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一年 之六重庆一年 之八 »

重庆一年 之七

  阴。又是浓阴。

  近午时候才至打铜街。罗汉寺对面,有围观人群。凑近看见是一白发斑白棒棒,摔倒在地,俯身压在胸前棒棒之上,鼓背呼吸深重。罗汉寺旁就是重庆交巡警平台,已有两男一女交巡警背手站在人群之中,与其他棒棒交谈询问情由,可惜重庆土话我实在难全听懂,不知何故。交巡警回身驱散围观人群,我只好远远张望。不多时,那棒棒忽然勉力而起,几次趔趄站稳,全然无视交巡警询问,自顾自地走开。经过我面前时,看见摔在地上的右侧面孔已经变形出血,目光涣散,横拿着棒棒半走半冲向坡下,踉踉跄跄,一路行人惊惶避让。

  重庆山城,地势可以瞬间落差百米,难筑缓路,多凿石阶,故而少车夫而多挑夫。重庆挑夫不使各地惯见的扁担,只以粗竹棒一根肩挑各种活计,俗称棒棒。普通百姓,若是手中有重物又无交通工具,便很难在重庆行走,忽而百米阶梯眼前,空手也走到气馁,何况负重?于是总要雇佣棒棒,几元钱将货物送到,我可省些力气,你可赚些挑费。费用也随路程远近与货物重量不同而变化,总之是愈远愈重而愈贵,但是过远过重者,索性雇车,所以费用总是有限。在旧城中穿梭,十八梯、月台坝,如我者一趟上来也会气喘吁吁,看那些挑负极重货物的棒棒们,劳累以外,全部重量只以肩颈之间那片肉身负担,实在替他们感觉着痛。
  如此重体力营生,却有半数是半百老人。生活艰难,无须言诠。透支生命的工作,出着最粗重的力气,赚着最稀薄的钱财,却忽然晕倒街头,摔得皮开肉绽。略缓口气,还要努力站起来。
  万万不能倒下,万万不能倒下,倒下了,他清楚地知道,没有人会管他的死活。

  目睹这一幕,让我的心情如天气一般阴郁,总也打不起精神仿佛总也看不见云隙与阳光。近旁就是小什字小商品城汽车站,随便坐辆公交车,漫无目的地游荡。
  再回打铜街时,已是下午两点以后。

  即便左右反复走过,却依然还有错过的旧巷。解放东路与邮政局巷之间,四方街迤西,海关巷。解放东路的巷口,或者是因为大多在近午时分走过,总看见有位中年男人开爿小面摊档,食客就倚在墙角,吸溜着眼着的那碗面。今天下午路过,面档没有出摊,仔细张望,忽然在巷口东侧墙上,看见海关巷的街牌。便如此阴差阳错,我每次都是从东向西走过那巷口,故而总没见那么醒目的街牌。



  37.         2011.10.20 海关巷

  海关巷中,北高南低,南段在通邮政局巷上的巷口,我每路过总会看见。巷口也有方路牌,写着邮政局巷,指示海关巷的箭头旁,写着解放东路。所以,屡次路过以为只是通向解放东路的便道,却是赫赫闻名的海关巷。



  34.         2011.10.20 海关巷

  民国重庆海关办公大楼,就在邮政局巷这巷口望进去,视线被石阶遮蔽的巷中北段高地上。



  31.         2011.10.20 海关巷



  33.         2011.10.20 海关巷 海关大楼门内

  自满清末年重庆开埠,重庆即置海关。海关巷中海关大楼,始筑于民国初年,为国民政府重庆海关大楼。巷以关名,关在巷右,外观依然恢宏,内里因为住户大多拆迁搬离,破败不堪。门外坐着织毛衣的中年妇女,身旁一条土狗,几把矮凳。土狗蜷缩在门前冲盹儿,往来相熟的女人随便择张椅子坐下,家长里短的消磨些时光。
  与邮政局巷仿佛,曾经左右最繁华处,如今却寂如永夜。石阶下举相机静待人来,左等右等,除却几缕风来,信手轻拂过黄桷枝叶再离去,半晌未见人踪。
  放弃,离开。转角处,瞥见那条土狗,寂无声息落叶般飘下,掠过。

