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一年 之三重庆一年 之五 »

重庆一年 之四

  或者诸天神灵知我昨夜祷告,今晨醒来,终于又见重庆晴朗。
  虽然未曾久居重庆,但来时总在秋末冬初,故而多少也知道些此时重庆天气秉性。秋冬重庆难得晴朗,即便晴朗也似白云苍狗,不知阳光可持续几时。或者,忽而即云涌转阴。



  01.         2011.10.14 东升楼



  02.         2011.10.14 东升楼





  03. 05.         2011.10.14 东升楼



  06.         2011.10.14 东升楼

  搭长江索道渡江,方至东升楼时,阳光还依然清晨。只是片刻,片刻,石梯上的阳光惊起的猫儿一般突然散去。心中有一语成谶的沮丧,却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确认不是空中往来的索道轿箱遮蔽了阳光。
  不是。分明是江上云起,聚拢再向两岸弥散开去,恶作剧般存心要吞噬所有晴空。其后,只是云隙之中偶现阳光,直到下午,彻底无可救药的转阴。



  11.         2011.10.14 二府衙

  下二府衙,老裁缝仍然在那里,仍然埋头在缝纫机上做着活计。想再拍摄却又实在找不出与去年此景另有新意之处,正踌躇间,抬头忽然看见楼上有老妪倚在窗口垂首注视着我。



  09.         2011.10.14 二府衙

  我冲老人微笑,她面无表情地质问我笑什么笑。这质问让我更觉得想笑,于是和她攀谈,她侧耳将手搭在耳旁,告诉我听不太真。于是大声,大声和她闲聊几句。

  这一天,在渝中老城,与许多生于兹长于兹本将也会死于兹的重庆土人闲聊,人与城彼此的前世今生。这用去我许多时间,甚至远远多过用来拍摄的时间。如我以前功利的思维,拍摄可以留下影像,无论好坏,总强于过即成空的闲聊。如今却宁肯这样,袖手清谈,依然过即成空,却仿佛在与将逝去的老城交谈。虽然以后,略少些影像向别人证明这些曾经的存在,却有更多的存在存在于自己心中。



  12.         2011.10.14 邮政局巷21号院



  13.         2011.10.14 邮政局巷21号院

  之前在东升楼上,那会儿在二府衙,走过白象街,在邮政局巷,敲开脚手架后去年进去过的21号院门,又进老旧楼中,与未拆迁的最后一位人家老主人直聊到午饭时候。
  白象街过来时,还有一段惊魂。142号江全泰号丝绸商铺,听邮政局巷这家老主人言是将保护不拆迁的建筑。两次都不得入内一观,左右巡视,见紧邻楼东另有一后筑青砖楼已经搬空,走进去想着看看可有暗道可通江全泰号。楼道昏暗,尿骚霉腥浓烈刺鼻。所见屋门,紧锁以外另以木板钉死,虽然即在明朗白象街旁,却似阴宅。心中多少有些忐忑,小心翼翼走到二楼。二楼正对着楼道一扇木门,木门外同样以木板钉死,却突然门内有人撞门,同时有老妪张皇惊叫着问我:做么子。人在楼内,魂魄已被吓的夺路狂奔到朝天门。
  贼心不死,出邮政局21号以后,见西口卜凤居后三层青砖楼正在拆迁。相邻两楼,本是兄弟两人各居其一,故而形制略同。已是正午,许多民工正从与青砖楼与卜凤居后墙间门内收工出来。待民工走尽,攀过砖瓦废墟方进楼内,木制楼梯间内一声巨响当头惊吓着,以为楼内还有民工,却遍寻不见人踪。三层砖楼,顶层已拆迁殆尽,雨水经木地板间渗漏下来,二层屋内几如雨下。木构楼梯转角,扶手上还有精美雕饰,是那栋修筑于民间年间老楼楼内最后的浮华。踅进一层东侧屋内,木地板凿有一孔,赫然见地板下另有幽深地窖,暗不见底。不敢细看。惯常结局是待我将头低下细看之时,忽然自那孔洞中伸出一只肌肤苍白并有幽黑指甲的手臂,抓住我的脖颈将我拖下地窖。然后,地板上若无其事的平静,我则如从未存在一般永远消失。算了吧,收敛起好奇心,管他地窖中有些什么,纵便有骇世秘密。





