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2014。乌兹别克 中亚的心 之一 帖木儿的撒马尔罕 »

吴哥的侧相



  孩子



  那会儿,太早了,清晨的阳光还没有从河面跃上一尺高的桥面。作为桥礅的,扯着长蛇那迦的阿修罗们,面色阴沉。
  穿着缀满各色鲜花的、黄颜色衣裳的小女孩,就坐在圣剑寺(Preah Khan)西门内的石门座上,默不作声。她张望着在步道上清扫满地枯叶的年轻女人,那应当是她的妈妈。近在咫尺,但是两个人依然不时彼此张望,虽然清晨的圣剑寺里,几乎空无一人。
  她斜挎着她的蓝色小背包。人造革的背包已经旧了,革面密布细碎的裂纹,边缘翻卷着。路过的两位中国女游客很喜欢她,给她拍照,然后送给她糖果——这几乎是关于柬埔寨的中文游行指南必须说明的注意事项:准备一些文具糖果,送给那些在景点试图向你讨要些什么的孩子们。尽量不要给他们钱,这会纵容他们不劳而获,从而放弃学业,并且以此为谋生的捷径。
  黄衣服的小姑娘也许真的只是想在清晨陪着妈妈,她并不介意得到的只有两根棒棒糖,这让她很快乐,腼腆含笑致谢,然后把糖果小心翼翼地收进她的蓝色小包,抱在怀中。
  她的并没有年长几岁的哥哥远远跑过来,可惜两位女游客已经走远。哥哥显然觉得妹妹没有要钱所以是个很笨的孩子,嘟噜了几句教训妹妹。看见西门外又走来几位游客,匆忙迎上前去。妹妹不敢顶嘴,但是依然快乐着,偷偷瞟见妈妈没有在看着自己,打开小包,拿出一根棒棒糖,剥去糖纸,塞在了嘴里。
  抬头却瞄见我在偷窥着她,腼腆地笑了起来,垂下了头。

  大部分游客,并不会记得旅行指南上的教诲,特意去准备小礼物。所以有孩子们过来讨要些什么的时候,出于惯常的娇纵孩子的心情,本能的就会掏出钱来,尤其是年长些的中国游客。
  吴哥的孩子们似乎也琢磨透了好说话的中国游客,讨要的话语直接简化为三个发音标准的汉字:人民币。“人民币,人民币。”喃喃的尾随着,大叔大妈们像是被自家的孩子娇嗔着,一边忙不迭地找钱,一边笑着回应:“好,好,人民币,人民币。”
  在崩密列(Beng Mealea)的废墟上,几位看起来身家殷实的中国游客甚至因此颇觉自豪:“你看,他们不要美元,只要人民币!”
  孩子们多精明呀,他们当然知道让自己选择的两张纸币中,十元人民币要比一美元值钱。
  崩密列远距圣剑寺所在的吴哥城四、五十公里,地处偏僻,自然毁损与偷盗劫掠,让崩密列一片残败。旅行警示,崩密列周边还有战争年代的地雷,偏僻道路间有劫匪,密林间的废墟中有如那迦般邪恶的毒蛇。毒蛇我并没有见到,一掌长的通体漆黑的巨型毒蝎子却是真真切切地横在我的眼前。



  我在废墟间穿梭得心惊胆战,只要人民币的孩子忽然鬼魅般从一扇石窗外跳进来,光着脚,站在我面前倒落在地的石梁上,梁上有曾经雕饰精美如今却已漫漶失形的神佛。
  “哈喽,人民币。”他热情地招呼我。眼见我这位人民币先生一毛不拔,他和后来的孩子改变策略,表示要给我作丛林向导,带我去看他比划出的巨大的什么。当然,如果我去了,未必能够见着些什么,人民币却必定要不见许多。
  还好,那几位财大气粗的中国游客吸引了孩子们的注意力,解救了我。

