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塞曲 伊州出塞曲 轮台 »

出塞曲 西州

  09.19  哈密 吐鲁番   阴。

  将走赤亭道,将向火山行,却忽然浓阴欲雨。
  诡阴的浓阴,周天妥贴而紧致的云,却赫然看见太阳。阳光清冷,整座城市弥漫在仿佛海市蜃楼般迷茫的光线之中。南郊汽车站哈密至吐鲁番的客车十点发车,沉默地坐在客车里,等待警察逐一检查乘客身份证,有不安的情绪。

  伊州西至西州有南北两道。北道由伊州西经纳职县(今Lapchuk,即四堡),行大患鬼魅碛之北,经独泉、东华、西华、驼泉,流茨萁水,过神泉,至罗护镇守捉城,又西南经达匪、草堆,至赤亭镇守捉城。去伊州实约九百里,此即唐史所记之柳谷道,治途置馆驿,多可考于见吐鲁番出土文书。罗护盖即清之纳呼、今之西盐池,赤亭盖即今七克腾木,是此道盖略相当于清代旧驿道,今之北线汽车道也。南道称为“伊西道”,亦由纳织西行经大患鬼魅碛中,至鬼谷口避风驿,又西亦至赤亭,与北道合。度其行程与今铁路线略相当。赤亭当两道会合处,故称道口,为要冲。赤亭西行中经白力城(今鄯善)约一百三十里至柳中县,即古田地城(今鲁克沁),置柳中驿。又西约四十里至西州治所高昌县,即古高昌城,故址尚存,(今阿斯塔那之南)置宁戎驿。城内置天山军,管兵五千人。①

  哈密至吐鲁番,伊州至西州,公路今古皆走北道。西州蒲昌,即今哈密所辖鄯善县,唐时在县东北设赤亭守捉,为东西往来要冲。火山六月,行人绝迹的赤亭,在七克腾木即今七克台镇迤南,仍有残垣。
  哈密至吐鲁番的312国道途经七克台镇,如今两地间连霍高速公路贯通,客车不再经行国道。七克台镇处,高速公路又在国道迤南,于是我也即约过赤亭道口。只是目之所极,戈壁远山,不见村舍,不见旅客。

  岑参存世诗作之中,四次提及赤亭。
  天宝十载,武威送刘单判官赴安西行营便呈高开府,有“赤亭多飘风”句。如今高速公路旁,也有“小心横风”的警示标语,千载赤亭路上,风灾依然。
  二次出塞,赴职北庭以后,天山雪歌送萧治归京,有“北风夜卷赤亭口”句;火山云歌送别,有“火山突兀赤亭口”句。伊州西去西州,赤亭火山相连,只是“火山突兀赤亭口”实在是文人笔法,路途走来,两地仍有百里之遥。
  火山即今火焰山,赤亭在鄯善县东,火山在鄯善县西。没有见着赤亭,却没有错过火山。火焰山处,高速公路又在国道之北,几乎即在火焰山南麓坡下而过。即便阴沉,火山依旧有迥然于他山的焰红。若是六月,真应似东西连绵炽热燃烧的火炭。
  天宝八载,岑参初赴安西,经火山:

  火山今始见,突兀蒲昌东。
  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
  不知阴阳炭,何独烧此中?
  我来严冬时,山下多炎风。
  人马尽汗流,孰知造化工!

  岑参冬过火山,依然颇受炙热之苦。我悠然客车而过,不惧炙热,却欲炙热好见着那如燃烧的火焰山,却可惜阴沉,却可惜阴沉。

  下午四点前车停吐鲁番客运站。如今哈密因为哈密瓜的缘故,是座商贸的城,而吐鲁番却依然是座旅游的城,所以吐鲁番的住宿远远好过哈密。虽然价格仍然较之甘肃为贵,同样的价格总可以住在干净舒适的客房中,而昨夜在哈密却有蟑螂从我的枕上爬过。无论如何,我是再也不愿再回哈密。
  我甚至无心再看哈密博物馆,吐鲁番客运站也即吐鲁番最繁华处,路口寻宾馆住下,即步行东去吐鲁番博物馆。
  吐鲁番博物馆在非省会城市的博物馆中,堪称极好。高昌古国与唐时西州在高昌故城的经营,以及火山下几处古墓群的发掘,为吐鲁番留存下足够多的国之重宝。
  三楼古尸展馆太过昏暗,未免阴森可怖,不提。只记我之印象最深的两件藏品。



