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吴哥的侧相乌兹别克 中亚的心 之二 昔班尼的布哈拉 »

乌兹别克 中亚的心 之一 帖木儿的撒马尔罕

  中亚细亚,可以从乌兹别克说起——乌兹别克,历来是中亚细亚地理与文化的核心;
  乌兹别克,可以从撒马尔罕说起——撒马尔罕,永远是乌兹别克现实与理想的起源;
  撒马尔罕,可以从帖木儿说起——帖木儿,以他的残暴缔造了梦幻一般的撒马尔罕。


  撒马尔罕

  帖木儿的撒马尔罕

  事实上,他进行征战的真正动机是他的征服狂。据说,他曾说过下面一句似乎反映其内心思想的话:“世界整个有人居住的空间没有大到可以有两个国王的程度。”这种带有几分病态的狂语说明,他想以巨大规模的行动(破坏和建设的)来恐吓世界。他通过这些行动与其说要获得长远的结果,不如说是要造成一种外部的强烈印象。帖木耳在征略包括了一个广袤的地区,从俄罗斯的叶莱茨到德里,从斯米纳尔到大裕勒都司(新疆库车北)。但除在伊朗和美索不达米亚外(在那里帖木耳给其儿孙开拓了封邑),他的征略不过是破坏性的掠夺而已。帖木耳把所有战利品都运到萨马尔罕,其中包括用来给世界征服者的首都增添光彩的作家和学者。但是那种认为除萨马尔罕外,帖木耳所到各处的活动都是破坏性的意见,未免有些夸大其词。他在远离萨马尔罕的卡布尔河谷和木干草原地区修建了巨大的灌溉工程。按照帖木耳的计划,撒尔马罕要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城市。他的想法可由萨马尔罕周围建有一系列冠以伊斯兰世界主要城市名子的村庄看出:巴格达、大马士革、密斯尔(开罗)、设拉子和苏丹尼亚。

  —— 苏联,巴尔托里德(V. V. Barthold),《中亚简史》。

  在帖木儿武力所及的中亚、西亚与南亚地区,他屠杀并毁灭一切。他向一个疯子那样,憎恶世界,恐吓世界。
  六百年以后,关于帖木儿曾经的残暴,那些在被征服的城市四角,以被征服者的头颅堆砌而成的高大的人头塔,早已经成为过去。于是在乌兹别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时代被抨击的暴君,在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时代却是令乌兹别克人民引以为傲的英雄。而事实上,暴君与英雄的角色转换,其实并没有用去六百年,苏联解体至今,不过二十三年。
  曾经的列宁广场,是如今的埃米尔贴木尔广场;广场上曾经的列宁雕像,是如今的帖木尔雕像,或者像在塔什干那样跃然马上,或者像在撒马尔罕,沉静地坐在他的王位上,俯瞰着他一手缔造的帝国国都。
  帖木儿为撒马尔罕遗留下的建筑,一如帖木儿的野心那般雄伟。如果游人为着乌兹别克的古建筑而来,那么务必要把撒马尔罕做为最后一站。对于全部乌兹别克的古建筑而言,撒马尔罕所拥有的,是水中的沧海,是云中的巫山。
  几乎等同于乌兹别克国家标志的,是雷吉斯坦广场东、西、北三面呈品字形建筑的三座经学院,伊斯兰世界中最古老的三座经学院。
  西侧的兀鲁伯经学院(Ulugbek Medressa),是雷吉斯坦最初的建筑,建成于公元1420年,等同于中国时间轴上的,明成祖永乐十八年。兀鲁伯(Ulugbek)是帖木儿的孙子,帖木儿帝国后来的统治者,同时他也是一位伟大的天文学家。在撒马尔城的东北角,还有着一座由其所创建的兀鲁伯天文台。
  相较于残暴的帖木儿,乌兹别克人也许更希望能够成为像兀鲁伯那样温文尔雅的人。后来在浩罕的Juma清真寺,一位从塔什干开车带着儿子旅行的乌兹别克人,央告到宣礼塔的钥匙,他热情地邀请我一共登塔,他知道机会难得,因为所有清真寺的宣礼塔都不会轻易对游人开放。他是位香水商人,经常会去广州去上海进货。他本以为我是朝鲜人,在得知我实际是从北京而来以后,我们开始热情地交换电话号码,因为我们觉得总还有机会再见。
  Ulugbek,他告诉我他的名字。




