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葭萌关 昭化城昭化城 桔柏渡 »

长沙未有定归期

  2011.03.15 - 2011.03.27 河北·正定 邯郸 峰峰 河南·安阳 郑州 新郑 许昌 开封 尉氏 湖北·武汉 湖南·长沙

  将南去长沙。

  一如既往,没有详细计划的旅行。只知途经冀、豫、鄂、湘四省,其他一切,且行且走。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至长沙以后,亦是未定归期。

  此行因郭同学离京返乡,邀我同游。便如是,不走高速,南下数千里国道。

  唐时荆南人戎昱有“送张秀才之长沙”诗一首,且送人行,且送我行:

  君向长沙去,长沙仆旧谙。
  虽之桂岭北,终是阙庭南。
  山霭生朝雨,江烟作夕岚。
  松醪能醉客,慎勿滞湘潭。

  03.14 23:59 北京

  03.15  北京 正定   晴朗,微云,风。

  午后自北京出发,傍晚至河北正定。

  21:18 正定 曙光路 自家快捷酒店

  03.16  正定 邯郸   晴,风。

  二月仲春,阳光里曛暖如夏,入夜却寒似秋水。
  一夜不能安睡。

  正定,春秋时鲜虞国都,战国时先后属中山国与赵国。秦时置东垣县,汉时改真定县,直至满清雍正元年(1723年)避雍正名讳改今名正定。由汉至清,正定历为真定国、恒山郡、常山郡、恒州、镇州、真定府治所,常与北京、保定齐名,共称北方雄镇。
  北方重镇,自然诸多胜迹,其中以隆兴寺最为著名。隆兴寺,寺址所原为十六国后燕昭文帝慕容熙之龙腾苑,大隋文皇帝开皇六年(586年)始在苑内修建寺院,初名龙藏寺,大唐年间改额隆兴寺。北宋开宝四年(971年),奉大宋太祖皇帝旨,扩建寺院,修建大悲宝阁,并铸造一尊高七丈三尺高铜质千手千眼观音菩萨像,故而有俗名大佛寺。此后金、元及大明朝对寺庙均有修葺和增建。满清康熙、乾隆年间,又两次敕令重修,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赐额隆兴寺。
  隆兴寺门票四十,寺外虽然同样有诸多游商售卖香烛,却也不会太过搅扰。隆兴寺布局与建筑重修基本依袭宋时风格,进天王殿后、依次为摩尼殿、牌楼、戒坛、慈氏阁、转轮藏阁、康熙乾隆二御碑亭、大悲阁、御书楼、集庆阁、弥陀殿等,中轴线末端还有1959年从正定城内崇因寺拆迁而来的毗卢殿。在摩尼殿与牌楼之间,还有大觉六师殿遗址,寺僧正在募款以供重建。
  与其他寺院一般无二,寺中僧俗一切目的皆为牟利,香火自然兴盛。大觉六师殿遗址须弥台上,一字排开香主所供数十种财神。寺中熙熙,皆为利来;寺中攘攘,皆为利往,无他。

  大悲阁左,高大康熙御碑亭左后,再有低矮碑亭一座,亭内石碑,碑额正书:恒州刺史鄂国公为国劝造龙藏寺碑,是便为鼎鼎著名之“龙藏寺碑”。光绪元年《正定县志》载:“龙藏寺碑并阴,张公礼撰并书,开皇六年十二月立,今在隆兴寺”。龙藏寺碑,自幼临习,可称隋碑第一,忽然相见真容,着实激动难以遏制。
  再有可记录者,摩尼殿前有一宋时石香炉,炉外浮雕力士,虽然漫漶但任然可见精美。康熙五十二年御碑上一句碑文:前临滹水,后睇恒山,城郭逶迤,林木萦带。

  出隆兴寺,沿寺前中山路一路向西。中山路通贯正定城东西城门,与通贯南北城门道路形成十字街。正定四门,东门迎旭、南门长乐、西门镇远、北门永安,今存南、西、北三门。南门已重修如新,不足观;北门仅存土垣;西门镇远门保存较完整,包砖依然。城门规制宏大,为罕见三重门,西城门东西向开,瓮城二重门南向开,月城三重门西向开。月城及三重门已经拆除,瓮城也仅存南侧有城门一段,与城墙共同被圈起辟为一处工厂,存放有大型机械设备,瓮城门洞也封闭为仓库。
  西门内,路南有一院落,两栋殿宇,后殿外额有“王氏双节祠”石匾,上款“民国九年 庚申四月”,下款“徐世昌题”。不知道王氏何人,有堂堂民国大总统题匾。两殿有围墙圈起,似为民居,缺可惜无人应门,只能透过门缝看见远中还有高大石碑一通。

  正定城中,还有文庙,在育才路深处。文庙建于大明洪武七年(1374年),现仅存照壁、戟门、东西庑和大成殿。梁思成先生曾至此,考查后认为大成殿应为五代时期建筑,可谓国内建筑年代最早之大成殿。十字街东北有天宁寺及凌霄塔,十字街向南门去路西有开元寺及须弥塔,更南向有临济寺及青塔,临济寺南还有广惠寺及华塔,此四塔共称正定四塔。四塔彼此相距不远,一城之中有如此密集古塔,正定仅见,着实难得。

  南门内外逡巡片刻,启程往邯郸而来。全程不再走高速,改行107国道,路况出乎意料的好,过鹿泉——去年曾去鹿泉土门关、元氏、高邑、临城、柏乡、隆尧——去年曾在隆尧谒大唐祖陵、内邱、邢台、沙河、永年,至邯郸时已入夜。
  入得邯郸时,有地名黄粱梦,实在是很有趣味的地名。地名即是指黄粱一梦,典出唐人《枕中记》:“开成七年,有卢生名英,字萃之。於邯郸逆旅,遇道者吕翁,生言下甚自叹困穷,翁乃取囊中枕授之。曰:‘子枕吾此枕,当令子荣显适意!’时主人方蒸黍,生俛首就之,梦入枕中,遂至其家,数月,娶清河崔氏女为妻,女容甚丽,生资愈厚,生大悦!於是旋举进士,累官舍人,迁节度使,大破戎虏,为相十余年,子五人皆仕宦,孙十余人,其姻媾皆天下望族,年逾八十而卒。及醒,蒸黍尚未熟。怪曰:‘岂其梦耶?’翁笑曰:‘人生之适,亦如是耳!’生抚然良久,稽首拜谢而去。”
  黄粱一梦,莫非便在那地名黄粱梦处?
  无论哪里,今夜必有邯郸一梦,梦中可有姿容甚丽某氏女?

