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北纪事 之八 巩昌西北纪事 之十 狄道 »

西北纪行 之九 渭源

  一路以来,忽暖忽冷,甚至忽而雨雪。
  又是浓阴,凛冽的风,渭水河床裸露,几道浅流,背阴处积冰积雪。渭源城南,渭水河畔,灞陵桥。
  在冷风中钞半日碑。

  灞陵桥两端加门上锁,不得进入。桥上匾额楹联,蒋中正题“绾毂秦陇”、于右任题“大道之行”、林森题“兴梁利济”、孙科题“渭水长虹”。然而最为显赫的,我以为还是桥北一通“南谷源长”,落款左宗棠。
  桥南何应钦题联:乌鼠烟云足画图,灞陵飞雪饶诗思。
  桥北杨虎城题联:
  乌鼠溯灵源,雪浪云涛东行会泾渎黄河函关紫气,陇秦资利涉月环虹跨西望是金城杨柳玉塞葡萄。
  蒋中正与杨虎城款记为民国二十三年,那一年,灞陵桥重建竣工:

  重建灞陵桥碑记

  灞陵桥始于明洪武时代,清同治时建修,仍以此名。昔之碑石,文字经风霜剥蚀,大致脱落,独“灞陵桥”数字尤完整可辨。惟前次所建者,皆系平桥,既济行人,复通车马,其利溥矣。然每遇水势陡涨,易于冲坏,修筑频仍,劳烦费巨。民国三年,县长闽中黎公之彦谋,惟改建事未果,以丁忧去职。至民国八年,县长长安马公象乾与邑绅徐子廷先生,继黎公之志,始改建为今式。桥身耸备,极其壮观。其桥之成,虽不利车马之行,然以之容巨流、避浪击,得失异矣。历十余年至今,因工料弗臻完善,渐形倾圮。民国二十一年春,今县长渭南王公端甫莅任地方,适值兵燹之余,公私交困,民不聊生,公仍为除积弊以裕民力,轻负担以抚流亡,未及数月,民咸感服。公视地方元气渐复,乃又捐俸与学,重教育以开民智,植树造林,重建设以厚民生。暇游城南,见渭水灞陵桥年延将圮,乃又急谋重建,其重视交通又如此。遂今地方士绅,组织重建灞陵桥工委员会,专事建造。成立未久,而各委员或奔走四方,或系身家事,以致负责无人。公乃以重建事今建设局局长黄允若先生负其专责,用覩厥成,先生既肩艰巨,乃殚精竭智,以谋工程之妥善。其桥款深得县长王公热心筹划,及地方绅民之踊跃捐助。俾桥工得迅速进行,经年余而告成。今则桥身横跨渭水,美逾于前。巨公名人,所宠赠之匾联,允能为斯桥永寿。而工事之稳固,用料之坚实,诚又得前次所未有。继今以往,不惟商旅之往来,斯桥者,有民未病之叹。即我渭人士之步履常经者,岂忘一劳永逸之功。若夫登临之乐,游观之美,犹余事矣。是役也,在工事上,其得力者,则有督工专员辛君仲武与督工专员兼会计戴君爵伯。其任事之勤慎,诚足为后来者法焉。桥成,令桥公委员会委员长黄允若先生乃以碑文嘱余,余乃为道其重建斯桥之经过,与夫前后热心倡导之县长士绅以及出力之人员,俾勒碑石,以□永久。

  渭源教育会常务委员 县立第一高小校校长 □□ 谨撰
  前渭源县教育局局长 河州镇守使署□议 □□ 敬书
  民国二十三年岁次甲戌六月 吉日

  嵌在墙上的碑记,不知如何侥幸逃过后来的浩劫,而且碑面字口清晰。只是撰文与书丹的人名被涂花,隔着门栏远观,实在难以辩识。
  灞陵桥的前世今生,此碑言尽。



  灞陵桥南,沿河岸立着约十通碑碣,应当是自四野收集。时代只在清末民国,最有可观的,是“清故副将补用参将亨勇巴图鲁邓公墓碑”与“清封武功将军邓公嵩山神道之碑”。神道碑碑阴字迹清晰可读,抄写的时候,有短暂的阳光。

