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我们终会再见。吴哥的侧相 »

我的,2014。

  高淳



  一月。
  第一次和同学结伴出游是十八年前,第二次是今年一月。
  高淳是我出发以后的临时起意,无趣。
  夜宿南京。

  蒲城



  五月。
  西安。蒲城。富平。三原。
  和鼠曲草一起去看唐陵。

  白城则



  靖边。白城则。
  我回到了我那遥远的白城则。
  厨房里有大盆的肉,四年前大娘答应我的。
  半个月后,六月九号在于田,一场沙尘暴后的清晨,起床看手机未读的短信。大娘的大女儿发给我的,说大娘猝然而去了。
  半年后的现在,我仍然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我也从来没有提起。

  银川



  银川。中卫。景泰。武威。
  在银川的旧货市场,买到一册一个人一生的照相底片

  塔什库尔干



  六月。
  库尔勒。若羌。且末。民丰。于田。和田。皮山。叶城。莎车。英吉沙。喀什。疏勒。塔什库尔干。

  库车



  伽师。巴楚。阿克苏。温宿。乌什。拜城。库车。轮台。焉耆。乌鲁木齐。
  我尽量温和,我尽量不让观点先行。
  但是依然全无改变。
  我不想做一个愤怒的人。
  但是我依然愤怒很久。

  库尔干



  七月。
  第一次住在苏联时代的旅馆。
  那是在中亚最热的夏天,今年最后一天的今天,家里忽然降温,回看前台的阳光,温暖的恰如其分。

  布哈拉



  我并不喜欢布哈拉。
  唯一能让我怀念的,就是乌兹别克旅馆老板的妈妈煎的鸡蛋。

  撒马尔罕



  撒马尔罕,仅仅因为这个名字我便会喜欢上这个城市。
  八月,我给某本地理杂志写了一篇两万字的,中亚的心。
  但是版期却推迟到了明年四月,半年以后,人们才能看到我笔下的撒马尔罕。

  费尔干纳



  Kibryo。
  有时候我还会想起你,想起在费尔干纳的那个傍晚。
  我们一起从游乐园走回去,阳光把我们的影子扑倒在地上。
  我应当回吻你的。

  浩罕



  我喜欢历史变为现实展现在我眼前时的情形。
  伊犁逃苏的维吾尔老人坐在浩罕街头的梧桐树下,和我说起他六十二年以后仅仅记得的汉语。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安集延



  我从安集延回到了塔什干,住在了苏联时代的旅馆里。
  一个循环。
  我希望此生还有机会,能重返乌兹别克斯坦。

  符拉迪沃斯托克



  八月。
  我现在去那里,是为着看见过去。
  我站在过去,是为了能够回到现在。

  哈巴罗夫斯克



  九月。
  来自萨哈林岛的亚历山大老头,不知道今夜是不是还住在小旅馆里,吃他的方便面或者土豆泥。
  还有不断告别的旅客。
  如在我旅途之中,无数与我告别的人们。

  乌兰乌德



  我以为我会遇见阿廖沙和他的妈妈,但是最终我没有。
  我在乌兰乌德遇到了今年最初的来自西伯利亚的冷空气。
  还有西伯利亚铁路线上的一群大雁。
  向南飞。

  伊尔库茨克



  清晨找到高尔察克的时候,相机电池已经被冻得无法使用。
  夜里走的时候,身前的天空中,是明亮的中秋的月亮。
  背包太重,我有些走不动了。

  新西伯利亚



  今年最震撼我的景色,是如铸铁般沉重的乌云下的鄂毕河。
  那么冷。
  忽而那么大的雨。
  那么美。

  叶卡捷琳堡



  无论演讲的人有多么的慷慨激昂,围观的人依然冷若冰霜。
  我想即便是演讲者自己也清楚,一切都回不去了。
  万幸如此。

  莫斯科



  这是目前为止,我所发现的这个世界里,我最喜欢的城市。
  以后我会发现更多的世界,但是无论如何,我依然会深爱着莫斯科。
  无论如何。

  彼列杰尔金诺



  我去了彼列杰尔金诺。
  我去看鲍里斯·帕尔捷尔纳克。
  我找到他的墓地,他的满是落叶与鲜花的墓地里,也埋葬着他前年去世的长子与长女。
  落叶间还有细碎的槐花。

  圣彼得堡



  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的话。
  如果我有更多的时间,我就坐在那里,看着天气转冷,然后落起了雪。

  帕斯捷尔纳克死去的时候——他的床依然在那里,那时候我就站在窗下——他告诉他的孩子:
  “我什么也听不到。
  我的眼前像是有一层雾,
  但是雾会消失,不是吗?
  明天,
  不要忘记打开窗。”
无觅
  • 2.06K
  • quote 7.shengsheng
  • 买到一册一个人一生的照相底片-----期待您写这个。不知道怎么评价您的文字,感动却不是那种生硬的抒情。配上图片和信息量很大的文字,真的很好看。现在有很多自由撰稿人写游记,我总拿您作为标杆。但我发现,关于游记,我却只喜欢您写的。
  • 2016/4/11 3:39:4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parabellum
  • 胡兄的新书何时出来?
    胡兄说的四月的杂志是哪家的?
    胡成 于 2015-3-4 17:03:45 回复
    新书还在编辑中,近两个月应当有结果吧。乌兹别克一文发在四月号《私家地理》杂志上,谢谢你惦记着。
  • 2015/2/25 14:30: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依依
  • 这一年你写的文字比往年少,但是去的地方不必往年少,希望能看到你的文字,胡老师。翘首以盼~
    胡成 于 2015-3-4 16:55:33 回复
    这一年写的不少,只是南疆纪行就十几万字了。可能是比较集中,不像往年那么零散,所以认为不多吧。博客以后就是旅途中的游记和往期稿件了,专门为博客写的东西会越来越少,没那么多时间了。
  • 2015/1/8 12:31: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m
  • “阳光把我们的影子扑倒在地上”——写得真好
    胡成 于 2015-3-4 16:53:09 回复
    唉呀,你一引用,我又想起那个傍晚了。
  • 2015/1/4 11:27:5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金牌
  • 看过那么多人的旅行和片子,最喜欢还是你的。新年快乐!
    胡成 于 2015-3-4 16:51:27 回复
    在银川给你打电话的时候,就是在拍那张照片的时候。新年快乐,虽然现在才说太晚了,不过最近几个月实在是没有怎么打理这里。
  • 2014/12/31 22:03:2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