  22:46 邯郸 邯钢路 燕赵快捷酒店

  03.17  邯郸 峰峰 安阳   晴,大风。

  早起出邯郸,西走武安县,再南向峰峰矿区方向,至北响堂石窟。
  北响堂石窟门票25,石窟始凿于北齐年间(500年-577年),窟在鼓山西麓半山间,自北向南有北齐三大窟及后代诸小窟。三窟为大佛洞,亦称北堂;释迦洞;刻经洞,亦称南堂。
  北堂前有款为“大清光绪十二年岁次丙戌葵月上澣吉日”之《重修北堂南楼灵官序》石碑一通,“(武安)县南四十里许,峙然而特出者有鼓山一座,诚一邑之保障也。其峰之半有响堂焉,覩其殿宇之雄伟,佛像之庄严,俱是就石修成。又有绝妙经文,字迹固已尽游览之胜,赏识之奇矣。然而星霜屡伤,难免碧落而金凋,风雨频催,不无墙倾而栋折,虽异迹奇踪,创始者共惊鬼斧而修残补缺,善后者尤赖人工……”
  大佛洞创建于东魏末年,至北齐年间完工,中心方柱式塔形窟。塔柱正面及左右三面开龛,造像虽有毁损,但愈一千四百载后仍可见北齐风骨,已是难得。正中释迦堂为几位山东和尚占据,蒙骗游客,聚敛财钱,洞窟之内,乌烟瘴气,着实不堪。
  和尚住在山下旧常乐寺中,常乐寺木构建筑已基本远存,寺前有砖塔,塔尖倾圮,已呈危象。寺后有三世佛殿遗址,残碣断石,最是可观。三世佛残像后有一通“磁州武安县鼓山常乐寺重修三世佛殿记”石碑,石质洁白如玉,细辨落款,有“大金正隆四年岁次己卯四月乙酉朔十□日丙申 本院受业讲经论沙门□原立石”。正隆,女真金国海陵王年号,四年,公元1159年,距今已有九百余载,碑额“重修三世佛殿之记”篆字极其精美,字口如新发于硎,叹为观止。

  午后,下山欲往峰峰寻南响堂石窟,在义井镇午饭。峰峰,因蕴藏诸多矿石资源,五十年代初期曾为丁等峰峰市,后撤并入邯郸市,改称峰峰矿区。峰峰地名极有趣,罕见叠字为地名者,有说因鼓山双峰而名,不知可否。
  地近峰峰,暴土扬尘,未见环境污染有如此严重者,以如此环境破坏为代价开采矿藏,实在惊心。过滏阳河,穿彭城镇,镇中多瓷器厂,厂房外有瓷片贴片文革标语口号,一时恍惚,不知今昔何昔。
  南响堂寺,地在临水镇纸坊村西北,滏阳河北岸,鼓山南麓。山门外亦远远可见有一砖塔,后在塔门内左下有题记一通,“是塔创自隋开皇年间,历年久远,风雨飘摇,渐有倾塌之势……”,落款“大清嘉庆八年秋九月”。塔之九层虽然仍在,但砖石剥损较北响堂常乐寺塔为重。不比北响堂石窟香火鼎沸,南响堂石窟之内清净寂寥。却也因此,南响堂保存远较北响堂为好,而且更多北齐年间造像,未见后世再开石窟。

  南响寺石窟依山麓有上下两层,下层自左向右开有两窟:
  华严洞。北齐窟。前后室,平面方形,平顶,中心方柱式塔型窟。柱后有甬道以供礼佛通行。正壁开帐形大龛,雕一佛二弟子四菩萨七身像。基坛上刻香炉供养比丘与狮子。右壁及前壁有北齐刻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前壁龛门上浮雕阿弥陀经变图。窟内造像虽有毁损但多存,华美。
  般若洞。北齐窟。前后室,平面方形,平顶,中心方柱式塔形窟。仅正壁开一大龛,内雕一铺五身像,柱侧有“……门统定禅师敬造六十佛题记”,窟左右后壁开龛造十六佛,前壁左侧刻《文殊般若经》,后甬道内刻经。窟门左右分刻《滏山石窟之碑》,隋碑,书法极精,碑上树影摇曳,仿佛淋漓墨沈。
  上层自左向右开有五窟:
  空洞。北齐窟。前后室,平面方形,穹窿顶,三壁三龛窟。窟顶仿木构。窟与下层华严洞形成楼阁式塔形窟。
  阿弥陀洞。北齐窟。平面近方形,平顶,设凹形基坛。正壁原为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三壁原供阿弥陀像均已毁。左右壁及前壁上有北齐刻《妙法莲华经》之“观世音普门品”。
  释迦洞。北齐窟。平面近方形,平顶,三壁三龛窟。龛内均为一铺三身像,地面浮雕大朵莲花,窟顶为飞天莲花藻井,正壁门上有涅槃龛。
  力士洞。北齐窟,平面方形,覆斗顶,四壁设基坛。正壁造像为一佛四比丘二菩萨,左右壁均为一铺五身像,前壁窟门两侧基坛各雕一力士像,窟内像均已毁损。
  千佛洞。北齐窟。平面近方形,穹窿顶,三壁三龛窟。正面龛一佛二弟子二菩萨五身像,三壁基坛雕十神王,窟顶中心雕莲花,四周飞天伎乐。窟外四柱三开间,两侧浮雕力士,顶仿木构。
  其中以千佛洞保存最为完好,睹之最为华丽。可惜诸窟均有木栅围挡,不得入内,却是好事,不比北响堂诸窟,一由游客闲人入内毁损,烟火污浊。只是后来听一僧向游客讨要钱财时称也要重修,不知只是聚敛借口,还是确有其事。

  大风,风势愈急,南响堂左右暴土扬尘,三步外不可辨人。向安阳而来,过滏河,再过界河漳河,出冀入豫。方过漳河便见西门豹祠,不远处更有西高穴大墓,也即安阳一意孤行认定的曹操高陵,打听得知距国道尚有十几里坎坷土路,未去观瞻。见得洹河,便是安阳。

