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南滇南 建水重庆一年 之七 »

重庆一年 之六

  今天,是在重庆最晴朗的一天,阳光始终左右。持之以恒的始终左右,直至日暮。即便晴朗如此,阳光依然难以穿透重庆下城许多湫隘窄巷。
  原非如此。
  不知迄自何年何月,因着周遭高楼渐起,四散遮蔽去阳光。十八梯似还是那许多石阶,可那上城愈上,那下城愈下,彼此远去,似再无尽头。

  永恒的暗无天日之中,阴暗潮湿。一叶凋落,转瞬即是青苔;一枝枯朽,过眼便将化萤。行走其间,身上在巷外阳光摩娑的余温,迅即冷却,霉腥腐臭汹涌扑来,逃不开,走不脱。
  自然藏污纳垢。



  01-14.         2011.10.17 瞿家沟 储奇门小巷子 转角

  从十八梯弯进瞿家沟,几次转折。储奇门小巷子巷口人家,男主人去年聊过许久,中午去时,正在清洗土豆,去年未见到的女主人在屋内灶前忙碌。菜量很大,似乎也经营着小本盒饭的生意。



  01-16.         2011.10.17 储奇门小巷子

  因着忙碌,没有聊上几句,踅进储奇门小巷子,近瞿家沟一段已拆迁殆尽,深处还有几户人家。有老者闲坐寂寥巷中,坐等粥熟时,一袋花生米,一瓶诗仙大曲,自斟自饮。



  01-20.         2011.10.17 储奇门小巷子

  储奇门小巷子有许多暗巷与瞿家沟蜿蜒相连,九曲迷宫一般。随着出来进去,在某暗巷口曾经人家水泥案板上看见新近抛弃的注射器。在十八梯中几次撞破吸毒贩毒,倒也相安无事,心中也颇平静,可忽然间见着这内里鲜血淋漓的注射器,却是大惊。这是具体而具象的危险,若是撞破时遇着恶人,用这作凶器刺入体内,后果或可致命。



  01-17.         2011.10.17 储奇门小巷子

  去年的储奇门小巷子,一片安详宁静。可那时内里已然包藏祸事,不是影像中这些居民,另一伙男女,租用民宅以暗娼色诱,做着些仙人跳的营生。那时在巷口与瞿家沟那户人家闲聊,也是借以掩护观察许久。若仅以此影像示人,何人会想到其中凶险?
  可是,可是原本亦非如此。



  01-18.         2011.10.17 瞿家沟124号

  老街旧巷,居民彼此相熟,甚至远房不甚走动的亲戚,也能认出个半熟面孔。那原本有着最牢靠的邻里守望,但凡有陌生人走近,且不说家家户户,就是猫儿狗儿,也早就四下惊动。虽然没有钢筋混凝土的壁垒,但却有着远比那坚不可破的安全。可惜这一切,生生被诸多利益共同体扯破。因着私房被攫取改为公房,进而公房私住,宅屋似乎与住户人人皆有关系,却又人人皆无关系。老宅破旧了,毁损了,小修小补即可,大家租户而已,何必费心尽力地维护着?却又因为私心,多占多建,于是宅屋愈老愈破且愈发拥挤,再不宜居住,有钱的住户买房搬离,旧屋租与外人。层层转租的租房客,小修小补也不愿为之,于是破旧者恒破旧。老街旧巷,大多是城市源起之处,如今皆为核心地域,房屋破旧恰好给予利益共同体们以借口,旧房改造,拆迁卖地,上下其手,吃饱赚足。城市贫民无钱他处购房,旧屋大多面积狭小,拆迁补偿仍然不足以购买日益昂贵至令人发指的商品房,只好无奈地沦为利益共同体们口中的钉子户,蜗居在拆迁得一片狼籍的老城旧巷之中。而为逼走这些最后的留守者,更放任其败落,放任其黑暗。
  于是,如此。人之过,而非城之过。



  01-27.         2011.10.17 善果巷

  月台坝附近的善果巷,也是我在十八梯中常去之处。善果巷除此主巷以外,其实巷南还有暗巷。上午走月台坝上较场口,近百级石阶中半旁有名为青青发屋的理发摊档,去年以为其是在临石阶的屋中,今天才发现其实是在善果巷暗巷巷口。走进去,是一栋旧砖楼的某层穿廊,宽仅容两人侧身而过。许多棒棒鸡聚集其中,想来凡走此过者大多心知肚明内里玄机,于是棒棒鸡们也大方不客气地招徕起我来。匆忙离开,出来下石阶,转过那处每晚两元最廉价的棒棒旅馆,又回此处是才知道善果暗巷。



  02-31.         2011.10.17 月台坝

  原本打算如去年般在此处再拍月台坝石阶,可是发现棒棒鸡们往来此处,上较场口在十八梯上平台招徕生意再回暗巷。这是伤己不伤人的营生,拿出相机必然惊扰她们的生意,于是作罢。