  民国纪元之第一甲子,去邓公嵩山之卒七年矣。公聓陆军中将,今河州镇守使裴公建准既伐石表墓赞,述公生平勋绩官阶,而渭邑自士夫以至于齐民,佥谓公嘉惠我邦。吾侪弗敢忘。以神道之左,宜有碑铭,乃属辞于景忱。
  谨按:公讳荣高,嵩山其字,陕西之西乡县人。清同光间,关陇乱迭作,公奋迹行武,随大军进剿。历秦陇至天山,南北大小数百战,所向有功,累官至副将,赏亨勇巴图鲁。勇□渭源,密迩狄河,为省城出入孔道。公先后驻军斯地,严束部伍,未尝扰民。毗连各县,民多徙渭,倚公以居。公亦稔渭俗,朴乱定后,回寄籍焉。渭源经兵燹后,坛庙俱毁,公既赋,遂初,以培植地方为己任。凡城垣道路之修理,无不躬与倡率,摩画经营,相风水之宜,醵金建文武二庙,不麋国帑。而祀事以举,日与学官耆老率生众徒,为文事武备之讲。求渭人渐知致力于功名,效用当世。今则领方镇膺民社者,冠盖相属。而公聓裴公,尤以儒将名于时。然则公当时所为,不自逸而孜孜于斯者,岂徒然哉?公性慷慨尚义,居乡排难解纷,教人以忠义大节,一时士夫皆乐与公游。虽桀骜者流,见公皆肃然起敬。急难有所求,必知其意,以去所谓惠人者非耶?里人婚葬,咸以公至为荣,公亦勤与周旋,无矜持意。□蕲王溷迹湖上,人几忘其为故将军也。后再征不起。入民国,褒扬耆年硕德。有司以公状上前大总统,赐题后进楷模荣典也。以民国六年二月卒于渭,年七十有九。于戏九原不作,人思伯道之贤,一字无惭我乏中郎之笔为之铭曰:
  渭之邑,公是守。公之灵,渭之牖,人之诵。公碑在,口过此。以往将,有下马。酧酒于斯者,而公以不朽。

  七等嘉禾章临潭县知事武都蔡景忱鞠躬谨撰
  清赐进士出身省参事会参事员宗侄邓隆鞠躬书丹
  中华民国十三年岁次甲子十月穀旦渭源县绅耆商民等公立

  碑文可知,邓公荣高,行武出身,曾随左文襄公平定陕甘。墓碑碑阴剥泐较重,上段不易辨识,侥幸下段保存较好,勉强可读出如下一节:

  陕甘总督杨勇悫公擢授外委并赏蓝翎,旋改隶开字营,随大军进攻甘肃之新路坡、太子寺、祁家集等。□公独多。十三年,以克复□燕戎,格肃河州功,钦使左文襄公奏补千总。仍拨冲开字营。光绪六年,随刘襄勤公出关,攻克吐鲁番、乌鲁木齐及南路八城。裹創血战,所向披靡。

  这是我所得见的第一位默默郊野的平定关陕的军功墓志。
  在民国十五年的《创修渭源县志》人物志,懿行,得见邓公传记。寥寥数行:

  邓荣高,字嵩山,陕之西乡人也。同治间从戎西征,累功至副将。光绪初年退休,归日卜居渭源城内。温和纯朴,智勇兼备。乐善不倦。兄遇邑中公益,皆以身先之。文庙祠宇,城垣诸工,俱首任其劳。洵一邑之善士也。

  周末,灞陵桥头的文管所房门紧闭,无从探听邓公的墓冢本在何处。
  若是知道大约在哪里,也可以前往凭员,为善行,更为军功。
  从陇西搭开往临洮的客车来渭源,一路除却首阳镇因药材集市而繁华,其余大多是荒凉的土塬。枯水季的渭河,不及江南的一道溪流。
  陇西与渭源交界,是三河口——清源河(禹河)、莲峰河与咸河交汇之处。渭源所谓的源水,即是指清源河,三河口以后,河道渐宽。车进三河口村,最醒目的是路南高挑出临街商铺房后的琉璃瓦顶,山花上,写着“三河口清真大寺”。
  渭源县城已经没有清真寺,也没有定居久矣的回民。虽然清真餐馆许多,但都是外来的异乡客。
  而且除却那座民国重建的灞陵桥,渭源县城也看不见任何的古迹,一切都毁于同治回变。
  《创修渭源县志》,卷六,两节,互相补充,详细记述了那场灭绝:

  回变纪略

  清同治元年夏四月,陕回反,河、狄回皆应。二年六月十九日,贼骑来犯,渭邑初至城闉,仅数百人,焚掠市廛。去邑南官堡镇,旧有回族百数家,频欲作乱,以为向导。有文生杨三,烈士也,纠合廪生盛麻(即际唐)督乡团捍御,贼不得逞。后以贼众猝,乘力不支,卒死于难。盛君亦逃。三年二月,贼复扰渭,乘势掳掠,杀戮甚众。乡民惊怖,相议曰:贼两次掠渭,未敢攻城,可徒居之。城中骤增居民万千,市巷充阗。九月十六日,贼大至,迫城下。邑令张公大榕,乏守御策。适有北直回流夏子龙虎二等,年久人熟,着吾民送币纳款。官民允之。贼诱吾城内有团练,非登视不可。初缒数贼上城,即抢币款。民复备款,贼自缒逆党藏于城楼。霎时上城者,贼有数十,开枪城杀,城遂陷。时十七日也。屠毒生灵以数万计,满城官员皆死之。此一事也。
  四年三月,秦回合并,相继蹂躏,焚山谷民,罔孑遣。六年,穆将军派队进剿,未克。迨左文襄公督师入陇,七年,遣提督范铭击于官堡。八年,复遣提督傅剿贼上关坪,皆大捷。由是,贼氛渐息。乃以开字军梅开泰留守城中,计前后八载,烽火相望,田庐荡然,庙楼衙署,片瓦无存。十年,始设官分制,广招徕,开荒田,稽查土著。存者,仅十余家。自外来归,亦渐有之。十一年,乃议筑堡,为安辑计。此又一事也。
  光绪二十一年,回匪复叛,由狄道窜入庆坪至关山,距城约十余里。见城上旗帜炫目,疑有备,旋退。邑令刘藜光搬眷属于高家堡,经宿返署,以是被议罢官。居民鉴于同治二年之变,逃遁一空。惟庆坪一镇,人民牲畜漫被杀掠,房舍焚毁者大半。陕西鹿中亟派何军入援,贼始相继遁去。此又一事也。

  回变官民死事纪略

  同治二年,渭源县知县长公龄到任,多托病。三年,贼氛益炽,禀诸辞职,上宪委特授张公大榕回本任。张公者,书生也,乏守御策。是年九月十六日,贼临城下,四围攻城急,犹不知集团围堵,徒听奸细之言,谓贼过境,长驱赴巩昌,民不侮贼,贼万不至杀我官民。宜传绅商各界,多集财物,厚礼以求贼去。官民如命。乃敛金银财宝,花红彩炮登城贿贼。贼登城时,分抢财物,犹以为未足。十七日,又凑金银,甚至将贪富妇女簪珥首饰,括取尽净,并杀死献款多人。先焚城楼,继焚各庙宇,以及衙署。张公退马号自尽,全家大小殉焉。训导刘公荣基奔至明伦堂而缢。典史窦公树槐在署门遇害。维时,两城门被贼占守,又乡关居民因乱搬入者,拥满各庙以及街衢廊檐,贼杀一日,辄死人民数万。血流成渠,尸积如山。伤心惨目,有如是耶?呜呼!以数万生灵,临难就死,竟无一人从贼者,亦可谓难矣。惜姓氏不传,特赋诗以吊之。

  渭源受灾如此惨重,原因许多。一者,距离甘肃回乱肇始之地的临夏、临洮两地最近;一者,叛回屠城前,两次扰掠,但未攻城,以为城外百姓以为城内太平,没有远逃,反而全部避难城中;一者,县令不谙兵备,未组织团练抵抗;一者,城内百姓以为可以贿赂叛回以求平安,全无防备。
  种种原因叠加,导致渭源在同治十年稽查人口之时,土著仅存十余家。
  几近灭城。

  时至今日,渭源似乎也依然没有恢复元气。县城狭小清冷,比起过来的陇西,悬殊巨大。
  渭源的主产是土豆,本地人称洋芋。传统的主食也是以洋芋为主:洋芋搅团、洋芋馂馂、洋芋摊饼、炸洋芋。
  晚餐在县城中心十字旁边的餐馆要了一碗洋芋搅团,粘稠的一团,泡在极酸的浆水里。
  不难吃,仅此而已。

Panasonic Lumix GF5
Panasonic Lumix G 1:2.5/14 ASPH.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