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城堡关于作者 »

寿州古城

  寿县,古称寿春,隋唐时称寿州。
  寿县在周代为州来国地,楚昭王二十三年(前493年),楚昭王攻伐蔡国,蔡昭侯求吴国翼护,将国都由上蔡(今河南上蔡)迁于州来,改称下蔡,寿地属蔡辖。楚惠王四十二年(前447年),“侯齐四年,楚惠王灭蔡,蔡侯齐亡,蔡遂绝祀。”二百年后,随着秦国的强大,楚国国势由盛而衰。秦昭襄王二十九年(前278年),秦将白起大举进攻楚国,攻拔楚国国都郢(今湖北江陵附近),繁盛数百年的纪南城毁为废墟,楚顷襄王被迫迁都于陈(今河南淮阳)。为避秦国锋芒,楚考烈王十年(前253年),楚国再将国都东迁于钜阳(今安徽太和),楚考烈王二十二年(前241年),再迁都于寿春,仍称郢。18年后(前223年),寿郢为秦军所破,楚王负刍为秦军所俘,楚国亡国。
  生于斯长于斯,对这片地域的熟悉以及对这段历史的了解,让我第一次清晰的感受到了历史不容置疑的真实,虽然时空已愈2000余年,但很多事情却丝毫未曾改变。比如在周边诸多地区,许多地名不以“村”、“堡”为名,而是以“郢”为名。在寿县有诸多蔡国及楚国王侯贵州墓出土,战国四君子之一的楚春申君黄歇墓也于此。更有闻名遐迩者,赵将廉颇,向蔺相如负荆请罪的老将军,后来因赵悼襄王听信奸臣郭开的谗言,将其解除军职,“使乐乘代廉颇。廉颇怒,攻乐乘,乐乘走。廉颇遂奔魏之大梁。”
  “廉颇居梁久之,魏不能信用。赵以数困於秦兵,赵王思复得廉颇,廉颇亦思复用於赵。赵王使使者视廉颇尚可用否。廉颇之仇郭开多与使者金,令毁之。赵使者既见廉颇,廉颇为之一饭斗米,肉十斤,被甲上马,以示尚可用。赵使还报王曰:‘廉将军虽老,尚善饭,然与臣坐,顷之三遗矢矣。’赵王以为老,遂不召。
  楚闻廉颇在魏,阴使人迎之。廉颇一为楚将,无功,曰:‘我思用赵人。’廉颇卒死于寿春。”(《史记》卷八十一·廉颇蔺相如列传)
  廉颇墓在寿县八公山纪家郢放牛山之西南坡,俗称“颇古堆”。
  廉颇与寿春俱老矣。

  秦统一中国后,划江淮之间为九江郡,治所设寿春。汉初封王,淮南王刘长建都寿春。汉武帝元狩元年(前122年),淮南国废,复九江郡制。东汉末年,袁术称帝,以寿春为都。东晋末,为避孝武帝后郑阿春讳,改寿春为“寿阳”。隋文帝废郡,改称“寿州”。唐时属淮南道。宋时设寿春府,府城保存至今。金兵占领后,改属南京路。元时属安丰路。明属临濠府。清时其所属虽有几次变更,但治所多设于此。民国属泗道。

城墙

  寿春故城范围很大,北傍淝水,东临东津渡,西至城西湖,南至十里头,面积约25平方公里,是战国都城中仅次于燕国都城燕下都的第二大城。因年代久远,地貌变化,土城垣大多湮没于地下或破坏殆尽。汉代以后,城址缩小至故城东北角,即今寿县城关一带,后代多沿袭其址。今寿县古城墙型制为南宋宁宗开禧二年(1206年)建康都统许俊重筑。城之平面略呈方形,城墙周长7141米,高8.3米,底宽18-22米,顶宽4-10米。墙体以土夯筑,外侧包城砖,内侧延伸土城成30度斜坡,不包城砖,此种做法,称“土坡战城”。战争时期,城内士兵可由土坡同时登上城墙而非排队由马道上城,这样士兵可以大量快速投入战斗。土坡战城在古代较为常见,但现在,寿州城是硕果仅存的一座土坡战城了。
  城墙原为平砖砌筑,后来因为淮河水患严重,为了防洪,西侧城墙自城门两侧将墙垣改用石块垒筑,后又以石条加固,已全不复旧时模样。南门为通过淮南的方向,因此成了现在的正门,门楼与两侧的城墙为新修,蹬道上有制作拙劣的砖石雕刻,不堪入目。
  虽然寿州城后代多次整修,但听闻仍有南宋时的城墙砖,砖面有“建康许都统造”字样的铭文,颇想寻觅其踪影,于是由南门外城墙向西门方向搜索。



  渐行渐远,城墙显露出其本来风化侵蚀的面貌。从剥落的外包墙皮可以看出来,新修的城墙面并没有损毁原城墙砖而代之以新城墙砖,只是以水泥敷面,再压出砖纹。不知道当初是为了偷工减料还是刻意为之,总好过那些修旧如新的保护。



  貌似坚硬冷峻的城墙,却被一束静静等待着风起的蒲公英暴露了其夯土的本质。



  间或看到这种有纹饰的墙砖,这种砖明显比城墙砖要长,县城里的一些古玩店里也有出售,据他们所说这种砖为墓中所用。这倒不足为奇,县城内多有古墓出土,城墙坍塌后,就地取材修补。虽然不同,倒也自然,只是不知道古玩店卖的那些是如何得来。