  略有不适,日记草草。

  22:06 安阳 解放大道 尚客快捷酒店

  03.18  安阳 郑州   多云转阴,大风。

  清晨自文峰塔起,且停且走在安阳旧城。

  明人崔铣《彰德府志》辑宋时《相台志》文载,安阳老城始筑于北魏天兴元年(398年),北周大象二年(580年),周宣帝后父杨坚辅政,相州总管尉迟迥不服,杨坚遣上柱国韦孝宽征伐,尉迟迥兵败自杀,杨坚下令焚毁邺诚,迁相州、魏郡、邺县三级治所至邺南安阳城,安阳遂称相州,亦称邺郡。北宋真宗景德三年(1006年),安阳老城增建至周长一十九里。大明洪武元年(1368年),安阳老城改筑,东南方向向内缩小,新城大抵只在老城西北,因西北地势较高,易于排水。《彰德府志》载,“裁旧城之半,城围九里一百一十三步(约十一里),高二丈五尺,阔二丈,外砖内土。辟有四门,东曰永和,南曰镇远,西曰大定,北曰拱辰。城外有护城壕,阔十丈,深二丈。”城门上建城楼,东南、东北、西南、西北各建角楼,另有敌楼四十。如今一切城门城墙,荡然无存。
  安阳旧城街巷布局曾有九府十八巷之称,九府指九府指的是平府、老府、林府、六府、铁拐府、娘娘府、洛阳府、学儒府、西府,十八巷指巷指的是豆腐巷、卜府巷、三义巷、乔家巷、小颜巷、夹巷、东钟楼巷、西钟楼巷、东冠带巷、西冠带巷、唐子巷、竹竿巷、香巷、仁义巷、裴家巷、纪家巷、丁家巷。半日游走,还可隐约见旧时街巷名称,只是老屋多破败残损,再难见旧时彰德府之繁华。

  至西大街向东而行,过西南营、西营街,学巷街、大寺前街、唐子巷南口、鱼市街;右转向南大街,走西府、东冠带巷、小颜巷,直至旧南门外相州路口;再由南大街回返,右转入东大街,有狮子胡同、县前街、御路街、铁拐府、六府、二道街、南一道街、北头道街,已是旧东门外;走回神路街,北走过西华门街、新华街,是新建城隍庙,香火旺盛,纸灰漫天。再东行鼓楼东街、鼓楼坡街、姚家胡同、新华市场街、穿中山路至竹杆巷。
  午饭后再走西马道、西南营、纪家巷、竹杆巷、大夫铃街,至大井街,一卷拍完。
  时间匆忙,未去文峰塔北。

  南出安阳,过洪河后,107国道堵车,所幸有Google Maps精确无误的道路地图,从下毛仪涧村与辛庄村中绕远堵车路段,重回国道。经羑里,过汤河至汤阴,鹤壁小憩,再过淇河至淇河,是地有古朝歌;过沧河至新乡,是地有古牧野。豫北之地,时常可见如此地名,三千年如一,沧海依然沧海,桑田依然桑田。

  22:18 郑州 文化路 汉庭联锁酒店

  03.19  郑州 新郑 许昌 开封   阴,雨。

  上午去河南省博物馆。豫博藏品众多,尤其三代青铜器,多精美绝伦者,比如失蜡法铸之透雕云纹铜禁。只是观诸青铜器总不如碑碣简牍般激动我心,加之唐代文物馆珍品不多,便有些兴味索然。
  南出郑州,出城前在大学路上停车午饭,张克献白堽羊汤,羊汤味道不错,不逊太多简阳羊汤,但是烧饼实在美味,外层酥脆,内层椒盐滋味十足。走时打包三个,可惜后来凉了,不堪再吃。

  到新郑,路过修葺一新的黄帝庙,未停车。在新郑南,双洎河也即古洧水南岸寻到韩郑故城,一九六一年的文保碑后,一片土台,台上小麦初绿。没有想象中的高大城垣,检索Google Maps,提示再向直三十里外,黄水河畔还有一处韩郑故城,按图索骥而去,却是全然未见故城踪影。开始落雨,四野苍茫。
  回国道至许昌一段,雨势越来越急。过豫北再向南,107国道沿线驻马店、信阳左右便再无可去之处,犹豫再三,和郭同学商量决定再向北去开封,然后由开封走高速直去武汉。

  许昌东北向,走220省道,过尉氏至开封。过开封时,运粮河、朱仙镇,观地名便知已去周入宋。
  雨一直未停,大梁门外住下,繁华鼓楼附近略走几处,再去西郊商场外黄家灌汤包老店晚饭。
  中原河南,几无一寸土地不可耕种,真真富庶之地。

  22:28 开封 大梁路 中州快捷宾馆

  03.20  开封 尉氏 武汉   阴,大雨。

  上午去爬了开封铁塔,幽暗逼仄近塔顶时,忽然有嚎啕哭声,三个不知所谓的中年妇女哭唱着阿弥陀佛,见我上去虽然止住哭声却阻止我继续向上,乱扔乱吐,着实可恶。下塔来向管理员反映,后来见到她们被驱赶下来,却仍然有有厌恶,枉自污损了清凉的汴梁上午。
  开封城,于我而言心有戚戚,清晨四点,忽然噩梦惊醒,梦见我杀人被缉捕,被缉捕得透不过气来,惊醒后仍然长吁短叹。于是醒来戚戚继续,便如同无法明白开封城一样,大梁汴梁,多少曾经繁华,却在这城下十数米处。在那深掩于土中的几座旧城之中,可有生灵?

