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北纪事 之二 固关西北纪事 之四 倒淋堡 »

西北纪事 之三 张家川

  清晨的固关,冷得像是雪融下陇山的汧水。
  昨天下午,去六股槐的山路上,手探进路旁的溪水中时那样冷,虽然那时还有阳光。
  老马坐在婆姨的梳妆台前,抹净脸庞,梳拢头发,走出来站在院子里招呼我。小儿子光着脊梁睡在炕上,新婚的大儿子俩口儿房门紧锁。老妈妈佝偻着腰伺候着刚产仔的奶羊。院门外的街上,腾起浓重的煤烟,仿佛寂静岭的雾。
  我问老马,五年前来的时候,总是坐在街边晒太阳的九十岁的孙老汉,还在吗?
  他说:走了。九十二岁上。

  第二次穿越陇阪。
  岭上的汧水,积雪积冰。镇上愿意跑车翻山去马鹿的司机不多,苟师傅踌躇半晌,担心上阪的公路有冰雪。往年间,关山的雪,四五月间才能消融,今年还早,镇上还没有司机走过张家川。好在积雪积冰只在路旁的溪沟里,上老爷岭,无惊无险。
  第二次站在马鹿乡。
  正月二十八,双日子,是马鹿乡的集。
  集上看见甜醅。
  是了,甘肃了。

  还是那条越梁的旧路,走恭门镇,到张家川。
  同治回变时,叛乱的陕回,也是走的这条路。那时候,张家川之地,分属秦安、清水两县。民国三十七年的《清水县志》,卷七,军政志载:

  穆宗同治元年五月,陕西临渭间贼寇大起,凤翔应之。上宪调知州赵桂芳率兵趋清水堵御关山,以防上窜。桂芳意轻贼仅有三百人,驻扎恭门镇,设卡于关山顶洪家滩,哨探之。闰八月,陕寇由间道大麻池窜入张家川,勾煽匪党起事。夜袭破恭门镇,驻兵与四乡难民悉遭屠戮,桂芳仅以身免。冬十月,参将范铭率兵趋张家川,剿贼至张坝儿梁。贼伏发,铭兵大败,多半伤亡。铭退保县城,贼势大炽,于是北乡村堡悉被攻破屠戮之。

  两年后,官军克复张家川:

  三年夏四月,提督曹克忠攻贼于马鹿镇,大破之。又败贼于轿顶山(在张把儿梁),斩首五百余级。统军雷正绾、陶茂林继至,合围张家川。贼排栅掘壕,顽抗八月,贼溃围西窜秦安县境莲花城杨家店,曹克忠追杀甚多。

  一场回乱,杀伐屠戮,张家川的百姓,死走逃亡。梁上梁下,怕是只有累累的白骨,一片荒芜。
  哪像现在,无论马鹿,还是张家川,繁华一如世间从来太平。往来两地的七座客车,络绎于道。进张家川,甚至遇见如在北京时的堵车。解放东路与东城路口,大约不逊下午五点半的西直门。
  没有一缕云的晴天,挤在车里昏昏欲睡,朦胧间,能看见东城路深处,无法忽略的阿拉伯式清真寺高耸的宣礼塔。还是那样,空中四柄弯刀般的仰月,无法忽略,无法直视。
  张家川三十万人口,二十万回民,比例可能仅次于宁夏同心。
  杨毓秀公的《平回志》,卷四,志甘肃二第四,记述同治八年,回民何以回返荒芜的张家川:

  初,静宁州回目李得仓、盐关营回目何士秀、李静宁南八营及盐关营十六万人投诚。诏张瑞珍、王得胜往抚。瑞珍按册稽点,实得九万六千二百余人,其中汉民胁从者三万一千五百余人,遣散回籍。其无归者,尚千余人,令在肃河城以北至盐茶采旺城一路垦种荒田。回众陆续因饥病死亡,尚存三万一千余,皆愿回籍。瑞珍以回众旧住秦安、清水所辖之张家川等处,令其各认旧产生理。遣李得仓严束所部,不得扰及汉民。盐关营回亦安插于秦州、静宁等处。两年来,汉回和好,商贾通行。张家川附近民堡及陇州知州汤敏皆称李得仓约束有方。去冬,陕回窜南路,得仓所部回众与汉民守望相助,共御外侮。

