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慎余号老火车 旧时光 第二辑 »

再见大吉片

  大吉片。
  胡同们,北大吉巷、南大吉巷、米市胡同、保安寺街、包头章胡同、迎新街、果子巷、北堂子胡同、贾家胡同、潘家胡同、粉房琉璃街,你们,再见。
  再见,在这个雨水纷繁的盛夏。

  六月二十一。
  已成废墟的大吉片。身在其中,却茫然难辨那些曾经那么熟悉的胡同。废墟中的道路不再依着胡同的走向,无序纵横,脚下是无数的瓦砾与残砖。无数的瓦砾与残砖,当他们颓然碎裂之前,他们构筑起一条条的胡同,一户户的人家。构筑起一座北京城。
  再见,你们一切。



  02.         08.08

  废墟。潘家胡同迤西的废墟,道路碾过曾经的贾家胡同。





  06. 07.         08.08  

  废墟。果子巷迤西曾经包头章胡同左右的废墟,制造废墟的机器以及人们。



  10.         08.08

  废墟。北大吉巷西口的废墟。道路转折处曾经是北大吉巷47号门前那对最漂亮的云纹门礅



  11.         08.08

  废墟。北大吉巷路南的废墟,断垣外是通向南大吉巷的夹道



  13.         08.08

  北大吉巷通向南大吉巷的夹道,租住在那里,总蹲在门前玩耍的小姑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12.         08.08

  废墟。北大吉巷迤东的废墟,直至世界尽头的废墟。工人走过来,他们与这一切无干,我时常见着有人在责骂那些在废墟中谋生的异乡人,我觉得这不应该。他们并非是为了制造废墟而来到这里,他们来到这里只因为这里已经成为废墟。



  14.         08.08

  北大吉巷22号西跨院,因为这里曾经是李万春的故居,所以这将会是北大吉巷唯一得以幸存的院落,幸存在一片废墟之上。当一座四合院不在胡同里,而是向会同四译馆那样被迁址然后粉饰一新塞进一片高楼之中作为点缀时,我想那将是羞辱,将会是漫无尽期的囚徒。



  17.         08.08

  废墟。北大吉巷的废墟。与22号毗邻的20号,没有住过李万春,这几天便将拆除。那会儿,住在里面的人家正在雇车搬家。
  他们都曾经是谁的祖宅,那里有他们关于过去的一切回忆,他们本可以决定他们是否要保留那份回忆,到明天还是未来的什么时候,可是他们却被剥夺了这份权利,蛮横的,绝决的,没有任何回旋余地与不容分说的。



  20.         08.08

  废墟。果子巷迤南的废墟。果子巷北口,四十年的杂货铺,聊起来我说我怎么也找不着这些熟悉的胡同了,主人说现在我就是地标了,看见我就看见了果子巷。
  如果看不见了呢?



  22.         08.08

  废墟。米市胡同迤东的废墟,废墟中还有老便宜坊的老楼。



  23.         08.08

  老便宜坊的老楼上,还有最后两户人家。那会儿,他们都没有在家。
  忽然落起了雨。





  24. 25.         08.08

  废墟。保安寺街迤北的废墟,停在废墟里的卡车上,高高堆起一根根梁,一根根椽。
  一根根椽,一根根梁,曾经在谁家屋上,听棚下细语,听瓦上细雨?