  出开封,再过运粮河,穿朱仙镇,过贾鲁河,午后到尉氏县城。羊汤烙饼与隔壁卤牛肉同样美味,豫北城乡,清真回回吃食多有反客为主之势。是为尉氏城东宋时太平兴国寺塔而去,见到却有些大失所望,砖塔孤独街心一隅,新近修葺,修葺之处却显敷衍。

  107国道再向南,许昌、驻马店与信阳,三地县乡,虽然零散还有几处可去,比如上蔡汝南,却似乎并不值得为此特意而去,便决定从尉氏直接走高速到武汉,略过豫南各地。
  走兰(考)南(阳)高速转京珠高速,一路向南,所经之处,最可记者,杨再兴战死之淤泥河,可惜一闪而过。过确山后,终于见到山峦,中原果然中原,自入河南以后,一马平川,绝无起伏,以至于再见山峦会觉惊讶。再有就是淮河,似乎生平第一次由淮南之外穿越淮河,何时一定要溯源而上去桐柏山中看看淮河之源。
  然后,本来的微雨也转成大雨,大雨之中,出豫入鄂。

  夜入武汉,夜雨中的老城因湿润而迷离,是我喜欢的城市。

  22:33 武汉 南京路 盛世乾佳商务酒店

  03.21  武汉   雨。

  汉口武昌,长江左右,春雨一日不休。

  在雨中走了半晌,从户部巷到长江边,湿冷。

  周一,庆幸武汉博物馆却不休馆。武汉三镇,近代史陈设远好过古代史。只记一件清时款字“丙子仍阶主人珍”的象牙镇纸,上镌十六字:
  叙我幽情,佐我新思,供我新赏,以解我颐。

  雨似明日仍然无休。

  20:09 武汉 南京路 盛世乾佳商务酒店

  03.22 - 03.24  武汉 长沙   雨。冷。

  前天上午在湖北博物馆,得见随州曾侯乙编钟,得见荆州越王勾践剑。今天上午在湖南博物馆,得见马王堆素纱禅衣,得见马王堆彩绘帛画,得见马王堆辛追夫人尸身。
  虽然足矣,却也有些感慨。如果湖北没有随州曾侯乙墓,如果湖南没有长沙马王堆墓,那么两省博物馆还可藏何物?两者相较之下,湘博不如鄂博,鄂博总还有件曾侯乙墓之外的越王勾践剑可堪国宝,总还有不错的近现代史陈设,而湘博除却马王堆汉墓,其他可谓空无一物。泱泱三湘之地,总不能只有轪侯一家可观?

  自入湖北以后,天气一日冷似一日,阴雨霏霏,连绵不绝。我自北京南下而来,却有北上而去之感,愈南而愈冷,实在诡异。昨日长沙一天风雨,只着单衣的我冷得心中瑟瑟。

  前天出鄂博,回南京路上午饭,饭后步行至已拆迁得面目全非的汉正街。没有一张影像,实在无甚可拍,而且也被几个武汉人搅扰了兴致。问路索价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即便如我经常行走之人,也是第一次遇到。出租司机更是态度恶劣,倒尽了胃口。本打算在武汉再留一日,作罢。
  从汉江边回返南京路,取车直来长沙,107国道市区一段修路,耽搁一个多小时。湖北湖南,高速两旁有漫山遍野的油菜花田,若在高处时,直映衬在阴郁的天空中,更是分外明艳。一路美景,足可抚慰高速公路上枯燥乏味的行程。
  近得长沙时,落雨,雨势渐大,直绵延到昨日午夜时分。

  昨日与郭同学朋友在长沙游玩。

  今天上午独去湘博,与鄂博同样,在如早市买菜般嘈杂的参观人群中,半个小时便匆匆而出。在博物馆中遇到国内旅行团,实在不得不说是一件令人极度生厌的事情,其实在博物馆之外同样,无序,嘈杂,极尽市侩。回头想来,此行参观博物馆四座,豫博、汉博、鄂博、湘博,虽然其中武汉博物馆藏品最俭,但却有最好的参观体验,无他,唯少人耳。
  出湘博回太平街,走下蔡家坡到古潭路,最后至南门口,长沙最后一片老城,或拆迁之中,或者翻修如新,无甚可观。唯一可称道者,太平街上贾谊故居免票参观,多少不致太过铜臭,只是故居近世新建,依然全无可观。午后去岳麓书院,虽然明知大多新建,但如雷贯耳之处,不去总难免遗憾。直至出岳麓书院时,三天以来,一张未拍,以致忧心忡忡,总不能长沙一行,却全无影像。

  还好,回到湘江中路,又看见湘江一桥信步亭左右热闹纷繁,终于一卷。百米长的江堤之上,多市井低层百姓,除却许多城市常见的打牌下棋者,演戏唱歌者,别致的是倚江堤护栏喝茶的茶客。茶有两种,一种普通碎叶浓茶,一种泡些炒熟的江米黄豆的豆茶,可喝可吃。茶客之中,甚至有不少衣衫褴褛的乞丐拾荒者,大家倒也无分彼此,一盏浓茶在手,便忘却了贵贱高低。
  茶客之中,更有新鲜未见者,一盏茶,一瓶酒,以茶佐酒,或以酒佐茶,面红耳赤,不知是酒醺还是茶热。茶不是什么好茶,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只有两种,二两装的椰岛鹿龟酒或者本省的邵阳大曲。
  熙攘人群之间,有不少中年妇女,与一些老年男人之间有一些金钱上的交易,堤下江滩上也有撑起的大伞,伞下难免不堪。
  无论如何,那是我见过气氛最为诡异的一处市井,虽然由始至终没有任何人制止我的拍摄或者面露不悦,但我却是心中惊畏,生怕镜头戳破些尴尬。于是,生平第一次用长焦镜头街拍,用了Contax G2与Carl Zeiss Sonnar 90mm f/2.8,很不习惯。今天虽然没有落雨,但却仍是阴冷,江堤树下昏暗,不知长沙这卷最终如何?

  傍晚去长沙火车站买返程车票,明日所有至北京卧铺票均已售罄,只买到后天夜里的T2次,比Z18或者T202次要慢上2个小时,而且只有上铺。没有办法,无论谁遇到铁路,都只能默默承受最为恶劣的服务,在长沙火车站内,连续拍了两条队都在到窗口前时,售票员不作任何解释的转身离去,留下一张暂停售票的牌子与窗口外等待许久的长队。而且你几乎永远无法从火车站买到下铺票,虽然很多时候上车后会发现整节车厢都空着。
  我们几乎有两个政府,一是政府,二是铁路。

