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北纪事 之四 倒淋堡西北纪事 之六 甘谷 »

西北纪事 之五 天水

  之前每次来天水,都住在秦州区中心广场南侧的宾馆。出门,左手边是回民聚居的自治巷,向南直到后寨清真寺;右手边,转过街角,台子清真寺,传统式样的牌楼,赫然矗立在繁华近边。
  牌楼下,总会有些摆摊的回民,卖些自制的酥饼粽子。左右是汉民的烤鸭炸鸡,十年包子老店等等,彼此相安,全无瓜葛。
  初次翻越陇山,没有在张家川停顿,人到天水,疲惫不堪。记得傍晚住定,在自治巷口找家回民的牛肉铺,切上两块刚卤得的腱子肉,滋润枯肠。今天中午走出自治巷,只见着几摊生牛肉。也许是我记错了地方?但是那包熟牛肉是绝不会错的,提着回宾馆,像是那天风雪中从草料场走向山神庙的林冲。
  天水的回民,总会让我想起秦翰才先生在民国三十三年出版的《左文襄公在西北》书中写到的一句话:

  说起西北变局,或许大家以为凡是回人都参加的。其实大大不然。秦州和徽县的回人,在这样一个十多年的大混沌时期中,始终没有动。因此,在平凉没有收复以前,亏得秦州一线交通,使兰州省城和陕西省外各方,还有保持联络的机会。

  秦州,约为今天水市秦州区老城区部分。所以,天水的回民,准确地说,秦州的回民,十二年陕甘回变,始终肃静未叛。但是,纵然没有蚁穴,也需要长堤坚固。《清水县志》为马营选立传时,提及营选曾“亲身诣见秦州牧,请命州牧托公为指授方略,假以事权。”那位托公,秦州知州托克清阿,才真正是秦州未失的根本。
  民国官修《清史稿》,列传二百七十八,忠义五,为托公国史立传:

  托克清阿,字凝如,满洲正蓝旗人。道光十四年举人,大挑知县,发甘肃,署环县、安化知县,及土鲁番同知。以清查事镌级。咸丰元年,捐复原官,补皋兰。时回、捻扰陕、甘,土匪闻风响应。侍郎梁瀚治团练,疏荐之。总督乐斌亦以其任事果敢,檄署秦州直隶州知州,寻实授。同治二年,逆回窜甘南,州境戒严,托克清阿募壮勇,缮器械,力筹守御。贼窜秦安,率军迎剿,屡挫贼。贼纠大股至,众寡不敌,力战死之。事闻,诏以道员从优议恤,秦州及本旗立专祠。后秦州承其规画,防御严密,境获安全。四年,秦州士民以托克清阿忠贞孝友,慈惠严明,洁己爱民,御灾捍患,在任时民皆安业,贼不犯境。遗爱馀威,实足固民心而寒贼胆,籥请加恩赐谥。总督恩麟据以入告,特诏允之,予谥刚烈。

  《重纂秦州直隶州新志》,卷十二,详细记述了托公的“力战死之”:

  自咸丰季年,冬大雾弥月。同治元年,正旦重阴霜翳。克清仰天叹曰:兵象也。未几,川匪陷沔县。陕西回变四起,乃设防局劝民输饷,未三月,集金累万,募壮士六百人。朝夕训练,缮城垣,制枪炮,守具略备。是年八月,凤翔土回起应贼,贼目铁镇国帅陕贼数千自固关入踞张家川。赵刺史桂芳以防陇之师战败弓门镇。秦州防务日迫,檄令五城四乡简丁壮,肄战事,号曰“乡团”。团丁无虑,十余万人。穆生花者,秦安莲花城回酋也,驰书谕以逆顺。穆感悟,覆书极恭,然竟反。省中遣总兵杨永魁提孤军东讨,军秦安之常家堡,为贼所袭破。会发匪自沔县西上,两当失守,州南、北皆劲寇,事益急。黔人张华适以其众二千人款关投效,乃招之助剿。饷不足,倾私橐济之。二年正月,秦安被围,克清躬率民勇,合黔军北剿。先遣三百人,东截张家川孔道。军至秦安,贼解围去。进次酸茨坡,贼来迎战,击破之,杀贼四十余人,擒贼目二名。明日又战,又破之,遂进军刘家铺,去贼巢仅二十里。赵桂芳亦以其师来会。二十六日,黔军垒堑未就,贼乘大雪,突攻之,破其三营。克清将提选锋往援,贼已坌集壁下。克清脱帻掷地,大呼督战。张华、赵桂芳皆自外夹击,自辰至午,毙贼三、四百人,阵斩逆酋马横三。贼濒奔突,忽有铅子飞中克清额,犹忍伤喊杀。桂芳率厉士卒蹀血斗移时,贼始退。克清竟以创卒。勇目军功胡建忠、经制万福等战死者三十六人。秦民巷哭野祭,声达百余里。闻丧既归,赴署哭奠者,累旬不绝。事闻,奉旨,依道员例赐恤,事迹宣付史馆,准在秦州及本旗建立专祠,并加恩赐谥刚烈。事平后,州人为立祠城北天靖山,岁时为会祀之。

