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塞曲 固关出塞曲 凉州 »

出塞曲 陇山

  2012.09.13  固关 马鹿 张家川 天水   晴。

  病卧羁旅,昨夜难眠。没有关临着汧水的西窗,几次浅睡,几次醒来,窗外依然是漫天的星斗。
  夜风极寒。

  王老汉六十多岁,有一个极具古风的名字:王六十。或者真如古人一般,以其生时父母年数之和为名。可惜王老汉乡音极重,难以细致交谈。
  王老汉是我拜托招待所老板给找来的,他有一辆农用三轮车,我想让他载我上陇阪。“大震关又西五十里至小陇山分水岭,有分水驿,盖此道最高处。”民国时依古道修筑的凤陇公路湮断许久,如今陕西一段新筑水泥路至分水岭,分水岭外甘肃一段还是土路,所以陇阪两侧固关与马鹿间依然不通车辆。
  固关至马鹿间,山路大约五十余里,陕西段长而甘肃段短,我想让王老汉载我至分水岭——如今称为老爷岭处,这样我只需下山,可以节省大半时间与体力。招待所老板从中翻译,王老汉索价一百,与早前村民介绍的面包车同价,我当然难以接受。想当然地认为山路上总会有摩托之类车辆通行,以为总可以搭几段顺风车,于是还价颇为绝决,五十不二价。老汉颇为犹豫,见我作罢仍未松口,直到我回到客房许久,才请招待所老板传话成交。



  陇阪路

  清晨的陇山湿冷,坐在王老汉的车斗里,农用三轮车卷起的山风迅速劫掠走身上所有的体温。虽然晴朗,阳光在车后追着晒在身上,可依然止不住地瑟瑟发抖。近固关处还有几处零散人家,可是山路上却是全无人迹。暗自庆幸王老汉愿意载我上山,否则独行几十里上山路,怕是体力难支。
  陇山之上,林木葱笼,莫怪远观山色如黛。山路随汧水蜿蜒,不住有山泉注入,甚至不顾路面阻隔,没过路面去寻那湍急汧水。
  处处水潺潺。

  天宝八载,也是仲秋或者暮秋,初将出塞远赴安西的岑参,就在这陇山道上,有一首“经陇水分头”:

  陇水何年有,潺潺逼路傍。
  东西流不歇,曾断几人肠?

  西去出塞,陇山是迢迢万里路中的第一道惊悸。不只是因着陇山其陇九回的险峻,更有从此家国难归的凄惶。严耕望言陇山:“不但隔阂华戎,且东西气候亦殊,故东人登岭,回望秦川,往往感发兴悲也。”不过陇山,家国就在身后,西府关中,策马一日即可回还。可是登岭陇山,回首哪里还有秦川?只有陇山如障,哪里还有家国?
  二次出塞度陇,岑参还能略从容些地想着日后的乡信家书。可这初次出塞,陇山陇道陇水间,只有断肠,只有断肠。



  安戎关文保碑



  安戎关隘

  固关村民言自固关至老爷岭,公路共有十座桥,十座桥便是这段公路的参照物。
  陇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安戎关的文保碑,就在二座桥后。向上的山路,右手汧水,左手忽然有崚嶒巨石兀立路旁,或者于此筑关,是因着这天然的险峻?
  三座桥后,山势徒高,公路曲折向上。愈上愈险,公路回弯已成锐角,村民说上段的公路完全无法通行略大些的车辆,所以根本没有验收合格。今时仍然如此,可知古人行路之难。
  十座桥王老汉再停车,大意是那方《凤陇公路工程实施经过纪实碑》的旧址。公路与汧水水源在是处分道,公路回环至老爷岭,而曾有人行便道沿汧水水源直达分水岭,不过久未行人,那道路已然湮没草莽间。



  老爷岭

  公路尽头,老爷岭,陕甘边界。



  王老汉

  与王老汉道别,将徒步后二十余里山路向马鹿。山路向下,每回首时,总见着王老汉仍然目送着我,于是再挥手道别。
  那里是分水岭,水自东西流;也曾是分水驿,人自东西走。再有不舍,也是必分离处。





  下陇山路





  步行翻越陇山回固关的乡亲

  下山的那段陇山路,是那么美丽。不再有鹦鹉,只有些乌鸦啼鸣。那啼鸣在水声潺潺间,也不再恼人,只让山路更觉清幽。
  山路窄处,宽不过一步,在两侧林荫间,枝叶总撩过发梢。“当唐盛时,西出陇右者亦取此道为多,故文士如岑参赴安西,王维赴张掖,高适赴武威,杜甫至秦州莫不由之。”
  在古时今日避无可避处,我们终于走在一处,我想我总有一步曾踏着他们的脚步。我此行为之追随的岑参,还有那些同样光芒的名字。我如扑火之蛾般追随着他们在陇山道上,我行吟着他们的诗篇:
  “长安少年游侠客,夜上戍楼看太白。陇头明月回照关,陇上行人夜吹笛。”

  我想我何时可以,夜行陇上?