  “严格禁止,翻越城垟”。“垟”于此是“墙”的二简字,原字音“羊”,意为田地。此处已近西城门,修葺的时间也已经有几十年的光阴了。

  未见一块有“建康许都统造”铭文的城砖,古玩店里也没有。东侧、北侧城墙保存尚好,没有一一去看,不知道是否还有幸存。但想来很难,风雨侵销,人为毁损,一块城墙砖于原地保存800余年实在太难了。

城门

  寿州城有城门四座,城楼均毁于清末战火,现在的城楼均是新建。
  南门曰:通淝门。因南门外护城河与淝水相通,舟楫往来,商贸繁荣。现在瓮城与箭楼已不存。
  西门曰:定湖门。因西门面对寿西湖。现已不存,只有新修的一座券门。
  北门曰:靖淮门。因北门面对淮河,水患不断,忧患不止,取名希望其平静安宁。
  东门曰:宾阳门。东门与北门保存完整,紧闭城门后仍有极强的防洪抗汛的功能。

  南门是我最害怕见到的模样,拙劣的富丽堂皇,宛如小县城的夜总会。



  甚至不如这座几十年前修筑的西门,这是真实的样子,总好过于效颦的东施。西门内,曾经在1955年治淮工程中发现了春秋晚期的蔡昭侯墓,出土文物散见于寿县及省博物馆,可惜的是墓被填平,已湮没不可寻。



  北门箭楼门匾:靖淮。之上石条上隶书阴刻:民国二十八年(1939年)重修。箭楼与城门成90度,箭楼城门向西侧开。







  城门洞的周围做成砖花看面,横分数格,再砌斗砖,券门顶端镶嵌石作门匾,上刻“北门”二字,施以红漆。其上做成一个小型屋龛的小殿宇,檐部有斗栱示意,上出屋顶。此处应是北门中最具观赏之处了。



  东门箭楼门匾:宾阳。箭楼门与城门平行错置4米。



  满清咸丰十二年(1862年),驻守于寿州城的苗沛霖密函因安庆失陷而困守于庐州(今合肥)的太平军英王陈玉成,邀其至寿州城并图谋攻取汴京大计:“孤城独守,兵家大忌。以英王盖世英雄,何必为这股残妖所困。英王常云:‘如得汴京,黄河以南大江以北,实可独挡一面。’”苗沛霖,反复小人,原为凤台落拓秀才,受命督办团练,后归顺太平天国被封为奏王,但两年后旋又归降满清。陈玉成虽已知苗沛霖倒戈,但仍寄希望于能让其重新归顺。于是不顾部将忠告,执意从庐州率部突围北上,与苗沛霖会合。
  然而,就在英王陈玉成与其他将领刚刚踏入寿州城宾阳门瓮城之时,城门前的吊桥便被撤去,藏身于瓮城中的伏兵一拥而上,将其生擒。陈玉成被捕后拒不投降,被处斩于河南延津西校场,年仅二十六岁。
  赫赫一代英王,在力拒不敌,屈辱被擒时,破口大骂苗沛霖:“尔权真是无赖小人!墙头一根草,风吹两面倒!龙胜帮龙,虎胜帮虎,将来连一贼名也落不着!”
  那一刻在他的眼前,如这一时在我眼前的这番景象,那么高耸的城楼,那么逼仄的天空!



  英雄已逝,只留下荒草一蓬。

东门内



  东门内,几处古玩店,几处小商铺,正午阳光下,冷清寂寥。

报恩寺

  信步东禅寺,夕阳古塔尖。院深藏野竹,垣矮如远山。端坐佛含笑,颂经僧不闲。一声清磬动,明月送人还。
  ——游东禅寺

  东禅寺即报恩寺,位于寿县城东北隅,旧名“崇教禅院”、“东禅寺”,明洪武年间改称“报恩寺”。据《寿州志》载,此寺始建于唐贞观年间。
  夕阳古塔,矮垣野竹,那一切都过去了,现在的报恩寺已全无旧日模样,除了院内那两棵合抱的古树。

  去时正是日中,僧人们斋后午睡,寺院内只有蝉声呱噪。佛堂之上,兀自红烛一根,烛焰忽左忽右。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 AF Nikkor 50mm f/1.8D
无觅
  • 2.06K
  • quote 3.乡下小民
  • 您好先生(因没有看到您的大名):
    在网上找资料,拜读到您的大作。您的文字非常精彩,从您的文章中我详细了解了许多关于寿州的历史故事。我想请教:您是否有寿州南门未修复前的历史照片?我是上海现代设计集团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历史建筑保护修缮工作者,正在着手研究这方面的问题。若果先生有寿州南门的真实历史照片并愿意赐借我作为资料佐证,当十分感激。我的邮箱msmsms@126.com 希望读到您更多更精彩的文章!
    胡成 于 2010-5-12 16:57:24 回复
    真的抱歉,我生也晚,没有未修复之前的南门照片。不过印象中我有看到过那么一张黑白影像,或许您联系一下寿县本地的文史办或者博物馆应当会有所得。
  • 2010/5/11 20:04: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梅错
  • 看到这样的城墙,总会想,它们竟然经历了那么多年,很奇妙,很奇妙。
  • 2007/10/19 0:43:29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