  我越来越强烈思念干燥寂静的西北,四月要回到关中,四月我要站在巍巍唐陵陵山上沐浴和暖阳光,以及徐徐山风。

  21:19 长沙 赤岭路 金盆岭公交车站后 某网吧

  03.25 - 03.26  长沙   阴。寒冷。

  昨天极冷。早上坐公交车到湖南博物馆,不是为再睹马王堆,而是记得那里有个商务宾馆,博物馆门前总会清静一些,却是果然。宾馆设施一般,正对着烈士公园西门,门前东风路上晚上九点以后便不再有公交车,几爿小店也是早早打烊,寂静而清冷的夜。
  订下房间,无所事事,漫无目的搭公交而行,路过定王台时,看立交桥下有图书批发市场,那也便足以让我下车走走。想来可笑,在北京我便住在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旁边,除却每个月初固定去买本杂志以外,已经绝少会花时间闲逛。却不料,如此舍近求远的,会去在万里之遥的长沙定王台图书批发市场打发时间。很难想象这是在旅途之中。
  好在还有些收获。星球出版社有一套三十二开本的分省地图册,我以为是我所购地图中最好的版本,不料春节前甜水园唯一一家批发这套地图册的店家将这套地图册全部下架,说是出版社收回发行新版。年后为此行再去购买地图时,店家忽然改口称这套地图不再印行,颇为懊恼。却进定王台所见第一家销售地图的店铺中便再见这套地图册,虽然版权页中显示是今年一月新版,可能并非不再印行,但未免遗憾,还是一口气买下十二本,计:陕西两本、甘肃两本,各留一本随身携带,新疆一本、青海一本、宁夏一本、山西一本、河北一本、湖南一本、江苏一本、浙江一本,十本打包邮回淮南。若是回京以后,再在甜水园中见此套地图册,我又要暗骂自己行径蹊跷了。
  出定王台图书批发市场,依然无事,阴而有风,长沙愈发寒冷,以至我在街角瑟瑟发抖,穿的实在太单薄。便坐公交车在长沙城中闲荡。虽然听起来更是无聊,但好在坐公交车还是我的爱好之一。

  长沙的公交车上,甚至在空旷的街头,总可以闻见槟榔特殊的香味,湘人嗜食槟榔,丝毫不逊南国。我对食物向来缺乏尝鲜的力气,虽然很想知道咀嚼槟榔究竟是何口味,虽然长沙街头巷尾的每一爿小店中显眼处均是几种袋装槟榔,但直至现在将要离开,我仍然未做尝试。这个习惯还导致我这两天的每顿饭都在吃盖码饭,即是盖浇饭或者盖饭的湖南别称。盖饭其实不是健康的食物,炒菜直接浇在米饭上,无疑会油汁摄入过量。可是,但凡好吃的东西,又有几样是健康的呢?便比如槟榔,虽然现在医学证明百分之八十八的口腔癌患者有食用槟榔的习惯,可似乎也并没有几个人因为这条可怕的论断而戒除了槟榔。与别处的盖饭不同,长沙盖码饭里的米饭实在是我吃过最好的米饭之一,米粒修长,软硬适中略偏硬,蓬松而不是粘腻,实在是极适合做盖饭或者炒饭。

  今天将近中午方才退房,上午等快递把此行拍摄的六个彩卷寄出冲扫。终于见到些长沙的阳光,也不再像前两日那么寒冷。周六,长沙城中极拥堵,尤其湘江一桥,也即是橘子洲大桥由西向东方向,三站路走了近一个小时。本来把行李寄存在火车站,打算去八一路上的长沙市博物馆,不料博物馆正在翻修而闭馆,只好悻悻然地逛了逛博物馆旁边的清水塘古玩市场。哪里的古玩市场都一个模样,售卖些差不多的低仿高仿赝品,也就是邮币或者杂项市场上还有些东西可看,不过是打发时间而已。长沙湿漉,坑口远不如北方,钱币大多锈蚀入骨,钱文难辨。
  出清水塘,再塔公交车在橘子洲大桥桥东下车,步行穿橘子洲大桥上橘子洲。略停片刻,便再搭车回返,无他,仅仅只为踏足而已,可见无聊至极,心想长沙恐此生不会再来,总要像游客那样周游所有景点。于是在公交车上便遇到了橘子洲大桥西向东方向大堵车,倒是睡得安逸。
  回太平街,在金钱街上找了家咖啡馆坐到傍晚,若非极度无聊,我是断然不会如此。是间开了不少年的咖啡馆,有趣的是里面随处可见历年来客人留下的涂鸦薄子,一本本翻看想找些有趣的文字,可惜只是些卿侬我侬的呻吟,可人的不多。
  然后,顺着解放西路,转向三兴街,再踅进药王街,找到这间我用“长沙最好的网吧”做关键字检索到的网吧,坐下,上网,向招呼着点饭的大妈又要了一份盖码饭,生平第一次在网吧里吃饭,然后继续记录这些毫无意义的文字。
  还有三个小时的火车回北京,在旅途中我从来没有如此迫切的期待离开。

  19:10 长沙 药王街 某网吧

  03.27  北京   晴。暖。

  十五小时火车颠簸,午后回到北京。阳光明艳,有春日应有的温暖。

  21:37
无觅
  • 2.06K
  • quote 36.泽泽X
  • 哈哈,看来对长沙印象一般哈。长沙以前还号称四季分明,现在却感觉只有冬夏两季,不再那么适宜居住。好玩的地方也想不出什么,省博物馆还是值得一看滴,只不过现在排队比较烦人。桔子洲头翻修后少了特色,反不如前。
    胡成 于 2011-4-7 20:27:03 回复
    我对长沙的印象还不错,毕竟旅行只是城市的一部分。我迷恋长沙的盖码饭,是不是喜欢这个城市最无足轻重的一个理由?没有老城的城市便面目可憎了,因为看起来总是差不多,一样的钢筋水泥或者仿古贴面砖。可惜了,看不到一个城市的过去。
  • 2011/4/6 13:45:30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5.拜罗依特
  • 清明小长假基本和平常一样,因为有一天要和家人去扫墓,因此和平常双休日没啥区别,加上最近天气不好,就没动。
    胡成 于 2011-4-7 20:14:37 回复
    也是,清明假期实在太短。不过清明左右,实在是外出旅行的好时节,可惜我们俩今年都错过了。
  • 2011/4/5 17:37: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4.拜罗依特
  • 今天出门转了一下,没看到大片的油菜花地,但在农舍前后零星种植的油菜花都开了,相比关中油菜花应该都开了。

    每年到清明,关中油菜花一般都是开放,今年天气有些冷,不过也是照常。
    胡成 于 2011-4-4 21:58:53 回复
    这个清明假期怎么没有出门?看您之前的游记,基本上一到假期就出西安北上了,是不是因为清明节假期太短?可惜我下周还有事情,本来打算这两天就去关中的,晚去一周,繁花怕是就谢了。
  • 2011/4/4 18:55: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3.拜罗依特
  • 晕倒,星球那套陕西你还买啊!