  给几张人民币零钞其实容易许多,拒绝孩子们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在柬埔寨的许多地方,人们依然生活在赤贫之中。光着脚的孩子,只是因为没有鞋子,就是这么简单。但是旅行指南的建议也并非没有道理,这的确是让人难以抉择的问题。我承认,许多时候其实我选择了妥协。
  后来,我坐在崩密列的废墟上午餐,我从暹粒城里买了午餐肉和切片面片。之前招呼过我人民币先生的两个小姑娘又走过来,我示意她们要不要一起吃?
  她们点头。
  于是后来,我们坐在一起,嚼着手里夹着一大片午餐肉的自制三明治,看着夕阳慢慢越过废墟。
  那一刻,人民币先生是那么快乐,就像带着他的漂亮的女孩子们,在夏日有风的郊外野餐。

  尼姑

  吴哥最初的建设,始于苏利耶跋摩二世(Suryavarman II,1113年-1150年在位)。苏利耶跋摩二世身后,吴哥陷于混乱,民变臣叛,继以占婆(今越南中部,占城人所建古国)入侵,几近亡国边缘。
  拯救吴哥的,是当时的王子,日后的阇耶跋摩七世(Jayavarman VII,1181年-1215年在位)。这位吴哥最伟大的王,不仅反攻占婆,俘虏占婆国王并将占婆纳入国土,更重要的是,他重建了吴哥。
  如果没有阇耶跋摩七世,也就没有现在如此令人着迷的吴哥。撒手他的王国的那年,阇耶跋摩七世已经九十高龄。他活的足够久,也看的足够多。看到苏利耶跋摩二世时代的鼎盛王朝,看到吴哥的兴建,看到臣民叛乱,看到外敌入侵与劫掠,看到满目疮痍,看到国家复兴,看到国都重建,看到复仇外敌,看到外敌灭亡。在经历过无数生死,侵略和抵抗,衰落和兴盛,耻辱和荣耀之后,阇耶跋摩七世改变了自己与国家的信仰,由印度教改为皈依大乘佛教。
  更多在阇耶跋摩七世世代兴建的吴哥,于是更多的是佛教寺庙。阇耶跋摩七世重建了吴哥,也改造了吴哥。

  在几乎全民信仰佛教的柬埔寨,只要有可能,总不至于让寺庙陷于断绝烟火的境地,甚至不分彼此,无论那寺庙是佛教的,还是印度教的。
  所以在吴哥的寺庙里,总是会有些僧侣,几盏香烛,几碟瓜果,供奉着无论什么来路的神佛。
  吴哥寺(Angkor Wat)、圣剑寺这样规模宏大、游客众多的寺庙,僧侣与他们的香烛,为着不碍着游客,也为着保护珍贵的雕塑,也许只设在偏殿侧廊中。而像周萨神庙(Chau Say Tevoda)或者班提色玛寺(Banteay Samre)这样略有些清寂的不大的寺庙里,正殿就是僧侣的。

  似乎他们的生活也在那里。班提色玛寺正殿的佛脚下,有一只碟子,那是和尚为他的猫准备的。和尚有吃食,猫也有吃食,盘坐在一起,彼此专注于自己的食物。





  吃完饭,和尚继续他的忙碌,洒扫,迎候游客或者香客。猫显然对一切感觉兴味索然,摇头晃脑出门,去看看卖画的高棉女孩,跳上窗台听她讲电话,东看看西看看,然后再跳下去,找张摊在地上的画卧上去午睡,不会着凉。
  和尚也不找它,它总会回去。

  到达另一座同样为印度教寺庙的周萨神庙的时候,已经是傍晚。
  守着香火的,是位尼姑。她拈着三炷香迎上来,见我并没有拜佛的意愿,也不再强求,虽然这样神佛与她便少了一份香火钱。
  我自顾自地趁着傍晚最后的夕阳去拍摄浮雕在神庙外墙上的蒂巴特女神,尼姑也自顾自地收拾着她的神庙。
  在神庙外汲水,洒扫。把一路随手拣到的枯枝码放在空着的后殿墙角。我没有接过来的三炷香仍然在石台上,燃去一半,她拈起来,绕着正殿缓步盘桓,中中念念有声。
  然后坐下来。