  希尔-多尔经学院 雷吉斯坦广场

  雷吉斯坦广场北侧的季里雅-卡利(Tilla-Kari)经学院与东侧的希尔-多尔(Sher Dor)经学院,完工于十七世纪的昔班尼帝国。与经学院,与其所代表的伊斯兰教义格格不入的,是希尔-多尔正门上描绘着的,两头相向而立,身有人面,形态奇异的狮子。伊斯兰教义严禁描绘活物,所以几何图案几乎是伊斯兰世界的唯一装饰。在经学院这样的宗教建筑上描绘活物,简直是世所仅见。而且相同的狮子图案,还被印刷在乌兹别克200苏姆的纸币上,莫怪后来Iliko会颠覆我认知地反复告诉我:我们乌兹别克并不是穆斯林国家。

  雷吉斯坦向北,在比比哈努姆清真寺(Bibi-Khanym Mosque)寺门前折向东行,穿过老城的犹太人区,可以看见撒马尔罕最动人的景致,夏伊辛达陵(Shah-I-Zinda Mausoleum)。
  夏伊辛达,意为“永生之王”。陵区由十三座陵墓与一座清真寺构成,最初的陵墓,据说埋葬的是Qusam ibn-Abbas,先知穆罕默德的一位侄子,相传是由他将伊斯兰教引入中亚地区。做为宗教圣地,帖木儿与兀鲁伯都将他们的至亲与爱着的人埋葬在这里。
  陵区建在一道不高的土塬南坡,穿过临街的清真寺,走上砖砌的石阶,陵墓在甬道的两侧向高处延伸。动人之处,不仅只是装饰在墓室外墙上美丽的蓝色瓷砖,更在于墓室与甬道构筑的空间感。


  夏伊辛达陵

  甬道狭窄而且曲折,蓝色的墓室高耸,人在其中仿佛置身于蓝色的海底,寂静的海底。六、七月间的乌兹别克,午后气温时常高达四十度。但是中亚天气的美妙之处在于,无论阳光下有多么炙热,只要在任何一处阴影之下,瞬间便会感觉到凉爽,永远有不知道哪里来的安静的风。
  狭窄的甬道,没有阳光,也如在海底般阴凉,蓝色的阴凉。


  朝鲜人墓地

  对于撒马尔罕的君王,夏伊辛达是最神圣的葬身之地,对于撒马尔罕的百姓而言,同样如此。在最后最高的一座圣陵之后,是撒马尔罕城的墓地,漫山遍野的墓地。
  在平民的墓地,才真正发现苏联时代的俄罗斯化对于乌兹别克的影响之深。不论是穆斯林还是非穆斯林,都修建有相同的陵墓,而且有描绘着逝者身影的墓碑。
  我把在夏伊辛达陵的时间,大多数都花费在这些默默无闻的普通乌兹别克人的陵前。而不是那些圣陵,那些圣陵对于我而言,只是一些完全没有概念的几乎难以拼读的人名。而在圣陵之后,那些人栩栩如生。
  一道北去的土路向土坡深处延伸,路旁的墓碑上,赫然是许多东亚人的面孔。看他们以西里尔字母拼写的姓名,能知道他们都是朝鲜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苏联远东生活着大量的朝鲜移民。因为朝鲜与日本的复杂关系,随着苏日关系恶化,斯大林担心远东朝鲜人,这些在他看来的“准日本人”,会在苏日交战以后为日本效力,因此在1937年斯大林强迁约十八万远东朝鲜人到远离日本的中亚细亚,这即是所谓的集体流放、集遣移民。流放到中亚的远东朝鲜人,最初主要居住在哈萨克斯坦。比起游牧民族的哈萨克,朝鲜人更愿意与同为农耕民族的乌兹别克人生活在一起,因而大量朝鲜人迁居至乌兹别克。
  在土路的两旁,逝者也像生者那样,聚族而居。路东,所有乌兹别克人的墓碑都向着西方;路西,所有朝鲜人的墓碑都向着东方。
  彼此面向彼此期望的魂归之所。