  其一,唐时西州某墓之镇墓兽,威猛一如那句“送君万里西击胡”。



  其二,1969年火焰山阿斯塔那墓地出土,唐景龙四年卜天寿手抄《论语·郑玄注》。这件手抄本可谓闻名久矣,郭沫若有本薄册《出土文物二三事》,其中一篇《卜天寿论语抄本后的诗词杂录》,对这件抄本后卜天寿自作的几首诗词有超乎寻常的赞誉。其实卜天寿不过是个十二岁的孩子,诗词也不过是“写书今日了,先生莫咸池。明朝是贾日,早放学生归”这样满是别字的打油诗。其实醉翁之意,是可以为政治解读,比如:“苏修社会帝国主义的官僚和学者们,所谓的汉学家不久前曾经大胆狂妄的放言:中国的北界是万里长城,西界从未超出甘肃和四川,一千二百年前的卜天寿会以渊默的雷声来教训他们老沙皇的子孙们,你们看看,我所写的论语郑氏注吧”“超过了老沙皇的豹狼们,你们听着,我坚决相信有朝一日天崩地裂豺狼死,被你们诱拐去了的我的后辈们,终会云开复见天的。”
  可惜文书展馆内不允许拍照,而且这件抄本也只展开一段,没有见着后面的涂鸦,有些遗憾。

  傍晚搭公交车一路向西,新城东门见着一家阿不拉江手抓肉馆食客众多,还未至饭点,两侧食肆门可罗雀,可知这家生意之好。于是果然下车,要上一块羊排,切开洒盐,配些同煮的胡萝卜片,一碗生洋葱,一碗羊汤,一盘切块的烤馕。
  风卷列云,片刻扫空。

  何以解劳苦,何以解乡愁?
  大口吃肉。

  23:21 吐鲁番 老城西路

  09.20  吐鲁番 高昌   多云转晴。酷热。

  早晨的吐鲁番已经觉得热。
  客运站发往鲁克沁的客车最早一班要在十点,买票以后在客运站前觅食。只在大巴扎旁寻到一家包子铺,薄皮包子十个,尾油太多,苦茶依然无法解腻。

  西域天长夜短,总有足够的时间去做可做的事情,于是诸事不忙。客车晚发,乘客各自安然,全无催促。
  昨日来时路,再回火焰山,然后折而南向,我在二堡乡路口下车,高昌故城向西南四里。
  二堡乡是纯粹的维民村庄,公路穿村而过,路旁有沟渠,渠上架床,床上有老者,或卧或拾缀些菜蔬瓜果。许多孩子在路旁玩耍,任孩子们疯去,没有娇生惯养,孩子们像胡杨一样生长。大些的两个孩子从大货车上爬了下来,最小的孩子蹲在车厢围档上踌躇。我走近他刚张开手,他便跳起扑进我的怀里,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有危险这件事情。

  高昌故城北城墙就在路的尽头,一如西北其他后世有人居住的古城,村民依城墙而居。城墙千疮百孔,却依然高耸。
  大唐太宗皇帝贞观年间,盛世初启,麴氏高昌王麴文泰却与西突厥联兵犯伊吾,掠焉耆,壅绝西域商道。太宗皇帝遣陈国公侯君集为交河道大总管率军出讨。贞观十四年唐军临碛口,麴文泰惊惧而死。八月唐军至高昌而灭高昌。于高昌故城置西州,领高昌、交河、柳州、天山、蒲昌五县。
  曾经西域强国重镇,高昌城周约十一里,我见夯土残城之中,无有出其右者。城分三重,外城,内城与宫城。内城居外城正中,周约六里。宫城居内城之北,北宫墙即外城北墙,南宫墙即内城北墙。



  内城居中偏北有夯土台,台上有方塔,俗称可汗堡,意为王宫。



  外城西南有寺院残址,山门、庭院、讲经堂、藏经楼、大殿、僧房等等皆存。城为高昌国时,玄奘曾在高昌讲经月余,或即在此。城为西州时,岑参两次出塞,四过西州,却不见半点行止痕迹。遍地残砖断瓦,不知道哪块曾筑西州街舍,诗人影过身上?
  昨日吐鲁番博物馆所见唐时文书,多有出土自西州近旁阿斯塔那与哈拉和卓古墓群者。这墓群某墓之中,纸柜之上糊有账单一封:

