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想衣裳花想容谒唐陵 泰陵 神道 仗马进马 »

谒唐陵 泰陵 神道 凤凰

  后汉许慎《说文》释凤:“凤,神鸟也。天老曰:‘凤之象也,鸿前麟后,蛇颈鱼尾,颧颡鸳腮,龙文虎背,燕颔鸡喙,五色备举。出于东方君子之国,翱翔四海之外,过昆仑,饮砥柱,濯羽弱水,暮宿丹穴,见则天下大安宁。”五代马缟《中华古今注》卷下玄晏先生问凤条载:“凤,瑞应之鸟也,其雌曰凰,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五色具采,其高六尺。”
  《唐会要》卷第二十八祥瑞上载:大唐高宗“上元三年(676年)十一月一日,陈州上言:‘宛丘县凤凰集,众鸟数万,前后翔从,行列齐整,色别为群。’三日,遂改元仪凤。”
  凤凰见,则天下大安宁,遂改年号以记之。修筑乾陵之时,雕刻凤凰置于神道两侧,以志纪念,并取祥瑞太平之意。

  唐陵凤凰形状与后世所绘凤凰之形相去甚远,故参考其形多以之为鸵鸟,并引《旧唐书》本纪第四高宗上载永徽元年(650年):“吐火罗(今阿富汗北部地区)遣使献大鸟如驼,食铜铁,上遣献于昭陵”为佐证,认为置鸵鸟于陵前,以昭示大唐皇帝怀远之德。然彼时太宗皇帝昭陵己经建成,不可能置之于神道,只可置于北阙,故而不足以成为后世置之于神道之先例。武则天重视瑞符,合乎情理的始于乾陵神道华表之后置瑞兽瑞鸟各一对,而鸵鸟则并非唐时祥瑞羽族之一种。更何况,其形虽似鸵鸟而实不同,明明鸡头、蛇颈、燕颔、龟背、鱼尾。不过相较前朝凤凰形状,亦有迥异之处,或因彼时初见吐火罗所献大鸟,惊其形似传说中之凤凰,故而雕刻之时多有参照也未可知。

  或谓是朱雀。宋人沈括《梦溪笔谈》卷七载:“四方取象,苍龙、白虎、朱雀、龟蛇。唯朱雀莫知何物,但谓鸟而朱者,羽族赤而翔上,集必附木,此火之象也。谓之长离,盖云离方长耳。或云鸟即凤也,故谓之凤鸟。”
  或谓是鸾鸟。唐人《艺文类聚》卷九十载:“决疑注曰:辛缮,字公文,治春秋谶纬,隐居华阴,光武徵不至。有大鸟高五尺,鸡头燕颔、蛇颈鱼尾,五色备举而多青,栖缮槐树,旬时不去。弘农太守以闻,诏问百寮,咸以为凤。太史令蔡衡对曰:凡象凤者有五,多赤色者凤,多青色者鸾,多黄色者鹓鶵,多紫色者鸑鷟,多白色者鹄。今此鸟多青,乃鸾,非凤也。上善其言。王公闻之,咸逊位辟,缮不起。”
  朱雀者,赤色凤形神鸟也。鸾鸟者,青色凤形神鸟也。石刻不备五色,只具其形,故而皆可以之为凤凰。

  后世唐陵,神道石仪中置凤凰遂成定例。泰陵石仪凤凰,置于翼马北侧约18米处。东侧为凤,西侧为凰。



  凤凰高1.15米,宽1.50米,高浮雕于高1.38米,宽1.79米,厚0.42米石屏之上,西侧石屏沿凰身之上残损。
  两侧凤凰,身形丰润,肢趾强健,万里山峦,尽皆踏于足下。



  那一日,三月十八,晴空万里如洗。忽而之间,一团浮云不知何处而来,恰悬于顶上。原本昂首挺胸的凤,顿生好奇之心,垂首贴翼,曲颈回眸,凝望天际。
  于是,我看着他,他看着云。
  “咦?!”