  14. 15.         2011.10.14 储奇门行街

  去年笔记:“储奇门行街北口路西,车行道与人行便道高低错落,便道旁边是许多小吃店,桌椅对侧摆放。我从车道过来,探看下去,‘桌面就像《儒林外史》里范进给胡屠户打了耳光的脸,刮得下斤把猪油’。油浸得桌面泛着古旧的熏黄,却是好看。”
  正是中午,再俯看时食客密布。转下去,就在这张桌上,一盘炝炒莴笋叶,一盘回锅肉,看风景的人换作风景的,一顿饕餮。



  18.         2011.10.14 解放西路



  19.         2011.10.14 厚慈街



  21.         2011.10.14 厚慈街 十八梯 路口



  22.         2011.10.14 厚慈街 十八梯 路口 莴笋尖儿

  午饭以后,再回厚慈街,十八梯。



  23.         2011.10.14 十八梯 下回水沟 路口



  24.         2011.10.14 十八梯 下回水沟 路口

  十八梯路旁下回水沟巷口南侧,多出几摊售卖盗版光盘,三元钱一张,确是便宜。就坐在摊后关张的店铺门前,看行人挑选光盘,间有神秘与摊主商量着拿几张毛片的,也是有趣。


  2010

  巷口北侧与南侧光盘摊旁,还是水果摊。水果摊前,见有一位老人眼光始终在铺开的桔子上,左右逡巡,去而复返。因着那顶帽子,忽然觉得眼熟,正是去年在这里拍到的这位老人,穿着一如一年以前。他又走回来,在那水果摊前,略问了句桔子的价格,摩娑几下,再复走开。去年似乎也是如此,显而易见的,老人是想买些桔子却又舍不得。



  25.         2011.10.14 十八梯 下回水沟 路口

  在老城旧巷之中,时常会得见这些心酸。僻壤如此,或还有些理所应当的麻木,可是在这繁华重庆城下,却也总见着如此尴尬。只是那些衣裳,肮脏着一年未见更换,还有五天前来时厚慈街估衣摊前左右权衡一件布裤衩的半身不遂老人,褪尽颜色走形臃肿的旧西装上,有几乎半身的补丁。你实在难以置信,向上不过百步,即是重庆繁华深处,较场口,解放碑。
  即便于重庆不过路人,走马一瞥间,你也会置疑这个城市究竟在做些什么?百万千万的浮夸歌咏,却不能从那光鲜戏服中支取些琐碎零头为那城下百姓添置一身新衣裳?



  27.         2011.10.14 十八梯 下回水沟 路口



  29.         2011.10.14 十八梯



  30.         2011.10.14 十八梯



  31.         2011.10.14 十八梯

  后来,就一直在十八梯上,看人来人往。
  或者自民国以来,是处场景即如终如此。只是场景如故,却愈发破败。
  间或走下至厚慈街,不过略走即回来,继续看人来人往,直至日暮。
  直至未见夕阳的夕阳时候。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Fujifilm Neopan 100 Acros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3.花园角落的树
  • 以您的惯常执着之心,竟然没有返身查看被木板钉死的房门后的老妪和洞开脚下的秘密?
    那摩挲桔子及权衡裤衩的老人,就在眼前。可是还有几人能够真得愿意看见?
    最打动我的,是这样的语句,“去年似乎也是如此,”。但愿无论面临如何窘困不堪蝼蚁不如的境遇,人们都有顽强活下去的勇气。或许人间总还有一丝温情在。
    胡成 于 2013-3-20 14:39:26 回复
    以我的推想,可能只是把原本贯通的后门钉死,住家看见门后有人影闪动,所以门缝里探看一番,却着实吓着我了。那年已经是拆迁中的楼,如今茫然无存了。这世界变化太快,让紧跟着的人们精疲力竭。
  • 2013/3/19 8:24: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难得晴朗的天气,竟然用黑白……
    胡成 于 2013-1-4 22:56:24 回复
    难得晴朗的天气,所以我才用100度的胶片以示庆祝。后来在十八梯才发现,即便晴朗,400度的胶片也很吃力,迫到1600才勉强可拍树荫下。所以在重庆能用100度的胶片就是幸福的,无论黑白彩色。
  • 2013/1/4 22:16: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nancy
  • 老妪应该这么喝道:爪子!(做啥子三字连读)
    胡成 于 2013-1-4 22:52:38 回复
    “做啥子”三字连读读“爪子”吗?Zuha~嗯,读快些还真是像爪子。唉,不会重庆话真遗憾。
  • 2013/1/4 20:28:2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