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北纪行 之九 渭源西北纪事 之十一 临洮 »

西北纪事 之十 狄道

  临洮,古狄道。
  秦献公元年,攻灭西戎部族狄,始置狄道县。昭王二十七年,置陇西郡,郡治狄道。唐时,置狄道郡。明清置临洮府,府治狄道。乾隆五年,迁府治于兰州,建狄道州。
  狄道,自秦以降,即为陇右名邑,西北重镇。悠悠两千余载,无数名胜,无数古迹。却毁于一旦。
  同治回变,甘肃以河、狄两地最先倡乱。前文引《创修渭源县志》,回变纪略一节,开宗明义:

  清同治元年夏四月,陕回反,河、狄回皆应。

  将渭源屠城,“烽火相望,田庐荡然,庙楼衙署,片瓦无存”的,也即是河、狄之回。可想而知,狄道本州,是何种状况?
  如今的临洮,除却南大街上一通兵燹烧不去的唐代哥舒翰纪功碑残碑,其余旧迹,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的好像一座蛮荒之地新辟的县城,哪里还有得资格说起秦汉隋唐,宋元明清?



  唯一在旧址重建的古迹,是东关外,伊斯兰教苏菲派虎菲耶(虎夫耶)门宦之穆扶提(穆夫提)门宦的东拱北。
  正门与一处军事禁区一路之隔,光彩夺目,气势恢弘。至于其前世今生,我只抄其铭刻于墙壁的自我简介即是:

  座落在临洮县城东山根的穆扶提东拱北,是穆扶提在中国的创始人高祖马守贞及其以后的七位教长逝世后安葬的地方。
  穆扶提系伊斯兰教贵圣穆罕默德之后,配贤艾卜拜克一支的虎菲耶教门。其教理始传于穆圣,经艾卜拜克之后的三十九位教长相继承传,至今已有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公元一六二九年至一六七三年间,穆圣后裔第二十五世道祖阿法格·黑达耶统拉嘿从新疆喀什三进中原传教,其间娶田氏女,后生高祖取名马守贞,道统谱系第二十六世(中原第一辈)。守贞年长成人,遵父命从临洮去西宁李太巴巴处学习经典,道祖在西宁将传教凭据交付守贞,命传虎菲耶教理,取名“穆扶提”。守贞遵遗言,返回临洮居住东峪沟大石头村,在青海教友和教民的扶帮下,在临洮北乡八里铺王家大庄的靠北处修建了穆扶提道堂(地名小北庄),从事传教活动五十余年,在狄道州(现临洮)发展教徒三万余人,后来教徒发展到宁河(现和政)、宁定(现广河)、康乐、东乡、兰州、洮州、河州、青海、宁夏、四川、云南、陕西、新疆等地九万余人。康熙六十一年(公元一七二二年)三月守贞归真,享年八十九岁,葬于县城东山根。第二十六世高祖马守贞归真后,有八位教长在道堂相继传教。其中第三十一世(中原第六世)教长马金焕,又名马显忠、字廷扬,执教时曾大略提倡办学,倡导回民儿童学习汉文,并传为佳话,也为后辈们留下了重视汉文化的传统。高祖马守贞归真后,于一七二四年(清雍正二年)由第二十七世教长阿布都勒赫麻尼主持建了八卦墓亭诵经堂、索麻、礼拜殿等建筑,始称东拱北。
  公元一八六八年,穆扶提道堂西迁康乐。据临洮县志记载:“……十九世纪中叶,西北广大回族人民受不了清王朝长期以来残酷的经济剥削和政治迫害,在太平天国革命与云南回族人民反清起义的影响下,爆发了陕甘加族起义。”清同治七年(一八六八年)二月,左宗棠镇压反清起义军,兵进临洮,下令烧毁穆扶提道堂和拱北建筑,穆扶提教众被迫离开临洮,迁至康乐。
  新中国成立后,在中国共产党的英明领导下,党和国家制定的宗教信仰自由和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政策得到全面贯彻,于一九五三年穆扶提道堂申请经国务院批准,第三十九世教长马孝主持第二次修建拱北墓庐,建造了砖木结构的金顶三层八卦亭和中间二层八卦及四明亭,门窗全是砖雕和木雕的山水花鸟图案,在院内还修建礼拜殿、经堂、索麻等瓦房一百零七间。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中,拱北建筑全部拆毁。
  一九七八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的民族和宗教政策得到全面贯彻和落实。一九八二年中共甘肃省委办公厅发出五十四号文件,决定退还临洮穆扶提门宦教主墓地。一九八二年十二月十八日,有定西地委、临夏州委、临洮县、康乐县党政领导七十余人参加共同具体落实了五十四号文件精神,退还了墓地。
  一九八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古历二月十四日),穆扶提教众第三次破土动工修建,仅用七个月时间,建成一定长方形平顶圆拱式坐北向南金顶墓庐。墓厅外部采用土黄色的玻璃马赛克贴成与西北高原的黄土融为一体,显得古朴自然,庄重肃穆。
  ……

  穆扶提临洮东拱北管理委员会
  公元二零零一年十月

  简介中提到的“左宗棠镇压反清起义军,兵进临洮,下令烧毁穆扶提道堂和拱北建筑”,在清宣统元年的《狄道州续志》中,也记载有前因后果:

