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一年 之一重庆一年 之二 »

我的,2012。

  一月



  华县,南麦塬,坪里村。
  那黄土塬上,那夜,那一场繁花的皮影戏。
  这一年,我时常会在哪里的哪夜,忽然想起那夜的那里,如战火般的乐腔。夜深和摄影组离开时,没有道别,因为那出秦英征西未曾完结。老艺人们依然在亮子后面且弹且唱,亮子前依然是凝神倾听的乡亲们。于是那场皮影戏便似乎永无完结,无论我何时想起,画面始终如是,无休无止。
  在我留下的影像里,我与后槽魏振林老人注视最多。唇角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仿佛洞察了关于人生的一切,只是不愿意再说起。更老的老艺人们称呼他侃娃,侃娃,小时候的名字,忽然就叫了六十多年。
  就老了。

  华县皮影:上阕 下阕 《新商务周刊》2012年第8期 印记

  二月



  春节,在家。
  每天出门,在楼下给奶奶拍一张照片。我最喜欢的这张,却可惜模糊了。
  奶奶是个不苟笑容的老奶奶,像旧式家庭中一切矜持的长辈。她不喜欢我给她拍照,但拧不过我的坚持。如果我举起相机来一遍又一遍要求她笑一个的时候,她也会无奈的笑起来,像是嘲笑我的坚持有多么的滑稽。
  我最喜欢她在这张影像里的笑容。淡淡的,阅尽世事的笑容。
  我们搬家到这里已经二十四年了,背影的墙壁恰如其份的老旧。这两年风传这里将要拆迁,我不愿意,我舍不得离开。

  三月



  去了一直想去的朝鲜。
  四天行程,努力躲避朝方随行人员的监控,在以各种隐蔽方式拍照中度过。我觉得在非官方的游客中,我拍摄了最好的一组关于我们所能看见的朝鲜的影像。
  在回程的国际列车上,因为拍摄这节顶级车厢内景,被一位身份不明的自愿暂充监控人员的朝鲜旅客发现,索要相机以检查内容。幸好我决定以胶卷拍摄朝鲜,无法实时回放以躲避检查,这个决定挽救了这些影像。但是我的行为还是被层层上报给了列车上的随车内务部官员,在其后的行程里,随行的朝方人员被叮嘱要特别留意我的行动。
  最后出新义州火车站,坐在回返丹东的客车上,又看见那位朝鲜内务部官员立在出站口,依然严肃的注视着客车上的我们。我希望友善的和他挥手告别,他看见我,然后勉强回应给我一个笑容。
  笑容转瞬即逝。

  《朝鲜闻见录》(暂名)样章:丹东口岸 新义州 新义州火车站 平义线 平安道 羊角岛国际饭店

  四月

  四月十二日去拉萨的火车票,是在沈阳时意外在线定购得到的。
  将去的前夜,却忽然发病。犹豫再三,退票。索性如此,其后病情严重,剧痛,手术,换药,幸好后来有了洛芬待因。
  渐渐病愈,却再也买不到去拉萨的火车票。

  五月

  幸运的是,有一次拍摄大明十三帝陵的机会。遗憾的是,同行的大多数人并无兴致在难得可以进去的诸陵陵寝内细细拍摄,无奈行色匆匆。每座陵寝,哪怕可以再多十分钟都是好的,可以再多一卷,再多一卷。



  五月忽然爱上绿皮火车,于是时常早起去北京北站坐那趟发往承德的4471次列车。
  第一次就遇着和奶奶一起回虎什哈的小璐璐。怕生的小璐璐,我隔着几排座位如此拍她,居然吓哭了她。但我的喜悦却让我顾不上道歉了,我是那么喜欢这张影像。
  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再遇见你,希望那时候你已经可以和我一样喜欢这张影像。

  老火车 旧时光:第一辑 第二辑

  六月

  再去青海,再回石乃亥。
  我希望以后每年都能如此开始我的夏天,我的清凉的夏天。就像那天站在黑马河的黑马河水里,脚底是松软的暖暖的沙,冰冷的黑马河水掠脚踝而过,同时掠过的还有许多的青海湖鳇鱼。
  于我自己的小小的心愿之外,我希望人们可以放过那些行将永远消失的鳇鱼。



  在西海之西,在石乃亥,我又躺在了石乃亥招待所的床上。今年德清一家都在石乃亥,弟弟德真,爷爷,还有去年回循化盖新房的爸妈。每天去伏俟城,然后回来吃德清妈妈做的饭。我希望的清凉的夏天,是要和那个撒拉家庭在一起的。
  可是我却要用石乃亥的猫儿纪念这个六月。那只刚出生的,我抱回屋里躺在我被子里的小猫儿,和爱她却不得不离开努力寻找食物的猫妈妈。
  明年回去,我知道还可以看见德清他们一家,我却不会再看见你们了。
  你们在哪儿?