  夕阳穿透密林与塔尖,只一束光,落在她身后一尊蒂巴特女神浮雕的脚下。我就一直等在这里,希望那束光能照耀上女神的身体。
  到时间了。
  到尼姑下班的时间了,因为女儿骑着摩托车停在神庙外,接她回家。
  那束光终于从女神的左手旁划过,她唇角微笑的影子由上而下。在将临的夜晚,她还将在那里,在黑暗中。
  而我似乎从来没有想过的是,吴哥的僧侣是会下班的。在将临的夜晚,他们不再与神佛相伴,相伴的只是灯火中的家人,就像走远的尼姑她漂亮的女儿。
  也许对于吴哥的僧侣而言,造像与家人,是他们的两份神佛吧。

  刨冰

  吴哥我最喜欢的所在,是吴哥寺西北角护城河畔的那片草地。
  那似乎也是吴哥的人们的最爱,路旁有几家小饭馆,硕大的椰子,烟火缭绕的烤肉,还有整只的通体金黄的烤鸡。
  来到那片草地的吴哥的人们,会带上一块塑料布,铺起来做地毡,上面会有一顿丰盛的野餐。饭馆的女儿把他们点好的肉和鸡用餐盘捧过来,配上薄荷叶与甜辣酱,还有剖开插好吸管的椰子,或者各种饮料。
  吴哥的吃法,是把蘸上甜辣酱的肉裹在薄荷叶里,团起来塞进口中。我受不了薄荷叶的味道,所以我只是看着他们吃的那般美味。
  当然,这样一顿野餐,只有吴哥的富裕阶层才能消受的。背着编织袋的孩子们走过来,只是等着他们散场后,能拣些他们丢弃的空瓶子。

  那天穿梭在野餐之间的,是三个小姑娘,她们亲密无间,模样相像,似乎是三姐妹。
  两个大些的姑娘,背着编织袋,胳膊上再挎上塑料袋,只是里面拣来的塑料瓶还不多。最小的姑娘,尾巴一样紧紧跟在姐姐们的身后。
  跑到了路边。
  吸引姐姐们的,是骑着自行车卖刨冰的小贩。太醒目了,车把前面加装的支架上,是几瓶色彩炫丽的糖浆——对于大城市的现代人而言,太过鲜艳的食物色彩可能只意味着色素与不健康,但是对于匮乏的吴哥的孩子们而言,那诱惑无疑一如色彩般明亮到难以忽略。
  两个姐姐似乎就等着这一刻,忙不迭地把一直攥在手里的一千瑞尔(Riel,柬埔寨货币,固定汇率1美元兑换4000瑞尔,1000瑞尔约折合人民币2元)纸币递了过去。
  后来我才知道,一千瑞尔可以买一份大刨冰,或者两份小刨冰。



  两个姐姐要的当然是两份小刨冰。穿着白衬衫的小贩倚在自行车侧,后座的泡沫箱里是几块冰场兑来的冰,一块木板搭在车座与车把之间,木板中间开槽,斜插一片刀片,形如反置着的木工使用的刨子。冰块放在木板上,聪明的小贩再在冰块上放一块竹片,握着当把手来回滑动——直接摁着冰块会冻的吃不消——刨下的冰碎便透过木槽落进接在下面的手中。
  冰碎够份量了,赶紧得把在盛夏的柬埔寨片刻已经融化了满地冰水的冰块放回泡沫箱里。车把上挂着几只白铁皮压制成的模具——小姑娘们这些是要挑的,不知道是喜欢鱼,还是鱼形的模具看起来大一些,总之两个姐姐都选择了鱼。不敢花太多时间来选择,木板上的冰碎可是一直在融化中呢。
  模具码在木板上,插一根竹棍,手中的冰碎倒进去,压紧拍实,然后拿起那些瓶塞上捅个小孔的糖浆瓶,浇出黄色的鱼身、绿色的尾巴,还有红色的眼睛、鼻子、裂着大嘴笑的鱼嘴巴。