  02-04.         2011.10.17 十八梯

  午后在十八梯上拍完第一卷,又在十八梯上那家小饭馆中午饭。







  01-30. 31. 36.         2011.10.17 十八梯

  饭后在十八梯与厚慈街口拍摄半卷,然后下厚慈街向西。



  02-21.         2011.10.17 蓼叶巷

  略记一笔。蓼叶巷深处,门牌均写作寮叶巷,待考其故。

  十八梯曲巷深处,今年走来,已撞破两处贩毒吸毒之处。一是在大巷子与月台坝转折向东暗处,一是在水沟巷内。因着那枝注射器,想着索性冒险去探访两处窝点。过月台坝时,已见大巷子转折处无人,于是下厚慈街向西,即为去水沟巷。为免打草惊蛇,踅进水沟巷前,特意收纳起单反相机,只将卡片数码相机揣在兜内,如此便不似专业记者之类,或者也因此才让我后来得以避险。

  水沟巷,去年依然阳光安详。今天这5号门前情形依然如此,可略向前走,一段左右楼屋皆迁空,门前已成垃圾场,几头硕大老鼠已不再怕人,左右穿梭,心中膈应。
  水沟巷相连厚慈街与凤凰台,凤凰台上巷口,就在前日所去法国领事馆迤南。巷外正对着某宾馆,似乎颇具档次,豪车美人,往来不绝。地狱天堂,一线之间。



  DP.         2011.10.17 水沟巷

  穿水沟巷从厚慈街到凤凰台,虽然鼠蝇,却未似三日前般撞见毒贩。不过在巷中,向凤凰台过时见身着迷彩的年轻人,身旁摆放着拐杖,腿上搭着沾满鲜血的纱布,背身向我似在自己处理残肢断茬,我畏惧伤口,没敢回头细瞧。在凤凰台上巷口踌躇片刻,想着那或许是可怜流浪者,自行处理伤口必然是无钱医治,于是硬着头皮回去,略作询问,说已四餐未食,于是给了几十元钱。
  问其病因何故,答曰脉管炎。脉管炎很难医治,治疗不善肢体末端便会如此坏疽脱落,极其痛苦。年轻人坏疽已在脚踝以上,已是罕见重症。残肢断茬一圈皮肤溃烂,年轻人正自行涂抹着什么药膏。见其长袖中裸露枯瘦前臂上有随静脉蜿蜒的许多烟头烫疤,心知其脉管炎必然为脚面静脉注射不纯净毒品所致。
  这本不该由我点破,可能伤口太过惊心,鬼使神差地直接质询他这脉管炎是否为吸毒所致,并且反复质询。年轻人否认得目光游离,片刻自凤凰台巷口有精壮男人骑摩托停在我身边,是与年轻人相熟识的,以土语略作询问,然后骑摩托至水沟巷深处,用手机拨打电话,交谈并观察着我。情知不妙,快步向厚慈街方向走开,为与其擦身而过,示意无害。回厚慈街上,心绪难平,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又着实有可怜之处,于是居然再回水沟巷。骑摩托者已经回至年轻人身旁,正作交谈,我再走过,为着嘱咐年轻人赶紧去找些吃的,然后径直向凤凰台离去。转角时余光所见,骑摩托者仍在注视着我,然后似以目光与终始在凤凰台上巷口闲逛守望者交流,于是那人尾随我前行。索性回身迎向尾随者,作游客状询问十八梯老城所在,得到指示以后,匆匆逃离。





  02-14. 26         2011.10.17 十八梯 厚慈街 路口

  回到十八梯与厚慈街口,坐在路旁门前阶梯上,感觉眩晕,应激肾上腺素的功劳。与身旁棒棒们闲聊,那棒棒彼时恰在水沟巷中挑活,惊魂许久方定。





  02-24. 27.         2011.10.17 十八梯 下回水沟 路口



  02-32.         2011.10.17 瞿家沟 储奇门小巷子 转角



  02-35.         2011.10.17 十八北

  并没有离开十八梯,难得雾都阳光,实在不舍。左右逡巡,直至日暮西照。十八梯下,十八梯路最是宽阔,故而路东墙上才得有一抹夕阳。只是远处多高楼遮蔽,我不过去而即返,那夕阳即已倏忽而逝。
  再回十八梯上,夕阳仍然。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Ilford Pan 1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7'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Nikon F3
Nikkor-S Auto 5.8cm f/1.4
Kodak Tri-X 400
Kodak D-76 / Stock / 20°C / 6'45"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1.花园角落的树
  • “永恒的暗无天日之中,阴暗潮湿。一叶凋落,转瞬即是青苔;一枝枯朽,过眼便将化萤。行走其间,身上在巷外阳光摩娑的余温,迅即冷却,霉腥腐臭汹涌扑来,逃不开,走不脱。
    自然藏污纳垢。”

    保重!
  • 2013/3/19 8:52:2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