  岑判官马柒匹共食青麦三豆(斗)伍胜(升)付健儿陈金

  据称彼时往来安西北庭岑姓判官仅岑参一人,故而此封账单或即岑参所书。在恢宏的西州城中,诗人未有半句诗词存世,却机缘巧合的留下三斗青麦的账单,世事造化,真是难以预料。

  初至城内,尚有云朵蔽日,午后渐晴朗。热,酷热,昨日还叹息火焰山阴沉,仿佛冥冥间要护佑于我,我却不识好歹,索性今日让我知其何为火焰山。高昌城内,无论何处,回头北望,总是火焰山。赤焰烧虏云,炎氛蒸塞空,此言果然不虚。人马尽汗流,更是贴切,或可云人马汗流尽,似更妥贴。高昌土城,雨后地表板结为色白而光洁的土壳,阳光炽烈,土壳再将阳光反射回去,人在其间,上烤下蒸,相机片刻烫手。
  凡至古城,我总是围城反复数周,高昌城便罢了。罢了,沿着城内载客驴车碾出的道路,西北入过可汗堡至西南大寺,再回返,左右片刻往复,其他便罢了。东望城垣,那么遥远,那么广大。
  那么广大的高昌城,那么广大的西州城。

  午后的二堡乡寂寥许多。
  一个半米长的男孩子,横跨在大梁上骑着自行车送他的小妹妹上学校。男孩子忙碌的模样,只把小妹妹送到学校前的十字路口,匆匆忙忙地又往回赶。小妹妹非常漂亮,一袭黑衣,干干净净,却可惜不能说汉语,似乎也听不懂汉语,我们无法交流。
  十字路口有杂货铺,我买了两瓶冰红茶,小妹妹已经将要走进学校。快步赶上,小妹妹正回头,看见我递过去的红茶,于是笑起来,回转身接过红茶,然后还是轻声的用维语说些什么,应当是谢谢吧,笑起来更漂亮,有浅浅的酒窝。
  可惜如果有一天,小妹妹长大了,她会像其他那些维族姑娘,错身时会严肃地垂首而过。
  只有当我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才是彼此相爱的人类。以后我们会有民族,我们会有宗教,我们会因此而隔阂。
  仿佛我在西州,你在高昌。

  22:28 吐鲁番 老城西路

  09.21  吐鲁番 交河 乌鲁木齐   晴。热。

  贞观十四年八月,唐于高昌城置西州。九月,再于交河城设安西都护府。
  以今吐鲁番为参照,高昌城在其东八十里,交河城在其西二十里,两地相距约百里。交河城其地,今名牙尔乃孜沟,沟由河水切割黄土台塬而成,深约十丈。牙尔乃孜沟中,有黄土孤岛,形如柳叶,长约五里,宽约半里,交河城筑于其上。
  前汉元初元年,分车师国为前、后两部,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②
  虽然高昌与交河故地均属今吐鲁番,但就吐鲁番本地渊源而言,其与车师大有渊源而与高昌无干,所以在今吐鲁番城内屡见车师之名,比如吐鲁番本地运输公司便分着客运与车师两家公司。

  岑参出塞,过西州,其后必即是交河。不过安西都护府已于贞观二十二年迁至龟兹,即今库车县。其时交河已是西州辖县,安西更在交河以外一千里,前路依然漫无可期。
  交城之河依然,河水却如涓流几近于无。只着河水的束缚,交河城址无处拓展。或者又因着火焰山近处的河水向来清浅,再不复百万年前切割土地时般汹涌,于是交河城址也不见得湮灭多少。所以汉时如此,唐时如此,今时亦如此。
  我之所在,即是岑参所在。只是我之所见,黄土残垣;岑参所见,却是雕梁画栋,彩绘鎏金。