  西海之西:黑马河的湟鱼 在黑马河 去石乃亥 又见伏俟城 德清妈妈的揪面片 青海湖西畔 石乃亥的猫儿 最后一夜 再见石乃亥

  七月

  六月底从青海中转兰州去了重庆,七月初在重庆,却没有留下一张影像。
  重庆的夏天,太热了。
  十八梯只去了一次,一如去年。我知道,它总还可以苟延残喘到我再回重庆。



  月底给某杂志拍摄了两卷胶片,是今年七月我仅有的影像。鸦儿胡同某家清真菜馆做芝麻酱烧饼的厨师,在北京炎热的八月,站在后厨炙热的烤箱旁,那么热的晚上。

  八月



  大吉片没了。终于没了。
  曾经繁华的果子巷北口,只有街口这家食杂店还坚持着。那天傍晚,我拿着一瓶冰冻的汽水,和他们一起张望已成废墟的大吉片。
  有些凄惶。

  九月

  岑参,唐世我最爱的诗人。九月,依着诗人的足迹出塞。
  一路向西,关山万里外,我终于寻着我梦寐中的轮台与北庭。



  还有路途中的,高昌与交河。
  今年是北京最冷的冬天,在最冷的冬天时,我依然会感觉到那天在高昌时的酷热。北方远处是如炭火的火焰山,我希望那可以是陪我这最冷冬天的炉火。
  当我需要你的时候。

  出塞曲:长安 陇山 凉州 酒泉 伊州 西州 轮台 北庭

  十月



  因为中秋,弃安西不顾,搭车两夜一天,万里归家。
  是阳台上的一盆辣椒。奶奶每天花时间拾缀它们,她说等辣椒结尽了,她也就无事可做了。
  所以我总想回家,我这样是找事儿。

  十一月



  渐渐冷了。
  有一程子找《一地鸡毛》出来看,当时就因为那里面那座阳光灿烂的机关大院而深爱上北京。我和朋友都以为那座机关大院就是她家住着的市委党校。工字楼里,有旧时的气氛,却并没有漫天飞雪般的阳光。
  后来她向电视剧里饰演老张的演员修宗迪先生打听,先生回她,那是在铁狮子胡同的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就在段琪瑞执政府的东院。那会儿我正走在灯草胡同里,想着我可能没有机会进去东院那栋总是深锁的灰砖楼了。
  我没有去过,便也觉得怀念了。

  十二月



  又去了蔚县,在蔚县一场暴雪之后,最冷的冬天。
  我觉得于我而言,对蔚县的爱有两部分,均等的两部分:一是蔚县本身,二是六街招待所。
  那天傍晚到蔚县,住定,窗外是雪后最冷的蔚县。
  可惜当夜发现四月份的旧病复发,无奈隔天便匆忙回返。好在病情远较之前为轻,只需吃药,无须手术,迁延半月总算再愈。

  今年是我的本命年,将要过去了。
  很多时候,我们觉得最好的是,一切都在好起来。但事实是,只要一切没有坏下去,那便已经是最好的好。
  再见,2012。
无觅
  • 2.06K
  • quote 15.parabellum
  • 甘丹寺远离拉萨,有一消防中队,藏人汉人都有,阳光下与那几位交谈甚多。他们亦闲来无事,扎仓外放置饮水供游人饮用。只是那日除却我一个汉人,其他都是前来朝拜的藏人。
    胡成 于 2013-5-14 16:01:36 回复
    去年好不容易打起精神准备去西藏,结果出发前夜病倒,行程取消。之后我便一直以为是天意让我莫去西藏,所以也没有再去那里的计划。什么时候有个旅伴,再打算西藏的旅行吧,去看看你说的甘丹寺,看看彼寺于我有何意象,是不是也会有你的念念不忘。
  • 2013/5/5 22:17: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4.parabellum
  • 要想2012年1月在甘丹寺的遭遇,依然铭刻在心.
    那个寒冷至极的清晨.托大没有穿羽绒服.
    胡成 于 2013-5-5 15:56:28 回复
    这便是了。见着寺我便想着僧,不论其他,只是做为一处景观,如果再发生些特别的事情,想来也是难忘。
  • 2013/4/18 15:24:2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parabellum
  • 很可惜,没去成拉萨.
    我很想知道甘丹寺在胡兄的笔下会是怎样.
    静候.
    胡成 于 2013-5-5 15:54:49 回复
    实话实说的话,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的记述。我对僧尼素无好感,但是如果做为与宗教无干的人来交往,那便还好。可惜不懂藏语,与喇嘛无法交流,怕只是走马观花吧。
  • 2013/4/18 15:23: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beibei
  • 几乎忘记这里.
    这一年,生了小孩.矛盾中成长.打开电脑,看到桌面上的图片,是你拍的格桑花--草原上的浅粉色的小花,带着水滴.想起来这里看你.
    2012的你看来一直在路上,不过回了2次家,真好! 还去了青海,我记得他们.一个爷爷带着两个小孙子.他们干活,祷告...
    祝福你身体健康.
    胡成 于 2013-2-5 11:10:27 回复
    是呀,好久不见。恭喜你呀,有了孩子。如果这是自己人生必须的安排,当然越早越好。可喜可贺。祝你和孩子健康,祝你快乐,祝他——还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白胖。还有,不要断了音讯,时常报声平安。
  • 2013/2/1 15:22: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胡兄新年吉祥!书出版后一定记得告知一声,俺也填了个小坑,开始陆续上照片咯。
    胡成 于 2013-1-4 19:18:43 回复
    大尉老兄新年快乐。期待你在日本的片子,那次电话说起,还是前年我在重庆的时候,就是我在拍这些照片的时候,你这次拖得真久。不过也是时间过得太多,不知觉已经这么长时间了。
  • 2013/1/3 23:56: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轩易
  • 胡兄新年吉祥!希望2013你依然用文字和照片慰藉我们干涸的心田!希望2013你万事如意!
    胡成 于 2013-1-3 22:54:39 回复
    轩易兄新年快乐。我也希望可以时常在路上,可以一直有新的文字与照片,愿你我新年皆能如意。
  • 2013/1/2 14:01:0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大头陆
  • 四月的拉萨在未来某一日总能续上的。
    复又年关,世界末日没来,又能重头开始生活了。