  依然还是那个冬天。
  清水县里的增广生员马营选战殃,秦州城里的知州老爷托克清阿战殃,同时捐躯的,还有他们的同袍,他们的手足。
  当他们死去,那些因他们而活的百姓,巷哭野祭,立传,立祠。
  十数年前,天水市地方志办公室编撰的《玉泉观志》中,还查访到观南岗上的托公祠——光绪元年,新任秦州知州黄翥先奉旨修建,“敕建托刚烈公祠”。但是,文化大革命时军队征占,后改建为宿舍,那时已是顶陷墙倾,岌岌可危。
  十数年后,我又该去哪里寻找?观南岗,这如碎屑般的地名我甚至无法在地图上检索。而且,曾经的刚烈忠勇,早已是反动官僚地主,左宗棠左文襄公左公祠在哪里?多隆阿多忠勇公多公祠在哪里?何况托克清阿托刚烈公托公祠?
  哪里?
  州志中的回酋穆生花,如今的回民起义领袖穆生华,网络中只在他的革命事迹中得见托克清阿:

  穆生华派其弟穆生辉出击署秦州知州托克清阿部官兵,将托克清阿击毙阵前,义军士气大振。先后攻下固原、平凉,一时威震关陇。

  我是卑微胆怯的人,看不得“攻下平凉”这样的字眼。我逐字逐句钞写过的《平回志》里,这样的字眼无比血腥:

  (同治二年)贼围平凉,自二月至八月,官民婴城固守,粮食军火皆竭。丙戌,城陷,城中文武皆被害。壬寅,回目马大汉率死党扳登狄道州城,大声喊杀。城中惊乱,各放火烧屋,开城逃奔。马大汉乘乱阑入。知州屠旭初、都司陆升,仓惶勒兵截击。旭初手刃数贼,黑夜被贼乱石击死。陆升恐火药局为贼得,遂放火烧药局自焚死。居民逃避不及,多被残杀。

  后来我走到新华书店,在二楼看见中华书局新版的《天水通史》,“明清民国卷”一册,我翻到这段通史。原来还是起义领袖攻克平凉,威震关陇,我伤心极了,我错读了书。

  秦州的回民未叛,秦州的城池未破,因此秦州的回民与清真寺,是在西北难得的依然保持同治回变前布局与规制的城市。
  民国二十二年版的《天水县志》,卷三,记当时的回教情形:

  居县城者,中城台子百余家,西关东北堡四十余家,南湖后砦四十余家,北关穆家坑八十余家,四处各有礼拜寺一。

  这四座清真寺,即是在今中心广场南北相距不远的台子清真寺,后街(西关)清真寺、后寨清真寺、北关清真寺。

  依照《天水县志》中的记载,天水清真寺,以西关清真寺——即今后街清真寺——最享胜名:

  在西关城东北角。创自元,至正间其殿五楹,琉璃碧瓦,丹楹刻桷。明洪武七年重建后,规模始大。日后年久失修,至民国纪元九年,夜九时地震,大寺殿柱中梁倾攲侧斜,内殿名买格费尔者,柱脚危悬。特以工程浩大,仓卒无力,众皆观望。后因秋雨绵延,漏滴不堪,方众互相劝募,得三千余金。估计重修非六、七千金不可,于是遂商请中城教士马中选出而督工,众推崇之曰经理。民十九年春动工,先行拆取,以原有琉璃瓦、春鸱等件,非今时能制,尽力顾惜,保存尚多。其寺院古柏十余株,多数人合抱之材。择其能用者,伐去数株,以便梁柱之用。惜其款微,不敷甚巨,遂延缓其工至二十年秋,规模粗成,而围墙未筑,殿未装潢,不过俾方众礼拜时能蔽风雨而已。