  浇了好多糖浆,姑娘们可开心了,小贩也为自己拙劣的画技而大笑,鱼太丑了,可是谁管呢?鱼已经在姑娘的嘴里了,那么冰凉,那么甜。

  可是,三个姑娘,却只有两条鱼呀?最小的姑娘一直眼巴巴地看着,却没有她的份。她最小,没有那么多钱,还轮不到她吃刨冰。
  让人心疼的是,她似乎知道这是理所应当的,这是天经地义的,所以她全无异议,甚至没有想去尝尝姐姐手中的刨冰的意愿,只是看着。
  所以我知道了刨冰的价格,我给她买了一份大号的刨冰。最小的姑娘已经被即将能吃到的刨冰施了魔法,世界已经不存在了,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一点点成形的刨冰。
  小贩为我替她买刨冰而向我道谢,把刨冰递给她的时候,一再双手合什,比划着告诉她她也需要谢谢我。这时候最小的姑娘才缓过神来,笑着合什道谢,然后去追赶姐姐们。
  我不能告诉她:给你买刨冰,我远比你快乐的多。



  小小的身体背着大大的编织袋,她们一起走远。
  在护城河畔,一个男孩子牵着他的失明的父亲,慢慢走着。
  捧着零食的小贩迎面过来,男孩子叫住了他。远远地看过去,他应当是挑了一根棒棒糖。
  剥开糖纸,男孩子把捧捧糖塞进了父亲的嘴里。
  然后空着嘴,和叼着棒棒糖的父亲一起走远。

 《私家地理》约稿,刊于2014年12月号。刊文略有修改。

Fujica ST801
Carl Zeiss Jena Biotar 2/58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8.s.h.
  • 希望你会有一天来广州 想看你笔下的这个城市
  • 2016/1/10 23:34:1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snakeninny
  • 意境非常到位,博主这份品味生活的态度,太值得我们后生学习了!
    胡成 于 2015-6-22 17:28:14 回复
    哎呀,我可不想当前辈,年轻才是最好的。
  • 2015/5/8 15:45:1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beibei
  • 原来旅行这么快乐,一扫之前的阴郁。

    跟漂亮的女孩们,在夏风中野餐。。要是有人给你们拍就好了。
    还有惊喜过望的小妹妹。想起了小时候用牙膏盒换那种粘牙的的糖的我们。也是拥围着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叔叔,他要一点点的从一整块糖上敲一些下来。有人解馋,有人眼馋。
    所以,我也好想吃一口这绚色的刨冰,即使知道它不好吃。
    所以,我猜,还是吃刨冰的人比买刨冰的人更开心:)

    心有所喜,才有所现。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但好像真的是这样啊。比如那猫,那父子温情。

    还有,人民币先生,这个称呼真是真是太逗了,又贴切应景,赞!
    胡成 于 2015-3-4 17:07:01 回复
    北北,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孩子已经不小了吧?时间过得真快。一切都还好吧?我觉得应当非常好,什么样的状态才能读出什么的文字,快乐的人看到的就是快乐。明天才是上元节,虽然有些晚,还是新年快乐!
  • 2015/3/3 16:15: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Lopwon
  • http://www.lopwon.com
  • 有故事的照片,感动人的文字。胡老师,新年好!
    胡成 于 2015-3-4 17:01:22 回复
    新年快乐!有些晚,好在明天才是上元。
  • 2015/2/19 5:14:1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数月未见,胡兄片子和文字又有精进
    胡成 于 2015-3-4 16:59:44 回复
    杂志稿件,又是女编辑,不敢怠慢呀。
  • 2015/2/19 1:29:0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依依
  • 小小的身体背着大大的编织袋,她们一起走远。
    在护城河畔,一个男孩子牵着他的失明的父亲,慢慢走着。
    捧着零食的小贩迎面过来,男孩子叫住了他。远远地看过去,他应当是挑了一根棒棒糖。
    剥开糖纸,男孩子把捧捧糖塞进了父亲的嘴里。
    然后空着嘴,和叼着棒棒糖的父亲一起走远。
    --
    好感动,好感动。
  • 2015/2/14 9:25:55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