    元旦快乐!上海这几日的零下竟冷过了匆匆路过的零下十几度的首尔。
    胡成 于 2013-1-1 21:15:20 回复
    今年是异乎往常的冷,北京最近夜晚时常零下十度以下,多年未见,或许其实已经世界末日,我们转生在另一个更加寒冷的世界,只是我们自己不知道罢了。今天我回安徽了,从今天开始我要过和你一样没有暖气的寒冷的冬天了,愿我们的冬天安好。
  • 2012/12/31 12:36: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壹壹居酒屋
  • 刚学会豆瓣 就看到你的文章 很喜欢
    胡成 于 2013-1-1 21:07:02 回复
    谢谢,也谢谢豆瓣九点。
  • 2012/12/29 13:49: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朵朵
  • 对于网上结识的朋友一般不会随便以为,因为我知道屏幕面前的人无论是坦诚还是虚伪面对网络总跟现实中有所不同,至于叔你嘛更是深藏不露肥瘦难辨啊^_^
    P.S.快祝我生日快乐
    胡成 于 2012-12-29 12:11:53 回复
    今天生日呀?你生的可够晚的,忍几天还可以小一岁呢。生日快乐!
  • 2012/12/29 12:09: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winter
  • http://www.zhouwentao.com
  • 你有好多空闲时间可以到处跑啊...到底是做什么职业的?好羡慕。
    胡成 于 2012-12-28 14:37:00 回复
    自由职业,网站程序员,撰稿人,摄影师,设计师,几种工作都可以通过网络完成,所以时间上比较自由一些。
  • 2012/12/28 11:12: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朵朵
  • 虽然一直觉得你这里很好,但是更爱你在豆瓣日记里的文章,无论描写怎样的情怀情感,看完总是很愉悦,你在这里和在那里是两个人~
    胡成 于 2012-12-28 14:31:27 回复
    你的确目光如炬呀,我确实多重性格,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你是没有与我在现实中真实认识,否则你更为惊讶我与你通过阅读文字以为的那个人原来有天壤不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 2012/12/28 8:25: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朵朵
  • 今年一直都挺忙的,光翻你的blog就需要不少时日阿~~
    胡成 于 2012-12-27 17:15:15 回复
    这从上个月上旬到这个月下旬,一个多月的时间没有写博客,创记录的空档期。渐渐的,要写的稿子越来越多,写博客的时间相应变得少了,我期待下次旅行,只有旅行的时候我才能每天认真的面对这里。
  • 2012/12/27 13:12: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长羽
  • 俺还一直在等“朝鲜见闻录”……
    胡成 于 2012-12-27 11:23:53 回复
    因为受出版合同限制,朝鲜图文无法再发表在博客中了,真是抱歉。希望书可以早日出版,届时再请您细读。
  • 2012/12/27 9:08: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朵朵
  • 好久没来这里啦,转眼就要跨年了。回顾这一年,叔,你除了生病之外基本也算马不停蹄了吧~
    书什么时候能出阿,等着看哦~
    胡成 于 2012-12-27 11:21:35 回复
    是呀,你这是因为年底很忙吗?不过我也很久没有写。朝鲜这本书的出版合同是三月中旬交稿,具体出版日期未知。
  • 2012/12/27 8:29:1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