潭 永胜上街



  24. 老街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25. 老街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26. 豫章公所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27. 寿筵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上街



  28. 寿筵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上街



  2-23. 七步坎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七步坎



  2-24. 七步坎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七步坎



  2-26. 烟杆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街中集市



  29. 龙潭河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30. 龙潭      10.06 重庆 龙潭 永胜下街 豫章公所旁窄巷

  此张照片以后,Lomo Lc-a相机再次故障。无奈只得将残卷退出,重装至Nikon FM2相机中。



  33. 乌江      10.08 重庆 黔江至重庆K586次 彭涪陵段

  黔江至重庆火车上,拍摄完最后几张。

  湘渝边地一路西行。跋山涉水,道路险阻。
  民国湘川公路如矮寨段,即便今日走来,依然艰难,可想彼时川军川民前赴国难之万苦。茶峒山中,因陋就简一处国立师范学院,虽然绝好风光,但总却是穷山恶水,又可想彼时各地学子内迁以继教育之千辛。
  所幸,再万苦的万苦,再千辛的千辛,总得以有这一径相连着湘西川东,一径相连着前线后方,打不折,切不断,彼此血脉相连,生生不息。

Ломо Лк-а
Минитар 1 1:2.8 32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Contax G2
Carl Zeiss Biogon 28mm f/2.8 T*
Fujifilm Fujicolor X-Tra 4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5.
  • 类似永生上街的寿筵,在离我不远的很多郊区都很盛行。去年11月,弟弟结婚。老家的姑姑们来贵州庆贺,带她们走在青岩古镇的巷子里也遇到一家人办寿筵。姑姑们好奇贵州的食物,一路指指点点的看着,路过人家出锅分菜的摊子,驻足很久,热情的老乡把菜免费给她们尝了个遍。要给钱人坚决不要,着实温暖。
    今春,大姑已不在。望她安息。
    胡成 于 2012-4-11 13:01:25 回复
    愿逝者安息。你们幸运,我在这里那里遇见过许多这样街头的筵席,可是没有被邀请过任何一次。唉。
  • 2012/4/9 23:45: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
  • 松桃,国家级贫困县。我认识的出自那个地区的人都很好赌而且豪赌。
    胡成 于 2012-4-11 12:59:26 回复
    如今哪里又不是如此?而且,穷山恶水处,人多田少,不寻些事情打发时间,又能如何?总好过以前啸聚山林,打家劫舍。
  • 2012/4/9 23:33: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
  • 一样的背篓、白发和衣衫。七步坎,老人们上上下下,青丝变白发。我亦如此。
  • 2012/4/9 23:21: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大头陆
  • 如今全民川菜,不能食辣的国人简直要成异类,哈哈。
    每次我去成都重庆,不是在饭店或者食铺,就是在前往饭店或者食铺的路上,尤其喜欢麻辣,坐定老麻抄手必来一份重麻,那便是辣都没有只剩麻了,仿佛一气吃了十包跳跳糖,或者把电板塞进了嘴里= =。
    胡成 于 2012-3-20 23:25:51 回复
    但是不管怎么说,上海人能这么吃辣还是异类,毕竟普通人家不可能天天去川菜馆子练口味,上海的家常菜总不能这么狠毒。我看很多人吃辣,辣极了都会作势向嘴里扇冷风以示吃不消,似乎对辣的耐受度以口腔为准。我倒是没有和谁讨论过这个问题,不过我吃辣的时候,口腔里全无问题,但是我的嘴唇吃不消,抿着上下两根香肠败下阵来。
  • 2012/3/19 21:09: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大头陆
  • 湘渝均嗜辣,实得我心,猪蹄亦是我之大爱,这一段看得我口水直流,即使最后揭晓咸辣味重。
    胡成 于 2012-3-17 13:06:10 回复
    异类呀,没想到你这个上海小姑娘居然嗜辣,大出意外。我也算是能吃辣的,麻辣也好,在重庆的辣度觉得正好,四川成都少麻但一味的小米辣那种青涩的辣我有些吃不消,而湖南长沙又把那种辣特别强调,我实在是彻底崩溃。不知道你的程度如何?
  • 2012/3/16 20:25:3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