  成纪大道西路南侧的后街清真寺,院墙外有第六批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但是县志中记述的买格费尔楼(又称姆娜楼,汉译省心阁)与古柏,则如嵌在墙上的后街清真寺简介中所言:均毁于“五八教改”与“文革”。
  失去那些文物的西关清真寺,已不复当年胜景,看起来寒伧许多。正午时候,院子里或坐或站着许多回民,彼此谈笑。距离晌礼的时间还早,打听才知道,是新有一伯穆斯林归真,正在寺内准备殡礼。
  莫怪寺内寺外,熙来攘往。也引来了如在张家川遇见的游方乜帖声索组,三两个人,或散或合,窃窃私语,向每位进入的回民讨要钱财。待我从街北的北关清真寺回来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扯起被单,挡去半幅人行道。

  我本以为北关清真寺最无可观。
  西关清真寺的破败,使得最近中心广场的台子清真寺,成为天水最大的清真寺。与后寨清真寺同样,四座清真寺都是传统的中式建筑清真寺。天水有极其富有的回民房地产开发商,为新建清真寺的捐款,有百万或数百万之巨,因为后寨、北关、台子清真寺都在近年重建或扩建。
  台子清真寺新建的大殿,紧贴在清代旧殿之后。重檐歇山,规则壮阔,两殿依偎一处,仿佛是年老佝偻的妇人与他高大健硕的孩子。是无奈之举,寸土寸金之地,旧殿又为文物不可拆除,只好因地制宜。可是北侧一栋三层红砖楼,是私人的产业,阻碍了新殿北扩,只得整体向南偏移,以至于新旧两殿中轴线不同,看起来颇为诡异。
  但是无论如何,依然是含蓄的中式建筑,飞檐斗拱,只是没有雕梁,没有画栋,全部木构只涂清漆,依然本来颜色。
  只有北关清真寺,旧寺北侧的扩建楼宇,阿拉伯式样,宣礼塔般的光塔高耸,虽然藏于窄巷之中,人在街上也是一目了然。
  但是,北关清真寺却是为我迄今为止,所见最美的清真寺。
  《天水县志》中记北关清真寺:

  北关回民,旧有清真寺在上庵沟忠义巷口。同治乱时,以距西关太近,毁于兵火。后有吴姓以穆家坑内南面院一所,上南厅二楹捐之以为寺址,相沿多年。民十八年适方民吴振冀为成县县长,向各处募捐得资二千余元,拓地庀材,建筑寺宇。十九年春始落成焉。

  北关清真寺是天水四座古清真寺中唯一毁于回变的。民国十八年由成县回民县长吴振冀募资重建。
  钱少地寡,所建清真寺不过一进普通三合院大小。门外嵌砖雕楹联:

  履道俨天阍普望众生登乐地
  超凡希圣境莫将初步误歧途



  不知两行颜体楷字,是不是吴县长的手迹?
  屏门紧闭,两侧院墙后,各植一丛修竹。午后阳光映得竹影斑驳,仿佛墁地的碎花。院内墁地的是青砖,正中一条碎石甬道由屏门直通礼拜大殿。两侧四株桂花树,冬寒未尽,仍然罩着保温的塑料薄膜。大殿左右柏树两株,再左右各开月亮门,通往后院。
  那时寺内空无一人,只有风摇起竹叶,仿佛夏天的声音。
  风停下来,阒寂无声。
  都是老格底目的清真寺,即便有教长侍夫归来,也不打扰,只是彼此颔首一笑。
  台子清真寺里,弥漫着街面上炸鸡的香味;
  后寨清真寺里,弥漫着漫天的鸽哨声;
  北关清真寺里,风又起,吹起枯落的竹叶走过。

  坐在礼拜大殿的须弥座上,看见飞檐之上的光塔,中式的与阿拉伯式的冲撞在一片狭窄的天空中。
  我想,如今那些修建巨大阿拉伯式清真寺,并称之为回乡风情的回民,一定与民国那位回民县长吴振冀,完全不同。
  究竟是在哪一年,什么时候,他们忽然形如陌路?

Panasonic Lumix GF5
Panasonic Lumix G 1:2.5/14 ASPH.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