  周日,正午的解放东路,甚至没有一家空座的饭馆。生意从临街的商店做到人行道,再漫延到公路上,如此喧嚣,远不像那年中秋我去同心时般的寂寥。街面上生意最好的摊贩,是张家川著名的锅盔与粽子,一面一米,都是回民极爱的食物。穿行在公路正中,最热闹的市场前,有兜着半张床单做钱箱,索要乜帖的大胡子新教回民。扯住我的胳膊,说是穷地方来的,举着一张打印着巨大阿拉伯式清真寺建筑模拟图和自制介绍信的册子向我索要募捐。
  我实在不是擅长拒绝的人,摸出几张零钞纳上,打算拍张照片,大胡子们忙不迭折起被单隐藏钱钞与册子,唬道:
  “唉,唉,民族团结,不许拍照。”
  当然,包括后来遇到的另一组游方乜帖,我也仍然拍下了他们的介绍信。

  被单乜帖介绍信是:

介绍信
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西夏区伊斯兰教协会便函

尊敬的各位穆斯林、阿訇、哈知、乡老:
  因为我坊很困难,也是个苦巴了地方,山大沟深,十年九旱,经济十分困难,我们的生活都保持不住,因我们是移民搬迁户,我村共有320户人家,因为修建清真寺预算400万元左右,自己坊道献出人民币200多万元左右,现在相差100多万元左右,经过寺管委员会研究派出阿訇乡老到各地清真寺求援。请您们举上真诚的也(乜)提,用在安拉的道路上,我们祈求真主给您们吉庆的回偿。阿为(米)乃。

  (其下因为大胡子被单折速过快,已然遮挡而去。)

  游方乜帖介绍信是:

固原市原州区头营镇移民村清真寺管委会
介绍信

尊敬的阿訇、哈吉穆斯林同胞们、厂矿企业和学校等各级单位。
我代赛俩目在你们上问好。

  因我村清真寺,现在我方研究决定重新修建一座清真寺。我方资金短缺,现由我方寺管会研究决定,派出3人到各省、市、县前去收乜帖。希一切穆斯林哈完提们举出洁净的财帛,用在清真寺的修建,真主给你们两世的赛瓦布。

阿訇: 学东:
主任:张付学

  固原市原州区头营镇移民村
  清真寺管委会(同名红五星专用章)
  年 月 日

  两封形制各异,语法寒碜,错字可疑的介绍信,且不论真伪,却是道出两件实情。
  一则,许多回民聚集地,确实经济困难,包括张家川,恭门镇附近路旁,涂刷的标语还写着:“两人一头牛,温饱就不愁。”
  二则,他们却毫不吝惜耗资数百万巨款,修造清真寺。穷什么,也不能穷清真寺。



  堵在东城路时看见的清真寺,是张家东大寺,2014年完工,即耗资680万元人民币。
  东大寺是张家川唯一一座老格底目清真寺,寺侍夫极为热情,才见着我走进寺门,便领我参观。上下左右,全无遗漏。想起在南疆屡屡吃到的闭门羹,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在三层,四十八米高的东大寺宣礼塔下,能看见张家川城内,仍有许多宣礼塔林立。他说与我知:张家川境内,现有清真寺四百零八座,县城内有清真寺十座。如此密度,不知是否世界第一?
  下午,循着走在街道上抬眼可见的宣礼塔,一座一座去访那些清真寺:
  西关清真寺,属新教伊赫瓦尼,2015年新建;
  西窑湾清真寺,属新教伊赫瓦尼;
  西大寺,属老新教哲合忍耶;
  团结清真大寺,属老新教哲合忍耶;
  中街清真寺,属新教伊赫瓦尼。
  其余未到。
  而最为宏大的,几乎大到可以与沙甸、窦店一争雌雄的清真寺,却是由张家川县政府投资的回乡风情园。在张家川西南,汉人居多的新城区,紧邻张家川第三中学的回乡风情园,居中一座纯正阿拉伯式清真寺——我不知道我看到的是回民风情,还是阿拉伯风情?一恍惚间,我仿佛身在沙特阿拉伯或者也门?
  不能不恍惚,前半晌破瓦寒窑,后半晌雕梁画栋。
  其实,横竖不过是讨个更大的乜帖,建个更大的清真寺。
  至于其他?呵呵,谁管得了那许多?

