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内纪行 之七大唐故婕妤上官氏墓志铭 并序 »

我的,2013。

  昆明



  一月。
  昆明笔记。
  年末,从老挝入境,再回昆明。天气预报提前数日预报的雨雪如约而至,可是恶梦般的全无防范措施的长水机场却就此瘫痪。连续两天的航班全部取消,无数旅客走投无路。去深圳两个小时的航班,变成了四十二个小时的漫漫征途。
  昆明开往广州的列车上,一个珠海姑娘借别人的电话给朋友报平安。几乎垄断长水机场的东方航空安排她入住某宾馆,是夜,遭遇入室盗贼,同屋两人的电话与现金全部失窃。然后,她转用英语继续说:这已经是侥幸了。因为被安排在隔壁独住的台湾女孩,被强奸了。

  元阳



  元阳笔记。
  我只记得雾,漫天的,无休无止的,如雨般的浓雾。

  建水



  建水笔记。
  所谓建水豆腐,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当然,只是难副我的口味。我向来不觉得食物有绝对的好坏,食物的好坏只与人的情感相关。

  北京



  四月。
  北京。
  我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离开北京。
  就像我没有想过,所有的胡同都会死去。而腾起的尘土,再也不会散去。
  无休无止的雾霾。即便我不愿意离开,我也没有办法继续留在北京。无休无止的过敏,哪怕只是往返俄罗斯时片刻的停留。

  重庆



  五月。
  重庆。
  几乎全部的时候,都在重庆图书馆。
  笔记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纪事

  上海

  西宁

  石乃亥

  六月。
  原本由重庆去西宁的计划,因为上海的一次颁奖活动而临时改变。
  上海的活动很顺利,奶奶也难得愿意出门旅行。离开的那天清晨,一念之间,我是想一起回家的。
  可是我依然按原计划去了西宁,然后又是石乃亥。我不应当执着,尤其是念念不忘铁卜加,于是在骑着不熟悉的摩托去那里的路上,摔断了肩膀。
  是夜剧痛难忍,决意回返。侥幸还有第二天的航班,一路兼程,最痛的旅程。
  整个七月与八月,家中养伤。

  俄罗斯
  利斯特维扬卡



  九月。
  俄罗斯。
  终于去到了朝思梦想的贝加尔湖。
  在贝加尔湖畔的利斯特维扬卡,笔记之一之二

  伊尔库茨克



  仿佛依然在苏联时代的伊尔库茨克。卡尔马克思大街、列宁大街,斑驳的白桦,斑驳道路上摇晃着的有轨电车。
  还有安加拉湖,姑娘站在桥上,吹着河面清洌的风。
  伊尔库茨克笔记之一之二之三

  西伯利亚铁路



  在我的现实与理想中。
  现实中的贝加尔湖远没有理想中的贝加尔湖那么美,可是,现实中的西伯利亚铁路,却与理想中的西伯利亚铁路,修筑于一处。
  永远难忘的,是车窗外无尽的西伯利亚草原。阳光,雨水,以及一道又一道的彩虹。还有阿廖沙,那个调皮的布里亚特孩子。
  写于西伯利亚铁路上的笔记,之一之二

  莫斯科



  就目前而言,莫斯科是我最爱的城市。
  我不知道究竟因为什么,让我如此痴迷于那些斯大林式建筑,还有那些弥散在莫斯科,浓酽到化不开的共产主义遗迹。
  当然,我爱的,纯粹只是表象。表象之后的,也是我所厌恶的。
  遗憾的是,因为一篇答应许久的稿件,在莫斯科的第二天,我停止了长期以来每日记录的习惯。这是个极糟糕的开始,这让我在其后的旅程中索性放弃。
  再不可如此。
  在莫斯科,仅存的两篇笔记,之一之二

  圣彼得堡



  关于我们与他们。
  在错误的道路上,走得越快,越是积重难返。
  在正确的道路上,走得再慢,总还是在正确的道路上。

  武汉

  十月。
  合肥至武汉。

  钟祥



  显陵尔尔。
  只是为着走遍明陵,却没有唐陵那样激动我心,念兹在兹。

  荆门



  本只是为从荆门转车,却意外寻着南薰门。
  曾经的荆门,最后的模样。

  贵阳

  意料之中的,这么多年的朋友,依然很好。
  意料之外的,我爱脆哨。

  都匀



  都匀阻雨。
  那家牛肉牛杂,怕是永难相忘吧?

  宜州

  桂林



  我记着的,却不是桂林山水。
  我记着的,是桂林靖江王府中的,广西师范大学。
  我会想念逃票进去的那两个下午,还有摇曳的树影下,坐在一起的人们。

  南宁



  本想再去昆仑关村的,那个昆仑关下,有着骑街楼的小市镇。
  再去吗?

