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安造像天宝荔枝道 »

我再也没有见到的姑娘

  我孤零零地坐在输液室里,输液室里阒寂无声。点滴瓶里的药水滴下的迟疑不决,每一滴却仿佛一声脚步,蹒跚地从输液室门外走过。
  身后,输液室敞开的窗,一阵一阵的风。还有杨絮,飘进输液室里然后随着风慌张地逃离。

  我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角落,身旁就是教室敞开的窗,一阵一阵的风。我是个坏学生,所以总是被罚坐最后一排。甚至有时候罚坐最后一排都不足以解气,索性让我把课桌挪到教室最后的角落,海难的小船一样远离大陆,我倒落得清静。索性不再听课,逆着窗外一阵一阵的风,看风来处大街上的人过人往。
  她转到我们班的时候,和我同桌。那时候我的课桌号小船已经被召回港口停泊,但仍然是在最后一排,靠窗。无须换组,永远靠窗。她会被安排在最后一排,是因为她比我们要大上两三岁,个子自然也很高,比那时候一直是班级里最高的我还要高出半头。
  她留级不是因为功课不好,而是因为她病了,血管瘤。隐约是这样,总之是一种经常会复发的疾病,或者血管瘤只是通俗的称呼罢了。她很安静,静静地坐在我的身旁,身旁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医院的味道。

  她时常会缺课几天,回来的时候会告诉我她又去看病了。那时候我很羡慕她,甚至傻傻地想着要是自己也得了那种病得有多好,就可以时常不用坐在班级里消磨时光,可以在外面,做每一件老师或者家长禁止我做的事情。
  在班级里,她没有什么朋友。原本就是插班生,人又很安静,就是现在会说的那种孤僻。但是我们的关系很好,因为我们的功课她有很多都是学过的,她不想再听而我从来不听,所以时常我们就在课堂上聊天。我们都很高,为了躲避老师的视线于是就趴在课桌上,面对面地海阔天空。老师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只是老师懒得管我。小船上有了一个乘客,狠心的港务也不再敢把小船驱逐出港。
  关于她的病,她总是不愿意和我说得太详细。若是我无休止地追问,她就索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不再理我。我吹她眼前的头发,她还是不理我。我像只过载了的鼓风机,加大风力能吹动她的睫毛,她只是受惊了的闭紧眼睛,仍然不再理我。她可以闭上眼睛很久不理我,但是我知道她并没有睡着,我能看见她眼帘后面一直在转动的眼睛,像是薄薄的泥土下面有只小虫子在蠕动。我就看着她,等着她睁开眼睛,窗外的阳光站在我这边,阳光聚拢在她脸上,我们一起张望,势不罢休。
  阳光里她的皮肤上可以看见许多细微的红红的小血管,我无聊地张望半节课的时间里,就是在想为什么这些可爱的小血管会生病呢?究竟是什么样的病呢?

  可以连续地上课几天,她身上便不会再有医院的味道,味道会变成香香的,女孩子的味道。但是过不了多久,她就会突然不来上课,开始的时候老师还会解释一下,后面大家便习以为常。缺课几天,她又会突然回来。有时候我正在迷迷糊糊地睡觉,会忽然闻见有医院的味道,在醒来看见她之前,心里的开心已经满满的了。
  看见我,第一句她总是和我说:我回来了。然后我就会问:病好了吗?她就坐下来,把书包放进课桌里,取出书来,取出铅笔盒来,然后,取出一样吃的东西来给我。
  嗯,能得那样的病真好,可以时常不用上课,还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好吃的。谁谁送的,下课的时候她和我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关心,反正谁送的都会很好吃。

  可是天气渐渐热起来的时候,她缺课的时间也越来越长。长到我再也等不了了,于是辗转着打听到她的家,放学后找过去的时候,却总是房门紧锁。后来有一次,撞见她家的邻居,邻居老奶奶和我说她们总在医院,家里已经很久时间没有人住了。
  不过她总还是会回来,然后我们说话,说到她不理我,再盯着她直到她醒来然后我们继续说话,说到放学她被家长接走为止。我觉得上学本来就应当是这个样子吧,每天会期待着去学校,虽然彼此期待的事情不同,但总是会有期待。

  盛夏的时候,她又一次缺课。我每天都在等她回来,可是那次,她却再也没有回来。
  我记不清她再也没有回来的原因,我问老师得到的答案,应当是她只是再一次退学了吧。我想是这样。我希望是这样。

  今天孤零零地坐在输液室里,输液室里阒寂无声,我忽然想起了她。身后是输液室敞开的窗,一阵一阵的风吹进来,就像那时候我吹在她脸上又折回来的风。有淡淡的医院的味道。
  我再也没有见过她,我努力回想着她的模样,她却总是紧闭着眼睛,躲着我不让我看清。
  我害怕她不再回来,我想在过去或者现在的忽然某一刻,我是哭了。