  信步向前,日日必走一遭的,花街子、守备巷、厚池街、十八梯。十八梯最后几阶将上较场口平台处,有间公共厕所,就在那档几如十八梯标志般的烧饼摊前。忽然围拢着许多人,心知又有意外,收起相机进前观瞧,也真是无巧不成书,又见有人摔倒在地。古稀老人,听闲言是在厕所门前台阶上摔倒,额颞破裂,满地鲜血。厕所里值守的妇人心善,一位送纸与老人止血,一位蹲在老人身旁,用老人的手机回拨电话。也有三两路人向前言语支招帮忙,有如此许多人关照,我这外乡人自然无须出头,权当事不关已。
  回拨过去的电话,接听者并不知道老人是何人,可能只是广告电话或者其他无关闲人。老人思维还算清楚,妇人再三询问下,老人道出可以联系的儿子名作王建。妇人试着在手机上寻找,可是却怎么也摆弄不好那款老式的诺基亚手机。实在不能再袖手旁观,上前接过手机,找到电话簿。王建很好找,电话簿里只有两个联系人。
  130*2318**4,拨出,手机递还给妇人,重庆本地人之间交流总比我说得清楚。半晌接通电话,妇人大略说明情况以后,却忽然不知所措地放下电话,和围观者转述老人的儿子说摔倒就摔到吧,他没有时间,就不过来了。难以置信的,我拿过电话,见还没有挂断,接着话茬再次说明情况,那边果然是说不能过来,随他去吧。
  接打电话的空档,已半坐起来的老人又站起身来,已经预料到儿子是绝不会管他的。貌似没有大碍,可是鼻血如注。我说那先拨120急救或者110报警,可是老人坚决不同意,原因是没有钱。忽然想到中午罗汉寺对面摔到的棒棒,之所以拒绝医疗救助,踉跄逃离,可能也是如此原因。
  老人进洗手间,鼻血又是满地,努力劝说其就医,半吓半哄地说万一有内伤不治会出人命的,老人直接答曰死就死吧。想辙谎称报警寻求急救医疗不用花钱——这可能是我今生至此说过的最大的谎言——老人才终于勉强同意。扶老人坐下,开始拨打110报警,本意是希望如果由警察通知家属,总不至于依然置若罔闻。
  拨打两通110,大约10分钟以后,手机响一声挂断。我以为是常见的响一声诈骗陷阱,实际不是,实际这是另一种陷阱。总不见警察过来,妇人说警察似乎不会管这种事情,之前也有老人摔伤更重报警也不见警察过来。无奈再次拨打110,接线员答复会再次通知警察,片刻电话响起,自称警察的人厉声斥责我为何不接电话,以至于他们出警未找到所以又回去。我再三表示绝无此种可能,并且走上较场口平台为其指路,但警察忽然比我还不熟悉十八梯,怎么解释依然表示不知我在哪里。然后告诉我,我的对面就有较场口交巡警平台,去找他们即可。那档口,有瘾君子凑前,借故说可否看看老人的电话,意欲行骗,以至我左右顾盼不暇。
  横穿马路,跑到数十米外的较场口交巡警平台,两位年长些的交巡警埋首文案,由始至终无视我来。一位年轻交巡警,面无表情的听完我的叙述,依然面无表情地告诉我,他们只负责解放碑辖区,数十米外属于南纪门辖区,然后转身离开。平台外有位便衣,年长可能是其领导,低声嘱咐年轻交巡警把我送至南纪门派出所。磨蹭数分钟,年轻交巡警找上另一位交巡警开车,示意我上警车送我过去。交巡警果然遵纪守法,必须表扬的是,车速极慢,红灯停绿灯行,堪称人民楷模。
  警车停南纪门派出所,年轻交巡警引我进派出所,还是那副冰冷表情,对派出所大厅中一位警察说这就是之前报警的,不再有一句多余废话,转身便走。派出所警察投笔拍案而起,怒骂交巡警不为人民服务,气不忿的载我回返十八梯时,又撞上等红灯的交巡警警车,探头窗外继续不依不饶的指责他们就在近处却不闻不问。
  愤怒的警察,让我很是害怕。引他下十八梯进厕所里找到老人时,我甚至不敢站在近旁,生怕警察确信小事一桩而迁怒于我。烧饼摊前远远打望,老人依然坚持无钱不就医,我进前插话说希望警察给其子电话或者可以施加些压力,警察挥手制止我插话。妇人善意说既然老人坚持不就医,那就请警察用警车把老人送回家,似乎所住并不为远。
  片刻,警察出来,依然怒气冲冲,老人蹒跚跟在身后。我以为警察会载老人归家,一直紧张过度,有些头晕眼花,眼前分明是莫须有的雷锋叔叔领着莫须有的老大娘,意欲双双把家还。
  警察发动警车,老人也跟至车后,警车却忽然扬长而去。我愕然的,目睹警车扬长而去。而老人是知道如此的,并无意外的,踽踽地下马路,逆人流穿过马路远去。路人侧目,老人那棕色上衣与绿色无纺布袋上,鲜血淋漓。
  晚间新闻,独夫卡扎菲,落网毙命。