  越南
  河内



  十一月。
  法属印度支那三国之中,河内是我最爱的城市。
  有我关于在旅途中期望遇见的一切。旧日的街巷,漂亮的姑娘。
  所以笔记,也只有河内七篇,之一之二之三之四之五之六之七

  顺化



  遗憾的是,我应当留给河内与顺化更多时间。
  那天,后来,下起了雨。我坐在教堂前的雨棚下,吃两块皮脆肉嫩的烤肉。那会儿,我希望雨不要停下来,一直到现在。

  会安



  一座死于商业开发的小城。
  侥幸,我坐上了本地人的渡船。

  芽庄



  海滩上有无数全脂奶糖般的俄罗斯人。
  令人厌恶,这直接让我略去了美奈。

  大叻



  在越南,时常应想起,还好,还好有法国人曾经留下些什么。
  比如大叻,有一道法国人修筑的窄轨火车线路,并且足以支撑运营百年。
  还有七十九岁的刘老先生,老先生说回国以后会给我电话,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收到。

  胡志明市



  关于西贡,关于胡志明市,是要提起邮政总局吗?
  是的。
  但是我要说的并不是那幢美轮美奂的建筑,我要说的是这个人。这个疯了的,打扮得像一个美国人并且用标准美国英语在咒骂一切的年轻人。
  我很想知道他的故事,但是我想可能不会有人告诉我了。

  柬埔寨
  吴哥



  此行,我为吴哥而去。
  我没有锦衣盛装,我只能特意选择在十二月一日那天站在吴哥寺中。
  一个礼物,为我的生日。

  暹粒



  柬埔寨人称吴哥那些唇角微扬的造像作高棉的微笑。
  微笑无处不在,但是微笑的唇角时常也会说起某个名字,某个时代,某个挥之不去的恶梦。

  金边



  后来,我在金边重逢了那场恶梦。
  谁更应当害怕?已经从恶梦中醒来的人,还是那些依然在熟睡中的人?
  要补记一句的是,法国人Jean Lacouture称这一切为:自我屠杀(Autogenocide)。

  老挝
  万象



  依然还是十二月。
  在万象,一座无趣的城市。
  选择这张影像,是因为这是我在万象唯一拍摄的影像。
  若有其他,那就是清晨,有许多人妖从宾馆走出来,穿街过巷。

  琅勃拉邦



  你让我怎么称呼老挝这一切?
  和尚同志。

  香港

  最后半卷,依然在我的相机中。
  没有影像,没有笔记。

  是没有办法和过去的一年说再见的,因为永不能再见。
  可以说的,或者只有,我会想念你的。虽然我并不喜欢这种想念,我希望在某些幸福的时刻,只在那里,永不想念。
  就像在顺化的那场雨。
  就像在西伯利亚铁路上的那些白天与夜晚。

  最后,以我在那些夜晚曾经引用过的,叶夫根尼·叶夫图申科(Евгений Евтушенко)在三十五年前那些同样的夜晚写下的诗,来结束我的2013:

