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一年 之五云南滇南 元阳 »

云南滇南 昆明

  01.09  淮南 合肥 昆明   多云与阴。

  原计划三月前只在家专心完成朝鲜书稿,不再出行。三天前王同学忽然电话,邀我赴昆明。时间紧迫,未容考虑,只想着救场如救火,居然全无犹豫地答应。去年此时,甚至日期也分毫不错,也是我们同去关中。电视外景主持不是我所擅长,并没有料到一年之后可以再次合作。而且如此巧合,仿佛这一年光阴忽而轮回重计。
  下午淮南搭机场巴士到合肥,骆岗机场东方航空公司航班略有晚点,昆明长水机场落地时,已是夜深十点。略值得记一笔的是,这是我平生初次乘飞机旅行。

  我不喜欢夜里到达一个陌生的城市,黑暗中全无方向与感知。仿佛旧时的娶亲,至于容颜真相,要耐心等到洞房那夜,无论有多少焦急期待。
  就像我要明天才能看见昆明的模样,虽然我人已在昆明。

  23:59 昆明 春城路 朗威酒店

  01.10  昆明   阴,间有微雨。

  初见的昆明,阴沉湿冷。
  酒店楼下的春城路上,一如现在许多省会城市那样,有巨大的地铁施工工地。这样的工地遍布昆明,城市仿佛被恶意殴断全身筋骨,然后进行一场不知康复期在何时的漫长手术。

  担心落雨,准备在云南省博物馆打发上午时间。却不料滇省首博展示藏品之量少,实在让我愕然。三层博物馆,一层全层关闭;三层展示兼做销售的民间手工艺;只二层滇国青铜器展,大有可观。可惜其中滇国国宝,“滇王之印”金印,却是枚复制品。真品不知何处?
  滇国青铜器,我以为青铜扣饰是其中菁华。青铜扣饰是以青铜铸造,背面有矩形齿扣可供系戴或悬挂的饰品,主要流行于战国至西汉时期滇池区域。青铜扣饰中,猛兽搏食或互搏之类,又是菁华中最美。展示却在不起眼处,右侧展区尽处隔断的背面。三虎背牛、二豹噬豕(原注为二豹噬猪,我以为不雅)、二狼噬鹿、虎牛互搏几件,出自著名的晋宁石寨山古墓群,也即是“滇王之印”所出之处。另有一件三狼噬羊,出自江川县李家山,不及晋宁滇王王族墓群器物华丽。
  除却青铜扣饰以外,再记左侧展区两件青铜贮贝器。贮贝器器盖上多焊铸圆雕青铜战马或牡牛,此二件上其中一披战马身上,骑有鎏金骑士一名。黄金两千年不变的明亮的金与青铜两千年黯淡的青,对比之下,只觉得那名骑士本与那贮贝器全无干系,不知何年何月天降人间。滇人巧思,可以慨叹。

  走到与博物馆一街之隔的景星街的时候,还是上午,滇省博物馆可以用来打发的时间实在有限。相较于作为博物馆的云南省博物馆,我甚至更喜欢作为建筑的云南省博物馆。修筑于1964年那个疯狂年代的云南省博物馆,是极其标准的斯大式建筑,尤其屋顶的金色刹杆与红星,与北京展览馆乃至许多苏联或者朝鲜建筑极为相似,凝视有此时何时,此地何地的恍惚。
  景星街却不用恍惚了,那仅存的一片昆明老城老街,景星街东口的正义路已改造的面目全非。如同王府井或者任何城市的任何一条商业街,虽然官方仍然称之为昆明老街。改造正在进行中,处处残垣断壁。只文明街、光街街与文庙街相交汇的三条街还有些旧时模样。沿街尽皆是民国时期的两层商铺楼房,街旁的几条窄巷——东卷洞巷与海天阁巷是仅存的——可以看见华美的山墙,以及修筑在洞街店铺楼房后的民宅。
  海天格巷中,寻着一宅三合院,一应木雕构件俱在。三合院,缺东厢房,只在东墙上砌有一面随墙影壁。东南角上,有一座只可容人低首蹑足的回旋木梯可上二楼。二楼檐廊脚下的木板已然腐朽,载着些雕花栏杆滤下的光影——中午前后的天气变幻莫测,忽而有些透过云层的光,忽而又落下片刻雨——又勉为其难地载我通过。虽然一切将要成空了,却有些暗暗的欢喜,幸好我来过。无论什么时候再说起昆明老城,说起昆明的过去,我不会只有一片空白的印象,在一条深巷的旧宅里,我站在二楼的雕花栏杆后面,看着风吹动檐上的枯草。