  傍晚回来,依然恍惚着。旅馆老板是赫合忍耶,去了西大寺礼拜。
  恍惚躺着,翻完了光绪十五年版的《重纂秦州直隶州新志》,卷八,说起张家川回乱,略详细些:

  同治元年夏四月,陕西回匪变作。秋,凤翔土回皆反。八月二十五日,凤酋铁正国领马步百人由凤翔至两当时,两当方缮城垣。贼见役徒之众也,卷旗东走,由大渠庄道利桥北至清水张家川,煽诱镇回,西连秦安之龙山。陇城二镇回族,一时俱起。义回马献瑞、马集祥、马正西、马长泰、李文达,苏芳皆死之。三镇贼合攻南北山堡寨,十陷七八,焚掠百余里。惟马家堡坚守不下。进攻王家堡,马堡堡首武生马延泰率众赴救,击贼败之。倒淋堡团总增生马营选督团众趋捣贼巢,不克,营选战死,壮士从死者数十。冶坊团总武生张行五先与营选约,并力图贼。及闻营选败,益愤厉,伺贼南出,率壮士胡寅、田庆、陈三梦等十八人邀击之。黄家岭斩马贼八名,步贼五名,夺帜十余。贼败去,穷追,遇伏,皆死之。

  提到的那些姓名,曾经的张家川回汉百姓,在《清水县志》卷十一忠义传里,有他们在那个冬天,最后的生平:

  马献瑞,天方教民。道光庚午科武举,世居张家川北乡。同治初,张川寇起,贼胁从不屈,驱其孙士超、士英、士杰,侄庠生炳如、文童煜如、孙佶、俶等及老幼男妇共二十五人,登楼纵火自焚死。乱平后,学使许公表其事,旌以“一门忠烈”匾额。

  马集祥、马长太、马正西、李文选(应是新志中所记李文达)、苏芳,俱张家川教民。同治之乱,誓不从逆,率其家人自缢死。

  最忠勇的,是马营选:

  马营选,邑增生,学问优崇,姿性英敏正真,虽口吃吃不能言,然颇有智略。同治初年,陕寇窜张川,挑动本地桀黠之徒,纷纷揭竿起事,杀掠良民。北乡难民,各据堡砦自保。营选倡义,各堡互相练团应援,又亲身诣见秦州牧,请命州牧托公(托克清阿)为指授方略,假以事权。营选家居倒淋堡,与北乡同志之士编练团勇,制造器械。相约汉民堡砦彼此被围,则互相率团救应。元年十月,率团与贼寇大战于金牛川(在冶城坊),大破之,杀贼甚重。续于十一、腊月复设伏,示弱诱贼,于许家山(在潘家峪附近,今松树镇管)、马河峪(今袁三乡管之胡家川)等处连日苦战,营选率其子监生駣、监生骁,身先陷阵,所向披靡,杀伤贼众无数。贼由是深衔之,率大股围其堡(今胡家大堡与倒淋堡遗址即是)。二年正月,营选率团出堡与贼力战,贼卡悉为所破,纷纷溃逃。团勇追杀,因胜而骄,抢贼遗物,队形散乱。营选呵止,众不听。贼复反攻,营选遂身陷重围,被重创而死。其子駣、骁见父被害,裹创力战,与团首赵维清、庠生任开第、陈邦辅、杨海元等拼命杀贼,力竭而死。三子文童佶为复父兄之仇,率众出战,亦死。同时死难者,有姓名可考者四十二人。

  明天去天水,会路过马营选的老家,倒淋堡——今已改名作“道林堡”——不知道客车会不会短暂停顿,可以落地默拜这一门忠烈。

  上午从马鹿来张家川的路上,车行不多远,是一处汉民村落,韩河村。在路上可以远远看见村口,有一座建筑中的汉传佛寺,大正觉寺。
  路口站着等车的两个人,一个婆姨,一个打扮入时的年轻姑娘。
  车行在梁上,燥热的车里,人们昏昏欲睡。婆姨挤坐在我的身边,姑娘坐在我的后面。
  车里沉默寂静,我能听见她的耳机里飘忽的音乐声。
  像是某年梁上呜咽的风。

Panasonic Lumix GF5
Panasonic Lumix G 1:2.5/14 ASPH.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