  26. 29.         08.08

  废墟。废墟旁最后一段南大吉巷。终也将成废墟。

  再见,大吉片。

Fujica ST801
EBC Fujinon-W 1:2.8 f=35m
Ilford HP5+
Kodak D-76 / 1 + 1 / 20°C / 13'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13.deletenehs
  • 心里好难过,之前去了米市胡同,一片破败。与中信城形成了对比。多好的东西啊,全给拆了。。心里太难受了啊,小时候的地方老早就被拆了,现如今,大了,净往回捯饬,再怎么倒能怎么样呢?根儿都快没了,没了土壤,没了水分,怎么长?用书本上的养料,多多少少的补着点儿,总比被当今的潮流席卷了好。。只是个人观点。感谢您的照片以及文字!!
    胡成 于 2012-10-16 12:35:13 回复
    昨天抄写了一段德国摄影师Hedda Morrison民国时候在北京记下的文字,也送给您:“在中国以及世界的其他地方,也有许多别的有城墙的城市,但是从未有能和北京的城墙相媲美的……当我在北平的时候,城墙和城门仍经常维修,很多地方允许人们在上面行走。这里,高居城市之上,一个人能散步数英里,受打扰的仅仅是在矮木丛和杂草中吃嫩叶的山羊,而那些草木就是在城墙上面长大的。在护城河边有许多鸭舍。冬天,人们从护城河凿出许多冰块运出,以便来年夏天使用。在城边,坐落着一些房屋、院落和小型的加工作坊,还有许多开阔的草地,一些耕地。站在城墙向城内望去,地平线上有紫禁城的金色殿宇以及其他许多反映老北平特色的建筑,例如:佛塔、城楼和位于紫禁城北面的高大的钟楼、鼓楼。”
  • 2012/10/13 23:35:0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XX
  • 离开那里已经很多年了,总想再回去,哪怕再看一看老宅也好,可是都没了。当权者和决定拆迁者对老胡同, 和本民族的传统是无任何情感的,恐怕我们的后代也再也不知道老北京的胡同是多迷人的有趣了。我们这些漂泊在外的人也回不去了。
    胡成 于 2012-9-13 22:44:02 回复
    回不去了,以后连那个地名怕也留不住了。虎坊桥和菜市口之间的骡马市大街上,公交车站有果子巷,可以后果子巷都不在了,站名怕也是要改了吧。更可悲的是,因为之前的落后与贫困,我们甚至没有什么那些胡同的影像资料,看外国人纪录片里的胡同,比如安东尼奥尼的中国,那才看见什么是真正的胡同。
  • 2012/9/12 21:01: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XX
  • 我出生在果子巷,我家一直住在迎新街71号,70年代初全家才搬离那里去了另一城市。童年的老宅被毁, 再也回不去了,心很痛,也再也不想回去看当下丑陋无比的北京了。
    胡成 于 2012-9-10 17:04:03 回复
    如今迎新街不在了,您说迎新街71号,我全无印象也无从印证。只知道迎新街的门牌号从包头章胡同东口开始排起,那里是1号,那么迎新街71号应当是在中段路西吧?在中国,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真仿佛候鸟,再回来的时候,便找不到曾经的窝。自己童年成长的地方,早早便被拆除建起新楼,然后那新楼迅速老旧,再拆除再建新楼。人们与人们居住的地方都不过是别人眼中的商品,无足轻重。
  • 2012/8/31 5:10: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晚星
  • 呵呵,我跟留言中在上大学的兄弟进来看文章的频率差不多,而且,不曾留言过。怎么说来着,看你的文字有一种光阴感,有温暖,更多是古建青砖的沉郁味道。有时候我想我们可能不会见面,或者见面亦不愿相识,但我愿意像酹江月那样,隔着屏幕向你举一杯酒。
    胡成 于 2012-8-30 21:32:58 回复
    每天我们会错身而过多少人?每月每年,谁又知道两个人是不是已经在哪里错身而过?或者我走在路上,有个路人在路旁看见了我,我不知道他在看我,他不知道我是谁。这比如就像你来看我的博客。然后那个人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告诉我:嘿,我看过你,我认识你。这已经足够令人开心了。谢谢你告诉我。
  • 2012/8/27 17:33: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公子鸢
  • 我高中时代的语文老师 也如你一般 热爱生活 热爱山河 热爱山川风物
    没有细看你的博文 有时候总是不经意间进来看看 看看你写得那些地貌和风土人情 就仿佛自己也亲身经历过一样
    很佩服你的文字 让我想起了我高中时代的梦想 择一所师范 读中文 毕业后 当人民教师
    看看你的叙事和记录 用一句话里讲讲我的感受吧 “活在当下”
    胡成 于 2012-8-24 22:13:30 回复
    我高中时代的语文老师是个沉默寡言的干瘦老者,我对他的印象就是他坐在讲台上照本宣科,有斑白的胡茬,还有脸颊上一个深深的伤疤,没有人知道那个伤疤因何而来,仿佛被子弹击穿了腮,这种猜想多少能让他有些传奇。初中时代的语文老师是个老夫子,孔家令字辈,或者子乎者也,或者暴跳如雷,去年我路过中学时候遇见他他已经不记得我是谁了,提着一把水草,匆匆走远。我从来不觉得语文老师是个好职业,教人以优美的国语不是我们语文老师的第一职业,他们的要务是辅助政治老师学习总结以及归纳中心思想。更恶劣的是,时常还需要刻意地断章取义。我们的语文老师首先教会我们的是说谎,然后才是如何把谎言说得更漂亮。
  • 2012/8/24 18:47: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乌龙国
  • 就好像一个从乡下突然转学到城里的孩子,他为了讨好他的同学,发狠要磨掉身上的野性,磨掉从前接地气的那些东西。现在是痛,将来是后悔。
    胡成 于 2012-8-16 18:04:02 回复
    这样的比喻未免高看了他们,实则就是穷人乍富,穷时的一切志向瞬间忘了个干净,一门心思只想聚敛钱财,只要可以制造揩油的机会,哪里还管什么文化历史。
  • 2012/8/16 11:00: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x
  • 突然又点进来了/w\
    不知道博主还记不记得,两年前有人给你留言说,以后也很想像你一样四处走走,一年前留言说,已经上大学了,在努力实现当初的愿望。现在又来啦/w\
    大学两年了,到头来也没去多少地方,只在沿海边兜兜转转了几圈,下学期想逃课去云南看雪山,算是大学来最冒险的一次了。
    点进来的时候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篇...比较沉重的博文,这是很可惜的事,可是我们都无法去阻止改变它。但是我相信每个人都在做力所能及的事去留下点什么的,比如博主写下这些字拍下这些照片。
    啊啰啰嗦嗦说了好多,大可不必在意。只是很想对你说谢谢。
    明年大概还会来吧(笑
    胡成 于 2012-8-13 0:08:39 回复
    还记得你,不过时间真快,你都已经大学两年了。有时间的话,经常过来说句话比较好,省得来一次就是一年,仿佛报信的岁月。祝好,诸如顺意。如果在外面旅行的话,记住不要勉强,不要涉险。
  • 2012/8/12 3:22: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大头陆
  • 22号因是故居得以保留,如您所说,她将会被搬到高楼之间成为点缀,继而翻修一新,添些桌椅,再不济便可卖起门票了。永生永世的囚徒。