Nikon FM2
Arsat H 50mm F2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7.术刚雕塑
  • http://weibo.com/u/1648685672
  • 新年好。哈哈我的“雕塑”——作为市场上挣口饭吃的“行活产品”,在您审美面前,实难拿出手,网络我也从没传过,倒是有些业余捏塑,若不嫌,我私信胡哥。
  • 2013/2/19 14:50:4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术刚雕塑
  • http://weibo.com/u/1648685672
  • 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风气使然。让我很感慨的是胡哥您最后一段用“重大新闻”结尾,的确,从新闻角度本身来说,客观为先,这种事并不比卡扎菲毙命要“小”,可是,现实社会总会分个先后主次,永远导向“权力”方,就像其实生命本身是平等的,但发生起来总会贵贱贫富。
    胡成 于 2013-2-18 22:27:38 回复
    您这一总结,我的结尾就别有用心了。哈哈,确实别有用心,也赶巧了那天。的确是,新闻的大小,很多时候只与距离你的远近或者亲疏有关系。新年快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看看你的雕塑?
  • 2013/2/18 11:18:1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轩易
  • 胡兄新春快乐!
    山西大同的耿竟然被万人挽留,哎,情何以堪?放佛黑色幽默
    胡成 于 2013-2-18 22:24:03 回复
    轩易兄新年快乐。这两天大同又上万民伞呢,真相谁知道呢。一般而言,热衷于城建的领导没有不从中贪腐的。如果调令事出突然,那很可能是领袖不愿意走也不敢走,挽留似乎也有自导自演的嫌疑,希望能够留下,否则工程一但半途出问题,那就不保乌纱帽了。大同的挺建我是看到过的,古迹就是以水泥混凝土搭的框架,简直混蛋。
  • 2013/2/13 15:48:3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大头陆
  • 一直没时间静下心来看你的游记,今天想起要来这里拜个年^_^好久不见.
    新年快乐!想必现在胡大哥一定是和家人在一起.新的一年一切顺利,走更多的路,认识更多有趣的人.
    胡成 于 2013-2-18 22:20:56 回复
    谢谢大头陆,新年快乐。这个春节忙着赶书稿,基本上也没有心思过年了,满脑子的五笔输入法。你的春节怎么样?
  • 2013/2/10 22:01: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凉炉子
  • 哎,只可一叹。佛说悲,或是此意。
    胡成 于 2013-2-5 11:30:30 回复
    老百姓会说,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 2013/2/2 20:56: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社会风气若是,自满清始。
    胡成 于 2013-2-5 10:52:29 回复
    是呀,社会风气如此,而且当时薄氏主政,一片歌功颂德之下,更反衬得底层阴暗。
  • 2013/1/29 19:11: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乱跑的树
  • 看得心酸,但只是一个片段,甚至不能轻易斥子不孝,各有各的苦衷吧。大社会中求新的意识形态下,“老”总是被遗忘的部分。可叹,王国维说最大的悲剧,就是互相知道却还是要加害对方。人世艰难,存善意难。
    胡成 于 2013-2-5 10:47:05 回复
    事情当然有很多方面,问题也不是一天形成的,还有老话说“子不教、父子过”。但是,当时与他直接电话通话了的,就当时当事,我只能得出那样的结论,太过冷漠,就像那个交巡警。世道人心坏了,不是具体哪个个体的问题了。
  • 2013/1/29 14:47:53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