    星球那套是很不错,但西安地图出版社的这本分省地图册绝对秒杀星球陕西分册,而且我还没见过其它分省地图册制作质量能与该书媲美。http://54rainbow.blog.163.com/blog/static/2008232620089189207796/ ,现在新版的封面换了,图像变成兵马俑了,但红色的底色还是不变,绝对推荐。
    胡成 于 2011-4-1 20:50:13 回复
    西安地图出版社的那本陕西地图册我有,陕西地图册在我买的地图册中是最多的,市面上能看到的我基本上都有。但是我还是觉得星球地图出版社的那套最好,主要是有我自己的一些原因,毕竟我不是只在陕西旅行,不会像您那么细致,以星球的标准对我而言便足够,而且各省地图册为同一系列比较习惯,更重要的是厚薄合适,不会像您说的那本太厚,最近我出门都是跨三两个省,几本一带就很占空间与负荷了。还有就是,其实地图册现在只是用来定大概方位,具体路线搜索还是靠GPS与手机版的Google Maps,所以地图册的作用也逐渐弱化了。
  • 2011/4/1 20:40:2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2.老虎
  • http://synyan.net
  • “而且重要的是,碑林博物馆仍然收费,我宁可如此,落得清静。”

    这点我同意。我还同意公园也收费。
    胡成 于 2011-4-1 20:45:52 回复
    但是前提是不能太贵,其实只要收费就可以阻挡一些低价旅行团,这些低价招徕莫名其妙游客的旅行团才是最恐怖的。哪里都是太多人了,清静越来越成难得的奢侈品。
  • 2011/4/1 18:46:3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1.老虎
  • http://synyan.net
  • 可是就算是碑林博物馆,也的确比别的要好看啊!
    胡成 于 2011-4-1 16:19:11 回复
    对于那些逛早市一样看博物馆,见到金银珠宝器便垂涎三尺品头论足的游客而言,只有石刻的碑林博物馆可能毫无意义。而且重要的是,碑林博物馆仍然收费,我宁可如此,落得清静。
  • 2011/3/31 22:34:5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0.轩易
  • 南京博物院地位与展出文物极为不相衬。当然,南京博物院藏品是很丰富的,省级博物馆中首屈一指。可惜藏之深山,秘不示人。
    胡成 于 2011-3-30 15:50:53 回复
    秘辛之类,我便不知了。不过无论收藏有多丰厚,却藏之深阁秘不示人者,就是寡小之徒,所以南京博物馆与博物院真是全无可观。所幸赖六朝故都之故,还有诸多地表遗存可供观瞻,希望那些可以在开放状态下得到更好的保存,而不是又成禁脔。
  • 2011/3/30 14:11:0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9.轩易
  • 一般的人初食湖南的槟榔,面红耳赤,如鲠在喉;之后尝试若干次,便会上瘾。原因在于槟榔含有槟榔碱,属于生物碱,和烟草中的烟碱有类似的效果。但是湖南人喜欢这个食品,源自清朝时赖此食品抵抗瘟疫。
    胡成 于 2011-3-30 15:47:21 回复
    味道呢?酸甜苦辣感?我知道湖南槟榔加工的时候是会加糖的,可是本来味道如何呢?是不是像烟叶那样有辛辣味道?这个是我不愿意尝试却又最想知道的。
  • 2011/3/30 14:08:5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8.老虎
  • http://synyan.net
  • 南京博物馆与博物院也是乏善可陈,当然我们的评断都太主观,完全取决于个人喜好。比如我最爱的是西安碑林博物馆,便是屋乌之爱。

    我觉得不是主观。比如我感觉陕西博物馆也比上面几个好看的多,无他,藏品丰富尔。
    胡成 于 2011-3-30 15:45:33 回复
    陕西历史博物馆自然是无出其右,这个绝无异议。只是我说我的最爱是碑林博物馆,便是因个人喜好故了。
  • 2011/3/29 18:35: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7.轩易
  • 工作的关系,和湖南槟榔接触不少,一度上瘾。返京之后,不再有此嗜好。确是不好的食品。坐在满脸通红的出租车司机车里,难免担惊受怕。
    胡成 于 2011-3-29 15:48:42 回复
    那你倒是要和我形容一下,嚼槟榔究竟是什么味道?什么感觉?
  • 2011/3/28 16:57:5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6.轩易
  • hucheng兄对青铜、瓷器不感兴趣确实出乎我的意料。
    胡成 于 2011-3-29 15:48:03 回复
    青铜器曾经是我的最爱,如果说现在我自己评断我的鉴定能力,软片书画第一,青铜器就是第二,只是后来出于摄影角度的考虑,才说不喜欢青铜器,因为实在不好拍,匪夷所思的逻辑吧?瓷玉则不然,确实是一直不喜欢,彩云易散琉璃脆,我不喜欢这些脆弱的东西。
  • 2011/3/28 14:29:0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5.老虎
  • http://synyan.net
  •   前天上午在湖北博物馆,得见随州曾侯乙编钟,得见荆州越王勾践剑。今天上午在湖南博物馆,得见马王堆素纱禅衣,得见马王堆彩绘帛画,得见马王堆辛追夫人尸身。
      虽然足矣,却也有些感慨。如果湖北没有随州曾侯乙墓,如果湖南没有长沙马王堆墓,那么两省博物馆还可藏何物?两者相较之下,湘博不如鄂博,鄂博总还有件曾侯乙墓之外的越王勾践剑可堪国宝,总还有不错的近现代史陈设,而湘博除却马王堆汉墓,其他可谓空无一物。泱泱三湘之地,总不能只有轪侯一家可观?