  在光华路南北反复穿街走巷,没有再寻着什么可见旧时荣光的昆明。确是有些旧迹,比如吉祥巷中有座圣约翰福音堂,基督堂对着一处“亦园”,院门深锁,透过铁门向里窥视,几如废墟;基督堂北还有一处“懋庐”,两三进的大宅,可惜改成了饭店。饭店新辟正门西向宽些的街道开,“懋庐”原本向南朝向的正门面朝窄巷,门外是垃圾站,门内是后厨,烟薰火燎外加腥臭扑鼻。可怜原来主人,泉下若知,当一大哭。
  烟薰火燎的,倒不只是懋庐,昆明街头处处火燎烟薰。这几日昆明降温,入夜只在三五度,在西南边陲的昆明定然算是非常寒冷的日子,虽然我仍然觉得温暖。坐在街边的昆明人,小买卖家,或者只是小坐街头闲聊,总是要找只破铁皮盆,不知道哪里寻来的枯枝旧木,燃起一个火盆取暖。昆明潮湿,木料含水不少,甚至有新鲜伐下的树枝树根,燃烧时青烟缭绕。不过我倒是不觉污染环境,只觉得处处有温暖的炊烟味道。

  下午如一走卒,自文庙步行至云南师范大学,再去讲武堂,绕过翠湖,又回文庙,南向南屏路,折而东至护国桥回返。
  乍来昆明,几乎一无所知。光华街左右的老城,只是一步步寻来,若是有一处预想要去的地方,就是西南联大旧址。旧址在今云南师范大学南门内不远处。
  其实也不存着些什么,一排所谓旧时的校舍而已。其余的,不过是政治宣教场所而已。闻一多先生衣冠冢居首,领所谓一·二一事件时不知死于谁人之手的四烈士——西南联大学生李鲁连、潘琰、昆华工校学生张华昌、南菁中学青年教师于再——之墓。其后矮坡上,再有李公朴先生墓。一排校舍,六座坟冢,哪里是西南联大旧址?
  旧址东边紧邻着女生宿舍楼,不时有提着暖水瓶的女生穿旧址而过,有些手里还提着食堂里买来的午饭。坟冢坡后清静的林间,有女生在背诵课文;大门紧闭的一·二一事件纪念馆后的林荫过道下,有男生抱着他亲爱的姑娘。还有女生宿舍楼下,许多男生翘首以盼。
  怀抱着书本的女生走过来,我忽然感觉到伤心。就像我再也看不到西南联大一样,我再也看不到过去。
  一秒钟也不想再待在任何一所大学里,像放假的学生一样逃出校门,不同的是我再也不用回来。

  穿文化巷,走到翠湖边的云南陆军讲武堂。落雨,漆成明黄色的讲武堂旧楼像是浸透了水的海沙,仿佛随时会颓然倒下。走马转角楼式的土木石构环形两层讲武堂旧楼,二楼布满图片展览,一圈走下来,花费的时间居然多过云南省博物馆。展览大多是些模糊不清的放大照片,时代所限,也是无奈。我喜欢讲武堂那样宏大的民国建筑,身处其中,仿佛暂时身处那个时代。一如图片与文字所展示的那样,慷慨激烈。
  可是从东南角券拱门洞中走出来的时候,浑浑噩噩的雨却停了。后来渐渐的,有些晴意。

  讲武堂门外的翠湖里,湖面上有无数的红嘴鸥。湖畔与湖中曲桥上站满了人,在严禁逗鸟的标语下逗鸟。
  城市里的人,太难见到那么多的动物了。仿佛当人类还没有进化成人类时,与野兽相处时的记忆被唤醒,人们显然都处在亢奋之中。甚至是我,看见红嘴鸥迎面扑来,心中有抑制不住的激动。也买了一袋鸟食,翠湖中的红嘴鸥都是已经被人们喂养惯了的,看见抛向空中的食物,会腾空而起,仰首张嘴滞留空中,吞下自由下落的食物。我也经常会玩这种无聊的把戏,但是成功率显然没有那些大嘴的红嘴鸥高。

