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门东 六月二十三出塞曲 长安 »

去岁山西

  我经常会在屋子的角落里翻出一卷冲洗好的胶片,当初因为种种原因,大多是不太满意,而随手扔在那里。
  积满了灰尘。
  比如这一卷,在去岁的山西。有几帧在霍州州署衙门的影像,是其他胶卷里没有的,所以才扫描出来。扫描出来看看,似乎也没有当初以为的那么差劲。
  时间让很多事情变得更糟,难得偶尔有一次好。



  07.         11.09 芮城 龙泉村

  龙泉村路口,初寻广仁王庙那天下午。下午的村中寂无一人,只见着这老太太坐在门前。问老太太五龙庙,老太太答天气好;问她家里有没有人,她说那是木头的门。老太太实在耳背的厉害,门后影壁前拴着的狗又叫得凶,我也不敢径自进门。正踌躇间,老太太的媳妇远远听见狗叫,从别家出来探看,总算找着可以问路的人。
  这是傍晚原路离开五龙庙时,再从老太太门前经过时拍摄的影像。她就一直坐在那里,看着眼前混沌的,静默的世界。





  12. 08.         11.11 霍州 霍州州署衙门

  霍州州署衙门,霍州繁华东大街上,曾经为各级政府机关占据,幸免于之前几十年屡次中国史上最严重文化灾难之中。新近维修,内里未完工程施工依然如火如荼。门票涨至三十元,总之一切,必然取之于民。除此之外,内里再新添许多拙劣赝品文物,以供展出。更有泥塑木偶公子小姐,观察形制,想来是与晋中各地民间古城开发同属某种机构之手。可惜,可惜。





  09. 11.         11.11 霍州 霍州州署衙门

  建筑尽皆重修,全无可观。几处施工,可以看出做工之敷衍拙劣。木构皆以最粗疏之松木为之,只有大略形状,然后外观全以腻子找出。如此制作,一两年内,腻子干后脱落,便露原形。院中某处,堆满拆换下的梁柱,而替之以新木,地仗全无,只是薄薄一层油漆。楹联之类,全无旧制,随便请些书家敷衍几联警句了事。甚至许多重要匾额,也以印刷体字机刻而成,不堪,不堪。
  痛极我那冤枉至极的三十元门票钱,只好将署衙内不多几通碑刻,细细读来。
  有趣味者,有二。

  署衙大堂内壁墙上,共嵌有石碑五方。左壁前侧,平阳府霍州换印记,落款:正德二年岁次丁卯仲夏端阳之吉勒石。右壁前侧,霍州并建公宇记,落款,大元大德九禩清和晦月立石。此两方碑文多漫漶,不可全读。左壁后侧与后壁左侧两方,似与此衙无干。只有后壁右侧,重修霍州大堂记,全文可识:

  光绪乙酉夏,余奉檄来牧斯土。下车后周视署内外,规模宏壮。俱以年久失修,多就坍塌,而治事之大堂尤圮甚。椽瓦飞落,星日不蔽,令过往者视同岩墙之下,咸有戒心。余方有志议修,旋以调权归化去,己丑秋回任。明年,再调归化,此议竟未行。适辛卯春,中丞刘公南阅,过境州人士暨五都里总等,咸以筹修大堂请于行轅,蒙批允行。余是年夏四月亦回任,旋奉饬集议筹欵,估工禀准,从地丁内岁按两忙每银壹两,随征钱贰伯。作工需限以二年停止,鸠工庀材,择绅耆之贤而能者董其事,毫不假吏胥手。计自辛卯夏经始,至癸巳秋完工,两阅春秋,糜钱捌千柒伯伍拾余缗。大堂欣就完整,堂之前如月台、如甬道、如仪门、谯楼,以次修葺,惟其称也。东西两房科为储文卷所关,亦并及之。堂之后有系办公处,所破不蔽风雨者,葺之余,悉从缓计,节民财也。《国语》云:署者,位之表,所以朝夕虔君命者也。余未可苛吾民以事侈靡,又安能如周?舍之以荻为障坏而不营耶?工竣撮始末以告来者,俾知是役也,即所以虔君命也,徒壮观瞻云尔哉!

  花翎运同衔前翰林院庶吉士 知霍州直隶州事 铁岭 德 生 撰记
  例授徴仕郎 候选直隶州分州即补教谕乙酉科拔贡 刘裕斌书丹
  监工霍州直隶州吏目王希灏

  督工
  从九 吴文源 宣武都尉 郭文泰 贡生 刘兆林 兵部差官 武举 范安国 监生 张五伦
  武生 阎长清 廪生 成俊伯 增生 张瀛清 廪生 成俊伯 廪生 张文钊 州同 韦应封
  泥匠 张炳照 木匠 段培祥 油匠 刘洒乐 石匠 杜春发

  光绪二十年岁在甲午桃月之吉勒石

  德生,未知生平。不过所撰记文中,一句“择绅耆之贤而能者董其事,毫不假吏胥手”,若读与送我至州署衙门牢骚不断的出租汽车司机听,或者也便可以少些怨气,古往今来,雁过拔毛,本就是胥吏本职。前朝如此,今朝亦如此,并非有丝毫不同。只是今朝更甚,那些老派旧式的,心中只存天理的“绅耆之贤而能者”,也早在这几十年不断的残酷运动中,杀戮殆尽。

  仪门之后,甬道道右,墙下几通四处寻来的各式石碑。其中一通,碑文在斗大颜楷写就,内容却是极浅显的白话文:

  督军兼省长阎示
  贪官污吏,劣绅土棍,为人群之大害。依法律的手续,非除了他不可。
  署理霍县知事 姜 靖 敬刊

  撰写这通白话文告示的,正是国民政府山西省省长阎锡山。阎省长是地道山西人,出生地在今定襄县,遥想阎省长以道地绵弱的晋腔训令这段文字,实在极有趣味。
  霍州署衙之中,天气愈发阴沉,寒冷。



  13.         11.12 介休 温侯巷

  介休诸场景,前文均有述及,不再重复。。



  15.         11.12 介休 胡家园巷210号



  17.         11.12 介休 胡家园巷西口 宋家巷转角



  18.         11.12 介休 后土庙门外



  21.         11.12 介休 后土庙门外



  24.         11.12 介休 关岳庙门及影壁



  22.         11.12 介休 老城某处

  却唯独这张我最爱的影像,怎么也记不起是拍摄自哪条街巷中。那天的笔记简略混乱,只惦记着考略介休老城的城制,却忽略了前后顺序。甚至于这张影像本身,也全然没有概念。不记得有那么一个孩子,默默地走在前面的孩子,忽然飞身跳了起来。
  我不记得了,后来他是不是飞离开,飞离开了冬日傍晚将如黑幕笼罩下的老城。像一只落队了的,却将要追寻而去的候鸟。

Olympus μ[mju:]-1
Olympus Lens 35mm 1:3.5
Ilford Pan 1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11.wood
  • “非除了他不可!”
    有意思。
    胡成 于 2012-10-28 14:45:06 回复
    我觉得阎锡山实在是一位极好的地方官,可惜被当作反动军阀丑化了许多年。历史观被误导太多,想在思想中构筑起真实的民国历史实在不容易。
  • 2012/10/25 10:21:2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dec10th
  • 胡兄又哪里秋游去了,天天来报到,等更新!
    胡成 于 2012-9-10 21:07:08 回复
    今天刚到西安,打算走河西走廊去新疆,北疆继以南疆。暂时是这么打算的,不知道会不会半途而废。
  • 2012/9/10 20:22: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老虎
  • http://synyan.net
  • 搞了半天朝鲜游记成了太监,读者纷纷表示郁闷。
    胡成 于 2012-9-10 17:10:58 回复
    会写会写,冬天回家再写,写朝鲜太费精力,得心中平静,时间富裕的时候慢慢写来。这季节总想着出门,静不下来。
  • 2012/9/9 20:28: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就是哈哈
  • http://www.94haha.com/
  • 只有更新速度够快,俺们这些粉丝才能更忠实!
    胡成 于 2012-9-10 17:09:21 回复
    实在抱歉,最近忙着拍胡同,冲卷扫片,写博客就懒下来了。不过今天出门开始西域之行,每天都会有写,希望不至乏味。
  • 2012/9/9 15:36: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圣子1228
  • http://tieba.baidu.com/p/1831356052 我发的清昭陵的文章,照片拍的很一般~~~不过还是希望您若有空,能去看看。谢谢啦~~~
    胡成 于 2012-9-10 17:08:26 回复
    拍的挺好的,和之前的相比,越来越好。我年初去了沈阳,想去清昭陵看看的,不过没打算停留太久,只有一天的时间,选择了沈阳故宫放弃了清昭陵,看了你的照片感觉有些后悔。下次再去沈阳,一定去看看。
  • 2012/9/4 16:06: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大头陆
  • 那年去山西,介休只是火车呼啸而过的小站,没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地方。
    最后一张照片,我开始想象寂静的街巷间,满脸是汗的孩子擦身而过,突然跃起,留给我的是热气腾腾的背影和渐行渐远的咯咯笑声。

    于是朝鲜游记是要暂搁了?还等着看呐^_^
    胡成 于 2012-8-30 21:46:07 回复
    介休对我而言也是几乎路过的县城,若不是霍州实在无趣,那天也不会连夜赶去介休。朝鲜写起来太累了,先写的六节算是给出版社写的样章。不过因为内容敏感,出版受阻,所以一时没有继续写的兴趣了,写起来太费周折,等大段时间闲来无事的时候再继续吧。肯定会写完的。
  • 2012/8/30 19:50: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金牌
  • 越来越觉得,还是山西值得回味。
    胡成 于 2012-8-30 21:40:47 回复
    那是因为你更喜欢山西的缘故吧?我还是更喜欢陕西,陕西更空旷,站在黄土塬上气儿吐得更顺一些。
  • 2012/8/29 15:07: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圣子1228
  • 前几天去运城了,去了鹳雀楼,本来还想去壶口瀑布,时间来不及了~~芮城、万荣,都是想去但当地的朋友都说没什么可看的,就把我打发了。咳。。。
    胡成 于 2012-8-30 21:36:05 回复
    可能一般人认为的可看的,自然风光多一些,人文名胜的话也需要赫赫煌煌,如雷贯耳的,以这个标准来看,芮城万荣这样的县城的确也没有什么。也怪你事先没有做好功课,赖不着别人,嘿嘿。
  • 2012/8/27 18:41: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好玩
  • http://www.huangyunying.com/
  • 最后一张我也特别喜欢,可能是你,也可能是我。
    胡成 于 2012-8-30 21:28:02 回复
    可能是你,可能是我。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是不会安分于老老实实地走路的,那样无法消耗我们旺盛的精力,于是总会走着走着忽然跑了起来,跳了起来。如果可能,就飞了起来。
  • 2012/8/27 2:03:5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