  “凡是属于幻觉的东西,
  过了第一座铁路桥便会消失。
  凡是实现不了的事物,
  都会在桦木十字架下被忘记。”
无觅
  • 2.06K
  • quote 13.huazi
  • 1.河内大眼睛微笑的小女孩,很温暖。2.关于俄罗斯的一切:白桦、贝加尔湖、西伯利亚听起来有强烈的熟悉感,虽然没去过。3.也许因为这是告别旧年,文章带着一点伤感。不知道有写快乐的文章么?看到每个留言都有回复,期待回复哦
    胡成 于 2014-3-24 9:34:42 回复
    河内让我最难忘记的,就是遇见了两个漂亮的越南姑娘,包括这个小萝莉。可能就像遇见漂亮姑娘又离开一样,这种伤感其实是无关紧要的,很冲淡的,一念而过,也就好了。所以基本上,我还是快乐的。也希望你能快乐。
  • 2014/3/23 2:06:4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wood
  • 我是准备来看吴哥的。。。
    胡成 于 2014-3-4 14:32:30 回复
    我拖欠了太多游记,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写吴哥了,哈哈。
  • 2014/2/18 15:35: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王圣圣
  • 还是没有收到啊~~~我家的邮筒倒是挺安全的,国内国外的片子一直能收到。只是这次真是可能悬了~~之前拜托朋友从尼日利亚给我寄的,也至今未到。我今年可能去南非,不过是跟团,如果您愿意透露地址的话,到时我在好望角给您寄一张吧~~另外,我在微薄上关注您了,有事可以私信。您的这个博客,我有时老忘记看留言~~像这次,就错过了好久才来回复~~
    胡成 于 2014-2-16 18:02:17 回复
    我寄给自己的明信片依然没有踪影,我已经不抱希望了。目前来看,老挝寄回来的明信片,寄达率60%,倒真是符合之前报道的中国邮政的寄达率。今年去南非呀?真是遥远,如果您方便给寄明信片最好不过了,我把我的地址邮件告诉您,谢谢先。
  • 2014/2/16 0:38:1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shengsheng1228
  • 我在2008年,在金边给自己寄过一张,放酒店前台了,还给了1美元做邮资,没寄到。倒是在吴哥的那张,寄到了。期待您的这张~~你涉猎的地域太广了,以至于我去了一些地方,都不太好意思提出给您寄片子的想法。
    胡成 于 2014-2-7 21:16:47 回复
    圣子,收到明信片了吗?我寄给自己的还是没有收到,看到是永远也收不到了。我不是涉猎的地域广,而是我本身没有收明信片的习惯。你知道的,我长年在外面跑,没有时间接收是主要的问题。北京的邮递员随便扔在车棚外面,家里的邮递员随便插在门上,如果寄的话,怕是八成要丢,与其这样,不如不要。
  • 2014/1/14 23:43:4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shengsheng1228
  • 谢谢~~您是在金边寄的,对吧?我这几天再关注一下~~我觉得到北京起码20天左右。
    胡成 于 2014-1-13 19:27:34 回复
    对,我是从金边中心邮局寄的,一共买了六张老挝风景的明信片,寄了五张。前天才知道,实际上只到了两张,之前以为上海到的那张实际上是我从西贡寄出的。这五张里还有一张是我寄给我自己的,也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给自己寄明信片,但直到现在全无音信。我对老挝邮政有些担忧,去了几次,没有看到任何其他人在那里寄明信片,可能是太贵的缘故,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之日。
  • 2014/1/12 0:07: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圣圣1228
  • 另外,很想看钟祥的博客与图片,可是没找到?您是还没更新吗?
    胡成 于 2014-1-11 11:31:36 回复
    事实上,我并没有拍钟祥与显陵的什么照片,不是专程而去,所以在那里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情绪。
  • 2014/1/3 15:46: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圣圣1228
  • 我是那个之前拜托您给我寄明信片的人,不知您在老挝是否有空寄了?
    胡成 于 2014-1-11 11:31:00 回复
    寄了,你还没有收到吗?老挝的明信片和邮资实在太贵了,每张明信片平均合到人民币十元以上。所以我只在金边寄了五张,包括给自己的一张。但是问题在于,直到现在,只有三张寄到,上海、重庆、西班牙各一张,北京的两张和我的一张依然杳无音讯,我也无从查起,只能听天由命了。但是从越南河内寄出的,却一张不落地全部寄到。
  • 2014/1/3 15:43:2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从此心安
  • 走遍这么多地方,好棒啊。
    胡成 于 2014-1-11 11:27:07 回复
    其实并不多,这些地方彼此相连,只是顺路走了一会儿。
  • 2014/1/1 18:13: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cherlin
  • http://www.doorean.com/
  • 2013这么快就过去了。仔细想来,我的2013过得也挺热闹的。
    胡成 于 2014-1-11 11:26:33 回复
    那希望我们的2014年同样能快乐地热闹吧。
  • 2013/12/30 15:59: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GuangXiN
  • 最喜欢河内那张了,好有爱
    胡成 于 2014-1-11 11:26:02 回复
    后来,他们离开的时候,那个最漂亮的小姑娘浅浅地冲我微笑,轻轻地和我挥手告别。这真的很奇妙,这么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对于一个小小的小姑娘而言,转眼即忘,可是我恐怕却会一直记着。真希望有一天她长大了,能看到这张照片。
  • 2013/12/29 21:08: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让人艳羡的继续全世界晃荡。
    胡成 于 2014-1-11 11:24:06 回复
    我基本上还算是国内游荡,对于你这个游遍了世界的人而言,我走的地方实在太少了。
  • 2013/12/26 22:21: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有个小妖
  • 一段文字的伤感是因为读的人感情所致,还是写的人感情倾注?
    胡成 于 2014-1-11 11:23:28 回复
    当然是因为读的人的情绪,感同身受,是彼此喜欢的重要力量。
  • 2013/12/26 14:10: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parabellum
  • 这一年就这样过去了,好快
    胡成 于 2014-1-11 11:22:44 回复
    一年一年的,决绝离开,绝不回头。
  • 2013/12/26 9:05:3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