  补正:

  如今想来,当初称唐陵神道南起第三件山屏瑞兽为凤凰,似有不妥。不妥之处在于,如今屡见的凤凰形状与之差别太过悬殊,实在难以令普通人信服。
  山屏瑞兽本也不止凤凰一种称谓,或称朱雀,或称鸾鸟。似择鸾鸟之名,更为妥当。一则其为鸟形,一则鸾形今亦不知所为何物,故而不会令人有突兀之感。
  当初称之为凤凰,主要考虑其有雌雄之分,东左为雄,西右为雌。不过现在问题也正在于此,唐陵神道瑞兽石仪左右确有不同,但其是否有雌雄之分,实未可知。考量南朝神道石仪,以腹下生殖器观之,确有雌雄之分。但北朝与南朝陵寝制度迥异,隋唐陵寝制度为北朝传承,是否有与南朝同样的石仪雌雄之分,一直是困惑我的问题。尤其是在最近考察河北隆尧唐初祖建初陵与启运陵神道瑞兽之后,更是加重了我的困惑。在唐祖陵残存的两件瑞兽石仪上可以清晰看出皆有雄性生殖器,也即是说唐祖陵神道瑞兽皆为雄兽,并非左雄而右雌。因此,此是孤例还是惯例,便成重大问题。
  故而,将此前文字中所有凤凰之名更名为鸾鸟而不另作修改,此后文字中便皆以鸾鸟称之。

  2010.04.14 12:21

Nikon D70s
AF-S Zoom-Nikkor 17-35mm f/2.8D IF-ED
无觅
  • 2.06K
  • quote 5.术刚雕塑
  • http://weibo.com/u/1648685672
  • 嗯,是啊,这些确属末节问题,也无法定论,不过想想也挺有意思地,就权当个猜测玩罢了。
    胡成 于 2012-12-28 14:26:45 回复
    是,难得您有如此执着与专业的探究精神。之前您说您正在进行这方面的研究,看您留言的名称,想来应当是雕塑专业的研究者吧?不知道当下在做什么样的选题,如果方便透露,非常有兴趣了解一二。
  • 2012/12/27 18:29: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术刚雕塑
  • http://weibo.com/u/1648685672
  • 若从后世看,奇怪的是,封建末期明十三陵神道石兽的生殖器刻画写实而清晰,且两侧均为雄兽,可见各时代对“雌雄呼应”规制不尽统一,似非严格礼制,是否可能与当时施工样式的关系较大?求解...
    胡成 于 2012-12-27 0:38:44 回复
    明孝陵与十三陵神道我虽然都去过不止一次,但从来没有细看,曾经沧海,明清的石刻造像我是不看也罢。所以我从来没有注意十三陵石仪的腹下,若是两侧均有雄性生殖器刻画,或者可以如你那般解读,毕竟这些末节,从来未见著述,后人只是遁着规律猜测,而规律后面的思想动因,很多确实无可考究了。
  • 2012/12/25 13:59:3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术刚雕塑
  • http://weibo.com/u/1648685672
  • 南朝神道石仪对左右规制似很强调对应,不仅瑞兽左右雌雄有别,甚至石柱铭文也存在这种对称呼应关系,比如梁文帝建陵石柱的左石板正书、右石板反书的镜像关系正说明这点,这似表明左右呼应在南朝时是一种严格规制;而从遗存的北魏景陵石人、静陵石人蹲狮和西魏永陵瑞兽的样式看,唐陵主承北朝传统无疑,建初启运陵的瑞兽无左右雌雄分,而有唐一代帝陵神道瑞兽也极难辨认左右雌雄,这似表明唐帝陵神道部分的左右瑞兽无雌雄规制,或似起码不强调这种对应规制。
    胡成 于 2012-12-23 21:41:42 回复
    我觉得在具体的表现形式上,区别雌雄的生殖器刻画越来越弱,这应当是汉文化渐趋保守的一种表现。但是我认为在精神上,两侧石仪还是区分雌雄的,以示阴阳调和。这是一个渐过的过程,比如顺陵左狮腹下还有清晰刻画的生殖器,后代不见,一是我认为的文化层面的关系,另一种也是因为雕刻愈发抽象的关系。认为无此规制似乎武断,形式上不强调是没有问题的,精神上应当还是有的,这是我的个人观点。
  • 2012/12/23 12:40: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Ler
  • “身形丰润”,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D
  • 2008/5/5 0:49:51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