  再走回光华街的时候,又累又饿。
  中午在光华街西段一家直到我再回去时依然坐满本地人的名为“莹玮”的小吃店吃米线。清汤鸡块米线,略粗的米线不错。可是一如中国任何地方的所谓高汤或者鸡汤,满是味精的味道。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鸡块,只是些鸡脖鸡爪的零碎,八块钱一碗,倒也不能要求太多。学着本地人的模样,加许多辣椒与葱花——还好没有香菜——坐在门外的矮桌前,吸溜米线,嚼不知什么部位的鸡块,然后把骨头吐在地上。
  可惜南人北人,肠胃不同,一碗米线实在经不过我这北方的粗人消化。才刚下午两点,已经饥肠漉漉。景星街东口买了两块云南特产的鲜花饼,吃下虽然饱腹却总不像是一餐饭。南屏路旁的耳巷里,又见着一家带皮小黄牛米线,于是坐定继续与米线较量。要了二十块钱加肉的大碗,十数片牛肉片垫碗,再加一块带肉牛骨,一碗米线,一勺清油再兑满牛肉汤——无须注解的是,依然是高含量的味精汤。碗比我的心胸还开阔,如果我低头喝汤时昏倒,淹死在碗里轻松写意。
  其实我从牛肉米线店前经过时,吸引我进店的是码放在门旁收钱台旁的几箱汽水。比西安冰峰汽水瓶高,和北京北冰洋汽水瓶大致相同,却是果汁汽水,没有太多的二氧化碳却有浓烈的果汁味道,口感也是果汁的味道而不似小时候的汽水口感。
  碗里太平洋海水一般多的牛肉汤没有喝,汽水却喝得一滴不剩。“在他们的共同作用下”,大饱。

  坐在护国桥车站后面的座椅上的时候,昆明的太阳决定出来和我见一面。
  一扫阴霾,中午在昆明老街中拍摄时,昏暗到我几乎得不到可以用的快门速度。可是我却没有力气再回去了,我的单肩摄影包又脏又破但却真的很重。
  不过,不遗憾,我去过了。

  19:28 昆明 春城路 朗威酒店

云南滇南

昆明 元阳 建水
无觅
  • 2.06K
  • quote 10.伊娃
  • 深圳是移民城市,想了解地道的广东,去广州和佛山吧!
  • 2015/5/17 18:28: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老虎
  • http://synyan.net
  • 我说的不够明白,是“广东西”,也就是粤西。跟粤东不太一样的说。
    胡成 于 2013-1-12 23:55:05 回复
    粤哪儿我也不熟悉,粤西更是地理知识盲点,有哪些县城我都不知道。
  • 2013/1/12 22:39:2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小四月
  • 你所到之处,尽是我平日出行逛街的场所,非常熟悉,你吃在哪,走在哪,我完全像见到
    还有啊,你没尝尝云南菜,傣味,很不错!
    胡成 于 2013-1-12 21:06:01 回复
    看在别人在说自己熟悉的场景,一定会觉得技痒吧?比如说,唉呀,那里的米线其实不好吃,其实拐过哪里的米线才好吃。还有不要吃清汤的,一定要红汤才够味嘛。可惜了,没能让你这个真正的昆明人给我做向导,希望以后还有机会。
  • 2013/1/11 16:04: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小四月
  • 啊!!!!
    你居然在昆明!!!走了没?好想见你真容
    胡成 于 2013-1-12 21:01:48 回复
    唉呀,走了,昨天一早离开昆明来元阳了,今天仍在元阳,回昆明估计就是赶飞机了,真是不巧。
  • 2013/1/11 15:56:3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老虎
  • http://synyan.net
  • “于是坐定继续与米线较量。要了二十块钱加肉的大碗,十数片牛肉片垫碗,再加一块带肉牛骨,一碗米线,一勺清油再兑满牛肉汤——无须注解的是,依然是高含量的味精汤。碗比我的心胸还开阔,如果我低头喝汤时昏倒,淹死在碗里轻松写意。”