  比比哈努姆清真寺

  夏伊辛达陵与雷吉斯坦之间的比比哈努姆清真寺,是帖木尔时代最高大的建筑,也曾经是整个伊斯兰世界中最高大的清真寺,仅是正门的高度,即有三十五米。
  “帖木耳把所有战利品都运到萨马尔罕,其中包括用来给世界征服者的首都增添光彩的作家和学者。”除此之外,在同时代的西班牙人克拉维约(Ruy González de Clavijo)所著的《克拉维约东使记》里,还记载:“(帖木儿)并于所征服各城市中,选拔最良善、最有才干以及有巧艺之工匠,送来此间。他在大马士革时即将该处之珠宝商、丝织工匠、弓矢匠、战车制造家,以及制琉璃及瓷器的陶工,一律送至此城。经选送来此之工匠,皆为世界上最富于技巧之技术家。”
  正是这些被帖木儿虏掠来的世界各地的工匠,这帖木尔营造了他期望中的世界首屈一指的城市。但是那些亲人已经死于帖木尔的屠刀之下,自己也终将客死他乡的工匠们,能在多大程度上为帖木尔尽心尽力,确是一件值得怀疑的事情。
  《中亚简史》中的一段文字也许可以说明这个问题:“现在撒马尔罕以比比哈努姆之名知名的伊斯兰教大寺院,是在帖木耳从印度回来后在1399年动工修建的。后者可以看作帖木耳建筑活动的典型例子:从艺术构思方面看,这座建筑虽然雄伟壮丽,但技术上建筑的如此草率,甚至在帖木耳生前,顶上的石头就已开始掉落,危及做礼拜人的生命安全。”
  比比哈努姆清真寺确实也是在勉力支撑,终于在1897年的一场地震之中,轰然坍塌。如今的比比哈努姆清真寺,只是原地重建的复制品。
  比比哈努姆的陵墓,就在比比哈努姆清真寺的门外。有一个传说,比比哈努姆,是帖木儿的一位中国妻子。




  撒马尔罕

  作为曾经中国的藩属国,帖木儿最大的野心,便是征服中国。
  克拉维约亲眼看见了帖木儿对中国使者的怠慢与侮辱:“我们此时起立,有待役引至帖木儿御座之右方座位上。此座先为中国帝国(Katay)之专使坐处,中国专使来此之使命乃向帖木儿催纳欠贡,帖木儿之左右原曾考虑到我们应坐之地位问题,近侍将我们排列在中国专使的下首。但帖木儿不愿我们坐在下首,命移坐上首。落座之后,有王公一人走向中国专使之前,传帖木儿之旨:‘帖木儿现与西班牙国王亲善,帖木儿待之如子。视中国专使如敌寇,为帖木儿之敌人,今日特引见西班牙使团于中国专使之前者,即以示帖木儿不悦中国之意。关于帖木儿与中国之交涉,应俟其恩典,不日将予解决。但今后中国无须再派人来此催索贡赋,因此种种,帖木儿已将对中国专使之恩赐宠遇,转赐与西班牙使者云。’”
  终于,在1404年11月27日,明成祖永乐二年,帖木儿下定决心,亲率二十万骑兵,开始远侵中国。
  那一年的冬天,异常的寒冷。
  转过来年,帖木儿行军今哈萨克斯坦境内的讹答剌(Otrar)时,1405年2月10日,忽然暴病,高烧不退。2月18日,病死,时年71岁。阖上眼睛的时候,帖木儿甚至没有望见中国的一草一木。
  一个时代戛然而止,撒马尔罕的辉煌,像扑灭了炉火的沸水,瞬间归于沉寂。