    同感。我当时还在想,这精美的越王勾践剑,吴王夫差钩,其实应该陈列在南京博物馆才好……
    除此以外,鄂博哪怕曾侯乙墓,亦不免流俗。
    胡成 于 2011-3-29 11:28:49 回复
    南京博物馆与博物院也是乏善可陈,当然我们的评断都太主观,完全取决于个人喜好。比如我最爱的是西安碑林博物馆,便是屋乌之爱。
  • 2011/3/28 13:03:3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4.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胡兄返京,我也刚回沪,不过照例是陪着公文包四处走,除了兰溪的青菜味道可口外,没留下多少其他的印象。下周要跟着设备去四川,先到成都,然后去泸州、乐山,也不知是否有时间忙完机房里的事儿,出去走走呢。
    胡成 于 2011-3-28 9:11:45 回复
    那就不错了,我此生居然没有一次陪着公文包走的机会,每一次出行都要花自己的钱呀,唉。四川不错,这个季节的四川尤其的好,乐山除却大佛,周边有太多可去之处,如果到时候你有时间,可以看看我之前那篇在蜀地的游记,许多造像石窟还是很值得一看的。暮春初夏,可以旅行便是幸福的。
  • 2011/3/28 9:04: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3.轩易
  • 国博周日重张接客,不过要经历无序的组织和痛苦的排队,我宁愿收费。让成千上万看热闹的人去博物馆简直是对文物的糟蹋。不管怎么样,还是见到了后母戊鼎、大盂鼎、秘色瓷、宋木雕观音,绝对是不虚此行!强烈建议hucheng去。
    胡成 于 2011-3-28 9:07:14 回复
    是吧,同感吧?现在去看博物馆就像是去早市买菜,悲哀呀。我看了相关新闻,知道大概的陈设,不过却没有丝毫想去的冲动,青铜瓷器向来不是我所喜爱,不看也罢,我宁肯躺在床上看看图片也不想再去挤在旅行团中看博物馆,受够了。
  • 2011/3/28 8:39: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2.老虎
  • http://synyan.net
  • 回头我也会写武汉的。不过估计要待些时日。
    胡成 于 2011-3-28 9:03:09 回复
    等着先看你的了,而且你的再慢也会比我快,我到现在才刚写到去年的四川,还有许多照片没有整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写到此行。
  • 2011/3/27 23:31:1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1.老虎
  • http://synyan.net

  •   03.20  开封 尉氏 武汉   阴,大雨。

      夜入武汉,夜雨中的老城因湿润而迷离,是我喜欢的城市。


    看来是阴差阳错的错过了。上午我们在武昌走完东湖和武大,下午一直在湖北省博物馆。是夜,在大雨中饥寒交迫的走在武汉步行街另一侧,在王府井百货地下城晚餐,雨中招不到taxi,后来淋得透湿抢在很多插队的武汉人之前钻进一辆,返回汉口。


      03.21  武汉   雨。

      汉口武昌,长江左右,春雨一日不休。

      在雨中走了半晌,从户部巷到长江边,湿冷。

      周一,庆幸武汉博物馆却不休馆。武汉三镇,近代史陈设远好过古代史。只记一件清时款字“丙子仍阶主人珍”的象牙镇纸,上镌十六字:
      叙我幽情,佐我新思,供我新赏,以解我颐。

      雨似明日仍然无休。


    上午在旅店接了无数公司电话,下午启程返苏。扛着朋友买的一箱子鸭脖子和各类特产行走在去往汉口火车站的雨中。南京路和江边,我们是20日去的。

    擦肩而过吧,呵呵。
    胡成 于 2011-3-27 21:50:22 回复
    东湖和武大都没有去,在长江边的时候雨势正急,怕纵便擦肩也难相认,为避风雨,片刻即走。总而言之,感觉武汉还是比长沙有意思的多,还有些老街可以细细走走,留待以后吧。挺好的,你走时还带着特产,我走的就实在有些凄惶了。
  • 2011/3/26 23:35: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0.老虎
  • http://synyan.net
  • 胡成 于 2011-3-16 22:49:37 回复
    果然极巧,或者周末我也入鄂,不知可否异地相逢呢?


    胡成 于 2011-3-21 20:20:19 回复
    后半句意味深长呀?有隐情?还好,已经到武汉了,进湖北以后开始下雨,高速上稍稍有些惊心,不过还好,很快就到长沙了,多谢七姐关心。