  交河故城,已是成熟开发的旅游景点。我去时尚早,还可悠游。近午时分,自乌鲁木齐而来的旅行团如过江之鲫,交河城中喧闹不堪,怕是搅扰的魂灵不安。
  如柳叶般的交河故城,南北飘于水中。故城四面临十丈深崖,原筑东南两门,只南门为出入正门,也是现在景区的入口。东门临崖,或只为居民汲水之用。南门内为北去子午主道,为东西两城。东城较西城繁华,建筑残址高大,官署亦在东城东门内道之南。



  子午主道北端有宏大寺庙,庙后更有东北与西北较小寺庙与北城尽头的塔林,可见曾经交河城中,佛法兴盛,僧侣壮大。



  因着交河城地形独特,孤悬高耸土台上,故而不筑城墙。城内建筑,以减地留墙之法,由地表向下开凿,仿佛黄土塬上的土坑窑。不见夯土,只见生土,迥然相异于其他古城。

  午后出城,进城的游人愈发汹涌。若是那时车师国王见着这样许多的人马扑来,怕是没有片刻犹豫,也便出城降了。

  自交河城后,安西北庭,就此分道。银山道西南去安西,白水涧道西北去北庭。
  天宝八载,岑参去安西;天宝十三载,岑参去北庭。
  二者择其一,我去北庭。
  岑参在北庭三载。

  下午搭车师客车,依白杨河谷,沿白水涧道过古白水镇,即今达阪城,然后天山以北,乌鲁木齐。
  北庭有轮台,轮台不因岑参而存,轮台却因岑参而名。
  那不能愁见明月的轮台,或即在此。

  23:11 乌鲁木齐 扬子江路

① 严耕望《唐代交通图考》第二卷 河陇碛西区 篇拾贰 长安西通安西驿道下 凉州西通安西驿道
② 《汉书》车师前国传


 出塞曲全文刊于2013年第6期《旅行家》。刊文有删节。

Panasonic Lumix DMC-LX3
Leica DC Vario-Summicron 1:2.0-2.8/5.1-12.8 Asph.
无觅
  • 2.06K
  • quote 6.罗希
  • 读胡成的游记,是一种别样的收获,感谢博主的辛勤耕耘,
    胡成 于 2012-9-30 9:44:29 回复
    谢谢,很高兴你能喜欢。
  • 2012/9/27 23:15:0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博物馆的流油干尸好可爱,胡兄可有更多近照?
    胡成 于 2012-9-21 23:34:44 回复
    什么近照?谁的?我拍的还是拍我的?你这有了孩子以后明显的说话不在状态呀。
  • 2012/9/21 9:54: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长羽
  • “只有当我们都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才是彼此相爱的人类。以后我们会有民族,我们会有宗教,我们会因此而隔阂。” 这段写得真好!
    胡成 于 2012-9-21 23:33:59 回复
    傍晚走在乌鲁木齐的街道上,正遇到小学校放学,一对汉族和维族的小姑娘肩并肩往家走。可是因为民族与宗教,她们以后的人生注定不同。这种不能由自我意志选择的人生,想想也是挺让人无奈的。我这么说,并非特指有诸多禁忌的宗教信仰不好,我只是想强调这种不同。自由的认为不自由的不好,或者不自由的认为适度的不自由才是更大的自由,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恰恰是因为这些分歧,终将会导致隔阂。
  • 2012/9/21 8:30:4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金牌店
  • 那小孩的字可真好看。
    胡成 于 2012-9-20 22:39:01 回复
    嗯,这个,不好看吧?可能照片的缘故,不够清晰,其实写的很差。
  • 2012/9/20 10:26:1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长羽
  • 说句实话,你那微博上的图片实在恐怖,但愿夜晚的梦境中不要有……
    新疆的物价高,会不会是与甘肃相比,两处的人均收入有差异?
    胡成 于 2012-9-20 22:38:04 回复
    现在物价几乎各地如一,昂贵,无论地界大小。只说住宿,宾馆是县城越小越贵,而且条件恶劣,可能是缺乏竞争的缘故吧,一个人穿乡过县的,住宿总是个大问题。又不想住条件太差的招待所,休息不好也是问题。
  • 2012/9/20 0:13: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要不是今天应酬喝了点酒,也不会大晚上才看到新更新
    胡成 于 2012-9-20 22:33:19 回复
    酒量如何?酒要少喝。看来没有喝高,字字清晰,全无半点颤抖。
  • 2012/9/19 23:53:2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