  旅馆邻居家的孩子们

  我在撒马尔罕住下的家庭旅馆,主人是一对乌兹别克人与塔吉克人结合的老夫妻。生意经营的很好,新的客房仍在扩建中,楼上楼下日日客满,除了少部分外国游客,更多的是来撒马尔罕旅游的其他城市的乌兹别克人。
  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几张木桌,一张卧榻。老夫妻的儿子负责接待,只有他能够说流利的英语。而且,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他正在努力地学习汉语。不时的,他深思着走过来,用英语问问某个词用汉语怎么说。
  他还介绍了他同学汉语的朋友给我认识,我们一起用汉语聊天,互相看彼此在哪里拍摄的照片。入夜以后,气温迅速地降了下来,盛夏的中亚,晚上也是感觉有些凉意的。那几天正是月圆的时候,月光似乎又平添些清冷。
  那时候,他问我一张在朝鲜拍摄的照片,一位戴着眼镜身穿黑呢大衣的人是什么人。我告诉他,是秘密警察,类似你们以前克格勃。
  没想到,他却被吓到白色苍白,迅速地伸出左手几乎捂到了我的嘴上,然后示意楼上亮着灯光的客房,右手食指在唇边比划出禁言的手势。
  看起来在乌兹别克,虽然苏联已经过去了二十三年,但是依然有些事情被一直继承了下来。
  后来我们散了,我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院子里,透过葡萄叶隙,看清冷的月亮。




  古里阿米尔陵

  一墙之外,月亮的下面,就是古里阿米尔陵(Guri Amir Mausoleum)。帖木儿,他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包括兀鲁伯,就埋葬在那里。
  一墙之隔。


 《私家地理》约稿,刊于2015年4月号别册,题名《中亚之心》。

Fuji Klasse W
Super-EBC Fujinon Lens 1:2.8 f=28mm
Fujifilm Fujicolor C200
Fuji Frontier SP2000 Digital Minilab
无觅
  • 2.06K
  • quote 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当初发明裹脚的男人,大概也是遇到这样的女人,一气之下……”

    哈哈哈,有道理。不过我觉得大脚片子女驴才是我需要的。
    胡成 于 2015-3-26 11:58:55 回复
    你这么反动你女朋友知道吗?把你女朋友电话告诉我我要和她谈谈。
  • 2015/3/26 11:08: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老虎
  • http://synyan.net
  • “自驾最好是能兜圈子走,一处不耽误,还可以多看些别的”

    哎呀,我也是这么想的,最好每天去n个地方,but我是在太原机场租车,另外女人和女人之间的差异也极大,我那个女友是走不动的,只能呢,围绕一地周围转圈了。你给的建议真真都是极好的,有机会还想再去,尤其是北线,祁县,大同,五台山,恒山,以及你以前走过的飞狐峪,阳泉……我都标了。 (^_^)
    胡成 于 2015-3-26 10:54:12 回复
    明白了,怪你没说清楚呀,我以为你说的自驾是从无锡直接开车过去,原来是飞机到太原再租车,那就另当别论了,往返机票必须同机场,没得选择。以后有机会自己再去晋北吧。当初发明裹脚的男人,大概也是遇到这样的女人,一气之下……
  • 2015/3/26 10:48:2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主要问题是带女人去,所以也要照顾一下女人的选择哈哈。你的路线我记下了,标记到地图上下次单独走。
    胡成 于 2015-3-26 10:29:10 回复
    嗯,那是当然,不过我给的路线也是可以看到你的女人的选择的呀,我都替你考虑到了,只是说路线可以安排得更加紧凑一些,往返是很耽误时间的,自驾最好是能兜圈子走,一处不耽误,还可以多看些别的。
  • 2015/3/25 21:41:0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老虎
  • http://synyan.net
  • 下周小长假带着家人去平遥自驾。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吗?行程比较赶,三天:太原,平遥,王家大院,双林寺,张壁堡,乔家大院,镇国寺,回太原。
    胡成 于 2015-3-25 20:54:35 回复
    山西我唯独没有去过平遥。我觉得如果太赶的话没有必要去这么多地方,太原可去可不去,晋祠没有意思,除非特意去看山西省博物馆。不知道你山西都去过哪里?假设是初去的话,我倒是建议要么多走200公里直接北上大同,看华严寺,看云冈石窟,然后下朔州,下晋中,经太谷祁县到平遥返程;或者少走200公里直接南下运城,过三门峡到芮城,看永乐宫,过黄河去潼关吃个肉夹馍,然后上平遥,上祁县太谷经太原返程。看时间,两种方案各可向前延伸,任何地方都可以上高速回返,没有必要来去经太原。
  • 2015/3/25 10:19:4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