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岁山西出塞曲 陇山 »

出塞曲 长安

  那年,仲秋。
  明夜即是中秋。

  一如今日,一日阴雨。我自花马池踏残破长城西去,将入夜时入古盐州。路旁觅一旅店,住下。
  一日阴雨,将入夜时,西窗外天际却忽然云散,残阳如铸铁血锈。王同学,熟知唐史胜过家史的姑娘,短信忽来。下班走在北京的秋夜秋风中,忽然幻像起明月明皇陵上,蓑草神道,月光如霜。我覆我愁明夜我宿何处,不知是否可见思乡明月。她短信再来,一句岑参诗:
  知君惯度祁连城,岂能愁见轮台月?

  忽而心中再无愁思,残阳如血,血如残阳,一时贲张,要上一斤手抓,片刻风卷残阳。
  自那夜后,唐世三千诗人,只爱岑参。只爱岑参,一如热血戍卒,见将军百战强虏。

  此行,渡关山,走河西,出瓜州,越沙碛,一去北庭,二去安西,皆为追随岑参足迹。
  他去安西,天宝八载;他去北庭,天宝十三载。

  09.10  西安   雨。凉。

  东城墙外,站在路旁的法国梧桐树下等车。雨正绵密,雨水落在微枯的桐叶上,桐叶左右摇曳,试着掬起雨水。可是雨水不住,桐叶终于放弃,颓然倾覆,洒下一抔水。走在路上,打湿身上的雨水,一点一点。梧桐树下,一片一片。
  雨中车少,我没有伞,索性看雨。有淡淡的秋凉,却不冷。

  去大雁塔北,陕西考古研究所,寻田同学午饭。隋唐室还是去年模样,考古行业阴阳不调,一屋子业界翘楚卷烟正抽得紧,却显然乏人清扫,东一处隋代的残石,西一处唐代的断瓦。
  田同学读大学前不知考古为何物,大学阴差阳错地就读业内著名的西北大学考古系,于是毕业就在考古研究所里日日与隋唐为伴。我倒是小学时就梦想有朝一日能学考古专业,却可惜成绩凄惶,于是早早了断了念想。立志要作西门庆,却因家贫入了宫,都是无奈。不过坐在与普通乏味机关无异的隋唐室,心中却依然激动,只是遗憾我不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仿佛槁木般的公公忽然与新选入宫如花般的秀女们错身而过时,冲淡的兴奋后继以酽到化不开的落寞。

  下午和田同学去长安镇上,某处考古工地,有几十座汉唐寻常百姓墓地。忽然的任务,取几件陶器回考古所。驻地在租用的农家自建楼房二楼上,阴雨无事,工人们围坐在简陋在民房里,一局牌还未开始。
  左右两间民房是宿舍,中间同样简陋的一间充作器物库房,几十件汉唐的陶罐与陶俑,碎裂以及新修复的,默然其间。
  那么简陋的现在,那么辉煌的汉唐。

  领了一件残陶罐,一件蓝釉的残瓷碗。还有三件陶俑,一件指长的小俑,两件掌长的对俑,文官与仕女。
  寻常的陶俑,田同学不知道已过手多少尊。我借着代他拿着的理由,将三件陶俑逐一持在掌中。手指轻抚过文官俑,指尖一层泥土,一层温润。
  草纸把陶俑细细卷起,叠放在塑料袋里。在埋入地下的一千余年以后,他们又一次如此紧密地依偎在一起。

  泥泞的工地走回公路。右手撑着考古所的雨伞,左手提着考古所的陶俑。深一脚,浅一脚。
  雨仍然密,雨水潲在塑料袋上。

  我们都看见的,这个模糊的,湿漉漉的长安。

  20:55 西安 南廓门

  09.11  西安   雨。转晴。

  秋雨一夜。

  东南城角,清晨。东南角楼仍在朦胧雨中,满地梧桐。

  一日无事。
  脚伤未愈,轻缓走走。去陕西历史博物馆,再看何家村窖藏大唐金银器展。虽然入口还有禁止拍摄的告示,但是相较前年展览新布时的严格,如今那告示已然形同虚设。巡馆的不再是现役武警,小保安最多只是提醒关闭闪光灯,对于拍摄见怪不怪。
  可惜展品布光昏暗,我没有高级的数码单反,只能徒叹奈何。还好,随身卡片数码相机里几张清晰的,有我最爱的鎏金飞廉纹六曲银盘。



  六曲葵形银盘,盘心凸起,锤揲飞廉,飞廉鎏金。《三辅黄图》:“飞廉,神禽,能致风气者。身似鹿,头如雀,有角而蛇尾,文如豹。”西域器,东土兽;银曲盘,金飞廉。美轮美奂,不知唐世何人所作?
  却并非孤品,又或者在唐世,只是寻常物件,一如其左右六曲银盘,熊狐鸾鸟。那年长安,送别的筵席上,怕是也有几件如此精工器物罢?

