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作者汉甲三十万 »

混沌雅丹

  开始的时候,天幕即已落下。这是八月,那是戈壁的八月,最高气温四十余度,地表近八十度的时候。那一天,十六号,天却阴沉起来,虽然天气预报说有二十一度,但风裹袭着寒风,身体上的感觉已是寒冷。

  雅丹,维吾尔语Yardangs的音译,意为“徒壁的险峻小丘”。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瑞典人斯文·赫定(Swen Heding)及英国人斯坦因(Marc Aurel Stein)赴罗布泊地区考察,在其撰文中首先采用了“雅丹”一词。
  雅丹国家地质公园,距敦煌城区185公里,属于古罗布泊的一部分。为沙漠平原区,光照充足,降雨量少,蒸发量大,四季多风,最大风力可达12级以上。在地质上位于新生代(距今约6500万年以前)敦煌——疏勒河断陷盆地的中心部位。雅丹地貌的岩石形成于距今约70万年的中更新世,为一套河湖相的砂泥质沉积物。颜色呈灰色、灰绿色和土黄色。古老的盆地中心层理水平,边缘的层理交错,局部还保存着很多虫迹化石,显示着古代河流和湖泊的特征。由于岩层产状水平,垂直节理发育,较松软岩层在大自然疾风暴雨的漫长风化中,导致了各种雅丹风蚀地貌的形成。

  由敦煌至雅丹的100余公里戈壁上,已由某公司与政府以某种协议的方式,投资修建了一条公路。但因为环境的恶劣,至今尚未完工,便已经有部分路段损坏。尽管如此,由城区以350块钱左右包车至此,所花费的时间已经大大节省。在远远进入这个区域之前,需要提前购买玉门关的门票,道路两侧也挖出沟坎防止汽车由别处进入。



  行至玉门关,路牌指示尚距雅丹75公里,在这里可以停车稍做休憩。



  余下至雅丹的路程,途经疏勒河畔,远远可以看见疏勒河水的波光。有时候会令人非常遗憾,因为其间有一处军事基地,当遇到他们有军事行动的时候会禁止通行,而这又并非偶发事件,许多人因此悻悻而归,这需要运气。
  近雅丹之时,路修筑在曾是丝绸之路古道的疏勒河谷之上,两侧的雅丹地貌会逐渐明显起来,直到公园入口处。雅丹的门票是40块,有半价的优惠,不过奇怪之处在于,半票必须两张连卖,单人至此,只好与其他的奇数搭伙。

  雅丹国家地质公园区域在一条东西长25公里,南北宽约1-2公里的干涸河床地带上,分为南北两个区域,目前仅开放北区,为一东西向的狭长地带。因此,必须在公园入口处集体搭乘指定的交通工具由导游带领参观固定线路景点听同样的解说词。更为不堪的是,来回时间仓促,让人疲于奔命。



  观览车会在一些人工命名的景点处停下,游客下车留影纪念,此为第一处。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去理解这些雅丹地貌的形状,并以什么象形的名字去称谓他们。我只看到一个孤独的人站在那里,眼望着无垠的戈壁,形容枯槁,神情落寞。



  留给我们的时间有限,我匆匆过去,靠近他,再转身离开他。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在低垂的天幕之下,风声或许就是他的叹息,这是在蓝天白云之下所无法感触的。
  那一行脚印,是我的。







  盛夏的寒风挟卷着乌云从四面八方吹来,的确是,由四面八方涌来,你无法准确判断风的方向,以及地理的方向,时间的方向。
  在某些狂风的晚上,尖厉的劲风在其间穿梭,发出恐怖的啸叫,犹如千万只野兽在怒吼,令人毛骨悚然,这也是为什么别名魔鬼城的原因。多多少少的,我感觉到了这种恐惧,压抑的天空让人觉得如此渺小与无助。如果那车我们的希望赖以生存的交通工具弃我们而去,我们该如何面对这种让人绝望的恐惧情绪?目力所及之处,没有一丝一缕生命的痕迹,只有面目狰狞的土堆,我们该怎样逃离?
  在这里,如果觉得美丽,那是因为我们心中所知我们与现实有一线所牵,这一线就比如那交通工具。这一线的背面,恐惧会让我们觉得他们如此丑陋。
  一线之间。



  车行至此,即要停车折返。远处白色的小屋,是一间厕所,我想这是人类文明于此的最高表达。我们不再蛮荒,我们已知羞耻。



  南区还没有开放,这是一条有变通的规则,规则的变通之处,让这些私人的汽车有了生财之道,可以下车付费给他们去游览南区。基于导游的介绍与得不到的肯定更好这条定律,我相信那边会更有感觉,因为毕竟相对而言要少许多人迹。但我们还是决定回程,因为有更让人期待的地方,那便是来之处的玉门关。



  离开之时,天幕沉沦,世界归于原始的混沌。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