    惜三月廿一日离鄂返苏。在汉三日,日日落雨,甚为不堪。
    胡成 于 2011-3-27 21:45:43 回复
    我在武汉第一天也是淋了整整一天的雨,而且极冷。我这趟旅行,过河南以后便是多余,全无收获,除却吹风受冻。
  • 2011/3/26 23:26: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9.圣1228
  • 呃,是想写马王堆来着,可惜脑子里突然想的是三星堆~~~
  • 2011/3/26 21:55:2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8.拜罗依特
  • 快来吧,你会看到中国古迹最雷人的一幕 —— 贞陵神道上的石狮被完全扣在铁笼中,而不是桥陵那种半围,据说此法还要推广。
    胡成 于 2011-3-26 19:29:53 回复
    天哪,看到你的留言,当时我就震惊了。更要命的是,经别人提醒,如果铁笼有顶的话,那要不了一个雨季,石狮身上怕就已是遍布铁锈,情何以堪?如此保护,我真不知道是该大笑一场还是该是大哭一场
  • 2011/3/25 21:48:4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7.ming
  • 当然好啊。不过您说的峰峰旧城我可真没有细看过,只怕到时还要您做导游呢。呵呵。
    胡成 于 2011-3-26 19:26:54 回复
    峰峰我经过的也只是从国道到南响堂一段,仿佛被峰峰或者时光遗忘的一段,很有旧时光的感觉,可惜想来怕是不便浏览,往来重型卡车不绝,暴土扬尘,怕是几步走来,人便已成泥塑。
  • 2011/3/25 21:42:35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6.轩易
  • 至于对湖南博物馆的评价,我不敢苟同。历史上湖南就是青铜器大省,有很多精美的青铜器(出土的就有四羊方尊、虎食人卣等)。湘博的青铜器有相当数量都是商中晚期的,这比起鄂博的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历史更为久远,工艺也更为精美。此外,湘博的唐时以降的长沙窑亦不乏精品。
    胡成 于 2011-3-26 19:24:28 回复
    当然,不同人对相同事物的评判总会不尽相同,所以我完全能理解你的看法。无论鄂博还是湘博,都把最重要的展览放在最前面,鄂博的曾侯乙在一层,湘博的马王堆也在一层,如果说是出于安全考量,那无可厚非,只是这样难免让人先经沧海再观水,已上巫山再看云,后面诸多便会草草。湘博开放只有两层,其他所有展览都不及马王堆一馆为大,而且我去时二层书画馆还因故关闭。我觉得我们意义的分歧在于,我比较的是博物馆,而你比较的是博物。
  • 2011/3/25 10:47:0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5.圣1228
  • 湖南省博物馆,三星堆,贾谊故居,我最喜欢~~~
    胡成 于 2011-3-24 21:22:31 回复
    三星堆?马王堆吧?怎么两头湖南中间夹了个四川?
  • 2011/3/23 23:24:1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4.轩易
  • hucheng兄应尽快返京。国博要上真家伙了。
    胡成 于 2011-3-24 21:21:27 回复
    我大后天下午就在北京了。国博要展什么东西?我还一无所知。
  • 2011/3/22 9:10:5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3.轩易
  • 对于那个院子我也不知道。后查,此处院落是中国民国总理王士珍故居。
    另,我上次去河南博物馆时可能正逢主厅装修,所见珍宝太少。特别是瓷器,竟然宋瓷只有区区五六件,让人大跌眼镜!
    胡成 于 2011-3-21 20:23:48 回复
    现在宋代展馆里瓷器不少,不愧是有各大名窑所在的中原博物馆,只可惜我对瓷器实在没有兴趣,所以草草而出。似乎我只喜爱有文字的古器,没有文字,总感觉失去了灵魂。
  • 2011/3/21 8:54:42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2.
  • 从武汉到长沙,开车的话路就开始险了。最近据说天气也诡异,自己小心仔细点喂。一个城市,因为有某一个人,陌生而又熟悉。
    胡成 于 2011-3-21 20:20:19 回复
    后半句意味深长呀?有隐情?还好,已经到武汉了,进湖北以后开始下雨,高速上稍稍有些惊心,不过还好,很快就到长沙了,多谢七姐关心。
  • 2011/3/20 4:08:11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1.nancyljh
  • 你那副驾可舒服了哦,感情下回再自驾,我也只当副驾--只看风景,只拍照,想吃就吃,想睡就睡:)
    胡成 于 2011-3-21 20:18:09 回复
    那可怎么办呢,我又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当副驾已经是最大的尽力而为了,总比躺在后座上睡觉好吧?唉,非不为也,实不能也呀。
  • 2011/3/18 0:17:3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0.ming
  • 哈哈,我昨晚夜观天花板便知有贵客降临,今日一看胡兄果然已过邯郸,遥祝仙驾一路顺风!
    胡成 于 2011-3-21 20:15:08 回复
    此行没带数码单反,南北响堂石窟几乎没有拍摄,意犹未尽呀,下次还要有备而去,不能如此匆忙。而且峰峰也有我很喜欢的旧城,到时候一起去逛逛?
  • 2011/3/18 0:06:2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9.金牌
  • 本来打算春暖花开来正定和邯郸的,可以向你问路了
    胡成 于 2011-3-17 22:09:14 回复
    没问题,作为专业副驾的我,凡是去过之处,道路地理一律了然于胸。
  • 2011/3/17 11:17:19 回复该留言
  • quote 8.轩易
  • 西门内,路南有一院落,两栋殿宇,后殿外额有“王氏双节祠”石匾,上款“民国九年 庚申四月”,下款“徐世昌题”。不知道王氏何人,有堂堂民国大总统题匾。两殿有围墙圈起,似为民居,缺可惜无人应门,只能透过门缝看见远中还有高大石碑一通。

    这个院子我去过。
    胡成 于 2011-3-17 22:08:11 回复
    院内如何?愿闻其详。
  • 2011/3/17 9:43: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7.nancy
  • 原来是汽车啊,还以为一夜火车呢,不过这样更有意思。
    胡成 于 2011-3-16 23:29:05 回复
    主要就是这一路游玩,直接去长沙还有什么意思呀,呵呵。
  • 2011/3/16 22:33:38 回复该留言
  • quote 6.cliffx
  • http://www.cliffx.org/
  • 坐等胡兄的游记了,肯定会有很多惊喜:) 与友人同游是件惬意的事,我现在倒也经常出行,可惜去的都是业务往来之处,只能和公文包同游。
    胡成 于 2011-3-16 23:28:13 回复
    谢您吉言,希望此行可以有些意外之喜。同游者,一定要志同道合的人,否则便还不如和公文包同行。
  • 2011/3/16 8:38:57 回复该留言
  • quote 5.朱子风
  • 终于上路了啊,在家里窝了那么长时间,也该出来透透气了。去长沙是为了哪里呢,岳麓山?两年前我就曾想去长沙,只为岳麓山上的民元革命墓群,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对那里很向往,结果最后还是去了杭州。兄长这次要是能拍些那里的照片就好了。高考马上就到了,只要一结束,我就也可以背上背包出发了,那时我可有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我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胡成 于 2011-3-16 22:53:45 回复
    说实话我根本不知道到长沙要去哪里,我是极其不西湖制定计划的,随遇而安,或者这样才可以总有连连惊喜,太亦步亦趋,也便无趣了。
  • 2011/3/15 23:05:53 回复该留言
  • quote 4.桂圆
  • 长沙欢迎你:)
    料峭春寒,注意保暖。
    胡成 于 2011-3-16 22:51:18 回复
    谢谢桂圆,您是长沙人?我还是初去长沙呢,希望又是一个让我此间乐不思归的城市。
  • 2011/3/15 16:06:34 回复该留言
  • quote 3.老虎
  • http://synyan.net
  • 很巧,我周末去武汉。
    胡成 于 2011-3-16 22:49:37 回复
    果然极巧,或者周末我也入鄂,不知可否异地相逢呢?
  • 2011/3/15 12:52:5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2.Qiu
  • 注意安全。
    胡成 于 2011-3-15 10:19:26 回复
    会的,谢谢你。
  • 2011/3/15 7:23:46 回复该留言
  • quote 1.Nancy
  • 当真要去了啊?
    希望有新收获!
    胡成 于 2011-3-15 10:19:14 回复
    肯定是当真要去呀,你还以为我在说笑?不过要是我自己,计划肯定变化许多次了,和别人一起,就变无可变了。
  • 2011/3/15 0:44:08 回复该留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评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我会通过电子邮件与您及时联系沟通。
◎请尽可能填写您的真实电子邮箱,电子邮箱不会出现于页面之中以确保私密性及不被非法利用。
谨言慎行,莫论国是。
◎未有立即显示的评论与留言,则进入审核状态,无须重复发布,审核无碍后即会予以通过显示。

日历

网站分类

最近发表

最新评论及回复

最近留言

文章归档

文章检索

图标汇集

copyright 2007 - 2016 hú, chén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z-blog.