  穆宗同治元年五月,陕回乱,甘回应之。至八、九月,固原、灵州相继陷。河州、东乡奸回窜入外境,掳掠财物,清载而归。道经羊寨,马坡汉民盘诘,衣包内捡出耳环,有连耳根割者,血肉淋漓。捆五人送官置法。后伙贼驮妇女,甘崔杨庄汉民截之。回愤甚,取三十六会,竖白旗,声言报仇。十月十六日夜,袭甘崔杨庄,焚杀尽。遂东渡河,攻羊寨。二十二日,攻赵家堡,五品军功孙学友、从九品师重文率团接战阵亡,杀伤甚众。斯时,狄道北庄教主牟佛提潜应主谋其弟马六为逆帅,独当一面,先焚四乡,留孤城待自毙。州城戒严,举人张葆龄练团防守,北乡难民逃入省城者,雪片告急。护督恩麟以为汉回斗械不足介意,派兵五百防堵中铺,令毋妄动,致贼猖獗,沿河东西攻窑薰洞无虚日。二十八日,攻高家集,从九品边会川高世科战败死之。二十九日,攻辛家集,焚杀无数。十一月初二日,攻孙家集、张家沟,耆老刘光鉴与子佩环督众御之,战败支解。光鉴、佩环溃围出。二年正月初七日,攻营盘山,附生王海澜骂贼被戕,杀掳人民以数万计。二月初,护督恩委已革提督成瑞、道员和祥与贼讲和,贼假扮官兵希图进城,临洮营都司陆升识其诈,拒弗纳。此时,四乡尽为焦土,孤城甚危,知州房廷华赴省请援,又阻金县。牟弗提阳为保护,阴谋掩取。外困日迫,于六月二十日夜,内应窃发,陆升与署知州屠旭初督营兵及团勇剿清内贼。外攻愈力,血书十三上。援兵不至,坚守三月,粮尽人疫,延至八月二十七日寅刻,城陷。旭初及升吏目英裕、学正王林桂、团绅张葆龄等均死之,居民数十万尽歼于贼。牟佛提犹以讲和为饵,请地方官收复城池。十月初,委知州尼都司王勇莅任安抚回众,住东关民舍。三年三月,被贼逐出。时有石墩团总武生蓝锐、文生常度、张锡龄等,聚义官堡谋复,城贼迎击之,战败,蓝锐、常度阵亡。东乡团总赵家全,谋袭北庄,战殁。梅家湾同死者五百人。贼愈炽,连陷金、渭、河城。官军进至安定川者,皆被贼邀截而溃。嗣州牧赵必达带黔勇三百赴任至窑店,被贼击退。七年正月,署督将军穆图善檄王、傅、彭三军,由东峪沟进;梅、善、黄三军由中铺进;范铭带精锐军由官堡进。二十五日,克复州城。围北庄,有悍贼千人死据拱北。傅、黄二军一鼓克之,毁其寺。牟佛提诈降,将军许之,以马六、马八、马九为质。二月初八日,贼援万余据桥头,大军击之,杀贼数千人。九月,西渡河,直捣黑山头、太子寺,贼截粮道,累战不利。八年正月,退保狄城,军乏粮,将马六兄弟戮市,各军退。十年六月,总督左宗棠檄南路总统提督傅先宗迳取狄道,逆首潜遁。遂夺城,平毁北庄贼窝。十月,进兵河州,节节扫荡。回目马占鰲引群贼数万据新路坡,扼要结寨林立,鏖战数月不下。十一年正月初七日,先宗执大旗夺卡,拔梅花桩。贼愈困斗,忽枪子中额,登时阵亡。诸军追次狄城,旋调福建布政司王德榜收抚回众,贼亦厌乱投顺。遂徙牟佛提于河西,不准再居河东,刻石纪之(碑存隍庙)。十三年十月初王日,阿訇闵填成违抚复反,焚掠西乡,州城戒严。十二月,承袭侯爵刘锦棠殄馘酋,余党悉平。

  后来,傍晚的时候,我去到狄道州城内,那唯一存留至今的古迹,那通哥舒涵纪功碑残碑。
  碑面风化严重,剥泐严重,仅存左上、右上,左中、右中四处文字。在乾隆朝王昶的《金石萃编》中,尚称碑面残存一百余字;至宣统朝《甘肃新通志》,则记残存九十余字。碑侧另有一通石碑,是二零零二年文保部门为保护最后的残字,翻拓刻石,那时记载,仅存七十四字。
  而现在,我在夕阳里,仔细地数了又数,算上残损过半的,也不过只有六十八字。
  最后的狄道,也命不久矣。
  其实,早已死去。

Panasonic Lumix GF5
Panasonic Lumix G 1:2.5/14 ASPH.

无觅
  • 2.06K
  • quote 2.jyyz
  • 同治回乱对西北一些地方的历史文化传承真是毁灭性的啊,无数的建筑碑刻庙宇被一帮华夏异端焚尽,真乃千年未有之大劫啊。可悲的是现在官修史书对这段历史的“记载”简直是愚昧的,而如左公等拯救千万人与倒悬的英雄却被诋毁,呜呼!!!
  • 2016/5/30 5:24:10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