无觅
  • 2.06K
  • quote 17.假装叫社长
  • http://www.thisisjiangming.com/
  • 这几天北京几乎夜夜下雨,闷热的空气只有在雨后才能让人脑子清醒,抽根小烟,看这些文字,还真是让人不能淡定啊!
    胡成 于 2012-7-7 23:22:55 回复
    看天气预报北京的气温似乎很凉爽,我这会儿正在重庆,才是真正的闷热。这样闷热的天气里,似乎也写不出这样的文字了,还好您能看得下去。
  • 2012/7/7 22:36: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6.大头陆
  • 那些当时当刻的回忆,教室最后一排,两个孩子明明各怀心事,周围却仿佛有个屏障,隔绝了滔滔不绝的老师、认真听课的同学、窗外的风和光线、还有匆匆溜走的时光。真有画面感,真感人。
    真真是。。。可以得作文比赛第一名:P
    好久不来胡大哥的博客了,病了?现在应已经康复了吧?祝福能永葆健康^_^
    之前错过的照片和文字,待我慢慢补来。
    胡成 于 2012-6-3 17:57:04 回复
    作文比赛写这样的作文得被叫家长了。前段时间病了,不过现在基本上已经痊愈了,谢谢问候。最近在忙什么呢?真是很久没有在这里看到你了,就像老朋友忽然不来串门了似的,还好又看见。
  • 2012/6/2 23:52: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5.firedance
  • 生病的时候确实是人最脆弱的时候,我自己就经历过这样的时候,而且可以说从鬼门关走了一遭。。趁活着的时候,好好的感受这个世界的精彩,才不枉此生
    胡成 于 2012-5-10 9:54:31 回复
    哇,鬼门关走一遭,怎么这么严重的病?那一定要注意身体,没病没灾是天大的幸福。
  • 2012/5/9 20:21: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寿州高峰
  • 祝康复。
    胡成 于 2012-4-30 17:23:07 回复
    谢谢高老师,天将入暑了,您也保重身体。
  • 2012/4/28 8:02: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Luisa
  • 像是薄薄的泥土下面有只小虫子在蠕动 。。。 这句写得最好
    胡成 于 2012-4-26 23:27:02 回复
    嗯,看来很多人都印象深刻那样闭着的眼睛是什么模样。
  • 2012/4/26 5:22: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期待出门。你不更新,日子实在太无聊了。
    胡成 于 2012-4-25 22:54:59 回复
    刀口的缘故,一直不能坐着,加上也没有心情,所以一直没有更新。不过存货还有很多,不出门也可以写上一年呢。不过不能出门实在心焦,躺了半个月,有些急不可待了。
  • 2012/4/25 19:59: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日落公园
  • 祝早日康复!淡淡的,很温馨的感动。
    胡成 于 2012-4-25 17:46:33 回复
    嗯,谢谢你,已经好多了。文字也能感动到你,作者也很开心。
  • 2012/4/25 15:09: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轩易
  • 老实说昨天我没有细看,光看你的回复了。这段文字是胡兄文笔的另一种表现方式,要是出现在作文比赛中,绝对一等奖,没跑。我很感动!
    这么细腻的笔法!胡成兄必须要出书了,否则就是中国文艺界的巨大损失!
    胡成 于 2012-4-25 17:45:33 回复
    您太抬举我了,这种小情怀似乎已经不应当是我这样年纪的人该写的东西了,可能的确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吧。但还是很高兴您这么说,呵呵,可惜大部分写字的人,有四两拨千斤的能力,却没有四两拔干片的运气。
  • 2012/4/25 15:08:2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p
  • 总有个人 你希望他能回来 总之感动到我了
    胡成 于 2012-4-25 17:41:32 回复
    希望能回来的可不止一个人,如果世界有个初始化的按钮,我想我会时常用它。很高兴彼此可以感动身受,谢谢。
  • 2012/4/25 10:59: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轩易
  • 期待你报复性出门。
    胡成 于 2012-4-25 17:40:10 回复
    希望可以早日复原,我已经躺了半个月,实在是各种郁闷。
  • 2012/4/24 11:21: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小感动
  • 生病了所以情绪有点小伤感么?呵呵。。。早日康复吧!很久没这样被小小的事大大的感动了。。
    胡成 于 2012-4-25 17:34:46 回复
    其实生病倒是无所谓,但是剧痛难忍的时候实在很沮丧,后来找医生开了强力止痛药以后心情就舒缓很多了。谢谢你。
  • 2012/4/24 0:01: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w
  • 又读了一遍,又哭了一遍。。。狠狠感动。各种保重哈!
    胡成 于 2012-4-25 17:32:53 回复
    记忆很不靠谱,记忆会随着我们以为的故事情节去发展,所以我也不太确定这些是否真实发生过。但是某种感情,却是肯定有过的,否则我不会想起来。
  • 2012/4/23 23:57: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sonic777
  • 回京了两天,听小舍说你动了个小手术,看来也是挺麻烦的。保重。我依然在安徽。
    胡成 于 2012-4-23 22:42:38 回复
    是呀,病不重却很麻烦,也很痛,好在开始康复了。什么时候结束安徽的工程?听说你一天书没看考上MBA的传奇了,才知道原来你有超高智商呀,佩服的厉害。
  • 2012/4/23 19:29: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小妖
  • 叔,你肿么了?
    胡成 于 2012-4-23 22:38:00 回复
    病了,动了个小手术,康复中。
  • 2012/4/23 17:17: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wood
  • 生病了,情绪和感觉都会特别敏感噢。。。胡兄保重!
    胡成 于 2012-4-23 22:37:23 回复
    嗯,生病的时候的确会很沮丧。不过现在好多了,灾星未退,各种心又起了。
  • 2012/4/23 16:01: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朵朵
  • 桑感阿,我想起了我的初中同学白血病,走的那天老师宣布后我就哇的一声哭出来。小时候身边生命的离去都像是不真实的梦。
    叔,你病好了伐
    胡成 于 2012-4-23 12:23:33 回复
    前天输了九天的抗生素停了,改口服了,不过伤口还没有愈合,下午还得去医院换药,想着就出冷汗。唉呀,整个四月都浪费了,虽然不是什么大病,却很麻烦而且拖了这么久。五月我要报复性出门。
  • 2012/4/23 12:19: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