    本想继续来看朝鲜见闻,围观神秘国度的秩序和忠贞,进来发现,原来普天阳光之下,并无新事。
    胡成 于 2012-8-11 22:27:35 回复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我们早已超越于此。未有的事,后也将有。未行的事,后也将行。日光之下,并无日光。
  • 2012/8/11 16:17: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从此心安
  • 几乎要就着五月天的《诺亚方舟》的调调唱出来,再见,那么多的旧时光和从前。
    胡成 于 2012-8-11 22:15:58 回复
    唉,却没有拯救这座北京城的诺亚方舟。
  • 2012/8/11 13:19: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朵朵
  • 我想基本上我今后不用去北京了,等到我终于匀出时间去的时候,可以看的已经差不多都没有了。。。
    另外这个不能叫再见,因为再见代表还可以再见到,应该叫bye-bye~~~~~
    胡成 于 2012-8-11 22:14:20 回复
    其实一早就不见了,现在只是把残骸抹去,让你以为一切从来不曾存在过。天棚鱼缸石榴树,先生肥狗胖丫头,那些只是老北京梦里的噫语吧。
  • 2012/8/11 9:58:0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圣1228
  • 我的奶奶家,西中街胡同卒于1995年。那时的拆迁还不像现在这般野蛮,由于胡同的条件较差,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好看的宅子,所以大家还带着对新房子的向往,况且那会儿还有回迁房。姥姥家,遂安伯胡同,卒于2001年。四合院啊~~~就这么没了。现在的拆迁,大多是人心慌慌,宣南的这次拆迁,应该是没有回迁房吧?有在中信的朋友说,这次拆迁真的不挣钱,只为了搞好和zf的关系。也不是为央企说话,这样看来,也不容易,受益的,只有dang了。
    胡成 于 2012-8-11 22:04:03 回复
    唉呀,遂安伯胡同呀,从大明永乐皇帝定都北京起便有的胡同呀。东单西四鼓楼前,最繁华地方的胡同里的能有座四合院,那祖上该是何等的积德呀,可惜可惜,太可惜了。现在拆胡同哪儿还有回迁房呀,五环里头能给处楼盘选择就不错了。至于说地产公司,唯利是图是本性,这次不赚钱总也是为着下次赚更多钱,而且像中信这样背景的地产公司,更是没有什么卖乖的资本。沆瀣一气,一丘之貉。
  • 2012/8/11 1:34:5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想真正有用的是去调查都是哪些人在主持拆迁,然后让每个居民都记住他们的名字。
    胡成 于 2012-8-9 14:23:26 回复
    我觉得对于旧城拆迁而言,原住民中绝大多数的不满是在于拆迁补偿达不到他们所期望的值,比如原来一家三口住在一间平房里,那么拆迁补偿必然就要求有两套房可以分居。如果只补偿一套房,虽然居住条件也远远好过挤在一间平房里,但失去了平房就意味着失去了筹码,所以宁愿坚持着。这些矛盾,都是利益的纠结,并非反对拆迁就是有对旧城朴素的爱,毕竟居住环境优劣才是切身利益,也无可非议。保护是需要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是普通百姓支付不起的,如果政府不承担这个代价,反而要从中渔利,那旧城保护根本无从谈起。
  • 2012/8/9 14:10:1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