  收胡麻





  下陇山处

  山路愈向下,山谷愈开阔。见着人家,正在收割胡麻,打麻籽,以及开塘沤麻。
  搭着陇山下来的护林工人的摩托,同回马鹿。



  马鹿

  马鹿远比固关繁华,正午街市极为喧嚣。街市中心三岔路口有许多往返张家川乡所在张川镇的面包车,人已塞满,在马鹿几无停留,直抵张家川。
  马鹿至张川镇,仍在陇山群山间,只是山谷远较固关至马鹿一段宽广。唐时“驿马三十里一置”,马鹿与张川镇,及途经闫家店,恭门镇(即弓门寨),均为古时驿站。再由张川镇搭车至天水,此为陇山道马鹿至天水一段北线。由马鹿向南经长宁村与清水县至天水,是为南线。其实在恭门镇前也有公路向南径向清水县,而在张川镇至天水途中,见有清水县至天水客车,也标注为北道,或者是因为马鹿至天水间的陇山山谷宽阔平缓,道路选择较多的缘故罢。

  还是那年,天宝八载,岑参初过陇山途中,另有一首呈宇文判官:

  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
  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
  陇水不可听,呜咽令人愁。
  沙尘扑马汗,雾露凝貂裘。
  西来谁家子,自道新封侯。
  前月发安西,路上无停留。
  都护犹未到,来时在西州。
  十日过沙碛,终朝风不休。
  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
  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
  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
  山口月欲出,先照关城楼。
  溪流与松风,静夜相飕飗。
  别家赖归梦,山塞多离忧。
  与子且携手,不愁前路修。

  一驿过一驿。
  一驿过一驿,去而复还,还而复去,于是又是一驿过一驿。
  一生又能过得几驿?
  陇头仍然唐时明月,陇上却早没有了唐时行人。
  更无人夜吹笛。


Fuji Klasse W
Super-EBC Fujinon Lens 1:2.8 f=28mm
Agfa Vista 1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Fujica ST801
EBC Fujinon-W 1:2.8 f=35m
Ilford HP5+
Kodak D-76 / 1 + 1 / 20°C / 13'00"
Epson Perfection 4490 Photo
无觅
  • 2.06K
  • quote 4.
  • 额。。写这篇的时候离我好近。不过西府一带传统的东西已经快被毁尽了。。确实没有好的地方。只留下一些文献了。
    胡成 于 2013-8-3 12:03:47 回复
    您在哪里?西府何处?西府我走过,的确没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去处了,富庶之地,总是容易更快地新旧交替。
  • 2013/7/30 17:57:5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呵呵
  • 我大伯叫王五六,也许和王六十一个意思吧。
    我是天水的。
    胡成 于 2013-7-21 20:31:10 回复
    应当是同样的意思,没想到这样很具古风的名字,如今仍然传承在陇右。
  • 2013/7/19 18:52: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凉炉子
  • 好文字,好图!过目总是难忘。四处浪迹天涯,可是年青时的渴望,嗯,现在仍然是。
    你的图配你文,真真是极好!
    胡成 于 2013-7-21 20:27:55 回复
    理想现在仍在,就还不算晚。我觉得还是尽量去做些理想的事情,虽然理想总是不切实际。
  • 2013/7/18 21:19: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老虎
  • http://synyan.net
  • 终于又见图文并茂的新文。好。

    p.s. 貌似两个机器所载镜头光圈不够大,拍人比较受限。
    胡成 于 2013-7-14 20:32:11 回复
    文字还是当天晚上在天水写的,今天配上了照片,都很久了,最近拖沓的厉害。这两个镜头最大光圈分别是2和2.8,大是够大了,主要还是因为我的拍摄习惯,人像也是用小光圈来拍的,所以你会有这种感觉。
  • 2013/7/14 20:18:17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