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弗虑弗为 更换服务器新书 我已与一万亿株白桦相逢 西伯利亚铁路纪行 »

迈斯基 俄国史 写在前面

  影响我们最深远的,我们究竟又知道多少?
  北方称之为沙皇的凶悍的邻居,仿佛突然出现在那里,攻我们的城,掠我们的地,他们究竟从哪里来?
  还有教科书里写的那些,某年某月他们更名为苏联,忽然成为我们的老大哥。怎么回事?你能说得清楚这内里的来龙去脉吗?
  我们需要一本解释一切的历史书。

  并非没有。
  在我最初去往俄罗斯,用以了解前路的,是尼古拉·梁赞诺夫斯基(Николай Рязановский)的《俄罗斯史》。著名的俄罗斯通史,一再改版,从遥远的史前社会讲述到当下似将终身执政的普京总统。可是对于兴趣一般的读者,这未免太过繁冗,甚至于我也是再三鼓舞必死的决心方才逐字读完。
  一本简史,似乎更好,比如德米特里·彼得罗维奇·斯维亚托波尔克-米尔斯基(Дмитрий Петрович Святополк-Мирский)的这本《俄国史》(A History of Russia )。

  原著于1928年,1935年由张炳心翻译,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俄国史》,放弃演义般的史前文明,选择当代俄罗斯最为确定的开端——基辅王国——开始述说前因。无疑这样的简明扼要,才能给普通读者以阅读的兴趣与勇气:哦,他们来了。
  译者缩译为迈斯基的作者,是俄国文学史家、批评家与文学家。作者的父亲,彼得·德米特里耶维奇·斯维亚托波尔克-米尔斯基亲王(Князь Пётр Дмириевич Святополк-Мирский),身为俄罗斯帝国著名的政治家,曾出任内政大臣(1904年-1905年)。缀于其姓名前的Князь,是俄罗斯帝国的贵族封号,意为亲王(王子),即与皇室有着血缘关系。虽然作者自小即放弃了此封号,但后来仍然以“王子米尔斯基”(Prince Mirsky)闻名于世。
  贵族出生的米尔斯基,自小接受良好的家庭教育,精通数国语言。就读于圣彼得堡高中时期,他即显现出他非凡的诗歌写作天赋。1911年,21岁的米尔斯基出版了最初的作品《诗集 1096-1910》(Стихотворения. 1906-1910)。
  革命之后,身份不容于新政权的米尔斯基流亡英国,任教职于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授课之余,米尔斯基以英文撰写多部俄罗斯文艺史著作,其中包括出版于1924年的其最享盛誉的《俄罗斯文学史》(Anthology of Russian poetry)与这本《俄国史》。
  1932年,米尔斯基在高尔基的协助下,得以回返苏联——无论政见如何,俄国作家始终对俄罗斯有着令人难以理解的眷恋。将异见作家流放出俄罗斯,是对其心灵最残忍的惩罚。因此可以回归俄国,始终是难以克制的诱惑。——但是五年之后,米尔斯基即被捕并再次流放,流放至远东鄂霍茨克海(Охотское море)边的的马加丹(Магадан)。这一次,米尔斯基没有能够再次回返遥远的故乡,两年后,他死于古拉格集中营,年仅42岁。
  对于米尔斯基的被捕,传说与他在英国时期的密友,历史学家、国际关系学者爱德华·霍列特·卡尔(Edward Hallett Carr)有关。1937年,卡尔访问苏联,在米尔斯基居住的由圣彼得堡更名列宁格勒,卡尔最终说服努力避免与其会面的米尔斯基共进午餐。当时正值苏联大清洗的高潮时期,任何苏联公民未经授权与外国人接触即可能被视为间谍。而内务人民委员部(Народный Комиссариат Внутренних Дел)逮捕米尔斯基的罪名,也正是间谍罪。
  不过,这只是坊间传说的一种,米尔斯基被捕的真实原因至今未有定论。当然,也许根本没有原因,大清洗时代,在苏联消灭一具肉体,何需原因?

  基辅王国之后,米尔斯基以主要篇幅记述了俄罗斯帝国的历史——他们渐而强盛、渐而凶悍的原因。以及为何渐而衰败,直至变革来临。
  变革时代,是《俄国史》简洁的最终章。“一九一七年的二月和十月革命,大约是俄罗斯全史中突出的最可批评(批论、评判)的转机处。其终极的意义如何,还不能全部断定,也不能仅限于俄罗斯……”。
  是的。
  作者并不能断定未来,否则他无论如何不会选择在4年后回到苏联。但是作者未曾经历、未曾写就的迄今这一百年的历史,却正是我们熟悉的,并已在书外完整地呈现于我们眼前的。
  我们为作者补全了这部《俄国史》。

  略有遗憾的两处。
  一是译文年代久远,大多译名与今不同,需要读者略费精力加以识读。
  二是译者张炳心,以我现有的资料,完全无从得知其人生平事迹。不像米尔斯基,有着清晰的影像。
  同时代的苏联作家科尔涅伊·伊万诺维奇·楚科夫斯基(Корней Иванович Чуковский)在1935年1月27日的日记中,写到米尔斯基:
  “我非常喜欢他:学识广博,至臻至诚。他的文学天赋,他那滑稽的胡子以及头顶上的秃斑,他的西装——虽然是英国制造,但松垮垮的挂在他身上,显得又旧又寒碜……”

  胡成
  2015.05.15 记于科布多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