  那年,天宝十三载,夏秋间。长安,岑参将行北庭。行前,却在哪家酒垆,送人赴安西:

  上马带胡钩,翩翩度陇头。
  小来思报国,不是爱封侯。
  万里乡为梦,三边月作愁。
  早须清黠虏,无事莫经秋。

  赴安西的人,已去安西。花马胡钩,关山横渡。
  送赴安西人的岑参,将去北庭。是否明日?
  若是明日,我自与你西去,牵马坠蹬。

  20:50 西安 南廓门


 出塞曲全文刊于2013年第6期《旅行家》。刊文有删节。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无觅
  • 2.06K
  • quote 13.coco
  • 多谢你当时的校正哈。所以现在我可以时常“取笑”某同事的“流来”和“镁铝”了,hihi。。。
    胡成 于 2012-9-30 9:48:47 回复
    你最近怎么样呀?工作渐渐有意思没有?这句话听起来仿佛病句。今天中秋节,回家没有?四川我是说。中秋节快乐,代问家人好,我至今念念不忘在射洪的那顿午饭。
  • 2012/9/28 16:47: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coco
  • 有时候会想起你曾经向我描述夜宿长城的情形,总是很清晰地感受到你所说秦时明月汉时关的感受,仿佛自己也曾亲历一般
    胡成 于 2012-9-25 22:37:32 回复
    有时候你不得不相信这世界有多奇妙。你是很少来我这里的,可是就在昨天,我还在豆瓣上提起来,因为我在从乌鲁木齐到吉木萨尔的客车上,听到有LN不分的人说“一把屎一把料”,然后说起来,就说到我经常在早上校正一个同事说读音正确的“牛奶”。结果今天就看到你的回复,心有灵犀有没有?
  • 2012/9/25 14:52: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每逢秋日忆长安
  • 蓑草神道,月光如霜

    我正在开会,看着就忽然要流泪了~~怎么会不记得呢?依然记得那时候的感受
    胡成 于 2012-9-17 21:48:55 回复
    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影响真的很奇妙,你的一则短信,直接影响到我两年后的一次行程。我们说了一起旅行说了很多次吧?总没有合适的机会,很遗憾。
  • 2012/9/17 16:01: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好玩
  • http://www.huangyunying.com/
  • 回复老虎:很是,找到你的博也是我的福气。你们都是认真写博的人,去你们家,可以安安静静地享受一种情调。不过得说,你们的情调是两极。
  • 2012/9/12 22:29:2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朱子风
  • 昨晚躺在床上,又回忆起上年那个夜晚与兄长畅谈的情景。自上次算来过而不见已经是三次了,说是来日方长其实也很遗憾,与兄长在一起即使只是谈谈猪下水都觉受益良多。此次出塞相比之前的旅程又有非同一般的意义,路上怕是也少不了艰险。但想来兄长是惯度祁连的,不仅不会有西出阳关无故人的忧心,而是绝少不了天下谁人不识君的豪迈。我就留驻在这长安,静候君从万里使而归来的那一天。
    胡成 于 2012-9-11 13:07:27 回复
    也许回程还会中转西安,若是如此,当有机会再见。
  • 2012/9/11 11:35: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长羽
  • 真是羡慕!期待先生西出阳关的游记.
    胡成 于 2012-9-11 13:05:56 回复
    此行可能不经阳关,直接由瓜州出塞。承您的关注,希望一路行记略有可观。
  • 2012/9/11 9:36:4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长羽
  • 先生来西安了!不知有何游历路线?目的?
    胡成 于 2012-9-11 8:34:29 回复
    我大约明后天就离开西安西行,过陇山到宁夏,再自天水向兰州,走河西走廊北上,出瓜州,入新疆西至乌鲁木齐,北上吉木萨尔,南下库车,最后走南疆。暂时如此计划。
  • 2012/9/11 8:19: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安西。北平。南宁。独缺东。恰如今之中国。
    胡成 于 2012-9-11 8:32:24 回复
    上古时代,海上太平,自然以为东方无患,不料后世最穷凶极恶的匪类恰自东来。而且何止东方,如今是四面楚歌,西不安,北不平,南不宁。自古以来,远交近攻是上上策,我们恰恰反其道而行之,交近攻远,结果近者反目,不知道这形式稳定的岁月还能维持多久。
  • 2012/9/11 0:14: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的妈呀,这么久了才憋出一篇来。昨天我都已经开始无聊得花一下午翻看胡兄从前的日志了!
    胡成 于 2012-9-11 8:26:26 回复
    惭愧惭愧,天性懒惰,稍有懈怠,就索性拖延下去了。不过自昨天起已在旅途中,每是一篇行记是无论如何要写的,但愿可以一读。
  • 2012/9/11 0:10:2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