    刚从广东西回来。深有同感。
    胡成 于 2013-1-12 21:00:59 回复
    广东我只去过深圳,我觉得深圳不算是道地的广东,所以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去过广东。倒是从来没有想过广东也有如此的米线,看来去广东是件很紧迫的事情了。
  • 2013/1/10 22:26: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圣子1228
  • 文字一如既往的好!!!
    记得我也写过类似的关于何时抵达某一座城市的感慨,拿过来发发,见笑了。
    “出去旅游,其实飞机最快捷,只是很难,很难在清晨抵达一座城市。
    如果在深夜进入一座城市,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我那么累,城市也那么累,我看到它的残妆挂在脸上,繁华褪尽,简直比没化妆时更加不堪。同样,它也看见我的双眼迷离,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和它打个招呼。然而我太疲倦了,笑着笑着就觉得口中有些发苦。
    如果是在下午,那就更加糟糕。城市太热闹,滚滚红尘,正等着我盲目的插入。而我呢?根本不能给自己定好坐标,身心只好随着它左右旋转,完全无法调整自己的步调。我和这座城市恰如两个陌生人,却偏要装得一见如故似的,为难了自己,也强迫了别人。散场之后,连自己都觉得这戏演得有点假。
    因此,我只好选择坐火车,夕发朝至,去迎接一个城市的苏醒。清晨,是到达一座城市的最好时机。天刚亮,我不慌不忙地下了火车,从容地拉开一间小店的门。我是它的第一位客人,或许店主的笑容会特别甜吧。我坐在店里,慢慢地吃一份早餐,随意的翻翻当地的报纸,看了下表,发现距离我要去的那个旅游景点开门,还有一个小时呢。
    喝一口烫心茶,周身都开始觉得温暖。隔着玻璃看着街上的行人慢慢多起来,这样的惬意,在人生中也是不多见的吧。人间逐渐在加温,我忽然觉得日日都是好日。”
    胡成 于 2013-1-10 19:59:45 回复
    你说的比我好,而且感同身受。我也不喜欢下午或者晚上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不过最主要的担心不是景致,而是这样的时间不容易找到一家合适的住处。虽然说穷家富路,但是我最在旅行的时候最舍不得花钱的就是住宾馆,只是睡一觉,花太多钱实在冤枉。最惨的一次是在四川万源,就是入夜以后才到,而且暴雨,我淋着雨在万源找宾馆。就是没有住两百多一晚的,最后找到家八十块钱的小宾馆,不过淋得那叫一个透,衣服一夜未干。有些强迫症吧,所以我喜欢上午转场,不晚过中午,这样可以从容许多。
  • 2013/1/10 15:51: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wood
  • 同求关中视频O(∩_∩)O哈哈~
    胡成 于 2013-1-10 19:55:23 回复
    哈哈,王老师你可别逗我了,不能看,不好看,我还是默默写字拍照好一些。
  • 2013/1/10 10:12: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朵朵
  • 果然是初次阿,紧张得多写了个搭字^_^
    旅行中为了赶路经常有晚间到达的情况,有时甚至是深夜,于是在尚未看见某地的面貌时就"上了床"
    胡成 于 2013-1-10 19:54:20 回复
    不是多打了一个“搭”字,是两个“搭”字都是多余的,都删了,谢谢你看到。旅行的时候上床是我最讨厌的事情之一,或者条件太糟蹋,或者写不完游记不想睡又不够睡,总是纠结。
  • 2013/1/10 9:58: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原木
  • 11年暑假去昆明走马观花两天,印象最深的是随处可见的叶子花,红红火火的在屋顶绕来绕去,还有翠湖边吊嗓子的、弹唱的,觉得这个城市真有人情味。回去的时候坐火车过贵州,群山绵延苍莽,火车似从山顶疾驶,傍晚的阳光夹在山间,似从幢幢绿影中穿出,形成了一面面光墙,明明暗暗一幅幅不断流转,大山仿佛也随着在脚下流淌似的······哎呀,大半夜的,说激动了。不过好期待呀,胡叔每次出行都给人不同的感受,期待尽快看见你的影像和文字!
    胡成 于 2013-1-10 19:52:23 回复
    我都不知道叶子花是什么,现在这个季节昆明的街头正在卖水仙,还没有开花的像洋葱的水仙,没有什么漂亮的植物可看。冬天不是出门的好季节,除非是寻一处温暖的地方避寒或者一处更冷的地方看雪。这个季节的昆明有些冷清,虽然我不觉得冷但确实算得上阴冷。羡慕你去的时候和看见的,你应当好好写下来。
  • 2013/1/10 3:00: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朱子风
  • 说来也是个不错的机会,虽然对书稿略有耽误,但是温暖一些的昆明至少在感觉上好过淮南吧。上次拍摄的关中不知道有没有正式播出?或者有什么其他途径可以看到那些影像的?实在想见识一下胡哥在镜头前主持的飒爽英姿。不是开玩笑,真的特别想看一下哈。
    胡成 于 2013-1-10 19:49:12 回复
    书稿耽误几天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我刚刚写顺,但愿停顿的这几天不致影响。电视节目就不要问了,我自己都不愿意拍照,电视里更是觉得自己形容可怖,算了,不要再提。
  • 2013/1/10 2:08:0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